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切断现金流,投资人扛不住了?Airbnb紧急上市:基本不赚钱,交个朋友

疫情切断现金流,投资人扛不住了?Airbnb紧急上市:基本不赚钱,交个朋友
2020年11月26日 18:41 市值风云

原标题:疫情切断现金流,投资人扛不住了?共享鼻祖Airbnb“紧急上市”:基本不赚钱,交个朋友

作者| 扶苏

流程编辑 | 小白

环游世界是风云君的梦想之一,去米兰数鸽子、曼哈顿看日落、东非大草原看动物迁徙……想想就令人激动。

不过,旅游的时候身处异国他乡,独自住着陌生的旅馆,或许还面临着水土不服、文化和语言差异等问题,偶尔也会让风云君有种“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孤寂之感。

不妨设想一下另一种旅游方式:

某一日,风云君去圣托里尼旅游,并借宿在从未谋面的当地姑娘安德莉亚(Andrea)家里。

美丽的安德莉亚在爱琴海边有一栋蓝白相间的房子,推开窗户便能欣赏一望无际的大海。

而房子的主人安德莉亚也和这地中海气候一样热情,热心地为风云君烹饪当地美食、介绍本土文化、推荐旅游景点。

某个黄昏饭后,安德莉亚还陪着作为异乡人的风云君,一同在爱琴海的沙滩上漫步、聊天……

这样的旅程,让风云君如沐春风,全程感受不到身处异国他乡的陌生感,而是仿佛到了一个朋友家里做客,享受友人的热情款待。

这就是最近申请在纳斯达克上市的Airbnb(拟上市代码:ABNB.O)所倡导的旅行方式。

相比像陌生游客一样旅行,并可能感到格格不入,Airbnb上的旅客可以获得更接近于当地人的体验:住在当地的居民社区,像当地人一样生活。

一、公司不会从IPO中获得发行收益

Airbnb是一家房屋共享公司,也是这一共享经济领域内最知名的全球性品牌。

Airbnb起于2007年。

当时,创始人Brian和Joe还是美国旧金山的两个年轻人,他们一直在想办法减轻自己的房租压力。

正值一场国际设计大会即将在当地举行,附近的酒店几乎都被预订完。Brian和Joe很快创建了一个网站“airbedandbreakfast.com”,希望将他们公寓里的气垫床租给参会者。

Brian和Joe最终将他们的床位成功租给了三位设计师Michael、Kat和Amol,并开始思考:也许会有更多的旅客愿意接受这样的住宿方式,也会有更多的房东愿意为旅客提供这样的短租。

于是,Brian和Joe于2008年正式注册成立名为“AirBed&Breakfast”的公司。

2010年11月15日,公司名字改为“Airbnb”。

2020年11月16日,Airbnb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招股书。

公司计划首次公开发行的是A类普通股,并表示计划在年内上市。

公司有A类、B类、C类和H类四类普通股,每股A类普通股享有1票表决权,每股B类普通股享有20票表决权,C类和H类普通股无表决权。

同时,公司本次发行的A类普通股全部来自现有股东,这意味着公司将不会在发行时引入任何新股东,继而也就不会从本次发行中获得任何收益。

根据招股书披露,目前持有公司A类普通股的股东全部为机构投资者,其中前三大分别为:银湖资本(持有A类23.5%)、Sixth Street(持有A类18.5%)和DST Global(持有A类17.5%)。

另外,红杉资本是公司最大的机构股东,拥有16.5%的表决权,但仅拥有本次发行的A类普通股中的4.0%,及16.6%的B类普通股。

另外,公司以Brian Chesky(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兼董事会主席)、Nathan Blecharczyk(联合创始人、首席策略官兼董事)和Joseph Gebbia(联合创始人兼董事)为首的管理层不持有公司任何A类普通股,但合计持有43.8%的B类普通股,并获得43.6%的表决权。

从股权结构来看,公司的表决权集中于公司创始团队及核心管理层。

公司IPO的承销商阵容相当宏大,包括摩根士丹利MS.N)、高盛GS.N)、巴莱克(BARC.L)、花旗C.N)、瑞士信贷CS.N)在内共计37家。

二、商业模式分析

(一)全球性业务,房源独特性是优势

从招股书来看,Airbnb已经完成了全球布局。

目前,其房源遍布全球220个国家的10万个城市,拥有超过400万名房东以及740万可预订房源。

2019年,Airbnb收入的41%来自北美地区,40%来自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EMEA),12%来自亚洲,7%来自拉丁美洲。

