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家的咒语不灵了?揭秘红宇新材股价闪崩的背后!

庄家的咒语不灵了?揭秘红宇新材股价闪崩的背后!
2019年11月29日 18:29 市值风云

作者 | 紫枫

流程编辑 | 小白

近期红宇新材(300345.SZ)的股价走势让不少吃瓜群众摸不着头脑。

公司近期利好不断,先是控股股东股权转让导致股权变更,随后在11月20日抛出一份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并且此前曾减持1%的重要股东任立军用真金白银增持40万股。

而股价此前也在利好刺激下,2月初至11月5日累计暴涨3.21倍,同期创业板指上涨近四成。

随后风云突变,公司在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并复牌后,股价当天便出现“一字”跌停板,随后连跌5天,在11月28日才暂时企稳止跌。

风云君曾在去年6月份对红宇新材的故事进行详尽的描述,感兴趣的老铁请查阅《上市6年利润从未超越上市前,红宇新材冲冠一怒终卖壳》,本文将讲讲最近一年多的精彩故事。

一、“湘晖系”把红宇新材收入囊中

红宇新材在2012年8月上市,主要生产耐磨铸件产品,此前的实控人是朱红玉,朱红专,朱明楚一家人。

(一)第一次卖壳

前文提及,控股股东的卖壳心思早已按捺不住,2018年5月30日,红宇新材拟引进战略投资者华融国信控股(深圳)有限公司,同时为规避股份限售的限制,3年内分步转让实控人所持股权,交易中设定远期交割的价格,并与当前交割价格一致,锁定为每股4.8元,总计作价4.2亿。

但这份方案被交易所驳回,红宇新材随后在6月6日公告中进行了方案变更,改为转让现有的5.48%股权,以及转让红宇新材14.52%股权所涉及的表决权、提案权等相应股东权利,华融国信以持有红宇新材20.00%的表决权获得控制权地位。

然而这份计划在交易所看来依旧疑点重重,交易所前后发了7封问询函,对接盘方的身份及资金来源等进行仔细盘问。

结果,上市公司被问得哑口无言,无法回应部分问题,在9月29日只能以“证券市场发生重大变化,交易条件无法达成”为由草草结束股权转让。

依风云君看来,哪是证券市场发生重大变化,分明是接盘方发现以前无往而不利的资本套路如今玩不转了,为了不让交易所把底细全趴出来,只能赶紧认输。

然而,时任控股股东的朱红玉等人可等不及,2017年和2018年公司的净利润已分别大幅亏损5558.52万和2.98亿元,如果公司在2019年净利润依然亏损,公司大概率将退市。

此时朱老板们的心思是,只要尽快找到接盘方,公司退不退市跟我无关,我只负责拿钱走人。

只要愿意找,愿意接盘的人还是有的,而且来头可不小。

(二)第二次卖壳

2019年2月28日,上市公司宣布,实控人朱红玉获得长沙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市长信投资管理公司、长沙金洲新城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湖南建鸿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桃源县湘晖农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晖农业”)提供的3.75亿元资金支持,帮助朱老板纾解资金压力。

3月7日,公司发布控制权拟变更的公告,湖南建湘晖鸿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湘晖鸿”)受朱红玉、朱明楚委托可直接行使表决权的股份合计1.155亿股,占总股本的26.17%,且建湘晖鸿可以控制朱红玉、 朱明楚和朱红专合计持有的其他1.4%的股权。

因此,建湘晖鸿实际支配上市公司27.57%的表决权。建湘晖鸿将成为红宇新材的控股股东,卢建之将成为红宇新材的实际控制人。

建湘晖鸿的股权结构如下图:

一些熟悉资本市场的老铁估计已经明白,湘晖系又出手了,这次还是创业板股票!

由卢建之及其兄卢德之掌控的湘晖农业与德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已经是市场公开的秘密。

市场传闻,德隆系掌舵人唐万新在几年前重出江湖后即重整旗鼓,凭借娴熟的资本运作技巧和多年来积累的资源,迅速控制了数家上市公司,而万福生科就是其中一员,而卢建之曾在2015年1月至2017年2月担任万福生科(已改名为佳沃股份)董事长和法人。

创业板原来有一道红线,即不准借壳。

不过,湘晖系2017年曾成功“倒卖”万福生科,所用的伎俩是湘晖系先向万福生科实控人提供借款,再因“借款逾期”依靠司法手段强制划转股份获取控制权,后续转让给联想完成退出,盈利颇丰。

卢建之是湖南益阳人,万福生科和红宇新材均是湖南省内创业板上市公司,这会是一种巧合吗?

