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要求虚拟货币交易所清退 已有3家平台宣布关停

北京要求虚拟货币交易所清退 已有3家平台宣布关停
2017年09月15日 20:55 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

虚拟货币平台到底谁先倒下去,正成为一个新的话题。

9月15日,据证券时报,国内某知名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内部人士透露,北京市监管机构于今日对辖内交易平台进行了约谈。

下午,网传北京市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北京地区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清理整治工作要求》(下称《整治要求》)发布。一家平台负责人表示,该文件属实,并称,监管部门要求平台“自行出方案,妥善处置风险。”也有媒体报道称,已向接近监管层人士确认文件属实。

全部关停

据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了解,《整治要求》明确,各交易场所应于9月20日18点前制定无风险清理清退方案,并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备案。

同时,应确定一个银行账户用于存放客户资金,注销其他银行账户和非银行支付机构账户,并报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备案。

值得注意的是,《整治要求》要求,各交易场所最晚应于2017年9月15日24点前发布公告,明确停止所有虚拟货币交易的最终时间,并宣布立即停止新用户注册。

此外,各交易场所股东、实际控制人、高级管理人员、财务负责人、核心技术负责人在清理退出期间要在京全力配合做好平台清理退出工作。

在完成清退工作前,各交易场所应每日向注册地所在区金融办报告运营状况、清理清退工作的进展情况,并保存好客户交易和资产数据,刻盘报送注册地所在区金融办。

实际上,9月13日晚间,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风险提示称,各类所谓“币”的交易平台在我国并无合法设立的依据。同时协会呼吁各会员单位不参与任何与所谓“虚拟货币”相关的集中交易或为此类交易提供服务,主动抵制任何违法违规的金融活动。

截至目前,已有3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宣布关停业务,均在14日、15日2天内先后发声。据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了解,9月14日,继比特币中国宣布关闭停止所有交易业务后;9月15日,微比特交易平台发布公告称,决定在9月30日正式关闭该平台;9月15日晚间,云币网宣布 年 9 月 20 日永久性关闭所有品种交易功能。

据中新经纬报道,另类投资专家、数字货币资深观察员肖磊指出,这次关停交易所,ICO是起因,“但关交易所,并不是只有涉及ICO的才关,是全部都要关。”

监管不断

第一财经早些时候从上海市金融办消息人士处了解到,上海已开始对辖内多家比特币交易平台下达“口头指令”,关停交易平台,使其退出市场,时间节点定在9月底。

据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报道,比特币中国9月14日晚间发布公告称,比特币中国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当天起停止新用户注册,2017年9月30日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将停止所有交易业务。

实际上,早在2013年12月,央行等五部委在《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明确,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以比特币为产品或服务定价,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买卖比特币,不得承保与比特币相关的保险业务或将比特币纳入保险责任范围,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其他与比特币相关的服务,包括:为客户提供比特币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服务;接受比特币或以比特币作为支付结算工具;开展比特币与人民币及外币的兑换服务;开展比特币的储存、托管、抵押等业务;发行与比特币相关的金融产品;将比特币作为信托、基金等投资的投资标的等。

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公告》(下称《公告》)。《公告》明确,代币发行融资中使用的代币或“虚拟货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也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据柒闻网报道,9月15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李礼辉在上海表示,“数字代币”并非真正的法定货币,也谈不上数字货币。李礼辉认为,有必要明确区分法定的“数字货币”与“数字代币”或者虚拟货币。以比特币、以太币等为代表的“数字代币”,是没有国别、没有主权背书,也没有合格的发行责任主体,没有国家的信任支撑。

李礼辉表示,《公告》认定,ICO涉嫌非法发行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非法犯罪活动,要求立即停止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停止各类代币发行活动,是非常必要的。”

9月15日,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市人民政府常务副市长张工也强调,要切实强化属地监管,重点防范和处置互联网金融风险、交易场所违规经营风险、非法集资风险,充分履行好地方金融监管体制的职责。

何去何从?

“退币是最坏的打算了。”有投资者表示,投资300万到现在缩水到20万,与其退币不如死撑,退币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只要团队没有跑路,还在继续做项目,就还有希望。

而对与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而言,肖磊认为,一个是向海外布局,另一个是向比特币等虚拟货币资产管理转变,毕竟交易所有很强的信用基础和用户基数。“未来建立官方背景,或者说更高级别审批一到两个虚拟货币交易所还是有可能的。”

李礼辉也称,“比特币价格出现4至5倍的上升,与投机炒作不无关系。”今年上半年,中国国内的ICO投资规模约折合人民币26亿元,占比高达31.5%。而在国内的ICO项目中,均未经过监管批准,大多数ICO项目可能涉嫌非法金融活动。

比特币中国公告显示,矿池(国池)等业务将不受此影响,继续正常运营;微比特交易平台也称,其矿池及云合约业务不受影响。

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投资者投资时需要下载“数字钱包”,投资者掌握钱包的私钥(一个保密的数据块,通过加密的签名,证明你有权从一个特定的比特币地址花销比特币。私钥不可以泄露。),有区块链专家指出,“当彼此知道对方的钱包地址时,便可以进行转账或者交易。”

也有个别比特币的坚定持有者会趁机抄底,放到自己的数字钱包或者国外交易所屯着。“也有一些地下兑换渠道,但手续费十分高昂。”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将避免国内普通投资者遭受损失。

李礼辉建议,监管部门应早日研究制定法定数字货币的发行制度,导引数字金融健康发展的正确方向;建议加强国际监管协调,达成监管共识,采取国际监管一致行动,研发可行的技术方案,禁止数字代币匿名交易,切实防止资金在线上线下地上地下的跨国的违法的流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