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7爆炸机主起诉三星:没索赔千万,撕三星爽

Note7爆炸机主起诉三星:没索赔千万,撕三星爽
2017年10月31日 07:38 AI财经社

文|AI财经社 王鸿宇

编|徐伟

2017年10月30日,三星Note7机主“老回”起诉三星公司案在广州开庭。两个小时的开庭审理后,法官宣布休庭,将择日宣判。

去年9月26日,老回买了不到13个小时的三星Note7手机在其家中爆炸。3天后,三星宣布可以承诺Note7的安全性和可靠性。与三星公司多次沟通后,老回觉得自己没有得到消费者应有的保障和尊重,决定起诉三星。在此期间,中国三星Note7手机电池爆炸发生十余起。

“这一仗我必须要打,而且必须打得漂亮。”5天前,老回在知乎上发表名为《30号就要开庭了,我很需要各位的帮助》的文章,至截稿时已收获超过5万个支持,及2千多人的打赏。

手撕三星,让老回有了8万多粉丝,成为“知乎排名前1000的大V”,吃瓜群众的打赏成为他打官司的资金来源之一。

支持者将老回视为“勇敢的斗士”,认为他代表“中国消费者”以及“三星消费者”。也有人说他是炒作,还有网友爆料他曾向三星开出8位数的补偿要求。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老回对此予以否认,他说打官司不为钱,他在北京有房,“调一调比特币就能挣几十万”。

除了外界的夸奖,起诉三星更多的是来自内心。老回说自己是一个爱“撕”的人,撕大公司是他取悦自己的方式,“8位数是千万吧?一千万能花一辈子吗?如果我告赢了三星,那我能吹一辈子。”

庭审三星没拿出证据,我索赔3万多块

AI财经社:庭审结果怎么样?

老回:没有结果,择日宣判,但是三星今天的表现比我想象的还差。我以为三星会挣扎,因为美国有过这种案例,有一种说法是“随着科技的进步,有些东西是不可预测的。”毕竟锂电池有一定的风险性,但是它连这个都没提。三星一直在说国外的Note7是有缺陷的,国内的没有缺陷,但是又没有证据来证明这一切,只是车轱辘话来回说,说自己没有问题。

AI财经社:你觉得这个案子胜算有多少?

老回:我每次都说,从法律讲度讲,这官司我们赢定了。如果三星没承诺过Note7没问题,那么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三星对外承诺说手机没问题,但是它炸了,这就要负法律责任。

AI财经社:你的诉求是什么?

老回:一、认定三星存在欺诈消费者行为;二、三星公司向我道歉;三、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我进行三倍赔偿,也就是18000元;四、赔偿一个新电脑,软硬件不低于之前手机爆炸受损的那台,那个MacBook Pro是当时市面上能买到的最高配置,价格是17888。

AI财经社:加一起不到4万块钱?

老回:这就不是钱的事。我要求赔付的手机钱、电脑钱,都是按照法律法规应该赔付我的,我没有要求三星赔付其他费用。这么说吧,我之前玩了几年自行车,往里面砸了得有20万块钱,我不差这点儿钱。

AI财经社:你前两天在知乎发帖说,这场官司不仅要打,而且要打的漂亮。

老回:对,我就是要激起舆论的兴趣,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现有媒体发布的爆炸就有17起。上微博随手一搜,三星加电池就能搜到一堆,三星加爆炸能搜到一堆,三星加冒烟又能搜到一堆。随着我“撕”三星撕的有些名气,一些网友会主动私信告诉我他们的手机遇到了什么情况,无法处理。但三星从来不想着改良自己的产品,总将原因归位外部受力,所以我的手机放生爆炸并不是偶然,长久以来三星就是这么对待消费者的。

我要让三星知道,中国消费者不好糊弄

AI财经社:那个帖子收获了5万个支持,两千多个打赏。

老回:我在知乎有8万粉丝,能排到前1000名,在知乎的总赞数排在50—70名,这些粉丝是我“撕”三星“撕”出来的。打赏金额也确实解决了我撕三星的一部分成本,真的有粉丝单笔打赏5000元,但是我不会告诉你到底收到了多少打赏,依照法律,这些钱是不受外界监管的。

AI财经社:你对数据记这么清楚,是不是很在意这些东西?

老回:我不在乎这些这些排名、数据,之所以记的这么清楚,我可以通过这些数据判断知乎舆论的动向。据我所知,知乎的公关有四种单是不接的,三星就是其中一个,它已经到了这个程度。那些打赏,不论是一毛钱,还是5000元,只要他打赏我,就证明他也参与这件事,他还会关注这件事的后续进展,这是我在意的。

AI财经社:去年三星Note7爆炸有十几起,你联系过其他机主吗?

