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收到16封处罚书的辉丰股份:违法排污,子公司业绩造假

一年收到16封处罚书的辉丰股份:违法排污,子公司业绩造假
2019年12月03日 18:28 市值风云

作者 | 紫枫

流程编辑 | 小白

十八大以来,领导人多次强调“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明确指出绝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的一时发展。

然而,2018年辉丰股份(002496.SZ)劣迹斑斑的行为就被媒体报道曝光:其为了短期经济利益,持续多年地违反相关环保法规,偷排污水,就地掩埋化学废物,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

2018年和2019年公司业绩跌到谷底,且随着调查的深入,辉丰股份全年共收到16封处罚决定书,6名涉事员工因环境污染罪而被人民检察院公诉。

风云君今天给大伙聊聊这家公司。

一、上市公司情况简述

为了让大家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有必要先简单介绍上市公司及其子公司的情况。

辉丰股份的全称是“江苏辉丰生物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在2010年11月上市,主要产品涵盖农药除草剂、杀虫剂、杀菌剂原药及制剂、作物调节剂、微生物菌剂等品种,位于江苏省的大丰市,公司实控人是仲汉根,目前持有42.23%股权。

扣除发行费用后公司募集资金11.42亿元,比原计划募集的6.36亿元超募了5.05亿元。与公司上市前账上仅1个亿出头的现金相比,可谓是一夜暴富,根本按捺不住自己打算天天过“双十一”的心思。

于是,一连串的投资活动接踵而来,就跟花的不是自己钱一样。比较重要的有以下几次收购:

1、2011年6月17日,公司分别向盐城拜克化学工业有限公司和盐城科菲特生化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菲特”)增资3855万和3000万,增值率分别为37.62%和115.41%;

2、同年10月24日,公司向连云港市华通化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通化学”)增资2470万元,增值率为48.27%;

3、2014年5月12日,公司向江苏嘉隆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隆化工”)增资1.25亿元,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高达90%,且2013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为负;随后,公司在2015年1月把子公司连云港五环化工有限公司作价5075万增资嘉隆化工。

由此看来,辉丰股份至少没有搞A股上市公司喜欢的跨界并购,而是选择在自己熟悉的产业上下游寻找注资对象,已经很有良心,很讲道义了。

并购的效果立竿见影,公司声称,据中国农药工业协会的统计,按年度销售规模为标准,公司2014年的市场排名分别为第11位,公司市场地位持续上升。

而且,公司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咪鲜胺原药生产企业、国内最大的辛酰溴苯腈原药、氟环唑原药生产企业。

在这个背景下,公司的营收从2010年刚上市的7.92亿上升至2017年的39.52亿元,年均复合增速达25.8%;扣非净利润从9053万提高至3.44亿元,年均复合增速达20.9%,成长性表现相当不错。

(来源:市值风云吾股大数据。注:由于会计政策变更,公司2016年营收58.4亿在2017年变更为31.16亿)

但是盈利能力却实在有点拿不出手:

(来源:市值风云吾股大数据)

二、环保执法,公司黑幕无所遁形

一派“数字繁荣”之下,公司的所谓“高成长性”却是通过给当地造成巨大的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和财务造假换取的。

2018年,辉丰股份各项问题陆续被曝光,其中最为严重的是污染问题。

公司和科菲特均位于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子公司华通化学、嘉隆化工,还有孙公司连云港致诚化工均位于灌南县堆沟港化工园区。

2018年4月18日,央视财经频道的《经济半小时》栏目播出《非法排污几时休》,曝光了江苏省连云港灌云和灌南两县的化工园区存在非常严重的违法排污问题,对当地水资源和稻田造成破坏性毁坏,当地村民们陷入“有窗不能开,有水不能喝,有田不能种”的窘境。

下图是央视记者实地调查拍摄的画面。

由于污水处理厂在接收污水前需达到3级排放标准,处理成本高达每吨几十块,为了节约成本和掩人耳目,当地部分化工企业铺设大量暗管,请看下图:

阀门打开时,排放的污水进入污水处理厂处理,当阀门关上,污水通过地下暗管直接排向黄海。

暗管爆裂的情况经常发生,散发着恶臭的污水流进农田,导致田地无法耕种。

在该节目播出前后一段时间,环保部门开始了对江苏省化工园区的整顿,上市公司的环保问题被接二连三地曝光。

(一)辉丰股份存在的环保违法问题

根据辉丰股份2018年4月13日的公告显示,环保部门在3月14日到辉丰股份进行现场检查,并在检查过程中对上市公司和华通化学出具《行政处罚事先(听证)告知书》,并在4月20日向上市公司和科菲特分别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和《行政处罚事先(听证)告知书》。

从2018年4月20日,国家生态环境部在对辉丰股份严重环境污染的专项督查情况中,公布了辉丰股份及旗下子公司的4项环境违法问题,分别是:

