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第29次登时代杂志封面:我的人生是一场豪赌(全文)

特朗普第29次登时代杂志封面:我的人生是一场豪赌(全文)
2019年11月15日 08:35 地球日报

当地时间20日,特朗普第29次登上时代周刊封面,他向时代周刊记者重点讲述自己2020连任策略和回顾自己上任近3年的成就。接受采访期间,他还要了一杯带冰激凌的可乐。

原本的30分钟采访和拍照时间被延长至近1个小时。内容包括特朗普的民主党对手、自己的2020竞选策略、上任近3年的种种成就。采访发生在6月17日。18日,特朗普在集会上正式宣布参加2020大选,力争连任。

为了向记者证明自己的成就,特朗普特地叫助理拿出资料,比如夺回IS控制领地的过程图、办公桌木质小盒子里的红色核按钮和关于霍尔木兹海峡的地图。对于自己2020大选中的对手,特朗普分析:拜登不是往日的拜登,桑德斯走错了方向,伊丽莎白·沃伦还不错,为什么这么分析?“因为政治全是本能”。

对于自己2020的竞选, 特朗普说道:我的人生就是一场豪赌。

1989年1月16日,特朗普第一次登上时代周刊封面,特朗普当时43岁。特朗普曾称自己登上时代杂志封面的次数比任何人都多,但实际上,尼克松总统是最多的——55次登上封面。

以下为时代周刊封面文章全文:

“我的人生就是一场豪赌”特朗普总统押宝前所未有的连任竞选策略

“我的人生就是一场豪赌”美国总统说道,与此同时,他将自己的前臂放在椭圆形办公室的坚毅桌上(注:坚毅桌是由英国皇家海军退役“坚毅号”探险船回收制作而成,由维多利亚女王赠与美国总统。)

这是六月中旬一个闷热的傍晚,特朗普正在面临来自全球的各种重要挑战。但是特朗普充满信心,准备迎接挑战。特朗普邀请了多名时代杂志记者进行访问,本次访问涉及了大量的议题,并大大超出了预定时间。访谈期间,他还点了一杯加冰激淋的健怡可乐,展示了放在办公桌木质小盒子里的红色核按钮,并且叫手下拿来了金正恩手写生日祝福的一份复印件。

对于这位靠坚强意志力一路过关斩将进入白宫的人来说,政治永远是他心中的考量之一。特朗普经常在早上七点就给自己的竞选经理打电话。而此时此刻情况更是紧张——明天他就将正式启动他的2020连任竞选活动。自然而然的,我们的总统,昔日的赌场大亨,开始针对各路民主党初选参选人下注了。

“一个‘进步派’大概会赢得初选”,特朗普预测道。他开心地一个个细数起参选者们:乔·拜登已经不是我们熟悉的拜登了,他已经失去了魔力。卡玛拉·哈里斯还没有崛起。伯尼·桑德斯走错了方向。伊丽莎白·沃伦干的不错。皮特·布廷治从来就没有可能赢得初选。

“为什么没有?”,“因为我觉得他没有,政治就是直觉”,特朗普回答道。

一如往常,特朗普的竞选活动都围绕着他的直觉展开。那些试图控制他的直觉的老牌幕僚都已经在2016年被他扫地出门。2020年的竞选一定会是特朗普的个人秀场。“我们都会和别人开会,但是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总统说道。竞选工作人员是雇来为他做事的。特朗普告诉了每一个人,当他发推特宣布新政策或者在竞选集会上攻击别人的时候,他的员工最好积极跟上。“所有人都唯他马首是瞻”,一个幕僚这样说。

特朗普上一次竞选活动的运营不尽人意,只是勉强击败了对手希拉里。但是这次不会重蹈覆辙了。他的顾问表示,这次将会是一个为在任总统量身定制的,超一流的竞选。本次竞选预计总花费十亿美元。他的团队在竞选早期的花费之大创下了美国总统竞选连任的历史记录。他的竞选团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一座玻璃摩天大楼里工作,现代化的办公室窗外就是博托曼河。同时,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也尽在他的掌控之中。2016年那个和他角力的共和党已经不复存在。

