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银财富赴美上市 揭秘韩氏父子的资本“迷局”

海银财富赴美上市 揭秘韩氏父子的资本“迷局”
2021年03月23日 17:37 今日财经黑幕

2月26日,海银财富在美国证交所披露IPO招股书,拟赴纳斯达克上市。至此,包括诺亚财富和钜派在内沪上三大第三方财富管理巨头均实现在美股上市。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踏足美股这一新战场前,韩宏伟、韩啸父子二人已经通过多年在A股上的演练,熟练掌握了资本市场上的生存法则。对于资本市场而言,韩氏父子的一言一行,均会带来些许波澜。有意思的是,韩宏伟实际控制的海银财富正欲谋求美股上市,而其子韩啸实际控制的ST岩石近日也在A股上谋划一些大事。父子二人,遥相呼应,好不热闹。

海银财富赴美上市

3月17日,海银财富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的更新后的招股书,该公司以HYW为股票代码,计划以10至12美元的价格,提供380万股ADS,拟筹资最高达4560万美元。

作为上海老牌的第三财富管理机构,海银财富的上市日程明显要晚于同一梯队的诺亚财富和钜派财富,资料显示,诺亚财富于2010年在纽交所上市,2015年,钜派也成功在美股上市。算上现在的海银财富,上海三大第三方巨头齐聚美股,亦算是圆满。

招股书显示,海银财富的收入来自财富管理服务、保险经纪服务、资产管理服务和其他服务等四个业务分部。截至2018年6月30日、2019年6月30日、2020年6月30日的三个年度,海银财富分销的理财产品总额分别为515亿元、556亿元、682亿元。

据披露,截至2018年6月30日、2019年6月30日、2020年6月30日的三个年度,海银财富净收入分别为11.51亿元、11.47亿元、12.8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210万元、6150万元、1.06亿元,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加72.68%。

从收入构成来看,2018年以来财富管理服务始终是海银财富的业绩支柱。截至2018年6月30日、2019年6月30日、2020年6月30日的各会计年度,海银财富的财富管理服务分别贡献营业收入10.82亿元、10.62亿元、11.83亿元,占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3.9%、92.6%、92.1%,业务规模虽然逐渐扩大,但占比逐年下降。与之对应的是保险经纪业务的逐年增长,各报告期内分别获得营业收入3671.7万元、7196.9万元、9096.6万元,占总收入的比重逐年增长,从3.2%逐步上升至2020年的7.1%。

海银财富表示,2019年收入略有下降,主要是由于其分销的产品类型变化导致财富管理服务的净收入下降。在互金平台快速发展的前期,海银财富也开通了自己的P2P平台“海银会”,通过平台分销其他金融产品。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会计年度,海银会贡献收入8480万元,占财富管理服务收入的7.9%。然而由于金融科技行业和相关在线服务的监管环境趋紧,海银财富从2018年4月起停止通过海银会提供新产品。

深陷兑付风波 关联交易多

但值得一体的是2020年上半年海银财富代销的地产股权项目就曾出现兑付延期风波,这一风险却并未在招股书中提及,2020年5月11日,一段网络流传的视频显示,多名投资者在海银财富总部门口聚集。据多家媒体报道,此次事件系投资者购买的五牛上海中城国际大厦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近期到期,因受到市场波动以及新冠疫情等客观因素影响,导致实际退出没有达到预期。

2020年5月12日,海银财富紧急发布了《海银财富致投资人的一封信》,信中称,中城国际大厦系列基金已于到期日前启动清算方案,并且整个过程没有违反基金合同中关于基金管理或基金清算相关约定的行为。海银财富方面解释道,中城国际大厦系列基金为基金业协会合规备案的地产股权并购基金,属于中高风险浮动收益类产品。该产品投向为上海徐家汇核心区域5A甲级写字楼中城国际大厦,投向清晰,投资逻辑合理,募资备案合规。

海银财富表示,因为受到市场波动以及新冠疫情等因素影响,导致实际退出没有达到预期。在此过程中,管理人高效应对,积极寻找交易对手,优化交易方案,尽力确保投资人的投资利益,并已于到期日前启动清算方案。整个过程没有违反基金合同中关于基金管理或基金清算相关约定的行为。信中还称,中城系列基金自开始清算以来,已经多次举行定向沟通会,并提供了项目信披报告以及各类交易文件供投资人审阅。最终,投资者被告知本金先付9%,剩下部分被推迟至2021年2月20日前。

