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暴力抗法概念股”深大通

揭秘“暴力抗法概念股”深大通
2019年05月24日 18:37 市值风云

作者 | 紫枫

流程编辑 | 安安

夭寿啦!深大通(000038,SZ)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出手殴打证监会稽查人员!

5月22日下午,证监会4名调查人员到深大通总部,向深大通及实际控制人姜剑送达调查通知书。

不料,公司接待人员罗某某在接电话后,拒绝在笔录上签字。随后,两名深大通相关人员欲将罗某某带离,与稽查人员发生冲突,一名男子和多名女子在旁阻挠,推搡、抓挠、言语辱骂调查人员,并多次抢夺摔砸执法记录仪。

央视财经发布了两张现场图:

无奈之下,证监会调查人员只能报警求助,双方被带至高新园派出所接受进一步调查。

调查人员表示,“此次是我职业生涯当中唯一一次被使用暴力,是辱骂殴打我们执法人员的唯一一次,而且是发生在上市公司,这是让我非常震惊的一件事。”

针对这一事件,5月23日晚,深交所火速发文,谴责深大通及相关人员在证监会依法履行职责过程中未予配合的行为。

24日早晨,有媒体报道称,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根据深大通公司三名违法人员的情节和行为,对曾某青处行政拘留9日,对程某涛处行政拘留5日,对罗某红处警告处理。

深大通成为A股市场前无古人,后可能没有来者的“暴力抗法概念第一股”,5月24日开盘即封死跌停,后面还会不会再来几个跌停板?谁也不知道。

上市公司都是有面子的主,即使坏的流脓,也是偷偷摸摸地搞小动作,实在遮掩不住了,就准备60万大大方方地认罚,动警察都是终极手段,哪里见过深大通这样滚刀肉,被立案调查后居然暴力抗法。

深大通到底在害怕被发现什么?在试图掩盖什么真相?风云君本文带你看个究竟!

一、冉十科技的盈利能力远超同行?

2009年至2015年,深大通是靠房地产赚钱的。受到多种因素影响,2014年归母净利润亏损近5000万,2015年勉强扭亏,仅盈利593万。深大通管理层可能认为,原有房地产业务已经赚不到什么钱,是时候另谋出路。

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2015年7月23日,深大通宣布,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曹林芳、李勇等3名股东合计持有的冉十科技100%股权和夏东明等8名股东合计持有的视科传媒100%股权,交易总额高达27.5亿;同时拟向姜剑、朱兰英等不超过10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27.5亿元配套资金。

其中,冉十科技作价10.55亿,增值率高达25.86倍;视科传媒作价17.02亿,增值率为6.59倍。冉十科技的主业是移动互联网的广告营销服务。下图是其最近两年一期的利润数据:

从上图得知,冉十科技业绩在2014年飙升至1562.55万,2015年前4个月的收入及净利润已超越2014年全年收入。

但颇为蹊跷的是,根据预案显示,冉十科技的主要竞争对手包括金源互动和多盟智胜,但其业绩表现似乎远超其竞争对手。

金源互动在2015年1月被明家科技收购,而多盟智胜在2015年6月9日也被蓝色光标收入囊中,其2013年年至2014年的财务数据都能查到。

分析这三家公司的审计报告后发现,冉十科技在2013年至2014年的收入水平远低于其竞争对手,但颇为蹊跷的是,盈利能力似乎远胜于其竞争对手。

冉十科技2014年毛利率和净利率分别高达36.87%和20.33%;同期金源互动分别为15.25%和8.38%;多盟智胜分别为10.44%和2.23%。

为什么冉十科技的盈利能力甩竞争对手几条街,各位老铁请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

二、视科传媒的客户大多是“自己人”

再来看看视科传媒。

视科传媒的主业是户外LED显示屏、LCD数字屏及公共自行车亭灯箱广告业务。从视科传媒公布的客户和供应商名单来看,与公司或实控人夏冬明有联系的关联方多次出现。

2014年前5大客户里,修正健康饮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修正健康”)和宁波华夏嘉源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均是关联方。其中,修正健康成立于2014年7月,夏冬明时任该公司董事,间接持有30%股份;该公司的实控人是修涞贵,是修正药业的创始人。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4月,即被深大通收购前夕,修涞贵用8000万突击入股,获得10%股权,公司股权估值达到8亿元;随后2015年7月深大通宣布用17亿元收购视科传媒,短短3个月,估值增加了9个亿,修涞贵因此大赚9000万!

