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斌的眼泪和贾跃亭的“羽毛”

孙宏斌的眼泪和贾跃亭的“羽毛”
2017年09月02日 02:10 金羊毛工作坊

↗ 点击上方“金羊毛工作坊”关注我们

“他这是没有吃过亏,该坚决时不坚决。他应该学一下人家老王(王健林)。”孙宏斌此话讲完,现场哄笑一片。

孙宏斌哽咽背后:老贾连羽毛都不愿失去

2017-09-01腾讯财经 

划重点:

1-“老贾此前股票套现100多亿元,给自己买点房子怎么了?我们投资乐视之前有过详细的尽职调查,现在乐视网的财务数据和之前是对得上的。”孙宏斌明示,贾跃亭并未挪用乐视网的资金。

2-“乐视非上市体系的部分,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如果想活,就一定得断臂求生。”贾跃亭并未听从孙宏斌这一建议,用孙的话说,“老贾别说断臂求生了,他连一片羽毛都不愿意失去。”

3-孙宏斌笃定表示,在商业模式转变之后,“新乐视”肯定挣钱。“我们要推出一部电视剧,如果版权独家的话,连6%的广告费都很难挣到。我们已经将版权分销,换来3个亿(元)的收入,利润4千万元。”

4-孙宏斌透露,融创很快将和万达合作一个大健康城项目。同时,该公司未来和万达还会继续合作文旅城项目,合作数量至少还会有20个。“我们将成为全国文旅物业的最大持有者。”

腾讯财经 作者 张庆宁 编辑 张伯玲

9月1日9时15分,融创中国(1918.hk)董事长孙宏斌率领众高管,自侧面过道步入香港港丽酒店底层会议室。当天是融创2017年中期业绩会。

或许是提前有过商议,孙宏斌不再是业绩会答问的主角。融创执行董事、行政总裁汪孟德承担着这一职能,相比心直口快的孙宏斌,他面对数百位投资者、分析师和记者,答问时八面玲珑。

每三个提问,就有两个涉及乐视。孙宏斌隐而不发,“乐视的问题我会专门作答,请大家等一下。”

期间有一位投资者毫不客气地说,“你应该用自己的钱投资乐视,而不是用公司的钱。”孙宏斌一脸不悦,“你这话说得没有常识。你是融创股东吧,你把股票卖了,以后别来了。”

待到业绩会进行大半,孙宏斌终于谈起乐视。在贾跃亭信誉崩盘之后,他接任乐视网执行董事和董事长。孙宏斌面对公众一向轻松活泼,但这次却数度哽咽。

他依旧称赞贾跃亭是一个极具企业家精神的人,同时为后者在海外购置房产、抽走给乐视网的25亿元借款等外界非议,不遗余力地辩解,不过,谈及乐视今日之状况,他讲到,此前一再建议贾跃亭断臂求生,遗憾的是,贾跃亭“连一片羽毛都不愿失去”。

孙宏斌现身融创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

一,“断臂求生,老贾当学王健林”

如果日后融创撰写自己的企业史,2017年,或许是一个值得消耗笔墨的年份。其中,一月份,以150亿元投资乐视三家公司,是难以绕开的一段。

乐视网8月份公布2017年半年报,亏损达6.37亿元。融创目前是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的二股东和实际控制者,这家房企尽管在上半年交给一篇靓丽的财报,但也在承受着投资乐视带来的亏损。

融创2017年中报显示,该公司应占业绩自2016年上半年的亏损23.5亿元,扩大到39.72亿元。亏损扩大主要源于该公司对乐视网等公司的投资损失达到39.19亿元。

贾跃亭自乐视网净身出户之后,孙宏斌接棒。面对这个局面,孙依旧在替贾辩解。

“老贾(贾跃亭)是一个极具企业家精神的人,布局视频网站、大屏电视、乐视汽车,前瞻性都很强。这种企业家精神是稀缺的。”台下一片静寂,只剩照相机按动快门的声音,孙宏斌接着说,“他的确是失败了,可不能成王败寇论英雄。外界对他贬损太多,我非常不齿。”

