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并购形成“双主业”真香吗?数据业务正是南兴股份最大潜在风险

跨界并购形成“双主业”真香吗?数据业务正是南兴股份最大潜在风险
2020年09月28日 17:50 市值风云

作者 | 紫枫

流程编辑 | 小白

南兴股份(002757.SZ)位于东莞市,在2015年5月上市,目前形成板式家具生产线成套设备和数据中心(IDC)双主业的营收结构,实控人为林旺南和詹谏醒夫妇,合计持有42.89%的股权。

废话不多说,风云君直接上肉菜。

一、拆分“双主业”布局

公司上市后不久完成了“双主业”转型,那我们就按照业务来分析。

(一)板式家具生产设备业务

1、传统业务稳步发展

板式家具机械是指以人造板为主要原料,采用非榫卯连接方式的家具加工机械。

公司的主营业务是板式家具生产线成套设备,产品主要涵盖自动封边机、数控裁板锯、多排多轴钻和精密推台锯四大系列,不同规格型号的机械多达上百余种,广泛应用于全屋定制、衣柜、橱柜、卫浴、木门等多个领域。

根据招股说明书显示,下游用户包含了如科宝博洛尼厨卫、索菲亚顶固集创、明珠家具等家具、橱柜生产企业,并远销俄罗斯、欧盟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

从2015年至2019年,板式家具设备的收入从2015年的4.61亿上涨至2019年的8.72亿,复合增速为17.3%。

其中,2017年的增长明显较快,主要原因是自动封边机和数控裁板锯的营收同比分别增长了57.07%和45.56%。

从营收占比看,自动封边机的营收占比始终最大,基本稳定在40%附近;其次是数控钻和数控裁板锯,2019年占比分别为20%和18%左右。

那么与同行业的弘亚数控(002833.SZ)相比,公司该业务的业绩增长和盈利能力表现如何呢?

2、对比弘亚数控

弘亚数控在2015年营收低于南兴股份,但2016年就完成反超,2018年快速拉开差距,2019年的营收已经达13.11亿,复合增速远高于南兴股份。

而从营收增速看,除了2017年,弘亚数控其余三年均远高于南兴股份,2016年至2018年的营收增速均高于40%,表现相当不错。

进一步分析,风云君找到家具板块中6家市值较大的橱柜、衣柜上市公司最近多年的营收增速图,验证是否是下游公司生意兴旺,继而传导到上游设备公司。

从上图可知,2015年,大部分公司都出现增速明显下滑至15%-20%之间的情况(左下方红框),随后在2016年至2017年重拾增长,大部分位于30%-40%之间(右上方红框),最后在2018年和2019年又回调至2015年水平。

结合南兴股份和弘亚数控的营收增速趋势,可发现在2016年和2017年下游营收增速大涨确实带动了上游两家公司业绩增长,但南兴股份仅2017年表现还算出色,而弘亚数控连续三年受益于这次行业向上周期,营收增速维持高位。

另外,从毛利率角度看,两家公司的毛利率均呈现明显的下滑趋势,但弘亚数控的毛利率稳定地高于公司约10个百分点,盈利能力明显更强。

2017年5月的调研里,公司曾对其毛利率低于弘亚数控作出解释:主要差异是商业模式不同,弘亚数控外协生产比例高,可以把低附加值的零件外包出去,进一步提高原有设备的产能利用率。

而公司大部分零件为自主加工,设备折旧及人力成本高,正通过寻找合格供应商,加大外协生产比例来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3年后的今天,可以发现公司与弘亚数控的毛利率差距基本没有缩小,或许表明公司当时的承诺只是纸上谈兵。

因此,从营收增速和毛利率两个角度看,弘亚数控好于南兴股份。接下来说说公司最近3年积极发展的另一主业—数据中心。

(二)数据中心业务

数据中心一直是A股市场炙手可热的概念,毕竟互联网的发展如此迅速,数据中心的扩建是必然事件,这种不愁客的生意吸引了不少资金涌入,也成为最近跨界的热门行业,跟2013年-2014年的影视、手游和教育等热门跨界领域类似。

而南兴股份上市两年后就决定搞“双主业”,一只脚踏进数据中心领域。

1、收购来的“双主业”真香吗?

