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神药”莎普爱思,为何交班当口出风波?

起底“神药”莎普爱思,为何交班当口出风波?
2017年12月11日 08:44 一波说

最近,一篇热门网文《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让曾经红极多年的眼药品牌莎普爱思陷入了舆论漩涡。文章质疑,一些如“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模糊滴、重影滴、黑影滴”的广告语,几乎成了许多老年人和儿女的洗脑神曲,与当年脑白金制造的效果如出一辙。

最新消息,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下发“特急通知”后,浙江省食药监也下发通知,要求莎普爱思尽快启动试验,立即自查广告。12月7日上午,莎普爱思“因有重要事项未公告”申请停牌,临停前连续三日的下跌,市值蒸发约4亿元

起底莎普爱思的前世今生

“金平湖水请又清,洗亮我美丽的眼睛。好眼睛明明白白看世界,走进春花秋月好风景......”

这是上市公司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之歌《心明眼亮》,从某个侧面也写出了莎普爱思的源头。

浙江现有的A股上市公司已超过400家,其中,相当多市值数十亿、数百亿、甚至上千亿的大鳄,前身是村办小厂或者乡镇企业,其源头离不开“改制”一词。

时间追溯到1978年,莎普爱思的前身“国营浙江平湖制药厂”正式成立,这是一家全民所有制企业,当时的主管部门是平湖县工业局,也就是说,莎普爱思是一家历经39年风霜岁月的药企,追随改革开放的时代潮流成长而来。

从一个地方国营制药厂转制为民营的家族企业,莎普爱思也算是时代大背景下“随波逐流”,并无太多突兀之处。如果说“苏南模式”最初具有草根性创新的话,后期发生在江苏、浙江等地的国营,尤其是乡镇企业的产权制度大变革,则带有“自上而下”的特征,政府此中发挥着独特的引导作用。

在改制形式上,虽因改制原因、经营者地位等呈现多样化,主要改制为有限公司或者民营独资企业,少部分为合伙型企业,但最后均“殊途同归”,变为家族化管理,而最大收益者,就是改制前企业的厂长或者主要领导。

与其他改制企业历程相似,今天的莎普爱思也大致经历这么几个阶段:

1993年3月,企业名称变更为浙江平湖制药厂。到1997年,到了公司化改造的关键阶段,制度上有二个核心问题,即股份化和公司化改造。经过实施“股份合作制”改制后,药厂的整体权益变为企业职工持有,即员工持股。当时,药厂的注册资金为201万元。

此后,企业几经易名,于2008年12月15日正式更名为“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之前先后经历二次变更,分别为“浙江平湖莎普爱思制药有限公司”、“ 浙江莎普爱思制药有限公司”,每一步归根结底都是为了家族化、私有化。

(右为接受媒体采访的莎普爱思董事长陈德康)

莎普爱思董事长,也是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陈德康,1951年出生,今年66岁,他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嘉兴平湖人;2016年,他以28亿财富首次登上“胡润百富榜”。

1969年,18岁的陈德康,开始了长达十年的知青生涯,在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一师警卫连任司务长,1979年回乡后被分配到国营平湖制药厂工作。此后,他先后当上厂里的供销科科长、厂长。

2000年,莎普爱思公司董事会决议,回购全部员工持股,并由经营管理层成员出资回购员工股本金。当时,按照此前实际经营业绩计算分红后,按每1元出资额平价回购。其中,董事长陈德康出资额为103万元,持股51.24%,成为改制后莎普爱思的第一大股东,也是控股股东。此外,还有其余6位管理层领导不同程度持有公司股份。

2014年6月,莎普爱思(603168)正式登陆上交所,现旗下拥有两家全资子公司一家连锁药房。

在经营上,陈德康还是颇具战略眼光,在十年前就放弃传统的代理销售模式,而采取一种“渠道全程管理”模式。在OTC产品市场竞争激烈的大背景下,这种模式直达市场零售终端,无疑对市场变化的反应上会更为敏锐。当然,有一点不可或缺,那就是必须建立起很强的营销网络优势,加大广告投入力度也就变为必须了。

多年以来,莎普爱思先后请影星文兴宇、谢芳,还有艺人康伯、康婶,来为滴眼液代言。影响最大的当然是2013年6月聘请原国家女排主教练郎平担任形象代言人,她对品牌知名度的影响力可想而知。

交班当口出风波,“神药”为何出大难?