1、非法处置危险废物。督察组在厂区土地挖掘3米便发现大量危险废物及废水,且废物上方嵌有混凝土层,以逃避监管。周围地下水已明显受到污染。科菲特同样存在类似情况。

2、违规转移和贮存危险废物。辉丰股份露天堆放近万吨各类危险废物和危险化学品,大量污染物在降雨时随雨水排入清下水管道。3家子公司均发现有类似问题。

华通化学未经审批擅自变更生产工艺,将约2.2万吨化工残液通过罐车非法转移至无危险废物处置资质的盐城银天源制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天源”),再通过该公司雨水沟偷排出去。

3、长期偷排高浓度有毒有害废水。督察组发现,辉丰股份长期利用雨天将含有甲苯、三氯苯酚等有毒有害物质的高浓度废水通过厂区下水管道排至厂区西侧八中沟,进而汇入黄海。

经当地公安机关侦讯,仅2015年就利用暴雨天偷排高浓度废水10余次。

4、治污设施不正常运行。督察组发现,辉丰股份在未完全建成治污设施的情况下,辉丰股份2台40吨水煤浆锅炉在2017年12月中旬擅自投入运行,高浓度废水制水煤浆副产蒸汽项目发现批建不符;而且咪鲜胺项目变更生产原料未报批环评,擅自在2014年开始实施改建工程。

科菲特未按设计要求建设污泥浓缩池,污泥压滤设施长期闲置,污水处理设施不正常运行,生产车间废水跑冒滴漏现象明显。

而且,胆大包天的是,辉丰股份为应对督察组现场检查还临时编造危险废物管理台账,并提供虚假报表。

随后的2个月,辉丰股份及其管理层收《行政处罚决定书》收到手软,共16封,风云君简单整理部分行政处罚内容及金额如下:

6月6日,公司被盐城市公安局以“单位涉嫌环境污染罪”进行立案侦查。

此外,4月23日,公司还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至今仍未有结论。

公司犯此大错,管理层人员自然难辞其咎:

4月26日,奚圣虎以华通化学董事长的身份,因涉嫌污染环境罪被逮捕;

1天后,朱光华被执行监视居住;

5月15日,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季自华因相同罪名被捕。

司法的铁拳给辉丰股份重重一击,9月3日,科菲特被移送盐城市东台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随后,2019年3月26日,辉丰股份、前总经理季自华等6人因违反国家规定,触犯污染环境罪,由东台市人民检察院向东台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董事长仲汉根曾涉案被移送至检察院,但检察院最后决定不起诉。

值得一提的是,辉丰股份的环境污染案还致使其生产经营情况受重创。

自公司污染问题曝光后,科菲特、华通化学、嘉隆化工和致诚化工全部停产整改,辉丰股份除了环保车间以外共11个车间也全部停产。

2018年6月13日,华通化学收到环保部门的《关闭告知书》,根据企查查的信息,该公司目前已被注销。

(二)车间大面积停产,公司大概率连续两年亏损

那么停产整改对上市公司业绩的影响如何呢?

根据7月10日的回复函显示,公司的停产主要影响了母公司及部分子公司的农药及农药中间体制造业务,制剂业务已经委托其他企业正常生产。

下图是公司2017年各产品分类收入及停产部分占比:

经过计算可得知,停产部分占公司总收入的77.2%,占毛利的65.09%,表明公司农药原药及中间体和制剂业务几乎完全停产,仅油品及化学品贸易、仓储和运输业务的受影响程度较低。

由于公司花大价钱整改,处置大量设备并承担大额环保及停工支出,导致其2018年业绩一塌糊涂。

2018年,辉丰股份的营收为25.19亿元,同比下滑36.25%,归母净利润从2017年的4.08亿元直接暴跌至-5.47亿元。

同期管理费用高达8.21亿元,同比上升217.02%,其中排污及环保支出为 3.18 亿元,同比上升约23.3倍,包含了环境修复费1.17亿元和三废处理费1.82亿元;新增停工损失达2.48亿元,与讼诉相关的环境污染赔偿及罚款支出为1286.06万元。

此外,计提资产减值损失达2.95亿元,其中固定资产减值损失1.44亿元,在建工程减值损失0.87亿元,商誉减值损失0.33亿元。

辉丰股份在2018年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原因是“鉴于法院判决结果、中国证监会调查结果以及目前停产车间何时得以恢复生产存在不确定性”。

经过整改后,2018年9月起,公司部分原药合成和制剂车间陆续复产。

但福不双至,祸不单行,2019年4月,辉丰股份所在的化工园区集中供热公司盐城市凌云海热电有限公司因对蒸汽管网全线进行安全监测、检修,将于2019年4月18日停止对外供热,预计停产时间为三周。

