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14日 19:13:21 园区界

文|李晓丽

编辑|排云 老谢

本文2942字,阅读约需6分钟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一个不注意,厦门成了互联网金融企业的高地。一边是京东网贷公司壕掷5000万来此注册,一边是上市公司趣店从北京迁来撒币1亿买地。在明星公司的示范之下,预计还有一波公司正在路上。

厦门是怎么做到的?

1亿买地

风口不好蹭,想蹭得撒币。

趣店这一撒,就是2亿,1亿做广告,1亿来买地。

厦门政府官网信息显示,趣店花了1.06亿买了一块5.3万平的地,地价差不多2000块一平米。这块地产权40年,性质是科教用地,位于厦门同安工业集中区,地块处于滨海西大道上,沿海。

看起来,这个地块可说是为趣店量身定制。土地出让条件要求:1、在中国境内注册且具有独立法人资格;2、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3、应为中国电子信息行业联合会会员单位。

圈圈推测,这块地将成为趣店的总部。这意味着,从北京到厦门,趣店这家互金公司真的要安家落户了。

早在趣店去年底上市前,他就已经将总部从北京搬到了厦门。去年5月,趣店办公地址落到了如今他买地的厦门同安区,只不过老办公地址距离新地块有20多分钟车程。6个月后,趣店又在工商信息里变更地址,从同安区搬到了一水之隔的厦门岛上——湖里区的国际航运中心,福建自贸区厦门片区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趣店是谁?

说说这个来头不小的趣店吧。

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的监测数据,我国互金平台数量超1.9万家,你猜互金上市公司有几家?

个位数!

截至目前,只有趣店、拍拍贷、信而富、宜人贷、融360、和信贷、易鑫、乐信等几家成功上市。趣店就是其中之一。

不仅如此,趣店还是阿里军团的成员。

早在2014年成立之初,趣店还叫做趣分期。那个时候,趣店的主营业务是校园现金贷,趣分期和分期乐两家企业几乎瓜分了绝大部分高校市场。但随着校园现金贷恶性事件频发,校园借贷监管也趋严,趣分期随即转型,宣布退出校园市场。退出校园市场后,趣分期并没有一蹶不振,他在此时遇到了贵人——蚂蚁金服。

蚂蚁金服2亿美元入股趣分期,且支付宝给趣分期开了一个流量的口,从这之后趣分期从亏损5.4亿一下子大赚1.5亿。转型场景分期后的趣分期,主要收入来源是利息和商品返点。随后,趣分期更名为趣店集团。

创立仅3年,2017年10月18日,趣店就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市值最高时达到113亿美元。

可以说,趣店,在互联网金融行业,是绝对的明星企业。

厦门绝杀

趣店厉害,厦门更厉害。

不只是趣店,京东旗下的网贷公司,京东旭航也在厦门注册了;另据零壹财经报道,截至2017年9月份,共有643家公司在其企业名称和经营范围中列明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字样,其中有454家注册地点在厦门市。

那么,问题来了,厦门凭什么?

用1个词来概括:敢为天下先。

这就要从互金这个行业的特殊性说起。

财经作家蔡凯龙形象地把中国金融科技的几种形式比作一份家谱。

家长是监管机构,它膝下有4个子女:

1、老大是第三方支付,别名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老大是家里的骄傲。

2、老二叫货币市场基金,俗称余额宝,老二是家里的宝贝。

3、老三是家里的独女,叫现金贷,她是家里的烦恼,一出生就充满争议。

4、老四叫网络借贷,别名P2P,是家里的实干派,家长对他爱恨交加。

在整改的日子里,老四被舆论唾弃,有点抬不起头来。再加上交易量停止增长甚至萎缩,他日渐消瘦,萎靡不振。茫然和徘徊中,他迫切期待监管细则的真正落地,才能以此为契机,重新再出发,走上规范发展的道路。

就老四最颓丧的时刻,2017年2月4日,厦门市金融工作办公室印发《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暂行办法》,成为全国首个网贷备案登记监管办法。

这个《暂行办法》是银监会等部门印发《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指引》后,地方政府贯彻落地的第一份网贷机构备案管理办法