特朗普打破了在任总统普遍遵守的许多惯例。前三个连任成功的总统都着重推动了获两党支持的政策。克林顿的是1994刑事改革和税改,小布什的是9/11后保卫国家安全,而奥巴马提醒群众他杀死了本拉登而且挽救了通用汽车。

特朗普在2016年并没有获得多数票。在盖勒普民调史上,特朗普是唯一一个满意度从来没有过半的总统。而且,特郎普表示他就是要打破这个传统:在记者询问他是否要争取中间选民时,他说道:“我觉得我的票仓非常稳固,我大概不需要这样做吧”。特朗普的竞选经理布莱德·帕克尔说,特朗普2020的 指导方针是“投票率 投票率 投票率”。“别人都觉得你要改变人们心里的想法,但其实你只需要让相信你的人出来投票就行了。”

圈内人都知道特朗普这个战略并不容易。在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赢得了三个民主党票仓州: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辛。三州中票数差距总共79646票。他完成这一奇迹的秘诀是攻击希拉里的弱点并且动员对政治失望的选民。“特朗普的运气很好”,他的2016竞选总经理史蒂夫·班农这样评论道。但是特朗普不能指望2020年也有这么好的运气。“你需要那些可恨的人都站出来为你投票,每个人。”(此处“可恨的人”指特朗普支持者。此名称是为了戏谑希拉里高傲自大。)

特朗普胜选的核心是利用他的直觉找出美国选民的痛处,并进行动员来开动他的政治机器。这个机器的核心是永恒的怒气。它利用算法——利用谷歌和脸书之类的广告平台的自动化目标定位——来在特朗普所需要的时候制造群众的大规模怒火。这个模式非常简单:特朗普发表一些非常具有争议性或者不当的言论,在网络上制造大量的相关搜索,这就创造了投放大规模在线广告的绝佳机会。

这些广告鼓励支持者发送短信来回答往往只有一个问题的民意调查。他们还鼓励选民从特朗普的在线商店里购买印有特朗普标志的帽子、草坪展板、啤酒冷却瓶和印有“政治迫害”(特朗普指民主党恶意迫害特朗普)的装饰物。这些所有交易都将支持者的联系方式送入竞选总部。

此前,从来没有在任总统这样进行过竞选活动。“这是为新两党政治时代量身定制的竞选策略”,普林斯顿大学专门研究美国总统的历史学家朱利安·泽里泽说道,“候选人一直以来都重视投票率,但是和以往都不同的是,还没有人试过将一切竞选活动都围绕自己的支持者展开而甚至不去尝试赢得中间选民。”

这就带我们来到了下一个问题:一般总统都是如何赢得第二任期的?特朗普已经完全摧毁了美国政治的惯例,将共和党重制成了他自己的粉丝团,并且绑架了全国的新闻周期。如果他还是像在第一任期里这样,只关心自己支持者的诉求,他能如法炮制赢得第二任期吗?

美国的政治机器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为了一个总统而改变过。在时代周刊57分钟的采访里,特朗普让他的助手拿来许多东西证明他应该连任。当记者问到他是否准备让美国摆脱对外战争,他迅速回复道:“我们打败了IS”,同时他对自己的工作人员说:“你应该找个人给我拿几张地图”。很快,他的助手就拿了三张地图过来:这些地图展示了IS控制区逐渐消失的过程。

我们还问到了最近在霍尔木兹海峡发生的运油船受袭事件。美国官员认为伊朗是幕后主使并威胁美国要加强其介入中东事务的程度。特朗普再次找到机会展示他最喜欢的数据,他对在另一个房间的下属说:“你可以帮我拿一下昨天我看过的那些资讯吗”,“你是说那些依赖霍尔木兹海峡的公司和国家吗”,“让我给你看一样东西:其中60%都运往中国,日本有25%,我们只占了很少的一部分”。