陈德康儿子陈伟平,现为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浙江莎普爱思医药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经过多年历练后,已开始进入半接班状态。

(陈德康(中)陈伟平(右)父子在公司接受采访)

生于1978年的陈伟平,与许多家族企业二代一样,有一段留学经历,拥有博士研究生学历。

一些企业创始人把后代放在其他环境中历练,在国外家族继承人身上颇为流行,国内家族企业也越来越多采取了这种做法。陈伟平也一样,先经过几年的外部历练来进入莎普爱思。他先后到杭州大自然智能卡技术开发部、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电脑视觉和图像处理实验室、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工程学院工作。

2010年,陈伟平加入莎普爱思公司管理团队,最初在公司企划部,并出任部门负责人。在企业内部生活中,他出谋划策举办一些活动,如“看戏与健康同行”、“莎普爱思才艺梦舞台”等,目的是为了增强企业职工的归属感。

争夺会员不如沉淀粉丝,这是少帅陈伟平寻常提及的工作思路。多年来,中老年一直是莎普爱思药业重点发力对象。策略上,莎普爱思在其“莎普蓝”推广上,力求打通线上线下的渠道,所谓的“爸妈我爱你”、“免费装新屋”一系列活动,从营销上都是为了让用户从会员主动变成了粉丝。

除明星产品滴眼液外,他们还研发上市“四子填精胶囊”和“复方高山红景天口服液”等中药滋补品,投向目标也都是中老年人。今年10月10日,莎普爱思天猫旗舰店重装上线,无疑也是陈伟平主抓的互联网+项目。

近日,莎普爱思深陷疗效之争,“澎湃新闻”又扒出“莎普爱思曾多次向浙江平湖科技局官员行贿,多名官员已领刑”信息,令莎普爱思这事再度发酵。有评论质疑,“白内障药物疗效评价在国内目前的条件下是相当困难的......”为何莎普爱思能带“病”上市?

莎普爱思“治疗白内障”的滴眼液治疗效果到底如何?舆论风口下,相关药监、工商部门应该会给出一个明确的结论,在此也不必多说。至于质疑铺天盖地广告费与利润之间关系,其实这只是薄薄的一层纱窗纸,一捅就破,也非是莎普爱思一家!

我们不妨来探讨一下,莎普爱思为何在交班当口起风波?

与其他民营企业一样,陈德康父子也拉起“百年莎普爱思”大旗。很多人不明白,企业为何叫“莎普爱思”?其实这是从英文“Sharp Eyes”音译而来,“明亮的眼睛”。那么,这双“明亮的眼睛”要看到百年基业,家族交班的薪火相传很关键。

所谓交班,不仅是所有权、经营权和资源的交接,更有家族使命的交接,比如维护家族利益,践行家族价值观及企业家精神的交接。

作为“创一代”, 陈德康个人年龄并不大,莎普爱思处于一二代同时任职的时期,可以说是一种“准交班阶段”。研究者发现,在东南亚上市公司中,家族企业在第一代向二代接棒过程中,市值5年内平均缩水六成。而另外一项研究显示,一二代同时任职的企业,在盈利能力方面还远不如未同时任职的家族企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

其中原因诸多,失败往往是“一手好牌打到烂”,比如台湾“复兴航空”、“海鑫钢铁”家族后代,还有中国“果汁大王”汇源,自2008年可口可乐并购失败后也是一蹶不振,由盛转衰。

眼下,滴眼液风波正考验着陈德康父子,一旦结果往坏的方向发展,说大一点可说是企业的“生死劫”!

不管如何,作为家族企业,更应该考虑多年来在企业发展战略上是否有短视倾向?二代在“半接班”或者接班时的一系列商业模式、策划上,是否有太过于注重短期绩效,而忽视长期发展?另外,企业一切经营活动,与向外宣称的企业价值观是否能相匹配?

把这些都充分考虑进去,企业就能走得远,“危”与“机”的转换,靠的就是改变。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