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齐锂业:高光时期收购最大锂辉石矿产商,如今负债率大增业绩出现下滑

天齐锂业:高光时期收购最大锂辉石矿产商,如今负债率大增业绩出现下滑
2019年10月31日 18:20 市值风云

-Tips:下载【市值风云APP】,精彩内容抢先看--

原标题:高光时期收购全球最大锂辉石矿产商,如今负债率大增业绩出现下滑:天齐锂业海外项目投产前夕“突击花钱”

作者 |温星星

流程编辑 | 小白

锂(Li)是一种银白色的金属元素,质软,是密度最小的金属,具有良好的导热性和导电性。锂的用途广泛,涉及电池、陶瓷、玻璃、润滑剂、制冷液、核工业以及光电等领域。

近年来,可充电电池市场的快速发展,曾经给国内锂业企业们带来了高速发展的春天。

我们接下来要谈到的天齐锂业(002466.SZ),公司主营锂精矿和锂化工产品,是国内的锂业大哥。在行业的春天里,天齐锂业也是风光无两,市值一度超过800亿元。

不过,天齐锂业很多年前也只是一家小矿厂。

2004年,天齐锂业目前的实际控制人蒋卫平通过其控制的天齐集团收购射洪锂业;2007年,射洪锂业改制为“四川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10月,天齐锂业取得了雅江措拉锂辉石矿探矿权;2010年8月,天齐锂业在深交所上市。

上市那年,天齐锂业的总资产还不到11亿元,净利润也只是3,888.41万元。

天齐锂业的锂业大哥地位,从“蛇吞象”的海外并购大案开始。

一、彪悍的海外并购

(一)收购全球最大的锂辉石矿生产商泰利森

在2010年上市时,天齐锂业还只是一家矿石提锂生产企业,其锂矿石加工处于产业链的中端,所需的主要原材料锂辉石几乎全部来自澳大利亚的泰利森。

泰利森是全球最大的锂辉石矿生产商,2010年在加拿大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上市。泰利森拥有格林布什矿,其锂矿资源的储量规模及品位排在了全球第一。

2012年8月23日,天齐锂业的直接竞争对手洛克伍德宣布以总金额合计7.24亿加元(折合人民币约45亿元)的现金收购泰利森100%的普通股股权。

为了取得泰利森,天齐锂业必须先阻止洛克伍德收购泰利森的计划。所以,天齐锂业控股股东天齐集团决定首先以天齐集团在加拿大多伦多证券市场实施拦截性收购,天齐集团直接或间接持有泰利森公司股权达到19.99%时,再与泰利森董事会洽谈《协议安排实施协议》收购泰利森公司剩余80.01%的股权,然后再由天齐锂业以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收购天齐集团直接或间接持有的泰利森公司全部股权。

2012年底,天齐锂业公布了用于泰利森的收购定增预案,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0亿元收购泰利森(含收购天齐集团直接持有的天齐矿业100%股权)。而在此前的2011年,天齐锂业的净资产只有9.84亿元,营收也只有4.03亿元。最终,这场“蛇吞象”的海外并购在2014年顺利完成。

2014年,国内新能源汽车和锂电产业蓬勃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兴起加速了上游企业的发展。天齐锂业抓住时机的海外并购,奠定了其在锂矿产业链的地位,公司进入了快速发展期,收入从上市时的2.94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62.44亿元,市值最高超过800亿元。

(二)矿山锂向盐湖锂的拓展——参股SQM

天齐锂业的另一项大手笔的海外收购,是从矿山锂向盐湖锂的拓展——参股SQM(智利化工矿业公司)。

2018年5月,天齐锂业签署了拟以自筹资金约40.66亿美元受让Nutrien集团合计持有的SQM的62,556,568股A类股(约占SQM总股本的23.77%)的协议,交易完成后,加上此前持有的2.10%,目前,天齐锂业合计持有SQM 约25.86%的股权,并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SQM 总部位于智力圣地亚哥,是全球领先的特种植物肥料和钾肥、锂、碘和工业化学品的综合生产和销售商,是全球最大的碘、硝酸钾的生产商及领先的碳酸锂、氢氧化锂生产商。根据Roskill报告,按2017年产量计算,SQM是世界最大的锂化工产品生产商。

