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资金占用伪装成银行还款:万达信息史一兵8000万债务违约牵出5.8亿资金占用!

大股东资金占用伪装成银行还款:万达信息史一兵8000万债务违约牵出5.8亿资金占用!
2019年09月10日 18:30 市值风云

作者 | 小玖

流程编辑 | 小白

提到万达,大家应该跟风云君一样,首先想到的是万达广场的logo和2017年亚洲首富王健林,还有王老板那句颇为刺激人的“1亿小目标”。

但叫万达的可不止一家,叫万达的公司老板肯定也不只有王首富——我们今天要说的也不是王首富。

风云君今天要带大家来认识的是另一个万达的史老板。

一、5.8亿资金占用化妆成银行还款

这位史老板叫史一兵,是2011年在创业板上市的万达信息(300168.SZ)的实控人,并直接持有公司控股股东上海万豪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豪投资”)53.45%的股权。

在史老板的带领下,万达信息踏上了“互联网+”的行列,成为了一家综合型的行业应用软件、信息系统集成及专业IT服务提供商,并致力于民生服务与智慧城市两大核心领域。

2019年5月21日,史老板向龚纯良借了8500万元,借款期限为2019年5月24日至2019年6月22日,万豪投资用其持有的1300万股公司股票为其提供质押担保。

过了还款期,史老板还有8,302.51万元本金没还上,所以被起诉了。接着史老板及万豪投资的股票被司法冻结。

截至2019年7月18日,万豪投资及史老板累计质押的比例分别为94.86%、99.64%。这些情况也受到了交易所的关注。

还没等交易所下发关注函,公司在2019年8月22日突然发布了一份自查公告:

公司自查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情况发现,2019年开始,公司将自有资金74,350万元转给万豪投资及其合作方账户,共还回资金16,300万元,剩余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余额为58,050万元。

哦,卖糕的!史老板没还上的钱仅仅8,000多万,控股股东占用的资金竟然高达58,050万元!钱都去哪儿了?还隐瞒了大家多少秘密?

根据2019年半年报披露的其他应收款明细,我们可推测出,万豪投资的两位合作方分别为上海住兴建筑劳务工程有限公司、深圳前海蓝黛投资有限公司。

但从工商信息上看不出他们与万豪之间有直接的关系。

(数据来源:2019年半年报)

自查报告公告次日,公司财务总监卞世军辞去财务总监的职位,但仍在公司任职。

8月27日,公司对2019年一季度财务报表进行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其中将短期借款调增58,050万元,并调减偿还债务支付的现金;另外调增其他应收款及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

对于公司的上述操作,风云君用大白话给大家解释一下:公司是把钱转给控股股东了,然后又不能让大家知道,所以,账上的钱减少的原因,公司想让大家误认为是用来偿还了银行借款。

完全无视准则的存在!

(数据来源:前期差错更正公告)

公司估计做错事心虚,怕顶不住压力,所以就先招供了。

自查报告中提到控股股东万豪投资制定了还款计划,2019年年底之前要将欠款还清。

钱能不能还上风云君也不知道,如果真还不上了,公司提一提减值估计就过去了,反正都已经是A股的上市公司了,有“免死金牌”护体嘛。

认识了史老板之后,我们再来看看公司的情况。

二、减少BT项目规模业绩下滑

公司上市以来至2017年,营业收入从6.95亿元增长至24.15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3.08%;归母净利润从0.82亿元增长至3.27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5.94%,增长较为迅速。

但是,2018年相比于2017年营业收入减少2.11亿元,同比减少8.73%;归母净利润减少0.95亿元,同比减少28.95%。

公司解释,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对子公司四川浩特通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浩特”)的业务规模进行收缩所致。

(数据来源:choice数据)

三、高价买低价卖,业绩下滑特别快

1、高价买

说到四川浩特,公司分两次完成其100%股权的收购。

第一次是在2013年4月,公司用股权受让及增资的方式,控制了四川浩特51%的股权。

公司受让四川浩特26.67%的股权支付对价为1,800万元。以2012年9月30日为评估基准日,四川浩特估值为6,700万元,评估增值率为103.44%。公司账面形成1,015.3万元的商誉。另外,公司用3,300万元对其进行增资后,四川浩特的评估值为1亿元。

第二次是在2014年6月,公司采用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四川浩特剩下49%的股权,交易对价为1.8亿元,其中股份支付对价为1.35亿元,现金支付0.45亿元。

这次交易是以2014年3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四川浩特净资产账面价值只有8,589.87万元,但按收益法评估价值高达3.71亿元,增值2.85亿元,评估增值率为331.9%。

2、业绩变化

公司收购四川浩特剩余49%股权时,双方签订了《盈利预测补偿协议》,交易对手承诺四川浩特2014-16年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415.51万元、4,463.13万元及 6,583.79万元。

四川浩特实际完成业绩分别为:2,416.87万元、4,513.4万元、6,608.82万元,业绩完成率分别为 100.06% 、100.36%、100.38%,均踩线完成了业绩承诺。

业绩承诺期一过,四川浩特的业绩便立即回归正常水平,2017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954 万元,2018年净利润亏损4,474 万元。

哎,这种事就没人管管吗?每次都是这样的套路,都不换花样的。

这已经不仅仅是骗我们钱这么简单了,这是在公然侮辱我们的智商啊!

