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前败光3亿,募集资金为了“替友还债”,艾力斯:一个包工头的科创梦

上市前败光3亿,募集资金为了“替友还债”,艾力斯:一个包工头的科创梦
2021年01月11日 18:11 市值风云

原标题:上市前败光3亿,募集资金“替友还债”,核心产品未上市又遇竞品五折销售!艾力斯:一个包工头的科创之梦

作者 | 观韬

流程编辑 | 小白

据柳叶刀不久前发布的《2019年全球疾病负担研究》,高血压是2019年全球死亡人口的首要因素:2019年全球有1,080万人死于高血压,占全部死亡人口的34%,比排在第2位的烟草多出209万。

风云君今天故事的主角要从国内唯一的一个由企业自主研发、且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血管紧张素II受体拮抗剂类降压药物,阿利沙坦酯说起。

一、郭博士创业未半,满怀遗憾离世

2000年,GUO JIANHUI(郭建辉)博士在美国发现了阿利沙坦酯的分子结构并申请了专利。

2004年,下定决心的郭博士辞去其在NIH的教授职位,回国创业。

NIH即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是美国最高水平的医学与行为学研究机构,辞职前,郭建辉已在NIH工作了15年。

风云君没有查到郭博士回国时具体年龄,但其长子出生于1989年,当时不过15岁,女儿更是只有8岁,说是抛家舍业一点也不过。

郭博士想法很简单,为祖国创新药研发做点事。

同年3月,郭博士与上海扬子江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扬子江”)共同组建上海艾力斯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这家公司就是本文的主角、科创板上市公司艾力斯(688578.SH)的前身。郭博士是以专利技术作价入股,持股20%。

2006年,阿利沙坦酯获得新化合物专利;

2012年7月,阿利沙坦酯获得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颁发的新药证书,成为国内首个1.1类抗高血压沙坦类新药;

2013年,阿利沙坦酯经CFDA批准上市。

遗憾的是,2012年,阿利沙坦酯上市在即,郭博士因病去世。

失去了掌舵人后,其倾尽心血的阿利沙坦酯很快便在2012年10月转让给信立泰,前后加起来卖了8.2个亿。

二、“包工头”接舵,能力挽狂澜?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1996年,41岁的杜锦豪在上海创立上海扬子江,关于杜老板40岁之前的人生经历,公开资料甚少。

上海扬子江由杜锦豪和妻子祁菊夫妇共同成立,主要从事建筑工程和市政工程相关业务,并作为夫妇俩对外投资平台,直接或间接控制着夫妻俩的物业管理和教育行业资产。

2002年,艾力斯成立时,上海扬子江货币出资800万元,占股80%。即杜老板负责出钱,郭博士负责出技术,两人互补搞创新药研发。

从行业经验来看,杜老板实业出身,主要搞的是工程建筑,连技术门槛最低的医药零售领域都没接触过,更不用说创新药研发。

但根据招股书,郭建辉博士去世后,杜锦豪出任公司总经理,战略性的将公司研发方向聚焦于肿瘤小分子靶向创新药的研发,成为非小细胞肺癌小分子靶向药领域领先的创新药企业,成了艾力斯的新使命。

2013年,艾力斯相关新药产品研发正式立项。

杜老板一个门外汉,究竟会不会有一指定乾坤的能力?

我们继续往下看。

三、唯一的一款新药,有条件上市尚未获批

2010年入职公司的罗会兵扛起了公司研发的大旗。

罗会兵毕业于中科院上海药物所有机化学(药物化学)专业,博士学历,目前为艾力斯副总经理,全面负责新药的设计和研发工作。

罗会兵拥有超过14年的小分子药物发现经历,并发现了多个候选药物分子,其中3个已经申报CFDA并取得临床批件。

艾力斯目前唯一一款新药,核心产品非小细胞肺癌小分子靶向药物伏美替尼就是罗会兵领导研发的,罗会兵负责了伏美替尼的化合物设计、优化和临床前研究工作。

1、非小细胞肺癌发病数占肺癌总数85%

肺癌是2018年全球和中国发病率最高的癌症种类,而非小细胞肺癌是最常见的肺癌类型,发病数量约占肺癌总数的85%左右。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2018年我国新发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人数达到73.7万人,预计2023年将达到85.9万人。

EGFR敏感突变是非小细胞肺癌中占比最高的驱动基因突变类型,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是EGFR敏感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治疗的最佳选择。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2018年,我国EGFR小分子靶向药物的市场规模65.2亿元。