在招股书中,Airbnb强调其房源的独特性是其相较于其他平台的重要优势,其大多数房源只能在Airbnb的平台上找到。

在Airbnb目前的可预订房源中,有560万为活跃房源(注:定义为上线以来至少预定过一次)。

其中包括大约9万个小木屋、4万个农场、2.4万个小房子、5600艘船、3500座城堡、2800个帐篷、2600个树屋、1600个私人岛屿、300座灯塔和140个圆顶建筑。

Airbnb还披露,在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过去12个月中,这些房源有70%被预订过;而在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过去24个月中,这些房源有90%被预订过。

(二)收入来自对房东和旅客的双向收费

Airbnb将房东视为其业务的基础,因为其商业模式围绕房东在Airbnb平台上提供住宿服务而展开。

那么,Airbnb是如何从中获得收入的呢?

事实上,Airbnb对房东和旅客双方均进行收费,因此房东和旅客都是Airbnb的客户。Airbnb的收入来自客户的服务费。

回到开头的例子,即风云君通过Airbnb平台在热情的地中海姑娘安德莉亚家中借宿一晚。

安德莉亚可以在Airbnb平台上对她的房间进行自主定价,假设她定的价格是每晚100美元。

当房间租出后,Airbnb要按一定比例抽成,假设抽成比例为3%,则安德莉亚需要向Airbnb支付3美元的服务费,最终她收到的租金是97美元。

对于风云君来说,除了要支付Airbnb平台上显示的每晚100美元的租金外,还要额外向Airbnb支付12美元的服务费(假设Airbnb对旅客抽成比例为12%),以及向当地政府支付4美元的税费(由Airbnb代收)。

最终,风云君需要为这一晚的住宿共支付116美元。

在这个例子中,Airbnb从风云君手中收到的金额为116美元,即“GBV” (Gross Booking Value,总预订价值),这是一个类似GMV的指标。

Airbnb采用净额法确认收入。Airbnb需要支付给安德莉亚的97元租金,及交给当地政府的4美元税费,期间都沉淀为平台的现金流,但不能确认为Airbnb的收入。

只有服务费的部分才能确认为Airbnb的收入。上述例子中,Airbnb的收入为15美元(向房东安德莉亚收取的3美元及向风云君收取的12美元)。

2015-2019年,Airbnb的收入从9.2亿美元增长至48亿美元,期间年均复合增长率(CAGR)为51%。

但收入的年同比增速逐年下滑,从2016年的80%降至2019年的32%。

2020年前三季度,受疫情影响,Airbnb的收入为2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37亿美元大幅下滑32%。

(三)业务在疫情期间受到重创

Airbnb通常在客户入住时才确认收入,但GBV的确认要早于相关收入的确认。

旅客在预订房间时,需要提前向Airbnb支付全部房费,或选择平台的“Pay Less Upfront”功能预付少部分房费(剩余部分入住时支付)。

但无论旅客选择哪种支付方式,GBV均在发生预订时即全额确认。因此,GBV是收入的重要先行指标。

我们接下来重点分析。

2015-2019年,Airbnb的GBV从81亿美元增长至380亿美元,CAGR为47%。

GBV的年同比增速则出现逐年下滑,从2015年的73%降至2019年的29%。

虽然,Airbnb在招股书中强调旅客对其平台的高需求,比如披露其50%的房源发布后4天内收到了预订,75%在房源发布后16天内收到了预订。

事实上,Airbnb即使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共享房屋平台,但其面临着的竞争仍然广泛而激烈。

以Booking(BKNG.O)、Expedia(EXPE.O)、携程TCOM.O)等为代表的OTA,谷歌GOOG.O)、百度BIDU.O)等搜索引擎提供的旅游搜索产品,万豪MAR.O)、华住(HTHT.O)和OYO等不同类型的连锁酒店,都是Airbnb的竞争对手。

另外,在中国,美团(03690.HK)和途家也是知名的民宿在线预订平台。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全球范围内的线下旅游业受到沉重打击,Airbnb首当其冲。

从历史季度GBV来看,每年一至三季度通常是Airbnb的预订旺季,四季度由于气候寒冷(注:Airbnb业务集中于北半球)是淡季。

从2020年一季度起,Airbnb的GBV连续三个季度较去年同期出现负增长。全球疫情最为严重的二季度,GBV较去年同期下滑67%。

另外,Airbnb在招股书中没有披露其房源数量的历史增长情况,但披露了两个数据:截至2019年12月31日和2020年9月30日,活跃房源数分别为570万和560万。

这反映出新冠疫情期间,部分Airbnb的房东选择从平台上撤下了他们的出租房屋。

总的来说,新冠疫情沉重打击了Airbnb的业务,无论是就旅客的住宿需求,还是房东的出租意愿而言。

(四)反弹的国内旅行需求能在短期内支撑其业绩吗?