贾跃亭在美国购置的价值数千万美元的房产,是他在滞留美国期间,备受舆论质疑之事。

孙宏斌一样代其洗白。“老贾此前股票套现100多亿元,给自己买点房子怎么了?我们投资乐视之前有过详细的尽职调查,即便现在,乐视网的财务数据和之前也是对得上的。”孙宏斌是在明示,贾跃亭在融创投资150亿元之后,并未挪用乐视网三家公司的资金。

乐视网2017年半年报显示,已经归还贾跃亭姐弟此前给乐视网的借款25亿元。对此,孙宏斌回应,“这是他(贾跃亭)的钱,他没办法,这是我们同意他拿走的。”

谈起这位半年前的“袍泽兄弟”,孙宏斌似乎是在感怀自己的往事。联想时代他蒙冤入狱,顺驰时代的资金链断裂,都曾让这位地产大佬的声誉坠地。

不同的是,孙劫后重生,贾暂时无力回天。

“我们在投资乐视时就知道,如果我们不投资的话,乐视就死了。”这是孙宏斌第一次交代乐视网彼时的极端困境。既然前后账面资产并未发生变化,乐视网又为何迅速急转直下?

从1月份开始,孙宏斌就劝贾跃亭,“乐视非上市体系的部分,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如果想活,就一定得断臂求生。”不幸的是,贾并未听从这一建议,用孙的话说,他手上拿着一把好牌,最终打得稀烂。“别说断臂求生、破釜沉舟了,他连一片羽毛都不愿意失去。”

今年5月的乐视网媒体沟通会上,贾还在强调,“乐视七个子生态,一个都不能少。”

“他这是没有吃过亏,该坚决时不坚决。他应该学一下人家老王(王健林)。”孙宏斌此话讲完,现场哄笑一片。

二,“新乐视”将是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

腾讯财经此前独家报道,招商银行上海分行冻结乐视网等股票,以及贾跃亭夫妇的资产,再次引发舆论对乐视危机的关注。

贾跃亭这次未能渡河成功。7月5日,孙宏斌找到贾跃亭,建议其退出董事会。这是新旧乐视的转折点。

此前,融创通过150亿元投资合同,提出多个限制性条款,包括向乐视网三家公司派驻财务经理、贾跃亭不再担任乐视网CEO、融创在乐视网董事会拥有一票否决权等等。

在招商银行冻结事件爆发之后,贾跃亭接受孙宏斌提议,自乐视网裸辞。当时贾跃亭带给乐视的信用伤害,已经使得双方关系白热化。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股票不仅遭招商银行冻结,根据此后公告显示的信息,这批价值160亿元的股票被轮候冻结至少8次。这意味着,大批的债主在向贾跃亭讨债未果的情况下,寄希望于行使对上述股票的求偿权。

7月14日,那次选举孙宏斌等人当选乐视网董事的股东大会,还遭遇大批乐视非上市体系债主集体讨债的情形。他们的债务虽与融创控制的三家乐视公司并无关系,但并不影响他们冲击会议室大门。

片区民警最终出面平息事端,孙宏斌不得不从会议室后门离开。

7月18日的北京丽思卡尔顿酒店,孙宏斌接受腾讯财经提问时说过一句话,贾跃亭当时必须辞职,“如果不辞职的话,我们就开除(罢免)他。”

此后,孙宏斌当选乐视网董事长,同时乐视网董事会由原来的5席改组成8席,孙宏斌、刘淑青(融创高级风控经理)、梁军(乐视网CEO、乐视致新CEO)、张昭(乐视影业总裁)担任乐视网执行董事。

进入8月,乐视网重新调整高管分工,梁军负责产品、营销等工作,刘淑青担任乐视网高级副总裁,总管财务、风控、法务、行政等,乐视网CFO张巍同样要向刘淑青汇报。

本次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再提“新乐视”概念。“新乐视”包括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乐视云。精打细算过日子,这是对“新乐视”商业模式的简单概括。

“新乐视一定是有价值的。第一,乐视的互联网电视是行业第一;第二,这帮高管都是业内很牛的人;再一个,他们重视产品的极致化。至少,我们是有基础的。比如花儿影视,拍出过很多优质电视剧。”孙宏斌说,“新乐视”日后的商业模式将完全不同,“我们后退一步,不与竞品比平台,与竞品比拼内容。当内容足够好的情况下,也就不需要平台了。”

