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散″任奇峰走出幕后,操盘金字火腿,振兴民族品牌还是一场屠戮的开始

″牛散″任奇峰走出幕后,操盘金字火腿,振兴民族品牌还是一场屠戮的开始
2021年10月15日 17:36 市值风云

作者 | 破浪

流程编辑 | 小白

风云君在2017年曾写过《金字火腿的减持套路学让证监会都上火,但是百密一疏,破绽却在这里》,介绍了金字火腿(002515.SZ)收购资产画大饼,提振股价后减持的套路。

而后在2019年续写了《转让股权就能摆脱烦恼?金字火腿避开商誉减值,6.6亿其他应收款又成新难题》,讲述了金字火腿股权转让款要不回,实控人欠款质押加减持的“惊喜”操作。

这回又是啥操作呢?

一、实控人易主,牛散走到前台

2021年8月27日,金字火腿发布实控人变更公告。

公司第一大股东安吉巴玛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安吉巴玛”)拟将其持有的20.3%上市公司股份全部转让给任奇峰,作价9.93亿,转让价为5元/股。

同时,任奇峰将以现金11.9亿现金,全额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的2.93亿股票,发行价为4.06元/股。

届时,任奇峰将通过“股权受让+定向增发”,持有上市公司38.69%股份,成为上市公司新实控人。

2021年10月11日,公司再次发布实控人变更公告,与上一版8月份的公告相比,拟变更的实际控制人由任奇峰更改为任贵龙。

同时,公司向控股股东定增发行的股票价格由先前拟发行2.93亿股股票,发行价为4.06元/股,变更为拟发行2.92亿股,发行价为4.25元/股,股份认购金额多出了近5000万元。

这份变更协议显得“诚意满满”。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的是,由于任奇峰是中国香港籍贯,被收购方条件所限,所以换成了任贵龙出面。

接下来,任奇峰作为任贵龙拟推荐的董事进入上市公司。

这两人是何许人也?

二、“大玩家”任氏家族

1、任奇峰和任贵龙的身份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任贵龙是任奇峰的岳父,两者都属于任氏家族。

任奇峰为中国香港籍,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其名下共有22个企业,涉及业务包括药业、电器、文化、新能源、投资….

而且,拥有多个境外的投资平台。

宁波商界人士表示,近年因厂区拆迁获得高额补偿,任奇峰也一直在寻找投资机会。

这位仁兄及其所在的任氏家族长期活跃在资本市场的浪潮中,频繁出现在多家上市公司的十大流通股东中。

据统计,截止到2021年中期,任奇峰持有以下上市公司股票:

大恒科技(600288.SH)股票市值2.34亿,位列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

普丽盛(300442.SZ)股票市值0.56亿,位列上市公司第五大股东;

美康生物(300439.SZ)股票市值0.56亿,位列上市公司第九大股

名副其实地财大气粗,股市牛散!

2021年中报显示,任老板对手上的三只主要股票都有减持动作,这是否与腾出资金收购金字火腿控股权有关呢?

2、“抄底”康强电子

关于任奇峰,最为市场津津乐道的还是在康强电子(002119.SZ)上的操作。

任奇峰最早出现在康强电子十大流通股东中是在2013年半年报,从那时起,任奇峰要么增持要么捂股,直到2019年6月30日从前十大流通股东中退出。

他出现在康强电子的前十大流通股中的故事还有段小插曲。

最开始2011年底康强电子定增方案中,认购对象有宁波汇峰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实控人任奇峰)、任颂柳(任奇峰配偶)、任伟达(任奇峰表弟),三方认购比例合计达90%。

2013年实施定增时,任奇峰和任颂柳本应认购此次发行的大部分份额,但后来都爽约了,没有认购相应的份额,甘愿支付违约赔偿。

其弃购原因也很简单,就是股价后来大跌,导致增发价高于市价,明显不划算。

随后,2013年6月,任氏家族在二级市场大举买入康强电子股份,持股比例达到5.06%,任奇峰持股1.59%。

他赌对了,康强电子股价一度跌破发行价,任奇峰从二级市场“抄底”反而性价比更高,随后股价在2015年一飞冲天,赚得盆满钵满。

3、提前筑好“防火墙”

任奇峰等人一直在二级市场上玩的是幕后资本游戏,首次站到台前,出场便尽显“精明”。

明明是折价收购,但在收购方案中,任奇峰(任贵龙)在转让协议中设置了业绩承诺,安吉巴玛和实控人施延军等承诺,金字火腿在2021年至2023年实现不少于1亿、1.3亿以及1.7亿的净利润,否则要进行业绩赔偿。