于是,这个文件之后,厦门显然形成了一个小型的政策洼地。之后厦门领先于各地,推进了一系列互金备案的实质性进展(此处省略一万字),形成了利于互金备案的政策优势:

互金行业,在经历了2016、2017的风起云涌之后,无论是巨头还是创业公司,都希望能在此之前上岸并占好位置。

厦门这一举动,对于互金企业来说,就像狂风暴雨中射出的第一道曙光,就像深陷泥潭之后抓住的第一根救命稻草。

在此之前,互金领域的座次里并没有厦门一席,主阵地是广东、北京、上海、浙江、山东。

对于互金企业来说,行业变幻莫测,时间就是生命,风口转瞬即逝,谁也不想被证照办理拖了后腿。

所以,第一个行动的厦门收获了政策先行的红利。一时间,互金企业蜂拥至厦门注册。

此后,系列相关政策先后发布,厦门迎来了她的高光时刻。而且大部分互金公司跟趣店一样,都集聚在福建自由贸易实验区厦门片区内。

食得咸鱼抵得渴

为什么厦门没输给传统的金融城市?

金融科技专家、财经作家蔡凯龙,在其专栏文章《P2P备案终于落地,现金贷监管还遥远吗?》谈到:

首先,这跟厦门市对金融科技的重视有关。

厦门市正在加大对金融科技的投入,谋划建设金融科技小镇,争取在“一带一路”金融科技国际化上有所突破。因此,优化厦门金融科技创新生态环境成为推动金融科技发展的最佳突破口。

其次,厦门市金融办敢为人先,屡次在监管创新上走在全国前列。在厦门金融办紧锣密鼓筹备一年后,2017年2月,全国首份网贷机构备案登记细则在厦门市率先落地。随后厦门金融办着手搭建P2P备案所需的配套软硬件,采取“互联网+”手段防范互联网金融风险。

又譬如,在备案细则出台后,及时印发备案所需的法律意见书指引、专项审计计划指引和IT检查表指引,帮助和引导企业推进各项备案申请工作。

为了防止P2P企业跨地区监管套利,11月3日,厦门金融办发布备案管理的补充通知,规定异地平台要在厦门市申请备案时“应当提交原网贷机构当地主管部门整改通过的相关证明或本市监管部门认可的整改通过证明”,以此堵住监管漏洞。

即便是正规企业,跨区落地厦门申请备案,门槛也是不低。京东金融旗下的新设公司是目前唯一一家跨区落地备案申请机构,从中可以看出监管对此的谨慎态度。

最后,“船小好调头”。正是因为厦门的P2P企业相对小而且少,监管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严格把控第一批备案申请企业的质量,因此推进备案的速度反而更快。作为第一个吃螃蟹者,厦门的P2P备案办法为今后其他城市颁布类似政策提供有益的参考和借鉴。

那么,趣店们所在的中国(福建)自由贸易试验区厦门片区,如何成为互金企业落户最多的地方?

无疑,还是那些先试先行之举——制度创新,简政放权,审批制度探索,金融创新探索。

而对于趣店们来说,互金行业整体还是“政策市”,中国(福建)自由贸易试验区厦门片区年度工作计划里的一句:“加强跨界探索、融合和创新。比如发展航运保险、金融、船舶融资租赁等”,足以。

这么看来,除了良好的营商环境,厦门的吸引力就跟霍尔果斯对于影视企业,西藏对于投资公司而言一样,都是政策洼地先行,制度创新跟上。

但互金行业目前来看,整体还处于一个动荡的时期,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厦门为什么敢做第一个?

这不仅跟自贸区的规划定位有关,也跟地方政府的先试先行的胆量有关。

就这互金风风雨雨的这一年里,成都懊悔出走“王者荣耀”、货车帮这2只独角兽,上海至今为十多年前痛失阿里巴巴持续反思。

“不冒风险哪来投资收益?”这是上海官员最近的心得体会。

对于厦门来说也一样,互金行业的风险它不是不知,只是不冒风险,哪来京东千里落户,哪来趣店1亿买地?

不过,这里,圈圈也要为厦门保持观望,互联网金融乱象频出,食得咸鱼抵得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