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回顾 | SAIF “走近大V”系列活动 年终特别场:“市值风云”专场

活动回顾 | SAIF “走近大V”系列活动 年终特别场:“市值风云”专场
2019年12月31日 18:41 市值风云

SAIF

走近大v

“走近大V”系列活动年终特别场于2019年12月28日(周六)18:30-21:00在交大高金徐汇校区举办。现场人气火爆,与会人数远超预期,学联不得不临时安排了更大的教室并新增直播分会场以满足更多与会者的学习需求。此次活动的主角是市场知名独立第三方机构“市值风云”,我们邀请了公司创始人杨峰与合伙人付彦龙,为与会者呈上一席有料、有趣、有深度的股市观点盛宴。

本次活动中,杨峰仰望星空,分享了《股市定价权战争》,从定价权的意义谈到中国股市旧疾,再谈到注册制时代展望与创办“市值风云”的初心、现状,语言幽默又引人深思。付彦龙脚踏实地,细细讲述了“市值风云”秉持的“自下而上”的方法论与财务舞弊的理论框架及实践案例,让人受益匪浅。

杨峰认为,预测股价的另一种说法是寻求股票定价权,市场上所有参与者的目标或多或少都是为了定价。监管层、上市公司、投行、机构、游资、研究员、乃至于媒体,概莫能外。我国股市一直以来采用的核准制是造成部分定价失灵的问题之一,因为背后存在隐性背书的问题。在2015年股灾之前,不少红极一时的“大拿”获取利益的方式就是操纵股价、财务造假和内幕交易,这是最有效的;反观很多真正的价值股,一来本身就有健康的财务状况,不需要持续融资,二来专注主业内生增长在资本市场看来是愚笨的慢钱,显然不及各种资本套路来钱快。

这种市场催生出的各种中介机构大都呈现出扭曲的特点。比如部分卖方机构、研究员争夺的核心不是研究能力,而是消息的获取与勾兑。部分上市公司占用金融资源、不务正业、只玩资本运作、疯狂减持,使得市场几乎成为一个“零和博弈”的地方,这些上市公司没有像样的分红,以致于机构不收割散户就赚不到钱,宛如一出荒诞剧。

中国经济蓬勃发展了数十年,但中国股指却增长极为有限,全然不能担起“经济的晴雨表”的角色。“市值风云”的研究表明,中国股市中有一定比例的公司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在以核准制为核心的市场中,他们却客观上是被“呵护”起来的。而整个市场与社会经济、企业基本面是脱离的,投资环境急需改善。所以,必须加大力度引入活水、加大优胜劣汰,让动辄数十亿元的“壳”成为历史。

谈到现在的注册制时代,杨峰充满信心但也理性看待。他认为,过去证监会是“管生不管死”,现在是“管死不管生”,证监会正在将应该交给市场的开始逐步交还给市场。注册制的制度设计会修正“壳”的价值,但不应寄希望于一个新制度立即解决30年来根深蒂固的市场问题。当退市和踩雷成为常态,机构会变得越来越谨慎,股票的价格就会开始向价值靠拢,资产价值得到更深入的研究,企业基本面的研究和分析也会得到市场的尊重,这是非常好的趋势。

注册制时代,财务数据、基本面的分析会是有效的,过去市场玩的内幕消息、搞好与上市公司老总的关系等套路会越来越少、越来越难。好的公司拿到股民的钱后,会去扩大再生产,会实体经济做出贡献,赚了钱之后再给股民分红,整个实体经济和股市会恢复良性联动。

最后谈到2016年创办“市值风云”的初心,杨峰说道,他在判断中国股市将进入严监管并且可能会推出注册制之时,创立了“市值风云”。“市值风云”经过数年的蓬勃发展,为行业专业度提升做出了一些贡献,客观上甚至提升了财会专业的尊严。他直言,“市值风云”很多研究员都有审计工作背景,只看公开信息,不允许去公司尽调、实地接触,不允许现场访谈、采访。受到“市值风云”模式的影响,现在很多财经类媒体也会主动配置审计、财务背景的员工,以适应行业专业度日渐提升的趋势。

