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撕逼背后的“少城时代”,张靓颖逐渐失去控制权?

起底撕逼背后的“少城时代”,张靓颖逐渐失去控制权?
2016年10月11日 00:07 娱乐独角兽

自从10月9日上午9点《全明星探》报道出张靓颖母亲张桂英女士发去的“亲笔爆料信”,指责准女婿冯轲欺骗张靓颖当了“小三”、当赚钱工具,侵吞张靓颖和她的公司股份,并表示冯轲不是一个可以把女儿托付终身的男人,明确反对张靓颖与冯轲的婚事。这个突发事件就像一出戏剧性极强的“岳母与女婿之作风、财产安全”大战,久久占据着大众视线。

今年11月8日就将在意大利完婚的冯柯与张靓颖,面对这婚前的当头棒喝,也迅速做出了应对,男女双方在微博上分别回应。
冯柯表示,他与张靓颖在2015年11月就进行了婚前财产公证,少辰时代股权结构不影响二人婚后财产归属;曾签署过一份遗嘱,如果冯轲遭遇意外,身故后名下所有遗产,均归属张靓颖;少城时代股权变更是公司经营融资的需要,并不是所谓的侵吞股权——财产安全问题,回答条分缕析。
张靓颖表示,冯柯生活检点,两人感情稳定;自己的财产已经自己管理;少城时代股权变自己知情;家事不麻烦大家关心了——生活作风问题,回答简单明了。
三方你来我往,股权问题似乎就要演变为家庭纷争,剧情发展可以揣测,岳母对准女婿的不满与控诉在女儿的安抚下即将消解。可这般粉饰太平的回应,并不让公众满意,公众对于这场突发事件产生了无数阴谋论的猜测。这大概是因为,双方的回应并没有真正切入到矛盾点——经济。那么剩下的那个悬而未决问题便呼之欲出了:不惜于婚前撕破脸,这场大战到底是为了多少资产?
股权“罗生门”,“少城时代”到底是谁的?
张靓颖母亲张桂英公开信中所提到被侵吞股份的公司,是指的少城时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少城传播),借助于张靓颖本身的商业价值,加之公司影视音乐制作的运行模式,少城传播在华语音乐产业中算得上有一席之地。
而纷争的过程,就得从头梳理。
据悉,这家公司成立于2009年3月23日,注册资金660万,从成立之初到现在一共经历过13次股权变更,工商资料显示,最早的一次股权变更时2010年9月,变更后有三位自然人股东,张靓颖持股70%,冯柯持股20%,杨金明持股10%。这种格局持续了一段时间,2011年5月26日,公司实收从公司的实收资本从400万元变更为660万元,张靓颖出资462万元,依旧持股70%,是控股股东。
2012年4月13日,张靓颖母亲张桂英进入少城传播,少城传播的股东发生变更,2013年9月6日,少城传播注册资本变更为1000万元,张桂英成为公司股东,按132万元的出资额,持股13.2%。此时股东持股情况是张靓颖持股70%,张桂英持股20%,冯柯持股10%,而之前的自然人股东杨金明已经撤销了股东身份。其后,少城传播进行多次股权变更,最终在2014年11月24日变更为张靓颖持股40%,冯柯持股60%,张桂英没有股东资格。
这于公开信里的部分说辞是吻合的,似乎这场尴尬的闹剧真的是源于少城传播控股股东的变更,一个老母亲对女儿失去未来的担忧。但是,作为资产来讲,少城传播只是少城时代娱乐集团的一部分。少城时代真正的盘子,可比拿到账面上清算的多得多。
2015年7月4日,张靓颖在其长沙站演唱会上曝出与冯轲的恋情,当时冯柯已经是少城传播的最大股东,舆论一度传出“逼婚夺股权”的言论。为此当时有媒体向少城时代副总经理翟佳求证,翟佳表示,张靓颖从2009年就是少城时代的联合创始人、创始股东,随着公司版图的不断扩大,除了经纪公司、唱片公司,少城时代还涉猎了版权公司、影视公司、科技公司等等,逐渐集团化。有正常的股权、股份的变更,也都是为了公司的更好发展,“希望外界不要把公司业务和私人生活挂钩”。
这段话当时无疑是破除了谣言,如今看,却又有另外的作用——少城时代的资产与版图一直在有计划的扩大延伸。张靓颖失去少城传播的控股股东身份,只是产业一小部分。
张靓颖是赚钱工具吗,“少城时代”版图有多大?
在现今,有媒体查询少城时代的业务布局,得到的数据也是让人有些意外:
除了少城传播,冯轲在文化艺术行业已经成立了10家公司,这10家文化艺术类公司中,有4家公司的投资方都是少城发展。但这家公司冯轲是控股股东,持股80%,张靓颖仅占20%。
少城时代,涉足版权、影视、科技多个领域,却早在被公众发觉之时,变更了天下。
目前少城时代主要运营的是少城音乐、少城影业、音乐厂牌燃音乐三个子公司。其中音乐经纪是公司的最大业务,旗下艺人除了张靓颖本身,还有还有杨幂、陶晶莹、王铮亮、梁博等明星,势力唱将与明星IP兼有,而对于95后的市场,少城时代也在一直培养新人。
而值得关注的是,除了电影音乐文化版权,少城时代在旅游娱乐领域也有涉猎。2016年9月16日,在首届成都国际音乐诗歌季“菁蓉创享会·音乐专场”活动现场,成都市金牛区政府、华侨城集团、少城时代娱乐集团三方共同打造凤凰山音乐主题公园项目进行签约会仪式。这次活动,音乐剧《金沙》编剧及导演关山、《伪装者》原作者张勇、腾讯政务总监舒展、少城集团CEO冯轲、恒大音乐总经理马骏等人士都有出席。
而这座音乐主题公园建成后,是目前成都唯一的山地生态音乐主题公园,将成为国内领先发展的音乐生产地、乐器集散地、版权交易地和演出集聚地。
少城时代这次在成都的大展拳脚,被冯柯称之为“回家”“天时地利人和”,他表示,目前中国音乐产业的发展机遇恰逢其时,这次音乐项目是一个舞台,并且成都在演唱会方面有强大的市场支撑,成都人拥有了对于演唱会,以及各种各样的户外音乐活动的消费习惯,票房可以期待,再加之成都走出了大量歌手、音乐制作人,是打造音乐节、最受欢迎音乐IP的沃土。抛开少城时代的音乐注入,传闻华侨城集团此次资金注入高达600亿。这种跨界合作,在让人期待的同时,也不免想象,经此一役,少城时代产业的版图,又会向外延伸多少。
在舆论重重的“丈母娘与准女婿撕逼之战”的轰炸下,不妨认真理理,这次“婚前手撕”或许不止是让人意识到少城传播的股权问题,而是让人看清,股权纷争下,少城时代到底拥有多大的天下。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