除业绩对赌外,还要提前清理公司的坏账风险,而这笔坏账有关中钰资本。

关于中钰资本,简单捋一下。

2016年金字火腿增资获得中钰资本控制权,2017年公司仅完成业绩承诺的5%,且业绩补偿款一直未到位。

2018年,业绩承诺方请求回购金字火腿所持的51%中钰资本股权。

2018年12月,股权变更完成,公司不再持有中钰资本股权。截止2020年,股权回购款项迟迟未到位。

金字火腿于2020年底进行公开拍卖转让中钰资本股权回购款剩余债权4.3亿。

首次拍卖和第二次拍卖均无人竞拍,第三次拍卖中只有一位竞买人出价,成交价为3亿元。

此竞买人便是金字火腿第一大股东安吉巴玛,安吉巴玛实控人为施延军。

而施延军又为金字火腿实控人,换而言之,自己灰溜溜地把无人问津的资产收回来,家丑就不外扬了。

收购报告书中提到,安吉巴玛已与上市公司签订不可撤销的债权转让协议,需按照承诺还款时间和金额支付价款。

2021年12月30日前支付转让价款9000万元;

2022年12月30日前支付转让价款1亿元;

2023年12月30日前支付转让价款1亿元。

同时承诺,如因此影响上市公司定向增发的,安吉巴玛将按照相关要求提前归还上市公司上述全部欠款。

这波操作在一定程度上使得金字火腿财务更为健康,缓解部分财务坏账风险。

三、施延军其实早有退意

其实,这已经不是施延军第一次卖股权了。

时间倒推到2019年,实控人施延军计划转让23.88%股权给恒健控股公司,同时放弃部分表决权,转让价格为6.17元/股,转让款合计14.42亿。

若此次交易实施完成,恒健控股公司将持有公司23.88%的股份和29.99%的股份表决权,成为公司控股股东。

而恒健控股公司背后实际控制人为广东省国资委。

2019年4月26日,《股份转让协议》签署。

5月9日,该协议终止,而公告中给出的原因仅有一句话“双方在后续具体安排上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四、转型失利,无奈重归主业

上市之初,金字火腿主营业务范围为金字金华火腿、火腿制品等发酵肉制品及各类低温肉制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从2010年至2016年,公司的营收增长疲缓,火腿产品一直是公司的主营业务。

2017年因火腿业务的增长乏力,公司变着法找新的产业增长点。公司打着进入大健康领域,开启双主业发展的旗号。

于是就有了2017-2018两年内收购又转让中钰资本、转让款收不回又公开拍卖、至今款项也还没到公司账面上的故事,详情可阅读风云君以前的文章。

将公司的营收拆分来看,也可窥探一二。

火腿和火腿制品在2010-2016年期间占公司总营收在70%以上。2017年开始,由于并购中钰资本,新增的医疗和投资业务提升了公司整体收入。

但这表象也仅仅是黄粱秋梦罢了,梦一醒就凉了。

由于中钰资本业绩不济,金字火腿在2018年报中,宣称2019年将不再从事医药医疗健康产业,而是专注发展肉制品产业。

从营收拆分来看,2019年公司开始出现品牌肉及特色肉制品两个分类,而这两个分类在2020年分别增长731.33%、99.92%,尤其是品牌肉产品,为公司营收贡献了60%收益,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

2019年开始,公司业务调整,大力发展品牌肉和特色肉业务,同时创新推出植物肉。

同时加上新零售、线上销售渠道的拓展,收入开始见涨。虽然营收暴涨,但是,2020年的毛利率大幅下降。

分产品表现来看,除了火腿品类的毛利率微增0.98个百分点,特色肉制品毛利率下跌8.13个百分点,品牌肉毛利率下滑25.75个百分点。

而公司对此的解释是:

2020年公司营收结构发生变化。过去公司产品以火腿主,毛利比较高,但是生产周期比较长,周转慢。2020年公司推出定制品牌肉这一新业务,在发展初期,毛利有所波动属于正常。

解释看似合理,但品牌肉毛利率也跌得太离谱了。

2018年,中钰资本亏损,并连续两年不能完成业绩目标,最终导致当年公司扣非净利润出现亏损1902.6万。

五、已减持套现超12亿

别看金字火腿每年也就是几千万的利润,风云君之前的文章提到,金字火腿控股股东施延军和董事薛长煌在2016收购中钰资本后进行了一波大规模减持操作,从二级市场上成功套现了8.84亿。

自2019年开始,实控人施延军从未停止减持操作,连同上市公司其他高管在2019年度累计减持3779万股,套现2.04亿。

不过与前文对应起来也不奇怪,即早在2019年,施延军就有退意,意图将公司控股权转让给国企恒健控股公司。

2020年,施延军变本加厉,在市场上进行三次了大规模减持,套现1.4亿,随后将控股权转移给新主人任贵龙,去意极为坚决。

结语

金华火腿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历史悠久,是我国为数不多的世界级的民族品牌。

收购报告书中,收购人任贵龙承诺不存在未来12个月内改变金字火腿主营业务或者对金字火腿主营业务作出重大调整的计划。

然而,任贵龙旗下有22家公司,遍布电器、新能源、制药等多个行业,股民纷纷热议,任贵龙会不会将其旗下公司打包放进上市公司框架内,以实现所谓的资产证券化,让自己身价暴涨呢?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