当然,IS还在不断发动袭击。“我们打败了他们的哈里发国”,特朗普说,“但是我们不能保证那些疯子不会走进一间商店把我们都炸死”。不难想象,如果特朗普真如他所说的从中东完全撤军,全球经济和中东局势都会陷入一片混乱。即便总统故意轻描淡写伊朗在霍尔木兹海峡的行动,他即将卸任的代理国防部长刚刚宣布向海湾地区增兵1000人来应对五角大楼口中伊朗的“威胁升级”。

特朗普竞选连任的核心论点——不论对选民还是对记者他都这么说——就是他任内美国在全球多个方面的利益都取得了进展。

最后,特朗普把采访转移回重点:“看,我做了这么多事情”,“你能给我开个清单吗,就说四个”,他隔着门对幕僚喊道。“我在这两年半里做了比别的任何总统都多的事情”。说着幕僚就拿来三页印着72个重点的文件: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取消了清洁能源计划;退出伊核协议和巴黎气候协议;发布命令成立美军第六个军种——太空军。

特朗普有时觉得十分生气,因为他觉得没人承认他的成就。

椭圆形办公室并不是特朗普式政客感到最自然的地方。竞选集会才是他的主场。所以特朗普前所未有地将两者合二为一:他就职的第一天就宣布要竞选连任,并在就职一年时就任命连任竞选经理。至今为止他已经筹集了1亿美元的经费。今年六月,一个独立政府机关认定白宫顾问凯利安·康威违反了禁止政府雇员参与党派政治的规定。康威曾多次在采访和推特中攻击特朗普2020年的潜在对手(康威在五月对这一调查表达过不屑,“等刑期开始了再来找我”,她说道。)。即使在参加时代杂志专访时,他的政府还在不断重复他的竞选宣言:“将百万非法移民赶出美国”。

特朗普连任竞选的中枢不是纽约的特朗普大厦。那里只是接收邮件和录制电视节目的地方。甚至也不是阿灵顿的竞选总部大厦。离特朗普大脑最近的地点是白宫一间只有一个窗户的狭小办公室。那个办公室属于库什纳,离椭圆形办公室只有两个门的距离。库什纳是总统的女婿,他还曾是一个地产开发商和温和的民主党人。

库什纳从2015年开始加入关于贸易和税收的政策研究。自从他看到特朗普在伊利诺伊州斯普林菲尔德的集会上点燃群众热情开始,他就做起了特朗普的幕后总指挥。在2016总统竞选接近尾声时,他逐渐变成垂帘听政的真正竞选总经理。他一边尽可能的影响特朗普的方向,一边安慰焦急的共和党人。这一次他的任务也大同小异,他是竞选活动的建筑师和救火队。他每天都和埃里克·特朗普(总统之子)、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罗娜·麦克丹尼尔和竞选总经理帕克尔通电话。

库什纳的一个主要任务就是用特朗普的忠实拥护者来填充共和党的领导阶层。2018年2月,他和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任命帕斯卡尔(Parscale)为竞选连任团队的负责人。帕斯卡尔来自圣安东尼奥,身材瘦长,是一位43岁的数字营销企业家。他在2016年为特朗普策划了针对性的在线广告闪电战。帕斯卡尔雇佣了大约60名员工,并与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合作,创建了一个名为Winred的在线筹款平台,与民主党数字巨头Actblue竞争。

帕斯卡尔还利用自己的科技创业背景,开发了一款智能手机应用程序,试图通过提供奖品来“游戏化”特朗普支持者参与竞选活动。选民可以通过交换朋友的联系方式,在家里举办特朗普活动或上门拜访,来获得一些额外的待遇,比如更好的集会席位、与总统合影、总统签名帽和其他奖励。

帕斯卡尔是一名身高2米的前大学篮球新兵,他认为自己是特朗普的得力助手。 “他是真正的竞选经理,真正的财务总监,真正的一切的指挥者”,帕斯卡尔说, “我的工作是建立一个能够应对任何事情的团队。”

总统经常即兴演讲,一位竞选官员将特朗普激怒选民的诀窍比作一个古老的夜间捕鱼把戏:将大功率手电筒照射到水中来吸引猎物到水面。 “美国是一个池塘,而总统就像手电筒的灯”,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道。“如果他不在那里,就没有光,鱼很深,我需要很大很贵的诱饵”。但是,这位官员继续说,当特朗普亮出一个问题,如移民或贸易,就很容易吸引潜在的选民出来。