而2月28日提供借款的湖南建鸿达实业集团也是湘晖系的一员,因此实际上是湘晖系借钱给朱老板。

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后,湘晖系就要改组董事会了。

4月12日,红宇新材召开2018年度股东大会,湘晖系的卢建之、欧阳少红和熊猛顺利当选董事会非独立董事,顺利掌控董事会。

(三)益阳、长沙营业部表演

更加巧合的是,湘晖系入主红宇新材前,红宇新材的股价出现快速放量上涨的趋势,从2月1日的3.39元拉升至3月7日的5.42元,疑似有资金提前知悉公司控股权变更的消息。

紧接着,随着公司股价逐渐上涨,成交量反而越来越低,表明股价拉升所需的资金量越来越少。

查阅公司的股东户数可发现,公司的股东户数从2月28日的4.28万户下滑至9月30日的2.12万户,三个季度的股东户数增长率呈现双位数负增长,相当罕见。

而同期户均持股数从1.03万户上升至2.08万户,表明筹码集中度迅速集中在一部分蓄意吸筹的主力手中,因此股价拉升所需的资金量越来越少。

此外,这段时间的龙虎榜显示,买卖双方基本是位于湖南省内的营业部。

下图是6月17日的龙虎榜:

买方前五营业部中有4家营业部均位于河南省内的长沙、常德和益阳,卖方前五营业部大部分位于北京市,且这10家营业部的活跃程度都很低。

如果说6月17日是湖南省内营业部接盘北京市营业部的筹码,那么10月11日红宇新材的连续大涨则完全由湖南省内营业部发动的。

下图是10月11日因3天涨幅超20%的龙虎榜:

上图红框内的7家营业部分别位于长沙和益阳市,而长沙韶山中路和韶山北路距离芙蓉中路的开车距离小于3公里。

再联想到卢老板是湖南益阳人,风云君是不是知道得太多了?

二、重组方案公布却引来股价闪崩

卢建之走马上任,面对的两个问题是股权问题和确保公司以后如何盈利的问题。

虽然红宇新材2019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为4,530.34万元,但这主要归功于公司通过诉讼途径收回2017年的预付投资款(详情请查阅前文),减少坏账准备的计提达4456.43万元,并不是公司本身业绩的改善。

首先把股权问题解决了,10月15日,建湘晖鸿与朱红玉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以每股9.66元的价格受让朱红玉全部股权(占公司总股本的20%),交易金额约为8.53亿元。

同时,朱红玉、朱明楚仍将其表决权委托给建湘晖鸿,形成一致行动人关系。

下一步就是把资产装进来。

(一)开始装资产

卢老板的动作很快,毫不拖泥带水,11月6日宣布停牌,11月20日就公布了重大资产重组预案。

上市公司拟以定增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铂晖科技、酷赛投资合计持有的深圳铂睿智恒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铂睿智恒”)75%股权,交易金额暂为6.31亿元。

并且向华民集团、卢光辉在内的不超过5名特定对象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2.7亿元,用于本次交易现金对价的支付。卢老板的华民集团承诺认购不低于9000万,卢光辉将认购不低于8000万。

那么被卢建之寄予厚望,扭转上市公司困境的铂睿智恒是一家什么公司呢?

公告宣称,铂睿智恒基于Android系统,自主开发了一套智能终端(主要指手机)操作系统“dido OS”及应用商店“i酷市场”等应用,免费为BLU、Gigaset、koobee、海尔等国内外中小手机厂商提供操作系统、应用商店及众多自研APP,以获取海量用户。

(didi OS系统界面)

该公司的盈利模式是典型的“免费+广告及服务”模式,通过提供操作系统积累用户及流量,随后通过应用分发、APP安装获取分发收入,通过在浏览器等展示的广告获取广告推广收入。

从下表可知,铂睿智恒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应用分发,但广告推广收入随时间推移,占比逐渐增加。

2019年1-7月,公司的前五大客户分别为百度(1483.55万)、腾讯(995.86万)、云沐科技(379.8万)、亿春秋科技(370.67万)和三六零(349.65万),占其总收入的57.54%。

从股权结构看,铂晖科技被酷赛投资完全控股,即两家公司的控股股东是陈凯峰。

从财务数据看,铂睿智恒的表现不错,资产负债率极低,2019年前7个月的净利润已经追上2018年的4064.74万。

而且2017年至2019年7月的经营性现金流为正,有持续增长的趋势,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在2019年7月暴增至5222.96万元。

不过,财务数据均未经审计,不知道后续是否会出现变动。

不过铂睿智恒的价钱可不便宜,100%股权的预估值达8.46亿元,较净资产账面 8087.80万元增值约7.65亿元,增值率高达946.02%。

酷赛投资、铂晖科技承诺:铂睿智恒扣非净利润在2019年至2021年分别不低于7000万、9100万和1.183亿元。

如果业绩不达标,酷赛投资、铂晖科技可以用股份进行补偿,大概率不用掏一块钱现金。

(二)复牌股价闪崩

然而,当公司复牌后,股价却发生诡异地连续跌停,即使持股5%以上股东任立军在11月26日宣布拟在10个交易日内增持不低于20万股,且在27日增持了40万股,也没有改变当天跌停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11月26日曾有大资金进场翘板失败,全天成交3.44亿,换手率达13.19%;

随后在11月28日早盘被暴力翘板,止步6个跌停板,全天成交5.11亿,换手率高达22.74%。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