老回:我接触过很多类似的受害者,有一个受害者,我把他带到三星,搞了一个直播,活动刚一结束,他就立刻就接到售后电话,答应赔偿4000元误工费,然后就回家了。还有很多受害者找到我,给我发照片和事件经过。一位姓石的先生找到我,他告丰田告了好多年,花了几十万,我们的情况类似,经常互相交流,互相鼓励。

AI财经社:想过和他们一起维权吗?

老回:想过,但是很难实现。我起诉三星不是为了钱,有的消费者就是想趁这个发一笔横财,鱼龙混杂,两个人的想法就会有分歧,这种情况下我是没办法联合的。

AI财经社:所以你选择一个人起诉三星?

老回:首先,起诉三星需要大量的时间,我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写写策划做做宣传,每个月就忙那么几天,我有的是时间跟三星磨。另一方面,如果我不站出来谁还能站出来呢?我们中国的消费者面对类似的问题,最多就是想去退换货,如果对方不给解决,最多也就是骂两句脏话,发个微博@对方,人家公司也不理你。

我昨天晚上吃汉堡王,那个薯条没放盐,我吃了几根才发现,然后我就过去找餐厅的人,对方看了一下立马就说:“先生不好意思,这应该是我们忘了放盐了,我们给您重做一份。”我觉得这样的处理结果就很好,起码它有一个认错的态度。 我要让三星知道,中国消费者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我没收过黑钱,没有人能对我指指点点

AI财经社:这期间三星联系过你吗?

老回:去年12月,三星工作人员给我打电话,问我是要坚持起诉,还是有其他诉求?大家都是成年人,这话翻译过来,就是问是想起诉,还是要点钱就走了?这笔钱,我要的多了,我就会因为敲诈勒索进去了,我要的少了,这不就等于是三星拿钱砸我脸上让我滚吗?我回的是:没什么诉求,法院见。我是一个老北京儿,我们讲究的是“面儿”上过得去,这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儿了,我可能因为一点儿小钱就把事儿了结吗?

AI财经社:三星的做法让你觉得跌面儿了?

老回:去年11月24日,三星的人跟我约了在北京总部见面,我在那办公室坐了整整一天,除了那两个接待的人,没有一个人见我。我问一次,他们就说领导马上就来,问一次他们就这么说。我一直坐到了他们下班,我就是想看看他们究竟能做出多么荒唐的事情。亏的三星还把总部设在北京,一点都没学到北京的规矩,一点都不“局气”。局气就是面儿上过得去,这事办的得漂亮,体面,你装也得给我装出点儿样子来。既然三星不给面儿,那我就得教他做人。

AI财经社:有人质疑你是炒作自己?

老回:一、我没有跟三星要过钱;二、我没有收过三星竞争对手的任何钱或者物品。在这两个前提下,没有人可以对我指指点点,他们怎么黑我都无所谓,跟我没关系。

AI财经社:有网友爆料,你向三星要了8位数的赔偿?

老回:8位数应该是千万吧?这些谣言真是一步一步起来的,最开始的时候说我要5万块钱,这个就符合知乎上很火的一个话题:《贫穷如何制约人的想象力》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他们觉得5万块钱就能把这事儿解决了。后来又有人说我要了20万,去年年底的时候有人说我要北京户口加一套房,再后来发展到了北京二环一套别墅,这会儿又有人说要八位数赔款。我爸在北京有房,我不用为房子发愁,我要是想要北京户口,我直接挂我爸单位不就得了?如果真缺钱了,我随便调调比特币就是几十万。再者说,千万能花一辈子的吗?千万能让所有的人都对你保持尊重吗?

AI财经社:你不为钱,这么折腾的目的是什么?

老回:为了“爽”啊!你知道把姑娘扑倒之前的感觉是最爽的,我就想把三星逼在墙角,看他“不要不要”的样子。如果我闹了半天,获得了这么多人的支持,最后就是为了挣点自己花的钱,这可就太恶心了。8位数不够花一辈子的,那是如果我打赢了这个官司,那这事我能吹一辈子。每一个想听三星这件事的人,都得请我吃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娱乐方式,我就喜欢“撕”,为了自己的爱好付出一些代价是值得的。

AI财经社:单纯是为了“爽”吗?

老回:我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带来一些改变,让我国消费者再面临类似的事件,不再那么难做,让维权不再是问题。如果我的国行Note7被判定是敲诈,那么意味着全国18.9万台国行Note7都存在问题,按照三倍的赔偿,将是34个亿的总额。34个亿的赔偿,三星是死是活无所谓,这将对这个行业里的其他从业者也起到很大的威慑,毕竟他们的吃相也没好到哪去,如果这个官司能赢,将对手机行业产生多大的冲击?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