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运动极限第一人”坠楼,谁该为他的生命买单?

“高空运动极限第一人”坠楼,谁该为他的生命买单?
2017年12月12日 19:28 易简财经

自称“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的吴咏宁火遍全网,然而他却再也看不到了。

“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坠楼

吴咏宁,90后,湖南长沙人,学过武术,本来在横店影视城做武行,后来走上了极限运动之路,频繁在重庆、武汉、张家界等城市的知名景区、高楼地标、桥梁上挑战惊险动作,并在直播平台推广,吸引粉丝超百万。

从默默无闻的横店群演,到拥有百万粉丝的极限运动者,在外漂泊数年,吴咏宁终于有能力给父母置办衣服、鞋子、换手机。

有报道称,吴咏宁的亲友说,他之所以拍影片挑战极限,是为了赚钱替母亲治病,而其母亲事前不知道儿子在做高空极限影片。

然而,这一切都定格在11月8日。

12月8日,吴咏宁女友证实,其已在1个月前的表演中坠楼身亡。

一时间,引发舆论广泛关注,人们开始反思,是谁推动了吴咏宁不惜以性命为赌注的冒险行为?

10万元买视频:谁造成了咏宁之死?

有媒体指出,除了吴咏宁自身的目的,或许视频直播平台,是最大的推手。

在快手App中搜索“咏宁”,账号“咏宁(极限挑战视频集)”,发布了4个作品,其中一个为高空极限挑战视频。不过,这个账号已被标注为“视频已经被视为不宜公开”。

而在火山小视频App里,账号“咏宁-视频”,粉丝超过99万,火力值是55.7万,按照规则,相当于5.7万元。

该账号发布过300个视频,大部分是各种极限高空挑战,视频播放量最高达3.3万次,同时还进行了217场直播,时长最长的一次超过4个小时。12月9日上午,这个账号的粉丝还在增加,一个小时里从99.2万增长到99.4万。

此外,像百度视频、爱奇艺等平台也有大量的咏宁高空挑战的视频。

北京商报报道,目前快手、火山小视频等都被网友质疑为其合作平台,更有网友爆料,今日头条旗下的火山小视频曾出价10万签约吴咏宁,邀请其在火山小视频发布极限高空挑战视频和进行直播。

直播平台的回应

对此,火山小视频回应,没有与吴咏宁签约,也没有与任何一位极限运动员签约。

火山小视频指,对于咏宁的离世,我们也感到非常难过,极限运动是一项非常专业、非常依赖装备的危险运动,呼吁极限运动爱好者,在进行极限探索与追求时,一定要做好专业防护。

并指对于极限运动类内容的审核和监管,已进行审慎的评估,并做了区别对待。

另外,根据澎湃新闻,其他直播平台也作出了回应。

美拍表示,为避免类似事件发生,平台不应再鼓励此类内容。快手表示,曾对咏宁的冒险行为进行过劝阻,咏宁的快手账户已于今年9月被限制传播。

目前,美拍、快手和火山小视频已无法检索到咏宁的账户及其相关视频。

网络猎奇盛宴的“牺牲品”

根据新浪科技评论,像吴咏宁这样的人还有很多。比如快手的生吃哥只是东北农村的一个普普通通的残疾少年。他长期用摧残自己的方式满足一些网友变态的猎奇欲望,积攒一点可怜的关注。

还有直播平台上各种挑战最辣的比拼、女主播们疯狂的“露肉”打擦边球……

在这场网络猎奇盛宴中,平台、关注的网民都成了间接促使吴咏宁悲剧的“刽子手”。当硝烟过后,他赖以生存的直播平台,依然在商界里纵横捭阖,那些关注他的网友们,又转战到下一个主播的直播间打赏去了。

有评论员说:“网络直播激发了潜藏于人性之中的野心和虚荣心,以及一种超越常识的认知和自我评价。在这起事件中,网络视频直播是一个无法被忽视的关键词。假如没有这一个元素的催化,吴咏宁也许不会走到今天这步。”

深蓝财经网也表示,这些事件背后共同的逻辑是,注意力可以换取流量和金钱,而如何换取没有明确规范,最终的结果自然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其还指,自由表达是任何社会所支持的行为方式,但是作为一个规范的、积极向上的社会,一些寻求牟利、诱发青少年不良行为的表达应该有相关的法律法规进行限制。比如无约束的色情、暴力表演则是需要我们警惕的。

互联网企业,要有自己的底线和社会责任感

12月10日,央视网撰文评论,咏宁打得一手好擦边球,表面上他的行为“十三不靠”,色情、暴力、血腥、低俗哪个都不沾边,处在了监管的灰色地带。互联网协会的专家指出,对于咏宁拍摄上传的此类视频,在法律上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禁止性规定,但是平台方可以通过合同禁止这种危险行为。

一个拥有百万粉丝的ID,频繁上传着危险系数非常高的动作视频,这种行为会不会有不良效应在里面?粉丝里青少年的比重有多大,存不存在模仿效仿的可能?电视上经常会看到八个字“专业动作 请勿模仿”,那么作为直播平台要不要尽一个提醒的业务?一旦有其他粉丝去模仿主播从事类似的行为,造成人身伤害,平台要不要付相应的法律责任? 

央视网还指,这一切的一切,都反映了平台监管的缺失,而咏宁不幸用生命为这个缺失买了单。

网络直播管理亟待补充和完善

北京商报报道,就在去年12月1日,《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开始施行,这一规定对直播平台的内容管理、网络直播信用体系等提出了具体要求。但从目前来看,有许多地方仍然有待规范。

不过,尽管上述文件没有明确规定对冒险直播的规范,但是其中一些规定是可以参考的。

第三条:提供互联网直播服务,应当遵守法律法规,坚持正确导向,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积极健康、向上向善的网络文化,维护良好网络生态,维护国家利益和公共利益,为广大网民特别是青少年成长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那么,极其危险的冒险直播,是否对青少年成长有危害?是否对青少年有不良的示范或者诱导?

第六条:通过网络表演、网络视听节目等提供互联网直播服务的,还应当依法取得法律法规规定的相关资质。

这高空冒险挑战,是否应该被视为一种个人的网络表演行为?是否应该为这样的网络直播进行资格审查?

最后,引述新浪微博撰文的一段话来作为结尾,呼吁高空挑战者为自己和家人负责,呼吁网络直播平台为社会、为他人生命负责:吴咏宁的不幸去世,为中国极限运动爱好者敲响警钟。极限运动真的很危险,如果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任意而为,是对自己和家人乃至社会的不负责任。而相关网络平台也要负起责任,不能让那些“疯狂”的视频肆意传播。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