虽然在招股书风险因素中,海银财富仅提及其代销的产品涉及各种风险,如果公司未能识别或了解其代销或管理产品的相关风险,或未以足够清晰的方式向客户提示风险,尽管公司不会承担损失,但公司声誉、客户关系、业务和前景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但实际看来风险远不止于此。

海银财富的关联交易颇多且客户集中。据相关数据显示2018财年关联方交易贡献营收3.9亿元,占总营收的三分之一,直到2020财年海银财富仍有361.5万元的收入来自关联方,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的会计年度,海银财富前三大客户贡献的营收分别占总营收的26%、15%、10%,合计贡献的收入占总收入的51%。从海银财富披露的数据来看,2018财年,海银财富分别从五牛集团和银领集团获得收入3.33亿元、5784.7万元,2019财年又分别从这两家公司获得收入4713.2万元、90万元,2020财年又从海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获得得营收361.5万元。

据公开信息显示,海银财富由海银金融控股85%及自然人王沛(韩宏伟妻子)持股15%,而海银金融的实控人即为韩宏伟,其目前实际控制137家企业,主要包括海银集团、豫商集团、豫商典当等;韩宏伟之子韩啸实际控制着241家公司,其中最主要的是五牛基金;另外,王滇、王贺(公开报道及相关诉讼文件指为韩宏伟妻子的姐妹)主要控制银领金融。

在2019年据相关媒体报道,因天津一起民间借贷纠纷直接牵涉背后海银系旗下重要平台银领金融,以及韩宏伟家族成员王滇、王贺。多家公司频涉内幕交易,或称隐形风险。

St岩石被问询

2016年前后,上海五牛在匹凸匹重组终止之际的突击扫货,让海银系在极短时间内实现了上市公司的“腾笼换鸟”。随后,韩啸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将匹凸匹的实际控制权牢牢的抓在手中。不过,期间,上市公司匹凸匹也历经坎坷,名称几经更替,从匹凸匹到ST匹凸,再到现在的st岩石。St岩石也成为韩啸在资本市场上一场考验。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 ST岩石一直将布局白酒作为转型的突破口,此前,ST岩石还曾斥巨资收购章贡酒业、长江实业等,但是收效甚微。不过,经过一番折腾后,st岩石的股价也从2018年最低3.13元/股上涨到现在最高17.77元/股,3年时间,股价就涨了近6倍。这似乎是韩啸资本运作能力的侧面佐证。

近日,st岩石亦有新动作。

3月11日,ST岩石发布公告,其控股股东贵酒发展将自己当年花1.56亿元购买的高酱酒业52%股权无偿送给了ST岩石。而这家贵酒发展实际上是海银系旗下公司,疑似实际控制人为韩啸,持股比例达99%。

3月21日,ST岩石发布公告表示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下发的问询函,对公司近期披露的关于无偿受赠贵州高酱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酱酒业”)52%股权的有关事项进行说明。同日,ST岩石再发两则公告披露,其控股股东上海贵酒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酒发展”)及其一致行动人拟增持ST岩石股份,累计增持比例为公司总股本的4%-5%。截至目前,贵酒发展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增持ST岩石股份为公司总股本的3.18%。

虽然,st岩石已纵横酒场多年,但是收效却甚微。根据2020年三季度报告显示,ST岩石三大主营业务中,只有白酒业务实现增长,其中销售收入2662.87万元,同比增长439%。截至2020年9月底,ST岩石营业收入为4394.86万元,同比下降55.17%,归母净利润为630.06万元,同比下降51.20%。此外,另一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章贡酒业和长江实业都处于亏损状态,亏损数额分别为212.3万元和491.82万元。

2019年4月初,上海证监局开出内幕交易罚单,对违规交易“ST岩石”的牛散张绍波,没一罚三开出超1.03亿元的罚单。该罚单多次提到五牛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015年对ST岩石的举牌,以及ST岩石董事长、五牛基金实控人韩啸。称韩啸与张绍波两人关系密切,且内幕信息形成后至公开前,张绍波与韩啸通讯联络十分频繁,并认定韩啸是内幕信息所涉收购事项的主要决策者。在举牌东方银星过程中,重庆市公安局曾对豫商集团以涉嫌泄露内幕信息罪、王沛(韩宏伟妻子)等人涉嫌内幕交易罪立案侦查。

无论是海银财富赴美上市,还是st岩石谋划白酒转型,总之韩氏父子的一言一行,一直是资本市场的谈资。未来,韩宏伟、韩啸父子二人将走向何方,请持续关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