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宫中国:在比SARS还严重的餐饮关店潮下,28年的中餐品牌如何自救?

唐宫中国:在比SARS还严重的餐饮关店潮下,28年的中餐品牌如何自救?
2020年06月12日 19:10 市值风云

原标题:唐宫中国:在比SARS还严重的餐饮关店潮下,28年的中餐品牌如何自救?

作者 | 关尔

流程编辑 | 小白

粤菜,我国八大菜系之一,2018年米其林为它专门推出了一本单一菜系指南,——自1990年米其林指南面市以来首次推出的单一菜系指南,其中收录了全球15个国际和地区的291家优质粤菜餐厅。

由此可见粤菜在世界内的受欢迎程度。

地处广东,风云君手机里各大美食APP里最不缺的就是琳琅满目的粤菜餐厅,上到分分钟人均消费500元以上的轻奢粤菜餐厅或米其林餐厅,下到人均消费几十元不等的九龙冰室等各式港式茶餐厅,应有尽有。

今天,风云君要介绍的是一家主要经营粤菜的连锁餐饮集团——唐宫中国(01181.HK)。

(注:唐宫中国年报会计期间为自然年度,下文同)

一、多个品牌,以中餐为主

与拥有近百年历史的中华老字号“广州酒家”、“南园酒家”“陶陶居”等粤式餐饮品牌相比,唐宫中国只能算是28岁的“小年轻”。

1992年,唐宫(中国)控股有限公司由叶树明、陈文伟和古学超三人创立。同年,唐宫的首家餐厅在中国开业。

2011年4月,唐宫中国在香港联交所敲钟上市,成为港股餐饮军团中的一员。

历经多年发展,唐宫中国旗下已形成跨正餐、日料和休闲餐饮三种业态的多个品牌集合:

从涉猎不同菜系的子品牌数量看,唐宫中国主要以粤菜或中餐为主;从人均消费数据看,唐宫中国的子品牌以人均100元以上的中高端正餐为主。

二、餐饮经验丰富的管理层

除2位独立非执行董事(法律、会计专业)外,唐宫中国的董事会成员(含三位公司创始人)均拥有丰富的餐饮业从业背景及管理经验。

自2011年起,唐宫中国的7名董事会成员未发生改变,一直连任至今。在公司一众已披露的高管中,CFO、董秘黄忠扬是最晚加入唐宫中国(2012年)的。

从目前唐宫中国的发展情况看,一直以来保持着长期稳定、基本是餐饮业资深人士的管理层,给唐宫中国带来的影响无疑是正面的。

目前,公司董事会的任期刚于2020年3月到期,已全部重新续约至2023年3月。

三、从门店情况看唐宫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近十年来我国餐饮业蓬勃发展。

2019年全国餐饮收入46721亿元,同比增长9.38%,已连续5年高于同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

像风云君一样的全国吃货们的购买力,着实不容小觑。

在这样的背景下,唐宫中国近几年的业绩如何?

让我们通过它的门店演变情况来一探究竟。

(一)主要门店位于内地

截至2019年末,唐宫中国在香港和大陆地区共开设了59家自营门店和14家合营门店。

唐宫的自营门店中,旗下自有品牌“唐宫”、“唐宫海鲜舫”、“唐宫小聚”和引入的铁板牛排餐厅“胡椒厨房”的门店最多。

合营门店下,东南亚料理“金爸爸”独占一头。

结合前文各子品牌的人均消费及业态分类,唐宫中国旗下门店数量最多的“唐宫”系列品牌(不包含“唐宫壹号”和“唐宫海鲜舫”)由于满足除翻座率、用餐时间(未披露)以外的以下条件,其实也能算是中式快时尚餐饮品牌:

1、连锁餐厅;

2、人均消费(客单价)在50元~150元;

3、位于购物商圈内;

4、气氛休闲及高端的现代装潢。

根据智研咨询统计,中式快时尚餐饮行业菜系丰富,但较为分散,CR5占比仅约为8%。而中式快时尚餐饮品牌前五名中的“九毛九”、“西贝”、“外婆家”的门店数量均在300家以上。

与上述品牌相比,唐宫中国的门店数量仍有上升空间。

(二)门店地区分布

唐宫中国的主要门店都分布在北京、上海、深圳、成都等一线、新一线城市以及香港地区。

2019年,唐宫中国近四成的收入来自我国东部地区;南部地区和北部地区则贡献了25%及以上的业绩。

新派港式餐厅和海鲜餐厅在上海很受欢迎,唐宫中国专门在上海开设了“唐宫茶点”和“唐宫壹号”,这是当地需求催生的独有品牌。

看来除了喜欢“叹茶”的老广,上海的“阿拉”们也愿意为海鲜、粤菜花上不少钱~

另外,唐宫中国在上海还拥有一家自设的食品厂,主要生产“唐宫”等自有品牌的应季年节糕点(端午节粽子、中秋月饼等)及常温点心、手信(如榴莲麻薯、新加坡椰子饼等)。

这种将品牌通过系列产品“餐饮零售化”的战略与“饼王”广州酒家(603043.SH。下载市值风云APP,搜索“广州酒家”独立研报)通过月饼拉动半数业绩有异曲同工之处。如能实现一定的效益,将成为唐宫中国的另一个业绩增长点。