三月底在密歇根州大急流城的一次集会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子。特朗普发出了一个即兴的威胁,如果墨西哥不阻止两辆大篷车朝西南边境前进,就要“关闭该死的边境”。人群爆发出欢呼声。被这一反应鼓舞,特朗普对助手说,他打算继续推进关闭入境口岸的计划。第二天早上,特朗普的推特上连发三条系列推文,宣布一大部分边界区域将在下周关闭。

随着新闻报道和网络搜索的激增,竞选团队购买了有关移民问题的数字广告。 虽然总统后来放弃了这一威胁,但他的竞选团队保持了这一势头,在接下来的9周内花费了25万美元在Facebook上推广广告,并为谷歌搜索的点击量买单。“我们制作的内容,我们平台上的广告,在政治上还从未有过像这样的东西,” 帕斯卡尔说,“我们在某种程度上有自己的电视节目”。

利用这些技术,帕斯卡尔建立了一个包含3500万选民的联系人名单。现在,竞选演讲已经持续了一年多。当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前对共和党的据点进行巡回演说时,官员们要求与会者编辑内容为“墙”或者“特朗普”的短信,发送给贴在竞技场内标志和记分牌上的电话号码。这些手机号码以及通过RSVP收集的其他数据有助于竞选团队构建一个包含强烈支持者和潜在志愿者的社区地图——他们称之为“特朗普军队”。

自2015年以来,特朗普的集会上一直混合了种族仇恨和发泄怒火的人。他们和任何人一样对总统感到兴奋:特朗普在总统椭圆办公室向《时代》记者扬言有12万人在6月18日奥兰多的竞技场要求获得他正式连任开幕式的门票。“这个竞技场和麦迪逊广场花园差不多大小,可能稍微大一点”,他说,“奥兰多的奇迹将在这里上演,它将站满了人,我们还会有成千上万的人在外面”。

熟悉的口号已经更新——“让美国再次伟大”已被改为“让美国保持伟大”——但基调却没有变。特朗普在奥兰多承诺要建造一堵墙以阻挡危险的“异乡人”,并称民主党的移民政策“是对美国中产阶级最严重的背叛,坦率地说,是对美国生活的背叛”。 总统说,华盛顿的烂摊子仍然需要处理,即使现在那是他的烂摊子。

当他谈到自己的成就时,人群的热情逐渐减弱,但当他提到希拉里·克林顿的名字时,人群迸发出喧闹的呼声:“把她关起来!”, 他在奥兰多说:“我们激进的民主党对手被仇恨、偏见和愤怒所驱使”。他指出,众议院正在努力调查他2016年竞选活动与俄罗斯的关系以及他可能妨碍司法公正。“他们想摧毁你,他们想摧毁我们的国家,正如我们所知。”

经营奥巴马总统2012年竞选连任活动的吉姆·梅西纳表示,这种方法有助于特朗普在全国范围内主导关于移民等问题的讨论,从而激励支持他的州。民主党战略家担心,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将可能花费数千万美元在竞选活动,并在几个月内盯紧他的对手,而民主党人却陷入了漫长而残酷的初选战中。

令许多人困惑的是,特朗普,一个孜孜不倦的推销员,从未费心向更广泛的公众推销自己。“我认为这很奇怪,他们没有发布任何形式的常见大选信息,” 梅西纳说,“现在这个时候(在2012年的选举中),我们已经在中西部地区试图讲述经济有关的事情,你可能会希望他们现在也在做这些。正相反,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巩固已有的州。”他补充说,问题在于,整个国家,包括摇摆不定的州,每年都在变得更加多样化,这加剧了特朗普扩大联盟的必要性。“如果你的战略只着眼于已有的基地,那么你就不能扩展到任何一个州,” 梅西纳说,“我认为这就是这次选举的方向”。

