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11年,倒亏7亿,扣非连亏7年,募资18亿分红0.8亿,套现10亿:九安医疗九连板,股权激励白送钱

上市11年,倒亏7亿,扣非连亏7年,募资18亿分红0.8亿,套现10亿:九安医疗九连板,股权激励白送钱
2021年11月29日 18:14 市值风云
作者 | 破浪

流程编辑 | 小白

没有业绩不分红,“保壳”生意何时休?

九安医疗(002432.SZ)最近可是市场上最靓的仔。

风云君隔壁家的七婶的同事据说在这票上赚了7个涨停板,得意洋洋地到处吹嘘自己有多牛,好像这样说别人就会忘记他曾经买过康美药业和康得新两大深坑似的。

公司收盘价从11月15日7.48元上涨到25日的16.06元,足足出现了9个涨停板,区间涨幅达136%。

(来源:Choice)

关于这个公司,风云君曾在2017年写过《九安医疗迷局:10倍涨幅背后是主业连年巨亏,和大股东高位疯狂减持》,介绍了九安医疗合资迷局、大举减持、离奇募投项目及并购疑云等一系列令人“赞不绝口”之操作。

风云君的八卦之心就是电动小马达,停不下来哇!咱们继续!

这回的风波,且听风云君慢慢道来。

一、九连板始末

故事还得从2021年11月7日讲起。

九安医疗发布公告,宣称子公司iHealth的新冠抗原家用自测OTC试剂盒获得美国应急使用授权,且购买无需处方,可通过美国的电商、药店、商超等渠道进行销售,预计未来可能为公司带来相关销售收入。

(注:2021年11月7日公告《九安医疗:关于公司子公司新冠抗原家用自测OTC试剂盒获得美国FDAEUA授权的公告》)

随后,公司在互动易平台上回应投资者称,该试剂盒产品在美国现货热销,目前的月产能为1亿人份,计划估算到2022年初,产能增至每月2亿人份。

(来源:互动易)

市场开始狂欢,投资者情绪高涨,这开心起来,股价涨得刹不住车。

至11月23号,已收获7个涨停板的九安医疗没有一点要收敛的意思,这就引来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深交所要求公司具体披露相关细节信息,并且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利用互动易平台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的情形。

市场对此的反映是,11月24日及25日,继续一字板涨停。

11月26日,相关投机者浮盈巨大,炒作盛宴逐渐结束,九安医疗股价回撤2.43%,止步于9连板,且高位放量,投机者疯狂套现。

当天是关注函回复的截止时间,公司表示,需要延迟回复。

二、“完美巧合”的股权激励

风云君注意到,深交所在关注函中除了对此次的试剂盒产品进行发问,还提到公司的2020年股权激励计划。

2020年8月,九安医疗发布了一份股权激励计划,第一个行权期为2021年10月25日,行权价格为11.53元/份,而2021年10月25日公司股票收盘价为6.24元。

这份行权计划眼看着就没戏,但是经此9个板的涨幅,截止周五(11月26日),即使股价回撤2.43%至15.67元/股,此时行权也有36%的浮盈。

行权期与公司此次大涨如此“完美巧合”,也难怪监管部门提出质疑。

关于2020年的这份股权激励,业绩的考核标准是以2019年营收为基数,2020、2021、2022及2023年的营收增速不低于70%、20%、40%及70%。

(注:2020颁布的股权激励业绩考核指标)

2019年公司营收7亿元,即想要完成业绩考核目标,2020年营收需达到12亿元。

但在发布股权激励的当天,公司同时就发布了2020年半年度报告,报告中显示2020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10.4亿元,这离12亿的目标金额也就差1.6亿元。

2020年公司实现营收20.08亿,远超激励目标。

此次股权激励对象包括公司的董监高及核心技术骨干人员。

(注:2020颁布的股权激励对象)

2021年10月29日,公司再次发布股权激励计划,股权激励对象由上一份的201人增加至354人,增加了2024年业绩考核目标,但业绩考核指标跟上一份股权激励一模一样。

(注:2021颁布的股权激励对象)

仍然是以2019年营收为基数,2021、2022、2023及2024年的营收增速不低于20%、40%、70%及80%,此次行权价格为6.49元/股。

而就在前一天,2021年10月29日,公司发布三季度报告,公司实现营收7.9亿。

由于营收增速仅需20%,即2021年营收达到8.4亿则可完成2021年的业绩考核目标,也就是说,还差0.6亿。

这是几个意思?这哪有股权激励的作用啊?这分明就是往高管的裤带里狠狠地塞股权,还生怕收入不够,对方不要呢!

