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自愿式信披”上演历史大倒退:前五大客户名单,87%的公司选择讳莫如深 | 风云大数据

A股“自愿式信披”上演历史大倒退:前五大客户名单,87%的公司选择讳莫如深 | 风云大数据
2019年07月19日 18:29 市值风云

作者 | 闲彦

流程编辑 | 安安

一、自愿式信披上演历史大倒退

1、财务造假的不二法宝

在风云君代客泊车的职业生涯中,亲历了不少财务造假的血雨腥风。

而在探寻蛛丝马迹的过程中,我们逐渐发现,大A略显“古板”的信息披露方式功不可没。

而在众多信披中,相信不少老铁也还记得当中很重要的一条主线:前五大客户。

“前五大客户”作为一些造假上市公司快速虚增收入的不二法宝,称得上简单粗暴,再辅以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的操作,则“大事可成”矣!

然鹅,根据《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2号——年度报告的内容与格式》,对客户名称和销售额同时予以清晰披露并非强制要求,而是自愿项。

(来源:《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2号——年度报告的内容与格式》)

于是乎,考验人性的时候到了!对上市公司而言,是选择更透明的信披呢?还是选择坚决不能惯着投资者,让他们知道得越少越好、来个灯下黑呢?

这就是我们今天要研究的问题。

2、可以豁免披露的情形

当然,单一指标并不足以代表规范透明四个大字,但是风云君相信,“窥一斑而知全豹”,这样一组占用上市公司哪怕10分钟都不到就能完成的数据披露,背后总是还能说明公司对信披的态度。

首先,相信不少老铁已经见识过上市公司“一本正经瞎比比”式的信息披露:

客户一、客户二、客户三、客户四、客户五;

客户A、客户B、客户C、客户D、客户E;

甲、乙、丙、丁、戊;

单位一、单位二、单位三、单位四、单位五;

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第四名、第五名;

法人1、法人2、法人3、法人4、法人5;

A公司、B公司、C公司、D公司、E公司;

9527,张三,王妈,李相公,何**。

好玩吧……好玩吗?

在诚信缺失、暴雷不断的当下,在金钱与利益交织的成年人的丛林,风云君脑海中竟不断闪现出儿歌的魔音: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先说例外情况,风云君认为有且仅有这样的极罕见情形可以豁免真实客户名称披露:

前五大客户占比极低,比如前五大客户收入贡献之和尚未超过1%;

公司处于市场集中度极低、商业竞争极其惨烈的传统行业或格局未定的新兴行业,比如可以界定为行业内前十大公司市占率合计不超过10%;

涉及重大国防技术和国家安全。

至于自说自话式的与客户签署的保密文件规定不得泄露客户名称?

拜托,你是在和海外情报机构交易吗?有啥稀罕宝贝?

看看有多少家属于上面提到的例外情况呢?请3631家A股上市公司自觉站队(截止2019年7月11日收盘,choice数据),风云君估算肯定不会超过1/10。

剩下绝大多数选择不披露的上市公司还有什么理由呢?

是不是还是以“商业秘密”作为搪塞?

3、“商业秘密”这个理由成立吗?

首先,我们的市场基本已经度过了野蛮生长阶段,上市公司大可不必担心因为披露了客户名称而遭同行抢饭碗。

反过来,如果仅因为公开客户名单就丢了客户,那这生意还不如去工地搬砖。

在工地上,只要把工头的马屁拍好了,搬砖一般是不会失业的。

其次,市场信息高度可获取的今天,哪家公司又会愚蠢到不知道竞争对手的主要客户是谁?

经过多年的大浪淘沙、优胜劣汰,各行业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有哪些主要玩家及排名座次,业内人士相信并不会感到陌生。

那么何来秘密一说?或者说,这个所谓“秘密”到底是针对谁?到底是针对竞争对手,还是给股民量身打造的?

作为资本市场参与的主体——监管机构、上市公司内部人、一二级市场投资机构、二级市场中小投资人当中,唯一缺乏获取相关信息的能力、最终被蒙在鼓里、遭到千锤百炼的,你猜是谁?

当然是中小投资人。

虽然很不幸,但这就是现实。

4、引导金融资源配置的前提条件

最近几年,很大一部分上市公司“秘密客户”的曝光得益于监管部门的直接问询。

所以问询函也成了除年报、说明书之外,为数不多的可供中小投资者分析上市公司的可靠信息渠道之一。

(风云君友情提醒,大家炒股的时候,一定要重点关注问询函哟,那并不是走过场的公文,那是监管员们的心血结晶、善意提醒和负责任的工作态度)。

风云君想,与其最后以“收到问询函”的方式被逼着交待,这些公司就不能自觉做好常规性披露吗?