不过,Airbnb也在招股书中强调,其业务截至目前为止已经出现恢复迹象。

2020年1-4月,Airbnb平台上的总预订夜晚及体验数(注:类似酒店“间夜量”的指标)连续4个月环比下滑,从5月开始出现反弹。但截至9月仍低于年初水平。

Airbnb将业务的恢复解释为国内短途旅行需求的提升。Airbnb称,在疫情期间,更多的人倾向于使用Airbnb,借宿在离家不远的地方。

过去,Airbnb的业务以跨境旅行为主。疫情爆发前,平台上的总预订夜晚及体验数中超过50%为跨境预订(注:定义为旅客的原籍国与目的地不同)。

2020年4月起,总预订夜晚及体验数的构成开始发生变化,并以国内预订为主。2020年9月,跨境预订和国内预订分别占当月总预订夜晚及体验数的23%和77%。

新冠疫情致使全球旅游市场极度不景气。虽然,Airbnb国内旅行需求确实出现了回弹,但足以支撑Airbnb的业务在短期内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吗?

风云君认为这一可能性不大。

首先,国内的总预订夜晚及体验数从4月的700万次逐月上升至7月的2830万次后,在接下来的8月和9月连续回落。

风云君认为,这印证了公司的说法,即人们在疫情期间选择到离家不远的地方旅行。但这只是市场的短暂性需求,随着疫情的缓和,这一需求随即回落。

其次,从总预订夜晚及体验数迅速回升的4-7月来看,无论是跨境预订还是国内预订都出现了环比回升,这说明这期间疫情的缓和才是整体需求恢复的主要原因。

总的来说,风云君认为,新冠疫情对于长期以来业务以跨境旅行为主的Airbnb来说极为不利。

全球旅行需求何时能够恢复到疫情前水平,才是公司业务恢复的关键,但这仍是未知数。

三、财务表现

(一)疫情期间大幅削减开支

新冠疫情爆发后,Airbnb迅速做出了一系列削减开支的举措。

包括暂停所有可自由支配的营销计划开支、裁减约25%的全职员工、宣布停发2020年员工奖金、管理层6个月内降薪、暂停所有设施建设、大幅度减少资本开支等。

即便对比OTA、连锁酒店、航空公司等旅游业同行,Airbnb这些削减开支举措的力度也不算小。

Airbnb预计,裁员及其他重组行动将导致2020年的重组费用在1.35亿-1.5亿美元之间。

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已经确认了1.40亿的重组费用,其中主要在一季度发生。

这些都表明公司在疫情期间一直在努力保存现金。

Airbnb的历史盈利状况一直不佳,且近年来恶化明显。

除2018年实现190万美元的经营利润外,公司从2017年至今,每年的经营利润和净利润均为负数。

疫情发生的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的经营亏损和净亏损分别为4.9亿和7.0亿美元,与2019年全年的经营亏损5.0亿美元和净亏损6.7亿美元相比,几乎已经一样。

经营利润率从2017年的-3.2%下滑至2019年的-10.4%,并于2020年前三季度继续下滑至-19.5%。

净利率也从2017年的-2.7%下滑至2019年的-14.0%,于2020年前三季度下滑至-27.7%。

公司的期间开支主要包括四项:

(1)生产成本(Cost of revenue);

(2)运营及维护(Operations and supports);

(3)产品研发(Product development);

(4)销售及推广(Sales and marketing)。

2017-2019年,销售及推广开支一直遥遥领先于其他三项主要期间开支,分别占同期收入的34%、30%和34%,是影响公司盈利的最主要原因。

2020年前三季度,由于公司大幅削减非必要的营销活动,销售及推广开支占同期收入的比重明显下滑至22%,较去年同期下降10个百分点。

购买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平台的付费广告一直是Airbnb重要的获客方式。

根据招股书,Airbnb在2019年有23%的平台流量来自基于绩效收费的营销渠道,但这一比例在2020年前三季度降至9%。

这说明Airbnb在疫情期间大幅减少付费广告的投放,作为削减销售及推广开支的重要手段。

另外,仅次于销售及推广开支的第二大期间开支是生产成本,包括Airbnb承担的客户支付处理成本、向第三方数据中心支付的平台托管成本、以及内部开发软件和外购技术的摊销。

