2017年12月07日 18:40:05 IMI财经观察

2017年比特币的价格疯狂上涨,其价格继上周二突破了10000美元关口后,本周二一度达到11842美元的新高。一串字符为何这么昂贵,比特币到底是货币资产,还是骗局呢?

IMI所长助理、媒体财经评论员曲强分析了比特币疯涨背后的四个原因,他指出,比特币的价格框架包括四层因素:基本价值、使用价值、优势溢价、期望价值。首先,挖矿难度逐年增加以及算力军备竞赛升级使其成本价格高企;其次,比特币是具有使用价值的,比特币的非法交易功能、成为法定货币的代币或数字化的延伸的功能以及比特币在普通人和实体经济中信用的建立都是其使用价值的体现;第三,比特币实行的总量限制和分散发行、区块记账、匿名隐蔽以及转移方便等特点赋予其优势溢价;最后,比特币有坚实的价值基本面,其价值在被更多人认识到后激发了市场的强烈想象预期,从而引发了近年来比特币价值的不断飙升。

以下为全文内容:

2009年1月,世界金融市场崩溃后的第二年,一种去中心化,使用令人费解的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诞生了。这种数字货币到底有没有真的价值,这一问题与其发明人中本聪到底是不是一个真名一样令人争论不休。

而就在本月,这个出现时才价格几美分,直到2011年4月才达到1美元的代码,价格已经超过了1万美元。超万倍的涨幅令人震惊错愕。一串字符为何这么昂贵,比特币到底是货币资产,还是骗局呢?

比特币的价格框架包括四层因素:基本价值、使用价值、优势溢价、期望价值。

一、基本价值就是生产该货币的成本价格。比特币不是一种纯货币,如今更是被视为作为一种资产或者商品,这一特性与黄金、白银,甚至二战战俘营中用来作钱使用的香烟都比较相似。而资产和商品中都需要凝结无差别劳动或生产成本,使其具有最基本的价值。换言之,一个资产或商品的产生本身都没什么成本,人们会信任接受它,会接受它一万美元的定价吗?

比特币“采掘”的本质是全球比特网络中所有的电脑(矿机)通过竞争性计算哈希密码来给区块加密,成功给一个区块加密认证后比特网络中就会产生12.5个比特币奖励给算出哈希值的“矿工”,每天1800枚,直到2100万枚总数出产完毕。不了解情况的人往往觉得用电脑算个数有什么成本呢,因此比特币没有基本价值(成本)。但为了成功抢在别人前面算出哈希值,要求“矿机”的算力越来越大。全网算力在2016年时才不过800P,而当前已经超过了4000P,到2018年中预计将超过12000P。而巨大的算力是巨量的“矿机”(电脑计算设备)通过耗费大量电力形成的。自家电脑每天开着耗电也不觉得多,但是在海量电脑进行运算时,耗电就成了大问题。每台常见的S9矿机现在基本价格在15000-18000元左右,而全球矿场目前每小时耗电大于60万度,每年大于52亿度。算下来,仅“矿机”和电费成本两项摊下来,每枚比特币的生产基本成本也超过了1万元,而随着挖矿难度逐年增加以及算力军备竞赛升级,这个成本未来还将增加。

相比下,当前黄金每盎司生产成本是800-1000美元,而白银仅为15-20美元每盎司。因此超乎大家想象的是,比特币的真实基本价值要高于金银。而贵金属的定价往往是其成本加上一定溢价,如金价近期稳定在1200-1300美元左右。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比特币的基本价格就必须要超过1万元。而相比之下,脱离了金银本位后,各国发行的法币若非国家信用支撑,其基本价值就是印刷的一张纸,成本几乎可忽略不计。