SQM位于智利Salar de Atacama(阿塔卡玛)的盐湖资产是全球范围内含锂浓度最高、储量最大、开采条件最成熟的锂盐湖。

天齐锂业这次向盐湖锂的布局,国内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政策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2018年,新能源补贴大幅退坡,传导到上游的锂电企业,就是产品销售价格下跌,行业竞争更加激烈。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应该说,天齐锂业的这次出海收购,有其并购逻辑:新能源汽车销售增速趋缓,对动力电池的需求走向平稳,拥有高技术的头部锂矿企业才能得以胜出,天齐锂业这次巨资参股SQM,也是为了巩固公司的行业地位,进一步提升公司综合竞争力,

不过,为了购买SQM23.77%的股权,天齐锂业新增跨境并购贷款35亿美元,财务杠杆非常大,资产负债率大幅攀升。

二、惊人的财务费用

由于高杠杆收购,截止至2019年9月底,天齐锂业的资产负债率大幅攀升至75.23%。

而天齐锂业的短期流动性压力更是迫在眉睫。截止至2019年9月底,天齐锂业的流动比率及速动比率已分别下降到0.69及0.53。

从天齐锂业的负债结构,我们也能直观看到其面前的短期偿债压力非常大。截至2019年6月底,天齐锂业有322.38亿元的有息负债,包括31.84亿元的短期有息负债和290.54亿元的长期有息负债,有息负债占到负债总额的92.51%,而2019年6月底现金流量表中的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只有9.44亿元。

现金资产无法覆盖短期有息负债,更遑论公司还有很大的资本开支。

从利润表看,天齐锂业2019年前三季度的财务费用更是惊人。2019年1-9月份,天齐锂业的财务费用为16.50亿元,是其税前利润的两倍。仅2019年上半年,天齐锂业因购买SQM股权而新增35亿美元并购贷款相应产生的借款利息费用(含摊销)就达到8.61亿元。

另外,天齐锂业的表外担保金额及占比也非常高。截至2019年6月底,天齐锂业担保余额合计为336.38亿元,担保金额占净资产的比例为332.06%。担保金额的急剧抬升主要发生在2018年度,主要就是天齐锂业为并购贷款而提供的重大担保。

三、海外项目投产前夕预算突增17亿元

“年产2.4万吨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项目一期”,是天齐锂业2016年10月在澳大利亚开始开工建设的项目。

2016年,天齐锂业通过的《关于建设年产2.4万吨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项目的议案》,同意使用自筹资金39,842.27万澳元通过全资子公司天齐澳大利亚在西澳大利亚州奎纳纳市建设“年产2.4万吨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项目”。该项目建设周期25个月,预计2018年年底项目竣工并开始试生产。

2019年10月25日晚间,天齐锂业发布公告《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增加“年产2.4万吨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项目”投资的公告》(公告编号:2019-111),将增加该项目预算至76,969.97万澳元,折合人民币约37.12亿元,相较初始预算,调整后的预算大增约17亿元。

根据该公告,目前该项目处于从调试阶段过渡到运营阶段,预计将在2019年年底前进入连续生产和产能爬坡状态。

而在投产前夕,天齐锂业为什么要大幅增加预算呢?

按照公司的披露,主要归纳为四个原因:

一是,2019年以来,公司陆续与行业主要国际客户签订了《长期供货协议》,为满足上述类型客户个性化的要求,提升项目生产线的智能化、自动化水平和生产效率,公司多次对生产线自动化程度、过程控制能力的设计方案进行了优化和更新,由此新增了投资;

二是,二期氢氧化锂项目紧邻一期氢氧化锂项目,两期项目存在共用工程;

三是,建筑用材料、设备、劳动力成本等出现大幅度上涨;

四是,项目的本地化、高标准建设、运营管理的原则,导致工程进度、工程投资总额超出当时的预期。

不过,2019年的中报显示,在建工程“年2.4万吨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项目一期”的期末余额为27.84亿元,该项目至少在2019年上半年时实际投资已经超出预算近40%。

诡异的是,整个2019年上半年,项目的工程进度却非常缓慢,工程进度从2018年底的92.77%龟速爬升至93.00%,新增工程进度仅0.23%。

为什么这个项目在2019年上半年,工程进度几乎没有进展?为什么在2019年上半年工程累计投入大幅超出初始预算的情况公司未进行预算调整的披露而要等到投产前夕才忽然公告增加17亿元的预算?