此外,根据工商信息显示,一直是视科传媒重要客户的浙江怡和坊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怡和坊”)在2012年12月11日曾出现股东大变更,变更前,夏冬明是该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

怡和坊的应收账款高达3193万,占视科传媒当期应收账款7541万的42.34%。

标注称,上述款项账龄主要集中在一年以内。从2013年至2015年4月底,视科传媒对怡和坊的销售收入合计为3295.28万元,以此推测,视科传媒两年多来对怡和坊超过9成的销售收入实为赊账,真实账龄可能远超“一年以内”。

视科传媒还有盈利数据远超同行等一大堆问题,此处暂且不谈,有兴趣的老铁可自行研究。

为了匹配突破天际的增值率,冉十科技股东承诺2015年至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000万、8750万和1.09亿元;视科传媒股东承诺2015年至2017年净利润不低于1.3亿、1.65亿和1.98亿。

那么它们有没有兑现业绩承诺?

请继续往下看!

三、不服巨额赔偿,冉十科技原股东“奋起反击”

可能各位老铁已经猜到了!一切都按照剧本走!一点新意都没有!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两家公司的业绩对赌期还延长了一年。

下图是两家公司的业绩兑现情况:

视科传媒在2017年未完成业绩承诺,2018年亏损高达3.69亿元,四年净利润合计为1.35亿,与承诺的7.06亿相去甚远,且董事长夏东明因涉嫌P2P非法集资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深交所要求深大通披露其具体情况,但目前深大通仍未回复。鉴于种种情况,深大通2018年对视科传媒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3.4亿元。

视科传媒可以说凉凉了,但冉十科技怎么样呢?

冉十科技保持4年净利润持续增长,从2017年起出现业绩未达标,4年净利润合计为3.96亿,与承诺的4.03亿仅差760万,接近兑现承诺。而且,在2018年年报中,深大通对冉十科技未来的业绩保持乐观,预计2019年至2021年期间其销售增长率分别为36.41%、20.49%、16.40%。

但颇为奇异的是,深大通计提冉十科技商誉减值准备多达7.83亿元,占冉十科技商誉总值9.18亿的85.29%,减值比例表现出来的态度明显与深大通的乐观态度相违背。而且,在2019年1月31日,深大通宣布2018年预计亏损不多于9.9亿,但在4月16日突然“改口”,宣布亏损金额扩大至23.5亿。

思来想去,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借助2018年前所未有的上市公司集体财务洗澡的大好机会把公司里里外外都洗得干干净净,顺便狠狠地收割冉十科技原股东。

因为根据冉十科技与深大通的多份协议,冉十科技原股东面临巨额赔偿。

请看下图:

冉十科技几位原股东兢兢业业,几乎完成了业绩承诺,居然还要被深大通收割?

他们表示不服,于是开始反击。

根据深大通的公告,冉十科技原股东曹林芳、李勇等人全程拒不参与商誉减值评估机构现场访谈、加大对经营团队的封闭和控制、动用各种方法散布虚假信息攻击上市公司管理团队及实际控制人和突击减持部分股份,企图逃避补偿义务。

除此之外,有媒体报道,曹建发、李勇实名举报深大通在2016年11月与多家机构发起设立的两只并购基金,分别为“杭州通育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杭州通育”)和“杭州通锐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基金穿透底层资产后,可能存在虚构贸易、套取上市公司资金和信用的情况;并且声称,资金流向了与深大通实际控制人姜剑及其一致行动人存在关联的公司。

根据深交所的问询函显示,2016年11月,深大通拟以自有资金2.37亿元作为劣后级合伙人出资设立杭州通育,基金规模预计不超过7.1亿元。

根据媒体报道,杭州通育的唯一投资标的世纪海文广告公司却被曝出其注册地址未见其公司,随后,深大通持有的2.37亿元份额于2017年3月、12月分两次转让给天津星合通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唯一股东白云峰为深大通实控人姜剑旗下亚星集团天津公司综合部司机郭伟的妻子;

而工商记录显示,该公司的联系电话、邮箱,与天津美丰投资有限公司一致,其法人代表朱有德与姜剑一致行动人朱兰英的弟弟同名。

此外,世纪海文曾以采购LED屏幕名义,向一家名为青岛天润捷商贸有限公司汇入5亿,该公司现由一名王芝祝的人士持有,郭伟奇担任监事,与亚星集团总裁办司机王芝祝、郭伟奇同名;

而该公司工商登记资料显示,联系电话与姜剑及其一致行动人朱兰英旗下公司一致;联系邮箱与青岛亚星实业一致。

而5月21日的回复函里,深大通全部否认上述内容,但又拒绝透露相关细节。5月22日下午,当证监会稽查人员前往深大通送达《立案调查通知书》时,发生了本次骇人听闻的暴力抗法事件。

深大通到底试图掩盖什么真相,其实也很明显。

今日市值风云app首发文章目录

《不一样的风云早报 | 我国自主研发的全球首个大网级网络操作系统CNOS正式发布(5.24)》

《风云海外动态 | 微博、华住集团、唯品会和美团点评纷纷公布一季报;L Brands和Target公布一季报》

《光威复材:完成从渔具向碳纤维的跨越,存在一定的大客户依赖》

我们将逐步增加更多盘面信息分析模块;同时就相关产业政策动态、行业动态进行持续跟踪,敬请期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