“新乐视”将针对互联网电视大屏、自制内容进行垂直整合,积累属于自己的内容体系。

孙宏斌笃定表示,在商业模式转变之后,“新乐视”肯定挣钱。“比如,我们接下来要推出一部电视剧,如果版权独家的话,连6%的广告费都很难挣到。不过,我们已经将版权分销,换来3个亿(元)的收入,利润4千万元,而后再收广告费依旧属于利润。”

此前有消息称,“新乐视”有望引入包括阿里巴巴、京东在内的战略投资者。在此次业绩会上,孙宏斌并未谈及这些问题。

发言最后,孙宏斌当着现场数百位分析师、记者、投资者说,“我是比较率性的人,我一直对自己说,这辈子没什么遗憾。现在要弥补的遗憾是,一定要把乐视做好。”

孙宏斌情难自制,眼眶湿润。他拿下眼镜,拿纸巾擦掉眼泪。现场掌声雷动。

三,融创的小目标,以及与万达的新合作

除乐视之后,融创这半年多来的另一个关键交易,即以438亿元的对价,收购13家万达文旅城项目。这不仅是融创13年发展史上的最大规模并购,还是中国房地产历史上的并购标的之王。

孙宏斌对腾讯财经说过,并购不同于招拍挂这种公开市场竞价,而是企业一把手和一把手之间的直接对话,亟需一方对另一方信用之认可。这场并购既纾万达债务之困,亦如融创扩张之意。孰料想,金融监管疾风正劲,融创接盘万达系列资产的过程同样一波三折。

2017年7月10日,融创、万达抛出的联合公告显示,融创打算以632亿元接盘万达13家文旅城91%之权益,以及76间万达酒店100%之权益。这是融创的一步“大棋”,金融机构则担心这是一步“险棋”,一度引发对融创信贷情况的担忧。

孙宏斌见招拆招。7月18日,他对包括腾讯财经在内的10多家媒体坦承这一消息,但他也说道,“融创已经与金融机构沟通此事,后者表示理解,并愿意继续支持。”

孙宏斌同时还与王健林暗度陈仓,拉来富力地产,由后者以199.06亿元的6折价格,接盘万达77间酒店。融创一方则将13家万达文旅城的对价由此前的296亿元,提价至438亿元,愿予万达142亿元之溢价。

融创官方信息显示,截至目前,438亿元的对价当中,已经支付给万达294亿元,完成对8家万达文旅城项目的资产接收,剩余194亿元接下来支付。

孙宏斌透露,融创很快将和万达合作一个大健康城项目。同时,该公司未来和万达还会继续合作文旅城项目,合作数量至少还会有20个。“我们目前持有万达文旅城中的酒店、商业综合体和文化城,未来,我们将成为全国文旅物业的最大持有者。”孙宏斌与汪孟德都在问答中强调这一点。

此番与万达的交易,为融创增加4800万平方米的可销建筑面积,每平方米拿地成本不足1000元,并且绝大部分土地位于成都、青岛、济南等地价高企的二线城市。

至此,融创拥有超过2亿平方米的土地储备,保守估计货值突破2万亿元人民币,土地储备或许仅次于碧桂园和恒大,有望在未来冲击行业前三。

2017年前8个月,融创的合同销售额就已达到1614亿元,超越去年全年业绩。同时,该公司毛利率上升6.3个百分点,至19.6%,公司溢利同比增速1470%。

在规模达到行业第一梯队的同时,融创对负债结构提出新的目标。截至2017年上半年,融创净负债率由2016年的121%,攀升至260%。对此,融创执行董事、行政总裁汪孟德表示,希望净负债率在2018年降到90%以内,2019年降到70%以内。

“公司降低负债的目标,不是因为公司资金不安全,而是因为已经到了现在这个规模,未来会有大量的回款结转和利润释放。我们降低负债不是依靠还债,而是依靠销售回款之后资产增加,因为公司下半年的可售货值就有2000多亿元。”汪孟德说,这些存货将给融创带来大量利润,从而增厚股东权益。