不过,这些糕点似乎走的是“礼盒”路线,价格不算亲民。

(三)2019年门店扩张模式发生改变

近三年唐宫中国在大中华区的门店总数虽然在各年内均保持着净增长,但在2019年出现了自营门店扩张放缓脚步、合营门店高速增长的趋势。

2019年下半年赴港旅客锐减,导致香港地区餐饮业和旅游业遭受了自2003年非典以来的最大冲击。不少香港的老字号名店也在这次60年一遇的关店潮中结业,如香港凤城酒家的太子老店、乐香园、百好咖啡等。

内地一、二线城市连锁中餐的规模持续扩大,一线城市餐饮业日趋饱和,竞争也不断加剧。

在不友好的营商环境下,为兼顾持续扩张和控制成本,唐宫中国选择了更为谨慎的合营模式。

与此相对地,近五年唐宫中国的营业收入曲线呈现出业绩规模不断提升,但年增长幅度不断减小的波动趋势。

分季度看,无论在2019年上半年还是下半年,营收增幅均属2015年以来的最低值。

可以明显看到,2015~2018年唐宫中国仍处于良性增收时期。除持续扩张门店外,拓展多元化的小型宴会(如谢师宴、满月宴、百日宴等)、在多个外卖平台上提供线上外卖的战略也拉动了唐宫中国的业绩。

将营业收入分季度列示的话,能发现唐宫中国的业绩在上、下半年波动不大,没有明显的季节性特征。

为了应对2019年的危机,唐宫中国在外卖、电子会员卡、伴手礼等方面大力推广自有品牌,并继续分别在上海和香港引入包括新的外来韩料、日料品牌餐厅,进一步扩大潜在受众。

截至2019年末,唐宫中国的会员人数较2018年同期增长超过168%,会员储值卡充值、消费金额分别为3.56亿元和3.48亿元,后者占全年营业收入的23.24%。

同时,在2019年唐宫中国线下门店的收入较去年同期基本无增长的前提下,线上外卖对收入的贡献从2017年的4%提高至2019年的7%。

不过,从Trustdata披露的2015年~2019年上半年我国外卖的行业增幅均大于30%来看,唐宫中国线上的外卖布局仍有增长空间。

(2015年~2019年中国外卖产业规模及增长率,数据来源:Trustdata《2019年上半年中国外卖行业发展分析报告》)

四、经营指标大比拼

唐宫中国在经营指标的披露上比较中规中矩,没有在各子品牌的分部收入、翻台率、人均消费等具有餐饮业特色的数据上过多着墨。

既然如此,我们从餐饮业最重要的三项成本入手,逐步了解唐宫中国在业内的盈利能力究竟如何。

(一)销售毛利率

近五年来,唐宫中国的销售毛利率、销售净利率分别处于[60%,64%]、[4%,8%]的区间上。

2017年起,国内餐饮业增值税税率下降,可抵扣进项税额减小,变相导致税负成本上升,因此造成唐宫中国的原材料采购成本上升,销售毛利率略有下滑。

同时,因门店租金、员工工资等费用增长,近几年唐宫中国的销售净利率也呈下降趋势。

风云君扒了很久,最终选择了国内上市同行广州酒家、港股上市同行利宝阁集团(01869.HK)作为唐宫中国的可比对象。

和“翠华”、“太兴”经营的茶餐厅连锁店不同,广州酒家和利宝阁偏向酒楼式的经营模式、承接宴会业务等无疑与唐宫中国更接近。

从下图的对比中不难看出,早些年利宝阁集团的销售毛利率较广州酒家和唐宫中国略高,但2018财年、2019财年三家餐饮公司的销售毛利率基本相同,都在62%左右。

(二)三项核心成本

对于餐饮企业而言,最大的成本及费用开支主要集中在原材料采购成本、店铺租金和人工成本上。

由于国内审计准则和香港审计准则存在差异,下面的可比对象主要选取的是同为港股披露口径的利宝阁集团,而行业平均指标则参考中国饭店协会《2019年中国餐饮业年度报告》调研数据(对应2018财年数据,2019财年报告未出)。