我们认为,至少在2019年上半年项目已超概近40%,天齐锂业在该项目管控上是有一定的问题的,公司不仅是“突击花钱”,实际至少在2019年上半年已经多花了约8个亿,而2019年上半年该项目几无进度的原因也有待公司说明。

表:年产2.4万吨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项目一期(2016年-2019上半年)投资进度

四、“化学级锂精矿扩产项目二期”超预算近4亿元

2017年3月15日,天齐锂业召开第四届董事会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同意泰利森锂精矿扩产的议案》,同意子公司泰利森正式启动“化学级锂精矿扩产项目”的建设工作。

项目主要内容是建造第二个独立的、专用的大型化学级锂精矿生产设施和新的矿石破碎设施(简称“CGP2”),实现锂精矿产能增加至134万吨/年的目标。

项目选址位于西澳大利亚州格林布市,总投资概算约3.2亿澳元,建设周期为26个月,预计于2019年第二季度竣工并开始试生产。

该项目折合人民币的预算为16.30亿元,从定期报告看,2017年、2018年、2019年1-9月,项目工程进度分别为24.72%、91.59%、96.00%,工程累计投入占预算比例分别为24.72%、91.59%、123.29%。

与“年产2.4万吨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项目一期”类似的问题是,“化学级锂精矿扩产项目二期”截至2019年上半年底已超出预算金额近4亿元,工程累计投入占预算比例为123.29%,而大比例超预算的原因是什么,我们未见到详细解释。

另外,在2019年上半年工程累计投入大比例增加的情况下,“化学级锂精矿扩产项目二期”的工程进度从2018年底的91.59%提高至96.00%,只推进了约5个百分点。

从2019年中报及2019年三季报的固定资产项目金额的变化情况推测,截至2019年9月底,“化学级锂精矿扩产项目二期”仍未转固,即该项目仍旧未投产,这与一开始预计的将于2019年第二季度竣工并开始试生产至少已经晚了一个季度。

五、毛利率下降,业绩大幅下滑

碳酸锂早已告别昔日的光辉岁月,2018年以来碳酸锂国内价格一直在下降,天齐锂业也很难再有类似收购泰利森带来的业绩大爆发。

从天齐锂业销售毛利率看,2016年度是公司销售毛利率的最高点,达到71.25%。从2017年开始,天齐锂业销售毛利率已经开始下降。2019年1-9月,公司销售毛利率下降至58.56%,这也是天齐锂业自2016年以来的最低值。

盈利能力下滑也是目前国内锂电企业的趋势。我们选取赣锋锂业(002460.SZ)与天齐锂业的主要盈利指标进行对比,也可以证明这种趋势。

从上图看,近年来毛利率下降是国内上市锂电公司的行业共性,而高财务杠杆导致财务费用大增,吞噬公司利润,则数天齐锂业最为凶猛。

以2019年前三季度为例,天齐锂业的竞争对手赣锋锂业2019年上半年的财务费用率为3.54%,而天齐锂业高达43.44%,天齐锂业的财务费用率是赣锋锂业的12倍。

2019年1-9月,天齐锂业实现营收37.97亿元,同比下降20.21%,净利润6.20亿元,同比下降70.55%,扣非归母净利润0.16亿元,同比下降99.06%。

同时,天齐锂业预测2019年全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下降94.55%-96.36%,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主要就是公司收购SQM股权带来的并购贷款导致财务费用大幅增加,同时,锂价下行导致公司产品销售毛利率降低。

结束语

2014年,天齐锂业收购泰利森,成就了其国内锂业大哥地位,而对SQM的高财务杠杆收购,让目前的天齐锂业负债率大增,财务费用大肆吞噬企业利润。

短期流动性关乎企业的存亡。在流动性压力大增的情况下,天齐锂业在海外项目投产前夕“突击花钱”,这人很多投资者不解甚至质疑。或许,这是蒋卫平和他的天齐锂业正在下的一盘大棋。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

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

邮箱:mvlegend@163.com / 微信:yangfeng562933

市值风云APP

买股之前搜一搜!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