生产成本直接影响公司的毛利率。

公司的毛利率相对稳定,长期在75%附近。2019年和2020年前三季度,毛利率分别为75%和74%。

(二)持续流入的现金流因疫情被打断

理论上,Airbnb应该是一种以轻资产为主、流动性较好、现金流健康的商业模式。

我们来验证一下公司的现金流量表及资产负债表。

即使公司至今未曾实现全年盈利,但自2016年起,每年均能通过经营活动实现现金流的净流入。

同时,公司用于购买固定资产的资本开支较小,因此同样自2016年起,每年均能实现正的自由现金流。

然而,受疫情影响,公司2020年以来的经营活动大幅停滞。2020年前三季度,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和自由现金流分别为-4.9亿美元和-5.2亿美元。

从历史季度来看,由于每年上半年是旅游旺季,公司每年一季度和二季度的现金流状况通常为全年最佳。

然而,2020年一季度和二季度,公司的季度自由现金流分别为-5.9亿美元和-2.6亿美元。这是近年来的最差季度表现。

直至2020年三季度,由于疫情缓和,公司当季的自由现金流才恢复为正。

(三)新增18亿美元债务

从资产负债表来看,公司资产的流动性确实较好。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公司账面上87亿美元的总资产中,有72亿美元为流动资产,流动资产占总资产的八成以上。

同期,账面上的总负债为69亿美元,其中44亿美元为流动负债,流动负债占总负债的六成以上。

其中,在流动资产和流动负债中,账面金额最大的一项分别为“应收款项及代表客户持有的金额”(Funds receivable and amounts held on behalf of customers)和“应付款项及代表客户持有的金额”(Funds receivable and amounts held on behalf of customers),两者的金额总是相等。

事实上,这部分金额来自公司的GMV,即Airbnb预收旅客的住宿费。待旅客入住及确认收入后,公司需要向房东支付房费,因此这部分金额同时计入公司的资产及负债。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应收款项及代表客户持有的金额”和“应付款项及代表客户持有的金额”均为24亿美元,分别占同期流动资产和流动负债的33%和55%。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可出售证券和受限制现金分别为27亿美元、18亿美元和5560万美元,这些都是公司流动性较强、可迅速变现的资产。

另外,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增加了一笔高达18亿美元的长期负债。根据招股书披露,这些长期负债均是在2020年4月取得。

2020年4月,公司发行了两笔本金均为10亿美元的抵押借贷(Lien Credit),扣除折扣及发行成本后的发行收益分别为9.614亿美元和9.675亿美元。

公司发行债务的折扣和发行成本均按有效利率法(effective interest rate method)摊销到利息费用中。截至2020年9月30日,与这两笔债务相关的利息费用为1.005亿美元。

这两笔贷款分别于2025年4月和2025年7月到期

结语

13年前成立的Airbnb,已经成长为共享房屋领域全球范围内最知名的品牌。

正如共享出行领域的UberUBER.N)、滴滴等,Airbnb确实给世界带来了创新,给人们带来了新的旅行方式。

但长期以来,不断下滑的GMV及收入增速、高居不下的营销开支、不断恶化的盈利表现,都足以表明:Airbnb在与OTA和连锁酒店抢夺旅行住宿市场的过程中,过得也并不轻松。

虽然轻资产、高流动性、良好的现金流,这些在过去都是Airbnb相较于以万豪、华住为代表的连锁酒店的商业模式优势。

然而,新冠疫情打断了Airbnb过去持续流入的现金流,公司也不得不大刀阔斧地进行裁员及削减开支,并选择在4月份背负上18亿美元的债务以补充流动资金。

另外,公司将不从首次公开发行中获得任何发行收益,持有本次计划发行的A类普通股的均为机构投资者。

IPO的主要原因或许是为了便于这些投资者退出。

免责声明:本报告(文章)是基于上市公司的公众公司属性、以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为核心依据的独立第三方研究;市值风云力求报告(文章)所载内容及观点客观公正,但不保证其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等;本报告(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市值风云不对因使用本报告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邮箱:mvlegend@163.com/微信:yangfeng562933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