对于与竞争对手的差异化话题,杨峰强调:“市值风云”要做中国的独立第三方研究机构。因为注册制下,上市公司的分化会非常严重,投资者需要专业的第三方研究机构来帮助区分公司优劣。现有较大的竞争对手,比如一些著名的交易软件和财经新闻平台,是在过去以核准制为核心的散户型市场中成长起来的,以资讯流见长,但是不具备辨识上市公司信息真假的能力,“市值风云”聚焦注册制新时代下的跑道,未来会发展得更快更好。

在杨峰结束风趣幽默的市场观点分享后,付彦龙便接过话筒,细致而诚恳地分享了“市值风云”的研究方法论。

付彦龙以股市黄金法则“低买高卖”为切入点,幽默地引出了市值风云秉持的核心方法论:自下而上的研究方法与“结硬寨、打呆仗”、一家一家去研究的态度。他通过列举市值风云的诸多报告与海外顶级研究机构的各种“巧合雷同”,强调了“市值风云”的核心方法不仅在时间上经得住检验,放在任何一个成熟资本市场也有效。

谈到为什么“市值风云”要坚持“自下而上”的方法论,他解释道,所有的投资逻辑只有在公司层面才能达到较高的信息密度、呈现足够的细节,才能在逻辑上相互验证,也就具备较高的研究价值,而更加宏观的领域不具备这样的前提。与此对比,他也指出,宏观研究不是不重要,宏观研究能赚大钱,但能靠宏观持续赚钱的人太少,所以做宏观研究的时间和精力应该只占到整个研究时间的一小部分。

付彦龙接着谈到了“市值风云”的拿手好戏——识别财务舞弊。他分享了识别财务舞弊的知识框架并结合了一些案例进行解释说明。他说道,造假公司的套路是多种多样的,识别造假是一门手艺活,唯一确定的是财务是否符合常识。而常识大致是经营分析与财务分析的有机结合。

他强调,研究员最可靠的信息来源是上市公司公开资料,尤其是披露规范、业务透明、数据详尽的行业龙头的财报。研究任何一家公司,如果吃不准这家企业的经营情况,建议不要去四处寻找研究报告,最好的去处是看这个行业的龙头公司财报长什么样,打一个底子,对这个行业有些了解再回头去看研究的企业。既要注意纵向和横向的对比,也要注意财务数据和非财务数据的能否相互印证。

(视频分会场)

现场提问环节

问题一:如何看待诸如通用电气等的龙头公司财务造假现象?

回答:通用电气的问题是风险计提不足、把控不太严,但不确定是不是能被称为“财务造假”。实际上全球范围内整个工业领域都面临利润率不足的困境。通用电气的核心问题不在“财务造假”,而在于当面临变卖资产的困境时,“断臂求生”其实可能是个伪命题,因为你的非核心资产是卖不上价钱的,要卖可能只能卖核心资产。

问题二:怎么选择研究哪家公司?

回答:A股标的“市值风云”最终的目标是都要覆盖。只要没有写过就可以写,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写。现在的卖方研究主要是按行业划分,研究方法也偏行业、产业趋势,但“市值风云”不偏重行业,更多看公司层面的财务研究。第一,“市值风云”没有这么多资金像券商一样招各个行业的研究员,但未来规模更大的话,有需要的情况下也许会选择配置。第二,“市值风云”希望能够在纯财务的角度,找出一个通用的判断上市公司价值的方法。

问题三:在做案头研究时,我们在看到的材料发现有些逻辑解释不通的时候,会不会去做一些额外的调查?

回答:“市值风云”会在招人时就考虑这一点,比如原事务所的会计师我们会选择找不同背景的 ,审计过不同行业的,大家在知识上相互补缺。细分后如果出现太过偏门的领域以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对接时,也会考虑去做一些额外的调查研究,但不多见。

问题四:市值风云主要根据财务年报,但有些科技企业年报里的现金流可能很差,季报可能会存在有较大转折机会,如果“市值风云”没有看当季度的报表,会不会错过一些机会?

回答:“市值风云”也通过单季度的报告来分析。比如目前商业模式还没有跑通的行业,例如二房东业务,“市值风云”会去细分成本构成,看看这些公司有没有可能通过长期运营来实现盈利。但市场上多数科技公司商业模式已经很清晰,研究员在理解它的财报季节性的基础上,再去判断季报变化的重要性,再决定是不是在年报的基础上加入季报分析的内容。有时候读者没有看到相关季报内容并不是说研究员没有去做这方面的工作,而仅仅是说他认为这个信息可能并不重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