这样的老板,请给风云君来一打!建议我司杨老板向实控人刘毅老板学一学!

而且,股权激励计划风云君也看过不少,还很少看到单纯以营业收入为考核目标的,一般至少都要求净利润或者净资产收益率等盈利能力指标。

这下监管大大坐不住了,一封关注函袭来。

公司回复函中,例举了近四年四季度的营收情况,大打辛苦牌。

但看这情形,想必0.6亿收入对刘老板而言,问题应该不是很大吧。

(注:2020年疫情因素,当年第四季度收入主要来源于北美市场的防疫物资销售)

三、频繁变更募集资金用途

以上两次股权激励计划都是通过公司向激励对象定向增发来实施,但公司定增的故事可远不止这些,继续看下文。

2020年公司申请增发募集6亿资金用于“糖尿病照护服务及相关产品研发项目”“疫情相关智能化改造及新品研发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2020年9月7日中国证监会开始受理。

随后,在11月3日,公司修订发行预案,表示为了顺利实施此次增发,募集资金总额由6亿元调整为3.16亿元,金额近乎腰斩。

新版本基本在每个项目投入金额上都有所减少,并且直接去掉了“补充流动资金”这一项目。

很快,修改方案后不久,增发申请才获得审核通过。

为何监管部门对公司的定增申请如此慎重?

那是因为有前科!

公司曾在2016年有一次定增计划募集资金,但资金到手后,有70%募集资金计划遭变更。

这些变更用途的资金主要用于支付收购eDevice的股权转让款、偿还收购eDevice公司时的银行借款、偿还公司向兴业银行借入的短期借款7000万元和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关于这个eDevice公司,2016年收购时,在公司账面上新增了4.89亿元商誉,收购后的几年,业绩也远不及预期,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完成率竟然只有个位数,2020年底甚至亏损94.5万元。

更为离谱的是,对这年年不达标的资产,2018-2020年公司对其分别计提0.84亿、0.75亿、1.23亿元商誉减值准备,合计仅计提2.82亿,仍有约2.35亿未计提(汇率影响了商誉总额)。

刘老板的小算盘打得梆梆作响,计提商誉可以,但不能影响公司的保壳大业,一切以保壳为重!

四、为“保壳”做过的努力

我们再来看看公司的基本面情况。

据公司官网信息显示:

九安医疗成立于1995年,是一家专注于健康类电子产品和智能硬件研发生产的上市企业,同时也是一家专注于搭建移动互联网“智能硬件+移动应用+云端服务”个人健康管理云平台的创新型科技企业。

嗯,用小散也能理解的话说,就是概念很多。

公司产品涵盖了血压、血糖、血氧、心电、心率、体重、体脂、睡眠、运动等领域的个人健康类可穿戴设备,于2010年深交所上市。

(来源:公司官网)

1、盈利能力令人堪忧

公司上市之初,主业的疲软之势便尽显。

2010-2016年,公司营收在4亿元上下徘徊。2020年,公司营收达到20亿,主要是疫情导致公司防疫相关产品销量大幅上升,从而带动业绩的提升。

随着2021年国内外疫情的好转,公司三季度营收较去年大幅下滑,主要缘由是公司生产的抗疫物资等在海内外销售量减少。

利润方面,公司的扣非净利润从2013年至2019年连续7年为负!

从上市至今,公司累计扣非净利润倒亏6.9亿,归母净利润为1.2亿,完全是靠非经常性损益在A股活(收)着(割)。

再仔细看,2013-2018年,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09亿元、0.1亿元、-1.5亿元、0.15亿元、-1.66亿元、0.13亿元。

这一年亏损一年微利的队形还挺整齐,行家啊老板!

2、转让资产“保命”

公司是如何保壳呢?