2017年9月,公司发布重大资产重组方案,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屏南微创、唯壹投资等7名交易对象持有的唯一网络全部股权,成交价达7.37亿,增值率达9.1倍。

同时定增募资1.2亿,用于支付现金对价和中介机构费用等交易相关费用。

唯一网络的主要业务为IDC基础服务及其增值服务。其IDC资源都是向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采购,数据节点主要分布在广东、福建等省份,没有自建数据中心,因此营业成本主要为贷款、机柜等资源的租用成本,2016年占比超9成。

唯一网络的下游主要为互联网企业,2017年上半年的前五大客户为帝联科技(831402.OC)、欢聚集团YY.O)、网心科技、网宿科技(300017.SZ)和聚力传媒(PPTV),占营收比例为30.72%。

2、收购完成后毛利暴跌

下表是2015年至2019年唯一网络的营收和净利润数据,公司的复合增速相当惊人,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复合增速达89.02%和77.12%。

在收购时,交易对方承诺唯一网络2017年至2020年的归母净利润不低于5500万、6850万、8500万和9700万,累计净利润不低于3.06亿元,目前看,前三年均已经完成。

然而,非常巧合的是,唯一网络的毛利率在收购前的2015年至2017年连续上涨,表现好于数据港,但在收购完成后连续两年大幅下滑,从51.4%暴跌至29.4%,表现相对最差。

为啥数据会出现如此大的差异,收购完成后毛利率出现连续大幅下滑,上市公司是否应该给一个解释?

那么公司的财务表现如何?请继续往下看。

二、财务整体稳健,风险点需关注唯一网络

(一)成长性分析

南兴股份的营业收入从2015年的4.64亿上升至2019年的15.2亿,复合增速达34.5%,其中IDC收入对公司的影响颇大。

2020年上半年,公司创收9.61亿,同比大增36.11%,主要原因是,一方面IDC和专用设备业务分别创收4.42亿和5.2亿,同比大涨54.4%和23.65%。

同期扣非净利润从4831.2万上升至1.84亿,复合增速达39.7%,略高于营收增速。

2020年上半年,受营收持续增长的带动,扣非净利润为1.28亿,同比大增44.83%,并且超过了72.6%的上市公司。

2017年至2019年的ROE维持在10%以上,最新一期ROE超过了8成上市公司,表现相当不错。

因此,收购唯一网络至少在过去几年给南兴股份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公司营收和净利润规模迅速膨胀。

(二)盈利能力分析

公司的毛利率表现平稳,基本在30%附近,但这个表现是长期低于其所在的工程机械行业的中位数,实际盈利能力相对较低。

而且,唯一网络在被收购后,随着营收扩大,毛利率迅速下滑至与公司传统业务一个水平,因此综合毛利率的表现也是波澜不惊。

不过,其净利率表现好于行业中位数,基本能在13%以上。

(三)运营能力分析

公司的总资产从2015年的8.67亿上升至2020年上半年的25.92亿,复合增速为22.03%。

2020年6月末的资产结构如下:

从上图得知,公司的资产占比较大的科目有商誉、固定资产和应收账款,前两者占比均超过20%,应收账款占比为14.27%。

商誉由唯一网络和2019年唯一网络并购的志享信息组成,分别为5.85亿和3219万元,目前仍未出现减值。

固定资产从2015年的1.98亿增长至5.86亿,其中2019年增加的1.44亿规模基本来自唯一网络,后者的固定资产规模从2018年的4125万猛增至2.06亿。

另外,同期应收账款从9996万上升至2020年上半年的3.7亿,呈先下降后大幅飙涨的趋势,而2018年就是并表唯一网络的时间。

而伴随着营收上升,唯一网络的应收账款从2016年的1604.7万逐年大涨至2019年的2.09亿。

两张图综合分析,可发现2019年末新增约1.2亿应收账款基本是由唯一网络带来的,后者同期从9655万飙升至2.09亿。而唯一网络的赊账比例从2016年的低位16%上升至2019年的34.3%。

因此,运营能力主要以总资产、存货、固定资产和应收账款周转率来衡量。

总体看,存货周转率和固定资产周转率均呈上升趋势,2019年分别为5.21次和2.96次。由于IDC业务没有存货,固定资产也极少,因此实际反映了公司木工机械业务的运营能力在增强。

总资产周转率基本稳定在0.7次附近,表明总体运营能力没有下滑。

而应收账款周转率呈大起大落的趋势,收购唯一网络后两年连续下跌至6.42次,主要表明唯一网络的应收账款管理相对较弱。

(四)现金流分析

从上市至今,公司累计创造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9.17亿元,同期创造净利润7.26亿元。

公司的收现比稳定维持在100%以上,而净现比的波动较大,2016年及以后基本能保持在100%以上,表明回款质量较高,公司日常经营能创造真金白银,现金流无忧。

值得关注的是并购来的唯一网络的应收账款。

免责声明:本报告(文章)是基于上市公司的公众公司属性、以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为核心依据的独立第三方研究;市值风云力求报告(文章)所载内容及观点客观公正,但不保证其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等;本报告(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市值风云不对因使用本报告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邮箱:mvlegend@163.com/微信:yangfeng562933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