2、伏美替尼有望成为第三个同类上市产品

EGFR-TKI目前已有三代产品上市,临床发现,几乎所有患者在使用第一代或第二代EGFR-TKI治疗后最终都会产生耐药性,其中约50%患者的耐药是因为EGFR T790M基因突变引起。

针对此类突变耐药的患者,来看看同行的动作。

阿斯利康公司率先开发了第三代 EGFR-TKI 奥希替尼(泰瑞沙),分别于2015年和2017年在美国和中国获批上市。

2018年奥希替尼在中国的销售额约为25.0亿元。

2020年3月,江苏豪森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豪森”)阿美替尼(阿美乐)获批上市。

据招股书,艾力斯的伏美替尼有望在2020年年内获批,成为继奥希替尼、阿美替尼后第三个上市的第三代EGFR-TKI。

但截至2021年1月7日,风云君暂未看到艾力斯伏美替尼获批相关公告。

根据已有的临床研究数据,伏美替尼与奥希替尼、阿美替尼对二线 EGFR T790M 突变阳性患者的疗效相似。

由于核心产品未上市,艾力斯过去3年收入主要为极少的零星技术服务收入和房租收入,2019年营收仅62.97万元

3、同行紧追,与江苏豪森一样申请的是有条件批准上市

此外,艾力斯身后的同行也在紧锣密鼓的追赶,艾力斯身位并未领先太多。

艾森医药自主开发的艾维替尼,于2018年6月向国家药监局提交了新药上市申请,同样也在CDE审评中;

贝达药业、倍而达药业、奥赛康的第三代产品基本都处于临床II/III期研究中。

一般情况下,新药上市申请批准须以III期确证性临床研究的临床终点结果为依据,但对于一些治疗“严重危及生命或缺乏治疗手段疾病的药物,药物临床试验已有数据证实疗效并能预测其临床价值的”药品,可申请进入有条件批准程序。

艾力斯的伏美替尼和江苏豪森的阿美替尼,都是以II期单臂试验结果提交的二线治疗有条件上市。

二线治疗是指一线用药失败、毒性不能耐受、或者耐药致治疗效果不明显以后,再选择使用的治疗药物、路径和方案。

阿斯利康奥希替尼最早也是以二线治疗用药进入我国市场,并在2019年8月被批准用于一线治疗。

根据招股书,艾力斯伏美替尼用于一线治疗的III期临床试验已于2019年6月启动,预计2022年提交上市申请。

四、率先获批的阿美替尼打五折,伏美替尼前景堪忧

虽然目前艾力斯主要产品管线拥有5个主要在研药品的10项在研项目,但过去3.88亿元的研发投入中,3.41亿元用于伏美替尼相关管线研发,占比87.87%,如下表:

第二大主要在研产品“RET抑制剂”过去3年研发仅投入1,000万,以此看来,距离商业化还有很长的距离。

尚未获批上市的伏美替尼是艾力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主要盈利来源。

在招股书中,艾力斯预计到2023年,伏美替尼可占据约20%-25%的第三代 EGFR-TKI市场份额,并据此测算伏美替尼的终端销售规模有望达到18.3亿元-27.4亿元。

但话音未落,就传来上市不到半年的江苏豪森阿美替尼直接打五折冲刺医保的消息。

2020年8月26日,陕西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通知,“根据企业申请,现将江苏豪森生产的阿美替尼片(55mg*20片/盒)挂网限价由1.96万元/盒调整至0.98万元/盒,调整后价格即日起执行。”

照此计算,江苏豪森55mg阿美替尼目前价格为490元/片,8.91元/mg。

但即便如此这个价格换算成mg仍高于奥西替尼2018年医保谈判价格,按mg换算后,40mg奥西替尼7.50元/mg,80mg奥西替尼6.38元/mg。

关于医保谈判过程中药企打折到流泪的场面过去一年再常见不过,艾力斯伏美替尼未上市就面临同行价格战的竞争,未来能否达到预期终端零售规模值得怀疑。

五、自有资金借给杜老板的地产朋友,是真实去向吗?

据发行报告,艾力斯共募资资金20.46亿元人民币,扣除发行费后净募资19.33亿元。其中7.63亿元用于新药研发,4.98亿元用于总部及研发基地项目。

对开头还有印象的老铁应该记得,郭博士倾尽心血的阿利沙坦酯卖了8.2个亿,这些钱差不多可以用来搞募投项目中的新药研发,那这些钱用来干什么了呢?

至少2.57亿元被败光了!

