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妈今后就一定不上市吗?

老干妈今后就一定不上市吗?
2017年08月07日 08:38 一波说

今年二月,新京报发表了《“老干妈”陶华碧悄然退出,不再持股老干妈》一文。 

文章称,“ 一向低调的陶华碧,已在 2014 年悄然退出了对公司的持股,不再持有南明老干妈任何股份 ”;“现在南明老干妈的股权,被陶华碧的大儿子李贵山和一名叫李妙行的自然人所掌控 ”。

此外,记者调查了一些信息,不光陶华碧从股东中删除,另一股东也就是她的二儿子李辉也退出,李辉原来持有老干妈50%的股份,目前担任贵阳市南明区政协副主席。

新出现在股东名单中的李妙行,何许人也?文中虽给了一点“蛛丝马迹”,但信息尚不明确、不完整。

“老干妈”牌辣酱凭借着独特的风味,成为了国人家常饮食中常用的调味酱料,也成为海内外华人中脍炙人口的辣椒调味品品牌。现年70岁的创始人陶华碧,之前恪守的“四不”名言,即“不偷税、不贷款、不欠钱、不上市”,也广为人知,被奉为商界楷模。

2016年度,老干妈销售额突破45亿元,产值整整比1996年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创建时,增长了600倍。

“跟富豪学做事情”,是【一波说】新媒体的定位。很多知名企业家,能成功地找到商业路径,实现人生达途,就在于他们能够把关键的每一件“事”与“情”做好!

一个家族,一个传说,陶华碧从5块钱起家,能把“老干妈”做到40个亿,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商业奇迹;她到底做对了什么“事”与“情”,自然是【一波说】想探究的对象。

2016年12月21日,优酷财经【一波说】专栏,杨一波教授发表了《“老干妈”倒下的一种可能》的视频节目。(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可观看本视频)与很多人视角不同的是,节目中,一波教授关注的不是“老干妈”还将如何进一步发展,却谈论的是,它将如何“倒下”。

一波教授在节目中称:“商业的逻辑向来没有好恶,只有因果。我认为老干妈因何而盛,或将因何而衰。”

节目中列举了老干妈能做大做强的“三个原因”

其一, 产品的品质是重中之重,否则哪来好吃的老干妈?

其二,与做酱油的百年李锦记一样,成就老干妈的是来自“关注”。 老干妈做企业的“务实”态度有,很少涉足其他行业,房地产如火如荼,陶华碧却能心如止水,“我只晓得炒辣椒,我只干我会的”。另外,她称“钱来的再快,也不能贪多”,“我不欠别人一分钱,这样才能更持久”;老干妈不盲目扩张。

其三,不做广告。这是老干妈的营销特色,只走口碑营销。

说人家如何发达,皆大欢喜,可说如何“倒下”,的确“有点不讨喜”!杨一波教授在节目中,直指老干妈一个痛点。

“我们不妨做一个大胆的假设:陶华碧百年之后,老干妈丧失关键资产,还如何在市场中生存?

在老干妈这家企业,陶华碧占得分量太重了,甚至陶华碧的个性也完全就是这家企业的个性。我们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老干妈的关键资产是什么?是炒制技术、企业文化还是经营管理?

答案“都不是”,老干妈的关键资产是陶华碧本人

陶华碧炒制辣椒极有天赋,第一批技术人员就是她亲手带出来的,她不懂也不关心运营和宣传,但产品的每次改良她都要参与。就像小时候她热衷于给家人做饭一样,对于“老干妈”她有着超乎寻常的热爱,不客气地说,这是她的第三个儿子。不过她的两个儿子既没有继承这种热爱,也没有把改良配方的能力传承下来。

在老干妈公司内部,崇尚的是“亲情管理”,员工生日都会有一碗长寿面吃,但企业长大之后总归是要回归现代化管理的,在我看来,老干妈的稳定应该归功于20%的年增长率,而不是一碗长寿面。

俗话说:武功再高,一枪撂倒。现代的宣传手段弃之不用,等于自废一半武功。老干妈占了市场的先手,甚至把其品牌和辣酱这个名字划上了等号,这是巨大的优势,但市场从来不乏后起之秀,当老干妈的口味不能一枝独秀时,宣传的作用就会凸显,而那时再奋起直追可能就晚了。

一波教授说:我觉得“去陶华碧化”,回归科学管理,建立科学的研发体系,应该是这个69岁的女强人的当务之急了。

今天,“陶华碧悄然退出老干妈”的消息,已经在各大媒体热传。我们注意到,记者李春平在他那篇报道的结尾,写的是老干妈为什么不上市,文中引用陶华碧以前说的一句话:“上市、融资这些东西我一概不懂,我只知道一上市,就可能倾家荡产。上市那是欺骗人家的钱,所以我坚决不上市。”

颇有意味的是,陶华碧悄然退出老干妈,老干妈将开始“没有陶华碧的老干妈时代”,其目的有一个可能,或是为了上市。

原先拥有50%股权的二儿子李辉退出老干妈股东,到底是什么原因,仅仅是因为从政?按照现今惯例,商业人士被提名为地方政协领导,并没有要求其个人必须退出企业。娃哈哈掌门人宗庆后的女儿宗馥莉,就是本届浙江省政协常委。不少地方的政协副主席,都是企业家出任。个人不能经商办企业等兼职行为,此条禁令仅针对党政领导干部。李辉退出老干妈,是不是老干妈家族新的财富分配,具体怎么处置,目前尚没有新的说法。

陶华碧不上市,并不能由此就断定,没有陶碧华的老干妈今后就一定不上市。

被超人李嘉诚崇拜的企业大家严介和是其中一位。作为苏太华系创始人,在2016年胡润百富榜上,他和他的儿子严昊以1000亿元财富位列富豪榜单第六名。严氏家族旗下的苏太华系,2016年连续入选世界500强,排名全球第99位。

过去,严介和这个企业大鳄和老干妈陶华碧一样,也把“不上市”作为一种骄傲。在世界五百强企业榜上,有110家中国企业,扣掉国家队,民营企业中只有两家没有上市融资,一家是任正非领导的华为,另一家就是他严介和家族的太平洋建设。

过去,老严说“一流企业不上市”,可如今为何自打嘴巴,食言了,把不上市变成了暂时不上市。严介和已经对外宣称,准备2020年美国上市。

作为二代接班人,陶华碧下一代其实和严介和儿子严昊一样面临着同一个问题。上市,并非仅仅是融资手段,而是企业自身发展在不同阶段的实际需要。

过去,与严介和一起打拼的弟兄们,他们和老严一起赚到钱,还是带点情怀做事,有的是“知遇之恩”,有的是“兄弟情谊”。可到了下一代严昊身上,当年他父亲和元老们之间的那份感情,总不能讲一辈子,情怀过一代?再说,集团那么多员工,除了发工资发奖金的金钱需求,还要有企业归属感的需求。

老干妈一年能做到45亿元的产业规模,企业的高管们,还有众多员工,靠什么团结他们,靠什么增强企业凝聚力?陶华碧已经老了,如今又退出公司股权,老干妈终究会有“没有陶碧华”的日子;从资本市场股权溢价上,让公司上下有更好的回报,让大家对企业更归心、更认同,上市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任正非的华为不上市,一是“不差钱”,二是“怕懈怠”,但华为有很好的股权激励政策,还有很好的企业制度环境与文化。任正非在华为内部的股权结构里,只持有1.4%股份,其余都是由公司员工持股。可老干妈没有,股权结构此前一直没有变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