二、使用价值是指比特币是否具有真正的有用性,或者说是否具有真实的“锚”。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全球进入信用本位货币时代。没有了金银价值的加持,要让一国的法币具有硬成色,就必须将其锚定于有价值的商品和服务上。简单的说,就是用一种货币能直接买到的东西越多,该货币就越硬挺。各国法币天然的锚就是该国自身的生产的商品、服务和资源。像美元这样的国际货币除了本国庞大的GDP做支撑外,还能在全球直接使用。尤其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美国更通过战略将美元紧紧锚定于全球石油和各种大宗商品,其计价与交易都使用美元。全球每天哪个国家不用石油呢?买石油就需要美元,因此谁家国库里都得存不少美元。这就使美元保持住了其内在价值。一国的货币的锚定过程往往要通过自身经济长期增长,以及通过强大国力占据其他国际资源而完成。

那么比特币有没有“锚”呢?答案是有。比特币不但有锚,而且有多只自然形成并成色十足的“硬锚”(这与最近冒出来的其他许多ICO数币的本质区别也就在这里)。给比特币赋予最初的硬度的,就是网络非法交易。比特币是匿名隐蔽的,区块链记账无法被篡改,加之一串数字转移起来十分方便。所以自诞生起就自然被用于互联网深网上的非法经济的记账交易中。据笔者研究匡算,截止2016年,全球非法地下经济的规模超过15万亿美元,甚至超过了整个中国的年GDP规模,仅次于美国。若其中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千分之一的非法交易用比特币进行,比特币最初锚定的经济规模也十分惊人。

而随后比特币公开集中交易的兴起,大量普通人开始用国家法币在比特币交易所购买比特币,使比特币中开始凝结各国部分的法币价值。使比特币成为了法币的代币或者数字化延伸。(想想正规赌场发行的筹码为何值钱就明白了)。这就形成了比特币的第二只价值“锚”。而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上扬和信心的建立,它在普通人与实体经济中的信用也建立起来了。一个标志就是,现在用比特币在许多国家可以直接购买实体的产品和服务了。在美国许多商家宣布接受比特币购买其书籍、数码产品和食物;在日本可以直接使用比特币支付水电费。因而在普通人和实体经济中的信用,成了其价值的第三只“锚”。

三、优势溢价是指,比特币具有独特的有用性,使超越其他的货币竞争对手而被用户所更加欢迎,因此具有额外的溢价。比如,为什么美元比津巴布韦元币值更坚挺昂贵,抛开美国远超津巴布韦的庞大经济实力以外,大家之所以喜欢美元的另一个原因在于使用美元方便。作为一种国际货币,在任何地方都能使用,而且能直接购买几乎所有的东西,而其币值也比较稳定不会大起大落。因此,其他各国、企业和家庭往往都会留存一些美元应对出国、旅行、留学、购物或进口商品的需求。货币也是一种商品,需求多了价格自然也会比较高些。

比特币在使用范围和自由度上优势虽然暂不及美元、欧元等货币,但是也有自己非常明显的好处。首先、比特币实行总量限制和分散发行,因而不存在滥发贬值的问题。且总量限制更会带来通缩效应,即便持有它没有未来利息或现金流收入,但理论上它的价值也会随着其成本的上涨而不断升高,适合长期持有或使用。其次,比特币区块记账,所有交易记录透明公开可查,且几乎不可能被篡改,具有信用。再次、比特币使用匿名隐蔽,对于许多想掩盖资金行踪和隐匿交易者身份的人来说无疑是巨大的福音。(试想下用支付宝账户行贿,或者用银行转账来购买毒品枪支的风险就能明白)。此外、比特币虽有总量限制,但是无限可分,可以应付各种大小规模的支付。最后、转移十分方便。如果想从中国给美国的朋友汇款1百万美元,要么分批携带现金蚂蚁搬家背过去。要么通过银行等金融机构汇款。而除了支付不菲的手续费用,更要接受各种外汇管制和反洗钱政策的监控限制。而使用比特币的话,用一封电子邮件发送1百枚比特币就完成了。而且中间还省去了换汇的成本。

