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股书写不好,能解决“卡脖子”技术难题?隆达股份科创属性有几分?

招股书写不好,能解决“卡脖子”技术难题?隆达股份科创属性有几分?
2021年10月12日 18:13 市值风云
作者|春晓

流程编辑 | 小白

让重写招股书的还真不多见。

十一小长假“光速”结束,不知道老铁们上学时,有没有过因为假期作业写得太水,开学被老师惩罚重写的经历。

有趣的是,风云君发现,现在就连上市公司都要重写“作业”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一起来看。

一、作业“太水”,被罚重写招股书整章

2021年6月28日,江苏隆达超合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隆达股份”)向上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准备向科创板发起冲击。

然而,首轮问询时,隆达股份便被要求重新撰写“业务与技术”章节,客观反映业务情况。

另外,上交所也对隆达股份从科创属性、技术来源、技术先进性、毛利率等19大类问题展开问询。

重写招股书整章,这……作业写得是有多水。

更有意思的是,隆达股份在被问询,如何参与解决燃气轮机、航空发动机“卡脖子”问题后,主动将招股书中涉及“卡脖子”的描述删除或修改。

“作业”不认真写,描述有水分,还没看到业绩,先给老铁们留下了好说大话的印象。

重写招股书整章这事,不止是公司脸上挂不住,券商的脸才是打的响,因为业务和技术章节素来是券商重点推敲的章节。国信证券、华英证券是隆达股份此次IPO的联合保荐机构。

另外,不好好写“作业”的不止隆达股份一家。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目前,已有三家申报科创板的企业,在首轮问询回复中,被要求重新撰写招股书中的重要章节,其余两家为合肥井松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用友汽车信息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

二、业务转型期,扣非净利润有点惨

1、扣非利润刚刚转正

下面我来看看隆达股份的业绩如何。

2018年至2020年,公司营收增长陷入停滞,且逐年略微下滑。2020年,隆达股份实现营收5.4亿,同比下降4.59%。

公司的扣非净利润也十分惨淡。2018年、2019年,公司扣非净利润连续两年亏损,2020年勉强转正为0.11亿。

至于2020年,隆达股份如何实现扭亏为盈,风云君发现,与产品结构变化有些关联。

2、高温合金业务已成为发展重心

隆达股份成立于2004年,主营合金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其中,合金管材业务是隆达股份的传统业务,2009年起,公司开始开展镍基耐蚀合金业务,合金管材与镍基耐蚀合金可用于船舶、电力、石油化工等行业。

2015年起,公司逐步开展高温合金业务,高温合金可用于航空航天、燃气轮机、汽车涡轮等领域。目前,高温合金业务已成为隆达股份的发展重心。

由于高温合金本身是应用于航空发动机和燃气轮机的基础材料,航空发动机和燃气轮机是我国亟需发展的战略性高技术产业,所以,这样隆达股份就将自身定位为科创板。

2018年以来,隆达股份的传统业务——合金管材的营收占比确实在下降,但截至2021年上半年合金管材占营收的60.06%,还是大头。

高温合金业务占比在提高,截至2021年上半年,高温合金产品营收占比为34.42%,贡献的毛利占比上升至58.64%。

而随着高温合金业务的营收规模扩大,公司的整体毛利率也得到了提升。

高温合金业务的毛利率相比传统的合金管材更高,维持在30%上下,截至2021年6月底为31.13%。

合金管材业务的毛利率逐年攀升,同样对整体毛利率的上升有所帮助。截至2021年6月底为11.52%,主营业务毛利率与合金管材的走势更为接近。

这么看来,高温合金业务不仅逐渐成为主要盈利点,还是隆达股份定义自己科创属性的依据。不过,高温合金业务真的那么香吗?