临时停产的车间与之前尚未复产的车间生产的产品占2018年总营收比重高达62.2%。

本来停产三周也不是什么大事,之前停产几个月都熬过来了,公司宣称趁停产时间开展安全生产大检查,进一步做好后续安全生产工作。

万万没想到,这一停,就停到了现在。

根据10月15日的公告,辉丰股份及其子公司仍存在大范围停产,复产时间未知。

受此影响下,辉丰股份2019年前三季度的业绩延续颓势,营收仅为9.88亿元,同比暴跌57.76%,归母净利润亏损1.9亿元。

如果不能采取有效措施扭转净利润亏损的情况,今年业绩大概率亏损。

三、科菲特业绩造假,上市公司和朱老板针锋相对

科菲特还曾经发生过原股东朱光华等人与上市公司的凶猛互撕。

科菲特的主要产品是联苯醇、苯甲酰氯以及沙坦联苯等农药、医药中间体,主要客户就是辉丰股份,对其销售额占科菲特总营收约7成。

科菲特的股权结构如下:

然而,在2018年2月9日,中国证券报发文《子公司科菲特销售虚增,利益被侵占?辉丰股份深陷“罗生门”》,随后公司对文章的内容发布澄清公告,里面详细揭露了辉丰股份和朱光华之间的“明争暗斗”。

风云君将根据该文章和辉丰股份、科菲特相关公告的内容,帮各位老铁把科菲特的故事理顺。

(一)新三板摘牌之争

2014年4月17日,朱光华辞去董事长职务,选举辉丰股份的副总经理奚圣虎为董事长(即法定代表人),朱光华保留了总经理职务,主要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

2015年5月28日,上市公司宣布,将收购科菲特少数股东即朱光华等人持有的48.78%股权,交易对价高达2.1亿元,增值率高达4倍,双方已签订股权转让协议。

但蹊跷的是,在2016年4月29日发布的科菲特公开转让说明书中,股权结构未出现变动,股权转让协议至今没有履行。

随后,科菲特在新三板挂牌,并在进行股权融资时获得机构的踊跃参与,估值最高给到20倍,并做出8套定向融资方案,但仲汉根均以股权被稀释为由拒绝。

身为少数股东的朱光华当时的想法很美好,即“计划先上新三板,过渡个两三年,以后再谋划进入主板或者创业板”,实现上市致富的梦想。

然而,上市公司和朱光华的内斗很快就爆发了。

2016年11月18日,科菲特宣布,朱光华因身体原因被免去总经理职务。

对于此次任免,朱光华声称是辉丰股份在其请病假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强占了办公室,剥夺了他一切职权。

但上市公司宣称,是朱光华不愿配合科菲特安全事故的调查,通过医院出具“心肌梗死”证明,公司暂时没人负责,上市公司才免去其总经理职务。

而且,根据科菲特2018年2月份的公告,科菲特把朱光华告上法庭,原因是朱光华在2016年10月份进行违规中试时发生闪爆事故,作为主要负责人,被要求赔偿275.36万元。

紧接着,2017年2月27日,科菲特计划退出新三板,但朱光华始终不同意,导致科菲特主动摘牌的事项一直难产。

在此期间,科菲特一直处于暂停转让的状态,出于各种原因,科菲特没有在规定时间内披露2017年和2018年的半年报和年报,只有在辉丰股份同期公布的年报中查到科菲特的财务状况。

那么这几年科菲特的财务状况是怎么样呢?

2011年6月份收购科菲特时,朱光华等原股东曾承诺:在2011-2015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00万、1000万、1200万、1500万和2000万。

而科菲特在2011和2012年合计仅实现净利润1587.37万元,低于承诺的1800万元,因此在2018年3月7日,科菲特再次状告朱光华三人支付业绩补偿款共425.26万及五年利息113.45万元。

2011-2018年科菲特的净利润情况如下:

(来源:Choice)

从上图可知,科菲特在2011年和2015年没完成业绩承诺,随后在2016年和2018年发生巨额亏损,7年时间合计亏损2290万元。

其中,根据奚圣虎的说法,2016年出现“业绩大变脸”的原因是一方面,发生安全事故使公司出现停产,导致营收同去年相比暴跌36%;另一方面是科菲特很多客户应收账款是坏账,连同其他资产减值情况,当年共计提资产减值损失达1523.07万元。

但是更严重的,是科菲特证据确凿的虚增业绩行为。

(二)业绩造假谁背锅?

辉丰股份2018年1月17日公告,目前发现科菲特2012年部分收入可能存在虚增销售的情形。

具体而言,2012年可能虚增收入金额为3390万元,影响科菲特2012年度的净利润为458万元,2013年至2015年累计冲回收入合计1611万元,截至目前尚未冲回1779万元。

而发现虚增收入的起因是安恰化工和科菲特的合同纠纷。

2016年12月30日,江苏安恰化工有限公司以科菲特拖欠其货款774.08万元为由,向其住所地的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来源:民事判决书内容)

2017年6月30日,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发布《民事判决书》,认为科菲特存在虚假销售的事实,并且在动机上认为“被告的控股股东辉丰股份为提升上市业绩,进行虚假销售”。

(来源:民事判决书内容)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