公司解释为四川浩特主要从事道路监控为主视频类工程集成以及相关的运维服务的BT项目,前期投入大,而四川浩特自有资金不足,只能依赖外部融资及母公司资金支持,于是公司主动收缩了四川浩特的BT项目承接,因此业绩下滑。

公司在2018年末对四川浩特商誉进行了全额减值。

3、低价卖

2019年5月30日,公司将四川浩特31.13%的股权以3,3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珠海嘉实臻业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珠海嘉实”)。同时,珠海嘉实以4,300万元对四川浩特进行增资。

该交易完成后,公司持有四川浩特的股权变为49%,不再对其进行控制。

请注意,此次交易将2018年12月31日作为评估基准日,以资产基础法对四川浩特的估值为2.18亿元,比前次估值下降1.53亿元。

如果按收益法进行评估,四川浩特只值1.75亿元,还减值了11.7%。公司解释,由于四川浩特应收款项回款周期较长,资金链紧张,同时预计转型增大研发投入,进而影响净现金流量,从而导致了收益法评估减值。

咦?等等!公司咋还又用2.6亿元将四川浩特的雅安募投项目接过来了?难道按收益法评估时没包含这个项目的未来收益吗?

截至2019年5月30日,公司为四川浩特提供借款1.75亿元、往来款1.44亿元,应收其分红款0.93亿元,共计4.12亿元。

公司用其中的2.6亿元与应支付的项目收益权进行对冲,剩余应收四川浩特款项1.53亿元。

除此之外,公司为其提供担保余额为3.04亿元。

四、化整为零的收购

2015年11月,公司参投注册资本为10亿元的上海嘉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嘉达”)0.6%的股权。2015年12月14日,公司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上海嘉达剩余99.4%的股权。

经过证监会的问询后,好不容易在2017年1月份通过审核,公司却5个月后又终止了这次交易。

然而,上海嘉达的部分子公司们却先后转入了上市公司的名下。

2017年9月28日,公司以200万收购上海嘉达子公司四川万达健康数据有限公司100%股权,形成商誉185.67万元。

这个子公司在2017年收入为30.19万元,利润19.62万元;2018年完全无收入,亏损20.81万元。公司将其商誉全额计提了减值。

2017年10月1日,以1,200万元收购宁波市万达数据应用服务有限公司100%股权。该子公司2017年和2018年业绩分别为-30.06万元、24.71万元。

2017年12月31日,以3,500万元收购万达志翔医疗科技(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万达志翔”)70%股权,形成商誉1,029.77万元。

说到万达志翔,风云君从天眼查上了解到,万达信息与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在2016年1月份共同成立,紧接着在4月份转给上海嘉达。

2016年末,公司应收万达志翔往来款余额为383.63万元。不知道公司中间离手的一年,是不是将万达志翔作为了利益输送的通道。

(信息来源:天眼查企业信息)

2018年,万达志翔亏损1,006.37万元。公司对其商誉全额计提了减值。此外,截至2019年6月末,万达志翔的股权变更手续尚未完成。

根据公开信息,2018年8月21日,上海嘉达进行减资,注册资本由10亿元减少至500万元。

截至2019年6月末,公司应收上海嘉达的往来款为300万元。上海嘉达的减资后,公司的应收款就更没保障了。

五、研发资本化金额常年跑赢利润

公司2014年研发投入金额全部进行了费用化,从2015年开始,研发投入资本化金额几乎均超过其费用化金额。

而且,除2017年外,资本化金额占当期利润的比重均在100%以上,2018年更是达到了当期利润的两倍。

(数据来源:公司各年报数据整理)

风云君找了同行业的上市可比公司宝信软件、顶点软件、华宇软件来进行比较,其中宝信软件和顶点科技2018年研发投入资本化金额为0,定点软件资本化金额占研发投入的比例为42.07%,占当期利润的比重也仅为35.07%。

公司与之进行比较,确实特别夸张。

且研发投入资本化比例极不稳定,不能排除调节利润的可能性。

六、结束语

截至2019年6月末,公司账面可动用的货币资金为7.53亿元,短期有息负债包含短期借款为25.13亿元,应付利息263.81万元,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1.88亿元,合计27.04亿元。

这样来算的话,公司尚有19.51亿元的资金缺口。

根据公司2019年半年报披露,公司及控股子公司获得主要合作银行授予综合信用额度47.68亿元,实际已使用30.85亿,剩余授信额度为16.83亿元。

由此看来,公司还是有一定的偿债压力的。

(数据来源:choice数据)

风云君在看上市公司公告的时候,每次控股股东或实控人一有事,公司便会在公告中写这样一句话: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无直接影响。

(信息来源啊:公司关于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股份被司法冻结的公告20190805)

看完万豪投资和史老板的事,你还会觉得没有影响吗?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