此外,汪孟德还表示,鉴于融创拥有较低土地成本和较高销售均价,即使市场调控持续记性,未来毛利率和净利率都会维持较好水平。“未来保证25%毛利,净利10%以上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将战略优势释放为优异财务表现”,这是融创房地产主业进入战略新阶段的核心要义。

文章:孙宏斌哽咽谈贾跃亭:他确实失败了,我一定把乐视做成好公司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李晓青

拎着一个电脑包,戴着他标志性的深红色的领带,融创中国(01918.HK)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出现在了公司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的现场。

9月1日,融创中国在香港举行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汪孟德、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高曦和首席财务官曹洪玲出席了发布会。

在整场业绩会过程中,孙宏斌用他惯有的风趣幽默让原本枯燥的业绩会不时发出阵阵笑声。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融创资产总额为4238亿元,合同销售金额为1088.5亿元,较2016年同期增长约94.2%;收入约133.322亿元,同比增长25.9%;毛利约26.15亿元,同比增长86%;税后利润16.14亿元,同比增长1469.7%。

孙宏斌哽咽谈贾跃亭:“我一定把乐视做成好公司”

现场多次有投资者及媒体问及关于乐视的问题,孙宏斌表示:“乐视的事情我只说一次。今天是融创的业绩发布会。”

从融创公布的数据来看,在利润方面,投资乐视部分亏损了约15亿元。

孙宏斌表示,“融创这么多年坚定看多中国,我们在境外没有一笔投资,坚决支持宏观调控。我们坚信调控会有一个好的结果,宏观调控会让房地产发展更健康,我们看多下一步的消费升级。”

此前,孙宏斌曾在多个场合对贾跃亭的企业家精神给予支持。“贾跃亭是中国少有具有企业家精神的,这一点是非常少的。企业家精神是承担风险,机会和风险是对等的。企业家失败是很正常的事情。”

“老贾是一个很厚道的人,但是老贾确实做失败了,这一点得承认。”孙宏斌说:“他卖股票卖了100亿,买套房子也是应该的。人有成功有失败,鼓励创新,容忍失败。”

在谈到贾跃亭和乐视时,孙宏斌几次提到人要心怀善意。

“当然,老贾承诺没有做到,这是信用受到了损害。就因为老贾不坚决,就应该坚决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老贾手上拿了一把好牌打的这么烂,这就是因为没吃过亏,吃了亏下次就知道了。”

“我一月份的时候就跟老贾说什么叫断臂求生、破釜沉舟。但是做的哪一件事情都和这些没关系,我跟老贾说,我们这个行业是越来越贵,你们这个行业是越来越不值钱,易到用车,没有用户和资金了,那就不值钱了。我们投的100亿中有30亿是银行抵押,20亿是税,还还掉了一些零碎的账,一共能用的是30亿。我们看账的时候,乐视手机亏损92亿,30亿对这个是杯水车薪。很遗憾的就是处理不坚决。你看老王(王健林)。”在孙宏斌提到王健林的时候,全场发出笑声及掌声,“这就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

在谈到新乐视的商业模式时,孙宏斌表示: “我们这种商业模式就没有做错什么事,我们把这个商业模式新乐视包括上市公司、乐视致新、乐视影业和乐视云,我相信这个新体系将来一定是有价值的。乐视电视,东西确实是个好东西,老贾让我们有一个腾飞的基础来继续做。新的乐视商业模式完全不同,视频平台这块竞争不过BAT,因为他们的流量多,那我们往后退一步,做互联网电视,这一块BAT谁都没有,不做平台去做内容,BAT都要来抢的。商业模式稍微一改就是赚钱的。”

“去年12月如果我不投老贾,那乐视就死了,我就得帮他,我得一直帮他。我一直说人要心怀善意,为什么我们在并购市场上这么牛,我们不想着害人。我是一个比较率性的人,要心怀善意,我一定要把乐视做成一个好的公司。”孙宏斌在说到这里时瞬间哽咽,眼眶中已经有了眼泪,会场内响起掌声。孙宏斌停顿了几秒,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又打趣道:“正好现在也不让买地了。”

