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锋:征收交通拥堵费,到底便宜了谁?

肖锋:征收交通拥堵费,到底便宜了谁?
2016年06月23日 07:20 功夫财经.

征收交通拥堵费,到底便宜了谁?

■ 文 | 肖锋 ☞ 《中国新闻周刊》总主笔,功夫财经X嘉宾

阅后即焚

汽车也是物权,对于公民合法财产权或使用权的剥夺,是不能简单地适用多数决定原则的。

拥堵费可以收,但是要补贴公共交通。钱用在哪里,会不会公开费用明细?有没有发票?如果还堵能退吗?

应该说凡是动用钱的,事关公众利益,都是大问题。

英国老牌自由主义媒体《经济学人》对北京征收拥堵费的看法是:中国人喜欢开车,却不想为此多交钱。

车是私人物品,路是公共设施,使用公共物品当然要交费。免费是最贵的,贵到大家走不了路,办不成事,不如用货币抉择。

社群公平问题

首先,收拥堵费是个社群公平问题。

怎么交,谁交,凭什么他们不交?

对于那些住别墅、开豪车、家里拥有多辆车的人来说,再高的拥堵费在他们眼里也是小菜一碟。如果最终拥堵费限制了大众的出行,反而成了给有钱人“花钱买通行权”,显然有失公共道路路权的公平。

国际上有一个通行指标,人均交通成本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不超过8%。参照北京市收入来算,北京的用车成本约为每年4000元。以在北京东北二环上班为例,一周可以有4天开车上班,一天30元的停车费,一年开车上班的停车费就是5760元。仅这一项,已经远远超出平均用车成本……对普通车主,这公平吗?

新加坡的公共交通网络非常发达,覆盖面广,且价格十分便宜,去较远地区的公交价格也只有2新币,与购买车辆比起来,居民更习惯使用公共交通。请在便捷公共交通的基础上再谈拥堵费。

此外,“拥堵核心位置的二环内聚集着大量的国家机关,他们拥有的公车该如何收费、收多少都是绕不过的问题,甚至牵扯到公车改革。”公车拥堵费还得个人交,否则还是花纳税人的钱。京城560万汽车,多少是公车?(有统计70多万辆)

当然,交费的目的是提倡公共交通。曾有官员坐公交,楞是没挤上去,最后走路上班。为官员挤不上公交车最终步行上班叫好,这样制订政策才接地气。

法治问题

第二,收拥堵费是个法治问题,不是一个民主问题。

我是不开车的,但要为车主说句话。

首先是所谓民意所向,认为那些开车的污染空气,就该多收他们的钱。汽车也是物权,对于公民合法财产权或使用权的剥夺,是不能简单地适用多数决定原则的。要不然,在网上放一个调查:把王思聪老爹的所有财富平均分给所有中国人,你赞同吗?我估计这赞成率可能相当高。

收拥堵费是个法治问题,不是一个民主问题。拥堵费应具有合法性。2014年修订的《立法法》新增规定,没有法律依据,地方政府规章不得随意增减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或义务。当时,舆论纷纷叫好:这下政府“限行”、“限购”不能再任性了。事实并非如此。

收拥堵费依据的是哪条法律?人大授权了吗?公共政策经过听证了吗?(不是“托儿证会”,要找普通车主当代表)

英国、新加坡收拥堵费,但人家没有限号、没有限行,而北京解决拥堵是一直在做加法,直到让开车的人越来越开不了车。已经出台了包括单双号限行、限购令、提高停车费等措施,包括摇号、拍卖牌照、提高燃油费在内的控制方法,但拥堵的状况始终难以改善。未来,征收拥堵费是一招“必杀技”吗?未必。

拥堵费可以收,但是要补贴公共交通。钱用在哪里,会不会公开费用明细?有没有发票?如果还堵能退吗?

头疼医脚

第三,城市规划有病,审批经济有病,让车主吃药,这是最大的不公平。

为了保护文物和古建筑收拥堵费没意见。但拥堵问题,不能规划有病,审批经济有病,却要全民吃药。

北京城市“摊大饼”的规划积重难返,三环以内集中了过多的政府机构、大公司、各类驻京办。

“城市副中心”的建设会对北京的交通格局产生重要影响,怕只怕,白天去通州上班(办事),晚上回三环睡觉,交通量倍增。

最后,审批经济问题。北京是大圈圈里套中圈圈,中圈圈里套小圈圈,小圈圈里就是印把子——就连县级都要建个驻京办呢,不搞关系行吗?为什么三里河国家部委周边那么多收购礼品的小铺?拥堵费只是增加大家办事或送礼的费用,再贵的拥堵费也得去办事呢。

马云说,凡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应该说凡是动用钱的,事关公众利益,都是大问题。为各自利益去争,虽牺牲了效率,却是个社会进步。

本视频及相关评论文章版权归“功夫财经”所有

欢迎转载分享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