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付大头张银海:回看过去,理解现在,畅想未来

点付大头张银海:回看过去,理解现在,畅想未来
2017年09月25日 10:12 经济探索

点付大头张银海回看过去,理解现在,畅想未来

点付大头,本名张银海,是《Ripple从入门到精通》作者,复旦大学区块链与加密数字货币俱乐部讲座嘉宾,曾成功投资了新经币、元界、IOTA、量子链、Tezos等众多区块链项目,均获得超额收益。

记者:请问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比特币的?

张银海:2011年,比特币价格在2月首次达到1美元,BTC与美元等价的消息被媒体大肆报道后引发起人们的高度关注,4月,美国《时代周刊》发表了关于比特币的文章,《福布斯》的“加密货币”报导问世。比特币在这一年渐渐起了名声,我也是在这一年注意到比特币的。

我在一次闲逛炒股论坛的过程中,无意间发现一篇关于比特币的分析文章,就顺势加入了老牌交易所比特币中国的QQ群。那时候,“比特币”在淘宝上还不是敏感词,所以我在淘宝上买到了我的第一笔比特币。当时买了一万个比特币,也跟公司同事讲到比特币,但是同事和领导都认为不靠谱,与现有政权是相悖的,就全都卖掉了,错过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记者:听说您是Ripple的中文命名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Ripple的呢?

张银海:2013年2月28日,BTC价格在601天之后,超越2011年6月8日的历史最高点31.91美元;一个月后,比特币市值超过10亿美元;4月,BTC创下历史最高价266美元,市场一片沸腾。新兴市场逐渐发展,2013年这一年陆续出现了除了比特币之外的众多竞争币。

当时的Ripple价格还不到一分钱,我买了大量Ripple。一开始官方送了很多Ripple,我觉得不够,就在Bitcointalk上面找德国人买的。当时Ripple还没有中文名,我把它译作“瑞波“,这个名字到现在还在沿用,而业内大家一直称呼我的外号“点付大头”其实也与瑞波币有关。

记者:Ripple在4年内的投资收益超过300倍。听说这还不是您在区块链项目投资上收获的最高收益率,您除了Ripple还投了其他那几个优质区块链项目呢?

张银海:在2013年接触到Ripple后,我觉得区块链方面的发展前景很好,空间很大。于是在2013年12月我与达鸿飞、刘嘉陵等人联合创立了比特创业营。它是中国第一个专注于密码学货币、数字资产和区块链技术领域的早期天使俱乐部。在全国范围内举办过十数场比特币&区块链技术的创新和创业主题分享。同年我参与并发起了中国第一个区块链项目——小蚁NEO。目前小蚁的社区发展也初具规模。根据2017年8月CoinMarketcap的数据,小蚁(NEO)的总市值已达879,860,000美元,成为区块链领域全球排行第10。在此之后我还看好并投资了几个区块链项目,比如新经XEM、IOTA、元界ETP等,对我来说收获也比较大,更加坚定了我支持区块链项目的决心。所以在2017年,我投资了Chainfunder,专注于投资区块链领域。在今年我也发起了智户(DAF),旨在打造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智能经济新系统。

记者:您刚才提到您发起的智户(DAF),您能具体说说是什么样的项目吗?

张银海:从公司制到基金会再到自治组织,我觉得这是发展的必然趋势,DAF由此而生。区块链的升级和共识的改变需要群体决策,怎么样设计这样一套制度是摆在人们面前的难题。DAF是一个自治的智能经济组织管理平台,专注为智能经济提供最好的基础设施,它的目的就是搭建智能经济的平台。DAF是由数字资产、数字身份/Oracle、智能合约组成的链上自治组织平台,在开始我们会专注区块链的数字经济领域。做DAF,我们的观念一直是:回看过去,理解现在,畅想未来。

记者:您通常是怎样判断一个区块链项目的优劣呢?

张银海:评价一个区块链项目首先是技术要有突破性创新,团队靠谱,比如以太坊;其次是技术要有创新,没有技术都是空谈,技术团队非常重要,比如新经币、未来币。这些综合考虑会是我看好的项目。当然还有一些绝对不会投资的判断标准。比如,有天花板的是不会投的,如行业或公司等商业模式的项目,原因是通常这样的项目基本能够根据一个模型估算出每年的收益,这就与传统渠道投资没有太大区别。我觉得区块链投资逻辑最重要的九个字就是:看的对,投的早,拿得住。 区块链现在起早期,就像当年的互联网一样,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不断学习,不断提升自己,在优质项目上提前铺好赛道。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