三、起步晚于同行,以民品为主

1、高温合金业务起步晚

但是,隆达股份进入高温合金领域时间较晚。

同行业中,钢研高纳、图南股份、中洲特材分别在2002年、2007年、2007年开展高温合金业务,而隆达股份2015年才开始建设相关生产线,2017年才投产,比同行业至少晚了十年。

而且,隆达股份该领域的核心技术人员似乎也是现挖过来的。

2018年,隆达股份分别从宝钢特钢、东北特钢挖来了王世普、赵长虹,分别担任副总和副总工程师。

另外,2018年,公司将西北工业大学材料学院毕业的王博、李亚峰,任命为研发部长和项目开发工程师。

如此看来,隆达股份“引以为豪”的高温合金业务,近几年才边挖人边投产,难免有“现搭现建”的临时感。

2、航空航天领域毛利率有下滑

据统计,全球55%的高温合金用于航空航天领域,其余用于能源电力、机械制造、工业、汽车、石油化工等领域。

2020年,隆达股份应用于航空航天领域的高温合金产品,仅占营收的30%。

而且,公司应用于航空航天的高温合金毛利率逐年下滑。

截至2021年6月底,该毛利率为33.76%,相比2018年下降了12个百分点。

用于航空航天的高温合金可划分为军品和民品。军品的毛利率下滑,是引起毛利率下降的主要原因。

军品的毛利率由2018年的57.28%下降至2021年上半年的18.97%,下降了38个百分点。民品的毛利率较为稳定,保持在40%上下。

根据公司的解释,军品毛利率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为:2018年,公司的航空航天领域高温合金尚处于开发阶段,业务量较小,毛利率相对较高。此后,公司的军品业务增加,出于长期合作的考虑,公司下调部分军品价格。另外,2021年上半年,原材料镍的单价上涨,公司未相应上调产品售价。

3、以民品为主

说到民品、军品这个划分维度,据统计国内80%的高温合金为军用,仅有20%为民用,军用市场更为广阔。

然而,隆达股份的高温合金业务以民品为主。

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公司的高温合金收入中,民品订单在80%以上,军品订单通常低于20%。军品几乎都用于航空航天领域。

高温合金产品进入军品供应链,认证周期较长,隆达股份高温合金业务开展较晚,今后能否抢占更多军品市场,尚需时间检验。

4、毛利率低于同行

隆达股份的高温合金毛利率低于同行业。

2020年,抚顺特钢毛利率为40.38%,高于同行业,主要是抚顺特钢高温合金业务规模最大,规模效应明显。

2021年上半年,隆达股份高温合金毛利率为31.13%,低于钢研高纳和图南股份。

(抚顺特钢未披露2021年上半年高温合金毛利率)

综上,隆达股份的高温合金业务起步晚,在应用最广的航空航天领域,毛利率逐年下滑。从军品民品的维度来看,踩在了更狭窄拥挤的民品赛道上。

四、现金流捉襟见肘,产能利用率仅为56%

最后,再来简单看下隆达股份的现金流量和募资情况。

2018年至2020年,隆达股份自由现金流连续三年为负,2020年,公司自由现金流为-1亿,现金流量捉襟见肘。

同时,隆达股份在此次IPO打算募资10个亿,其中,8.55亿用于“新增年产1万吨航空级高温合金技术改造项目”。

项目建设期为三年,预计第四年开始生产,第六年完全达产。

不过,风云君发现,2018年至2020年,高温合金和镍基耐蚀合金的产能利用率仅为35.28%、39.11%、56.28%。

另外,2020年7月,公司的核心技术人员王颜臣离职,曾任子公司副总工程师兼技术部部长,并是多项专利的发明人之一。

总结

隆达股份成立于2004年,主营合金管材、镍基耐蚀合金、高温合金等研发生产与销售。

公司实控人为浦益龙、其妻虞建芬、其女浦迅瑜,目前合计持有公司54.35%股权。

公司却在招股书中,不惜以浓墨重彩介绍高温合金业务,老业务则一笔带过,最终因与收入结构不匹配等原因,被要求重写招股书该章节。

免责声明:本报告(文章)是基于上市公司的公众公司属性、以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为核心依据的独立第三方研究;市值风云力求报告(文章)所载内容及观点客观公正,但不保证其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等;本报告(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市值风云不对因使用本报告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

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