这是资本市场,不是你的卧榻床笫。半遮半掩、欲拒还迎的样子并不妩媚或令人心生愉悦。

请收拾利索,拿出点儿专业精神。

凭胸而论,上市公司大都向来被认为是企业中的龙凤、地区发展的名片。地方上市公司数量也成了经济发展的衡量指标,以至于不少地方政府都要呕心沥血、鞍前马后,只为榜单上能多几张家乡名片。

但是,这张名片究竟是不怕火炼的真金,还是扶不起的阿斗?亦或是知法犯法的过街老鼠?这都需要诸多市场参与方的持续跟进,最终才能实现资本市场的价值发现功能,引导金融资源正确配置给优秀的上市公司,反哺实体经济。

而想要实现上述目标,前提就是共同努力营造一个信披规范、透明的市场环境。

而作为主体的上市公司自然是责无旁贷。

毕竟,既然选择成为一家公众公司,既然是天之骄子,既然坐享了上市红利,那就有义务接受公众全面监督,有责任日清日高、一点一滴提升公司合规与治理水平,有担当去引领我国资本市场的商业伦理上到新台阶。

何不从前五大客户和供应商信息开始?

十分钟不到的事情啦,拜托各位老板富豪。

二、眼见为实的数据验证

风云君将A股上市公司依照市值(截止2019年7月11日)简单分为三组:低于30亿元的小市值股,30-100亿元的中等市值股,以及大于100亿元的大市值股。

接下来我们分组验证前五大客户的披露情况。

1、小市值公司披露情况

在982家小市值公司里,过去三年均未清晰披露前五大客户的公司为597家,占比61%。

2016年披露但到2017年不再披露的占20%,2017年披露但2018年不再披露的占4%,两项合计24%。说明这些公司都选择了降低透明度。

连续三年间一直未披露的,客户透明度欠佳的公司比例达到85%。

而另一方面,过去三年坚持披露的上市公司仅为120家,占比12%。

2016年未披露但是2018年披露的公司仅为27家,占比3%。

选择在该指标上更加透明的公司(27家)仅为反向选择(199家+39家)的11%。

(来源:东财choice终端,市值风云)

2、中等市值公司披露情况

在1751家市值中等的公司中,过去三年均未清晰披露前五大客户的公司为1188家,占比68%。

2016年披露但到2017年不再披露的占12%,2017年披露但2018年不再披露的占6%,两项合计311家,占18%。这些公司也都选择了降低透明度。

连同三年间一直未披露的,客户透明度欠佳的公司比例达到86%。

而另一方面,过去三年坚持披露的上市公司仅为224家,占比13%。

2016年未披露但是2018年披露的公司仅为26家,占比约1%。

选择在该指标上更加透明的公司为反向选择的8%。

(来源:东财choice终端,市值风云)

3、大市值公司披露情况

在898家市值较大的公司中,过去三年均未清晰披露前五大客户的公司为705家,占比79%。

2016年披露但到2017年不再披露的占5%,2017年披露但2018年不再披露的占6%,两项合计107家,占11%,这些公司选择了降低透明度。

连同三年间一直未披露的,客户透明度欠佳的公司比例达到90%。

而另一方面,过去三年坚持披露的上市公司仅为78家,占比9%。

2016年未披露但是2018年披露的公司仅为13家,占比约1%。

选择在该指标上更加透明的公司仅占反向选择公司数量的12%。

(来源:东财choice终端,市值风云)

4、反公开化,反透明化

论区分,当前大市值公司的信披透明度反而在三大类别中垫底,缺乏透明度的公司占比达到90%,高于中等市值的86%以及小市值的85%。

而小市值公司的披露透明度则是倒退最快的,过去两年选择降低透明度的比例高达24%,高于中等市值公司的18%以及大市值公司的19%。

但更重要的结论在于,当前A股3631家上市公司不分市值,在前五大客户披露上朝着“反公开透明化”方向前进是主流:过去两年,有18%原本披露客户名称的公司选择了不再披露,合计658家。

而原本在过去三年一直未披露的公司数量高达2490家。

这两方面合起来看,共计3148家上市公司在该项披露上缺乏透明度,占总数的87%。

与之相反,仅有417家公司在持续披露重大客户信息,占比11%;而从原本不披露到最近披露的公司仅有66家,占比2%。

(来源:东财choice终端,市值风云)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