孙宏斌要和王健林再做20个项目

由于融创此前和乐视以及万达的两笔百亿交易,也使得孙宏斌在任何场合都离不开大家关于这两家公司的提问。

“一直看好消费升级的行业,大文化、大健康、大娱乐的项目。如果我们后面投资教育和医院的项目,大家也不要吃惊,下一步要和王健林合作大健康城的项目。王健林要在一个小区里面建7个医院,相信我们将来会是文化旅游产业物业最大的持有者,持有几千亿的资产。”孙宏斌透露,未来会和万达城有新的合作,“我和老王说至少再做20个吧,融创会文化旅游文化健康教育,跟房地产有关系的,10年之后希望其他业务占到房地产业务的一半,转型到消费升级。”孙宏斌说道。

汪孟德称,目前和万达的第二笔项目已经交接完,“今年明年后年都会有利润的贡献。所有的融资渠道沟通都是正常的,包括七八月份还有新增贷款。公司所有的融资和贷款都是正常的,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公告显示,在借贷方面,融创的借贷总额为1812亿元,其中向银行借款542亿元,其他借贷658亿元。

关于负债率的问题,汪孟德称,从2010年上市开始投资者就关心我们的负债率,“净负债率的指标不能代表也不能够表示房地产企业现金流的问题。我们主要的现金来源是销售,而不是靠融资。我们一直保持销售的增长,在每个阶段都有现金来把握一些机会。优势之一是把握好机会,如果没有现金在账上也没用。截至6月30日,融创的现金余额为924亿元。

截至6月30日,融创的负债总额达到3896.27亿元。对此,汪孟德表示:“最主要的原因是融创到了这个阶段了,并不是现金流紧张的原因。从上市到现在,融创的复合增长率超过60%,但是在未来的三年,融创的整个复合增长率较之前会降低。因为公司的基数高,增长率一定会比上一个阶段低。而且,降负债率不是靠贷款,而是靠净资产和现金流,融创现在到了释放利润和业绩的阶段。”

高曦在介绍公司业绩的时候说道,融创未来的净负债率会持续下降,希望2018年降到90%,到2019年降到70%以内。

“因为地拿的便宜,所以才能响应国家号召”

在现场提问环节,在回答融创为何在目前调控政策下还能保持销售金额的大幅增长。孙宏斌扶了扶话筒,笑着说: “调控我们也有利润,调控才有需求,我们大部分房子都是一房难求。现在很多城市很多找人找不对的话,找多少人都买不到。我们的布局是很牛的,如果你布局的地方都不调控,还让你去库存,那就不对了。怎么限价都不亏钱,因为我们地拿的便宜所以我们可以响应国家的号召,房子卖的实惠。如果那家公司的房子都在不限购的城市里,那你要小心点。”

汪孟德表示,3000亿的目标是已经考虑到影响因素,这个指标一定只会多不会少。

截至2017年8月底,公司实现合约销售金额1646.8亿元(其中,合同销售金额为1614.3亿元,预订销售金额为32.5亿元),同比增长111%,合约销售面积约911.6万平方米,合约销售均价约人民币18060元/平方米。

有股东表示,感谢融创让他获得了不少利润,孙宏斌说: “你成本只有4块钱啊,厉害厉害。”在股价的问题上,孙宏斌说: “我本来今年股价的预期是10块,现在已经超出预期了,如果股价涨太快的话,你是没有机会建仓的。”

在土地储备上,数据显示,截至8月25日,不计入收购的万达13个文旅城项目,融创的土地储备共计1.01亿平方米。

融创此前曾多次表示公司要暂缓拿地,“暂缓拿地就是不拿地的意思,我们还有一些旧改的项目,陆续会落实,加起来大概有2亿平方米。如果开始新的拿地的时候,拿地的标准会大幅度提升,不是特别好的不要。”孙宏斌接着说:“那我不能暂缓一辈子,如果今年明年不拿地的话,我的负债率就变成零了,怎么也得有点负债率,要不然银行那边过不去啊。”说完这句话,不仅全场发出笑声,连孙宏斌自己也笑了起来。

在投资者问道融创目前的风险是什么时,孙宏斌脱口而出回答道:“融创的风险是我现在失业了,我原来一直拿地,现在不知道干嘛。”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