比特币自2015年起的一波价格暴涨就是由于一些实行资本管制的国家,人们为了将资金绕开监管洗到境外,大量购买比特币用于资金过桥而引发的。历史上,因为功能优势而形成巨大溢价价值的案例很多,最常见的就是艺术品和古董。为何某个名家花一周时间创作的一副小画能价格1亿美元?按照劳动价值与使用价值理论无法解释。而答案就在功能溢价上。早在比特币出现之前的千百年里,人类就已经形成了成熟的通过艺术品保存和转移财富的市场和渠道。尺幅名画能凝结巨量资金而且伪造相对困难,因而一幅经过权威机构认定过的18世纪法国名画,去掉画框后卷起来放在旅行箱里,就能轻易的将相当于千万美元的资金转移出去或藏匿起来,十分方便。随着全球避税洗钱和其他相关需求的不断增加,艺术品拍卖价格屡创新高就是例证。(人们的对于艺术欣赏和渴求水平的增长似乎很难解释名作价格的巨涨)。而现在的比特币比之传统方法更安全、便利数倍不止。因此,在比特币当今1万美元的价格中,其功能优势的溢价占有相当比重。

四、期望价值,是比特币冲上万美元新高的最后一层因素。也是使其脱离基本面价值走向泡沫的行为金融因素。跟所有的金融泡沫一样,一旦某种商品、资产具有了良好的基本面价值和升值的想象空间。杠杆和炒作就会随之而来。参与者会在击鼓传花的游戏中失去理性,价格也将一飞冲天,直到数倍、乃至百千倍的脱离其基本面。17世纪荷兰郁金香泡沫、18世纪英国南海泡沫、1929年美国股灾…每次过程都基本类似,其破坏巨大也让人们记忆犹新。尽管比特币具备我们前述的三大真实价值,但是眼下短期内其价格已经出现泡沫应是毋庸置疑的。泡沫的具体量化测算依旧是当今的经济金融学的难题,我们也很难预测涨幅还将继续多久、达到多高。但是,“这一次不一样”的想法估计还是一厢情愿。泡沫破灭的影响也将严重影响广大参与者。但无需过度担忧的是,比特币价格泡沫是有边际成交价决定的,真实涉及到的绝对资金量没有那么大;另外,正规金融资源和机构参与比特币炒作的依旧十分有限,因而一旦泡沫崩溃,对于正规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的传染和溢出影响也相对可控。(但美国近日拟在普通金融市场,芝加哥交易所推出比特币期货,这一举动的影响还要继续关注。)

综上所述,与许多传统思维想象不同,比特币有着坚实的价值基本面。但是其价值在被更多人认识到后也激发了市场的强烈想象预期,从而引发了近年来的不断炒作,存在泡沫。

但是与其他ICO骗局有本质区别,其内在价值规律依旧存在。对于比特币的上述属性,我们建议既要实施强监管,也要解放思想积极利用。不能因噎废食。数字货币是未来发展的必然,是大势所趋。尤其是中国在电子支付与数字货币领域已经走在全球最前列,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数字支付规模和最丰富的场景案例和使用经验。下一步怎么走,怎么管?已经无法从其他国家学习到更多东西了。只能自己摸着石头过河向前。比特币在全球无疑是数字货币实践中最值得我们观察学习的现象,多看看、再放放没坏处。我们有自己的改革发展智慧,那就是先接受新事物,先在小范围试点,再根据情况或收或放。

从更大的一层意义来说,人民币国际化、改革国际货币体系、削弱美元霸权,也需要借助比特币的力量。人民币加入了IMF的特别提款权(SDR)的货币篮子,终于迈出了国际化坚实的一步。现在全球各国央行持有的SDR“币”总价值约2500亿美元,其中新加入的人民币占10.92%的份额。但与此同时,2100万枚比特币按1万美元价格计算的话,价值也达到了2100亿美元,而宝贵处在于,全球比特币算力75%来自中国。也就是说在全球比特币的价值“篮子”里,人民币占据了75%的份额。这是人民币走出去除了官方途径外,另一台强有力的助推器。

因此我们应允许在强监管下允许比特币公开集中交易,这样可以使其阳光化,透明化,收集数据,用于研究,集中风控,预判风险。更重要的是,可以把比特币的定价权牢牢掌握在中国手中,使其为中国经济和人民币的未来做出更大的贡献。

编辑  包倩文 赵玉卿

监制  朱霜霜 李欣怡

来源  华尔街见闻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