1、低息出借搞地产,高息借款维持经营

根据招股书,2017年及以前,为提高闲置资金的经济效益,艾力斯向第三方出借资金以获取利息收入,这些对外借款来自阿利沙坦酯转让收入。

这些第三方,主要为杜老板从事建筑工程和房地产开发行业的友商和伙伴,处于资金周转等需要,借款主要用于日常业务经营,利率为一年期银行贷款利率。

至2017年末,应收该等借款本金2.46亿元,利息1,090万元,合计2.57亿元。其中,2.01亿元借款期限超过1年,1.2亿元超过2年以上。

这账龄一看就知道是压根还不起了。2017年末,艾力斯账面货币资金仅剩0.59亿元。

艾力斯基本被借空,以至于2018年6月至12月,上海扬子江需要向艾力斯提供8,164.61万元用于日常经营,利率按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上浮20%。

这一利率比艾力斯借给杜老板朋友们的利率还要高。

2、大家都没钱,靠分红补窟窿

郭博士去世后,郭博士的儿子JEFFREY YANG GUO(美籍)继承了公司股权,2019年1月以前,发行人股东只有上海扬子江和 JEFFREY YANG GUO。

上海扬子江和 JEFFREY YANG GUO 就上述借款签订了《担保函》,对2.46亿元借款及相应利息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第三方的账龄一看就知道还不起钱,还钱的义务又落到上海扬子江和 JEFFREY YANG GUO头上。

而到履行担保义务的时候,上海扬子江和JEFFREY YANG GUO其实也没什么钱。因为2017年底的时候他们加起来还欠艾力斯8000多万。

那怎么还呢?用艾力斯累计未分配利润分红偿还,2018、2019年累计向上海扬子江和JEFFREY YANG GUO累计分红2.76亿元。

这个操作的本质就是:上市公司用自己钱买了杜老板好友借款的窟窿的单。而这些钱本来是要搞研发的。

世界上竟有这么巧的事,借给杜老板好友的钱刚好都还不上了!杜老板自己还好说,自己交的狐朋狗友,再臭也得说香。

而JEFFREY YANG GUO跟杜老板搞工程的好友没有一丝瓜葛,竟然也主动承担连带责任,不吵不闹,他就不担心这些钱最终进了杜老板口袋?

还是另有其它抽屉协议呢?

郭博士的情怀最终成了杜老板的生意。

3、员工的钱,也借给了杜老板的建筑商朋友?

2015至2018年期间,为激励员工持续投入公司研发及管理工作,杜老板使用个人银行卡代对骨干员工进行了薪酬补贴。

杜老板自己掏腰包给员工发补贴。

该等补贴的具体发放方式包括投资收益和直接发放两种:

2015年,艾力斯与在职骨干员工签署了投资协议,骨干员工自愿投入一定金额资金并服务于艾力斯3年,在三年投资期满后一次性向骨干员工支付累计300%的投资收益并返还本金;

2017、2018年,考虑到对新入职员工以及产品研发关键阶段的激励需要,以直接发放的形式对16名在职员工进行了薪酬补贴。下面我们来看看具体情况。

2015至2018年,共计2,295万元员工薪酬以上述形式发放,如下表:

但艾力斯都有钱借给杜老板的工程好友不务正业,都没钱给自己务正业的员工堂堂正正发配得上他们身价的工资吗?

面对该等资金是否被挪作他用的问询,艾力斯表示上述资金一进入杜老板个人账户就打到了公司账上,未挪作他用,主要用于公司日常经营活动。

但钱又没有记号,只要艾力斯银行存款余额比员工投资的本大,就可以说钱一直在公司账上。

结语

艾力斯的伏美替尼能有望成为继奥希替尼、阿美替尼后第三个上市的第三代EGFR-TKI客观上反应了艾力斯目前的研发实力。

但投资企业,一看公司基本面,二看公司实控人。虽然关于杜老板重新定位公司发展战略,给自己地产朋友借钱、给员工发放额外补贴的相关解释看上去都很合理,但会是真相吗?

在招股书中,艾力斯预计到2023年,伏美替尼可占据约20%-25%的第三代 EGFR-TKI市场份额,并据此测算伏美替尼的终端销售规模有望达到18.3亿元-27.4亿元。

但是已经上市的同行竞品,已经在打五折冲刺医保了,至今还未有营收、每年亏损两三个亿的艾力斯未来前景并不光明。

免责声明:本报告(文章)是基于上市公司的公众公司属性、以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为核心依据的独立第三方研究;市值风云力求报告(文章)所载内容及观点客观公正,但不保证其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等;本报告(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市值风云不对因使用本报告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邮箱:mvlegend@163.com/微信:yangfeng562933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