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农险增资遭遇 “三不”| 最纠心的事要发生

安华农险增资遭遇 “三不”| 最纠心的事要发生
2018年01月14日 19:50 A智慧保

安华农险“三不”遭遇

该走的留不住,该来的总要来。一封匿名举报信捅破了安华农险表面上的宁静,这家为政府代办政策性业务的专业农险公司究竟闹出了什么妖?智慧君周末连夜探访,获悉这一老牌农险公司增资面临着“三不”遭遇——股东不和谐、董事会不换届、保监会不同意。安华农险,到底经历了什么?

先看看匿名举报信

安华农险的企业愿景是打造“中国第一农险公司”。愿景是美好,现实却是残酷。安华农险在农险领域的建树远不及高管、股东的变数。“安农安天下”的使命,何以实现?

随着时间的推移,原董事长曾因犯罪被抓走这一事件早就被淹没,看似一切都平稳过度的安华农险,实际运营中被爆出了不和谐。

近日,有媒体曝光,安华农险遭匿名举报:该公司20%股东反对增资方案,起诉其增资程序违反规定;增资方案迟迟未能获批,公司正准备更改增资方案。

举报信还说,安华农险2016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涉嫌“造假”,利用“未经审计”调高偿付能力充足率,躲避监管。

举报信内容还有待考证。不过,从安华农险经营来看,偿付能力最让人纠心。

闪变背后的猜想成真

安华农险给市场留下的印象,是专业农险公司。说起安华农险的现状,还是往回倒一倒,回到2015年的那一天、那一夜。

2015年5月12日,在市场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安华农险官网突然发出一则公告:

公告内容

2015年4月3日,四届董事会第十一次会议做出了《关于提请审议李富申任公司四届董事会董事长的决议》;2015年5月11日,根据保监批复正式履职。

三天后即2015年5月15日,有媒体刊发文章《安华农险董事长闪辞引猜测明年或面临紧急增资》称,安华农险原董事长刘志强闪辞,由副总裁兼董秘李富申紧急补位。

随后关于刘志强的传言不断,最终被坐实。那就是2016年7月18日,刘志强因涉内幕交易罪、挪用资金罪被被法院判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2000万元。

刘志强算是安华农险的“老人”。安华农险2004年成立,刘志强2007年由证券业空降,2008年任临时负责人,2011年起担任董事长,2012年起兼任总经理。最终,他还是栽在了自己的老本行上。当时董事长闪辞闪补引发股东变化的猜测,现在看来并非空穴来风。

从挤牙膏到大手笔

说起安华农险股东风云变化的原因,离不开增资。农险经营风险大,资金并不雄厚的安华在成立初期就不好过。刘志强的到来,让安华挺过了这一难关。

2011年

2011年,安华农险增资扩股获批,注册资本由4.1亿元增至8.3亿元。

2013年、2014年

随后,安华农险又于2013年初、2014年底分别增资1.03亿元和1.245亿元, 10.575亿元的资本金一直维持到现在。

但是,面对大起大落的农险,这种挤牙膏式的增资根本无法满足业务的发展,偿付能力随时都可能亮红灯。因此,安华农险内部酝酿大手笔增资,包括引入新股东。事情就发生在刘志强落马之后,李富申上位之初。

2015年

2015年9月18日,安华农险董事会第3次临时股东大会,通过《关于通过公司增资扩股有关事项的决议》。这期间,关于更换董事、修改公司章程、董事会监事会及高管延期换届等重要事项不断讨论,还打算引入新股东为未来的增资做准备。

2016年

据媒体报道,2016年4月,吉林名门电力实业集团公司将5700万股转让给陕西佳乐紫光科贸有限公司;2016年6月,联想控股接盘6.809%股权,沈阳中一集团净身退出。

从当时的增资方案来看,拟在原10.575亿股份的基础上,新增股份41.7171亿股,增资后总股本52.2921亿股,价格为每股1.16元;增资对象包括2015年第3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的主体、2015年度股东大会通过的长治市南烨实业集团有限公司、2016年第4次临时股东大会所确定的主体。

增资的“三不”遭遇

一旦大手笔增资获批,安华农险将变得较为阔绰。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事情发生了突变。

2016年第4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提请审议确认增资相关事项及相应修改公司章程的议案》。虽然议案通过,但增资方案反对票占出席会议有效表决权股份数的20.804%。

在这次会上,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会议决定对董事会和监事会换届选举提案不予表决、第四届董事会监事会延期换届。

细看增资方案,参与增资的股东有11家:

通过这一方案,融捷投资控股集团持股比例将由17.021%上升为20%,稳居第一大股东、中科恒源科技由9.173%上升为18.500%,由第三大股东晋升为第二大股东,这一公司曾于2015年12通过股权受让增强话语权。南烨实业集团希望通过新认购挤身股东行列。

再看看没有参与增资的股东,现在的第二大股东安华佳和投资股权占比将由10.213%降为2.065%,联想控股由6.809%降为1.377%,本来股权就占比不高的北京环球银证投资、陕西佳乐紫光科贸、吉林昊融集团、长春市融兴经济发展、福建国耀投资、吉林成城集团、江西恒定投资、青岛正和投资、吉林省正氏实业集团被稀释得更为可怜。

这样的一份增资方案,上报保监会自然难以通过。智慧君获悉,保监会让安华农险先处理好股东关系再来增资。因此,安华农险的增资一拖再拖,拖到了年关。

偿付能力等不及了!

增资亟待解决,因为公司不补血何以发展,如果偿付能力真不足了,保险路上将处处都是“限行”的红灯。

从安华农险偿付能力的历史来看看。

2015年-2017年偿付能力

2015年年底

偿付能力充足率184%

2017年度

一季度130%

二季度122%

三季度129%

2016年年度

一季度168%

二季度166%

三季度159%

四季度113%

(四季度到达监管红线边缘)

以2016年变化的幅度来看,2017年四季度安华农险的偿付能力会是多少呢。大家都为公司捏一把汗。

如何来应对这一核心指标下滑带来的影响呢?总不能再通过修改财务指标来“修饰”这一数据。再说,在匿名举报信来看,似乎安华有修饰的“前科”,曾经将2016年度的偿付能力指标调至126%,最后修正为113%。

因此,增资显得很为急迫。既然保监会迟迟没有下文,那股东们只能另寻出路。智慧君获悉,曾经带着钱而来的股东,陆续又把钱带来了。安华农险大手笔增资的泡影破灭了。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有爆料人称,目前,安华农险正在考虑更改增资方案,由此前的增资方式改为同比例增资。无论如何,抛弃前嫌来共同增资才是惟一的出路,否则,“中国农险第一家”很可能年关就沦为财险市场偿付能力垫底、亮红灯第一家。交出偿付能力报告的大限已逼近,拿什么向市场解释?

安华农险的原始股东已陆续退出江湖,但愿后来者守好这一亩三分地。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