当然,这个国家很大一部分地区的政府及其权力中心都还没有倾向于特朗普的政治,这可能激怒总统。在接受《时代》采访的中途,话题转到了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身上,他在特朗普及其盟友近两年的攻击中幸存,制作了一份长达448页的文件,列举了俄罗斯在2016年帮助特朗普获胜的努力。

一些最接近特朗普的人提供了具有破坏性的证据。他的前任参谋长、白宫律师、竞选副主席、副国家安全顾问、工作人员的秘书、通信主管等在面临入狱危险的情况下宣誓作证,证明了穆勒提到的那些旨在“影响”和“控制”调查的特朗普的行为。虽然穆勒拒绝透露这些行为是否构成妨碍司法公正,但民主党人和至少一位共和党人承认了。在《时代》提供了这些助手证词的压力下,特朗普变得愤怒。“太不可思议了”,他说,“看看我所做的一切,以及我所取得的巨大成功,《时代》这样写实在使我蒙受耻辱,对吧?”

这一刻让我们一瞥特朗普的连任活动为什么会一直充满了愤怒。那些离他最近的人知道,传统的竞选活动无法规范一个蔑视政治和道德规范的人,也无法打败对他权威的挑战。他并没有假装他的愤怒——不论是关于媒体、关于穆勒的报告还是他的对手——而且无论其最终来源如何,这种愤怒都具有政治影响力。“没有人像唐纳德·特朗普那样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对待,”总统说。

这反过来意味着特朗普的团队在其所开展的竞选活动中可能没有太多选择。“特朗普竞选的一个独特挑战就是特朗普不受竞选活动的束缚,”负责希拉里2016年总统竞选的罗比·穆克说,“他每天都要出去做他自己的事。因此,他的竞选团队必须从战略和战术上考虑如何应对这一问题。”库什纳和帕斯卡尔旨在利用特朗普的不满的力量,来与数千万选民产生共鸣。 “他没有伪装,”库什纳告诉《时代》,“总统就是他自己,不会假装成其他人。”

但他们也认识到他们需要做得更多。竞选团队正在敲开佛罗里达州和北卡罗莱纳州的非裔美国人聚居地的大门,以讨论特朗普于2018年12月签署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监狱改革法律。团队还在测试如何向新墨西哥州和内华达州的拉丁裔选民推销特朗普。

但是长时间使用“愤怒”机器可能会让选民难以听到更微妙的频率。私下里,一些特朗普顾问表示他们需要更好地宣传总统的政绩。与此同时,竞选预算中的一大部分仍被花在移民等热门话题上。 “他们试图说,他们正在进行正常的竞选和演说,” 梅西纳说,“都是表演而已。”

目前,民意调查显示特朗普落后于一些关键州的民主党领跑者。一位与特朗普交谈的前顾问称,特朗普每月至少会收到两次关于民意调查数据的简报,过去几周一直在要求进行更细致的分析。这位顾问说:“他知道,目前在全国范围内,他不能一对一地击败任何主要候选人”。在他落后拜登的内部调查信息被泄露出去之后,他解雇了一些民意调查人员。

特朗普自己似乎不知道他是否真的能战胜困难。特朗普仍然对穆勒感到愤怒,不断将话题引回到对他的调查中,并对其影响提出了矛盾的主张。他说:“我的支持率应该比以前高15或20个百分点,但从我的支持率下降的那天起,就有一个虚假的女巫在捕杀我”。几分钟后,他又说了相反的话。穆勒的调查“被证明是一种资产”,他说,“因为它确实像我以前从未见过的那样为我们的基地注入了活力。”

毫无疑问,特朗普在重新参加竞选时有着显着的优势,他有着时间、金钱以及世界最大的扩音器。在他的职位上,大多数在任者都会通过承诺维护国家的团结而获得四年的连任。“抛开这一做法的他成为一位‘与众不同’的在任总统”,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和博物馆前馆长蒂莫西·纳法塔利(Timothy Naftali)说,“基本上,他想在政治上再次击败众议院”。

无论是否成功,特朗普的竞选都将考验愤怒的力量。

(文/封面天下)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