1、原材料采购成本

对比中能看到,在原材料采购成本的控制上,2015年~2018年唐宫中国做得更好(整体呈下降趋势),2019年唐宫中国和利宝阁集团相差无几。

行业原料进货成本占营业额比例的中值和均值分别为39.68%和41.31%,唐宫中国、利宝阁集团的成本控制水平略高于行业大部分公司。

2、租金及物业费

唐宫中国主打中高端粤菜或中餐,门店选址集中在购物中心或高档商圈内,门店的租金并不便宜。加之门店数量近几年都呈净增加趋势,可以预想租金成本占收入比重可能会随之上升。

实际上,2016年起唐宫中国租金及物业费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基本都在10%以下,涨幅并没有特别明显。反之,利宝阁集团的租金及物业费占比一直在16%左右,比唐宫中国更高。

这与利宝阁集团的门店主要集中在香港有关,香港的店铺租金比内地高。

行业租金及物业费支出的中值和均值分别为10%、10.26%,在这点上唐宫中国与行业中大部分公司基本一致。

3、人工成本

餐饮行业是服务业,也属劳动密集型产业,员工工资也是一大开销。

由于各地最低工资标准都在上涨,唐宫中国、利宝阁集团的人工成本占营业收入比重都呈上行趋势。相比之下,唐宫中国的员工总人数比利宝阁集团多,因此唐宫中国的人工成本占比明显高于利宝阁集团。

行业人力成本占营业额比例的中值和均值分别为21.05%、22.41%。唐宫中国该项指标比行业均值高约9个百分点,说明员工工资对唐宫中国来说,负担的确不小。

(三)净营运周期

运营效率方面,2015财年~2019财年唐宫中国的净营运周期持续为负,自2017财年起利宝阁集团基本是三家公司中净营运周期最长的。

这意味着,在把原材料制造成美食、销售出去并取得现金回款的营运效率上,唐宫中国能通过延长供应商赊账周期、提高存货管理水平来取得竞争优势。

四、资金状况

门店的扩张一方面能反映餐饮企业在快速抢占市场,另一方面也考验着企业的营运资金是否充裕。

从有息负债、融资成本的变动不难看出,为了维持日渐增长的营业规模,唐宫中国的短期融资需求也相应变大。在2019年恶劣的生存环境下,唐宫中国需要用更多的银行贷款来保证餐厅正常运营。

这恐怕也是导致唐宫中国近几个财年销售净利率下滑的原因之一。

从现金流量表基本指标我们也能得出相似的结论:唐宫中国的资金来源主要是主业经营以及贷款融资,越到后来,公司支付利息压力越大。

但持续大于1.2的流动比率和大于1的净现比,都表明唐宫中国目前仍具有较强的偿债能力,且靠主业赚的钱最终能都回流至上市公司。

五、结语

2011财年~2018财年唐宫中国合计分红5.43亿元,每年60%或以上的净利润都用来分红,累计股息支付率高达91.16%,在回报股东上非常慷慨。

不过股权比较集中,截至2018年末三位创始人合计持有公司65.99%股权。

话又说回来,在面临比SARS时期还严重的餐饮关门潮时,唐宫中国依然将2018年所有的经营净利润用于分红,也难怪2019年公司负债骤增。

截至2020年6月8日,唐宫中国的市值才7.96亿港币,市值再跌下去累计分红都可以回购整个公司了。

以致于高管股东开始增持:

2019年11月15日~2020年5月25日,公司董事长叶树明、联合创始人陈文伟分别斥资41.35万港元、82.66万港元增持了59.8万股、106.4万股公司股票。

作为一直致力于打造复合业态品牌集合的唐宫中国,在存货管理、运营效率上颇有自己的心得,持续靠主业赚钱、保持一定的扩张速度说明公司发展较为顺畅。

但一直增加的人工成本对公司净利润的持续增长带来了更多的压力。

其实,大多位于内地的门店布局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2019年香港餐饮业风波对唐宫中国带来的负面影响。

虽然2020年一季报尚未披露,但2020年3月末唐宫中国位于内地的餐厅才开始陆续恢复堂食,2020年一季度的财报数据不会好看。2020年4月全国餐饮业收入已较上月环比增加25.93%,正在逐渐回暖。

唐宫中国如果能在保证菜品质量和口碑的基础上提高现有门店的坪效及客单价、进一步完善线上餐饮(外卖及外销点心产品)布局,未尝不能抓住机遇,尽量消除疫情带来的不良影响。

免责声明:本报告(文章)是基于上市公司的公众公司属性、以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为核心依据的独立第三方研究;市值风云力求报告(文章)所载内容及观点客观公正,但不保证其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等;本报告(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市值风云不对因使用本报告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