2014年公司转让了其控股孙公司iSmartAlarm,Inc.60%股权,该公司系2012年公司全资子公司九安(香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安香港”)与联合创始人Qingwei Meng共同出资设立。

九安香港出资45万美元占该公司股权90%。

2012年当年,iSmartAlarm,Inc.净利润亏损29万元;2013年未披露该孙公司利润,但子公司九安香港亏损218万元;2014年iSmartAlarm,Inc.亏损89万元。

然2014年转让该公司时,60%股权价格达到1200万美元,而两年前出资时90%的价格才45万美元。

2014年归母净利润仅1020万元,出售该项资产则对整体业绩影响为8194万元,成功避免了“退市风险警告”的帽子。

(来源:公司2014年年报)

怎么样才能把一家连续亏损的公司作价1200万美元卖掉的?请刘老板分享一下相关经验,我带我们市值风云的老板去您哪取取经,反正也赚不到钱,卖了得了~

下面两次资产转让价格更为离谱。

2016年,公司故技重施,再次转让另一孙公司Bloomsky Inc. 44.36%股权,作价2218万美元。

该公司于2014年设立。当年1月,公司全资子公司九安香港出资36万美元参股成立Ennovation Base Limited,占该公司股权60%,同时Ennovation Base Limited 在美国全资设立 Bloomsky Inc。

Bloomsky Inc. 在2015年投资损益为-1060万元。转让前,2016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亏损278美元,但最终转让作价达到2218万美元。

2018年,公司继续卖资产保命,这次卖的是华来科技股权。公司持有其17%股权,出资金额28万元。

截止2018年9月底,华来科技账面净资产为1203万元,公司17%股权对应的净资产为205万元,而最终转让价达到10710万元,溢价率高达52倍。

接手方为深圳市有孚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背后实控人为杨映松,持有该公司95%股份。

有趣的是,天眼查显示,杨映松与九安医疗董事长刘毅同时出现在北京尚势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股东列表中。

以上三次转让分别出现在2014年底,2016年底以及2018年底,增厚利润之意不言而喻。

(注:从公司报表中的“投资收益”科目也能窥知一二,2020年主要是公司之子公司九安控股收到Essence iSeed基金收益分配款,影响投资收益)

退市新规在财务类退市指标方面,新增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孰低者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的组合型退市指标,防止“壳公司”利用非经常性损益规避退市。

(注:《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

因此,上市公司还是需切切实实提高主业营收水平、改善主业盈利能力,方为注册制时代的保壳之道。

3、上市11年,仅两年经营活动现金流为正

九安医疗上市至今,只有2012年及2020年的经营活动产生了正现金流,且只有2020年受疫情刺激才产生了正的自由现金流。

现金流尚且如此,可想而知公司也不能为股东提供多少分红回报了:九安医疗自上市10余年,共募资18.41亿,而只派现四次,金额共计仅0.85亿。

五、“减持套现”VS“跑步入场”

最后,风云君带各位老铁来看看公司股东的骚操作。

在前一篇对九安医疗分析中,风云君提到,公司实控人刘毅在2007年2月通过Heddington Limited的外资公司受让股权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持股58.08%。

当时,刘毅在境外注册这家公司后,立刻回国内收购了九安医疗的股权,但随后于2008年12月底转让了在Heddington Limited公司的股份,这可是在九安医疗准备IPO的前夕。

2010年IPO后,Heddington Limited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达14.94%。

随后,Heddington Limited在2014年牛市初期就开始甩卖九安医疗股份,到2015年6月累计减持1576万股,套现4.45亿元,而后因持股比例低于5%,故减持无需公布,至2019年三季度已消失在前十大股东列表。

这个曾经被刘毅经手过的第一个公司已经顺利离场了。

而刘毅自己,作为上市公司实控人,2012年通过石河子三和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持有上市公司51.6%股份,2013年开始减持,至最新的三季报显示,股权比例已下降至22.88%。

除了2014年5月到2016年9月减持2061万股,套现5.42亿元外,最近几年刘毅也是频频减持,2019年3月至2021年5月套现达4亿。

有人减持,就有人入场。

在最新的2021年三季报中,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列表中赫然出现了一个名叫李贵平的人,为公司第五大股东。

而查阅公司历任管理层成员可知,李贵平在2007-2017年担任九安医疗的董事及非独立董事,时隔4年突然出现在三季报前十大股东名单中。

这真的是巧合吗?刚回来就可以亲身参与这次市场的盛宴,享受财富飞速增值的过程。

结语

此次“试剂盒”事件让九安医疗股价一飞冲天,站在了风口顶端。

但与此相背离的是公司令人堪忧的业绩以及在资本市场上的其它操作。

面对深交所的发问,公司目前还未作出回应。

“试剂盒”事件能给公司业绩带来多大影响呢?

风云君一定瞪着漂亮的卡斯兰大眼睛,盯着公司下季度的业绩表现。

免责声明:本报告(文章)是基于上市公司的公众公司属性、以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为核心依据的独立第三方研究;市值风云力求报告(文章)所载内容及观点客观公正,但不保证其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等;本报告(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市值风云不对因使用本报告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