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君跨境云调查:小镇车间的神秘大户,不仅助攻博拓生物,还狂赚13亿

风云君跨境云调查:小镇车间的神秘大户,不仅助攻博拓生物,还狂赚13亿
2022年11月21日 17:45 市值风云APP

原标题:风云君首次跨境“云调查”:蜗居澳大利亚小镇车间的神秘大户,不仅助攻出科创板上市公司博拓生物,自己一年还狂赚13亿

完全没有研发能力的“疫情概念股”,就是这般不可思议。

作者 |布尔乔亚的丧钟

编辑 |小白

“我们首次覆盖,给予‘买入’投资评级。”

华安证券的两位医药行业分析师商量着,在他们的报告的投资建议这一栏,写下了最后这句话。反复按下Ctrl+S确保文档保存后,他们决定将报告发送给审稿的同事。

这篇后来在2022年10月14日发布的研报,是华安证券首次覆盖这家在杭州余杭区的检测试剂公司,两位分析师对该公司不吝赞誉之辞,称其为“优秀诊断品牌”和“国际 POCT行业领军企业”。

如此赞誉,和市场对其的冷淡反应,形成天渊之别的鲜明对比。

这家公司叫博拓生物(688767.SH)。公司有一个相对草根的出身,当风云君和同样从事体外诊断行业的友人聊到杭州市余杭区隐藏着一个“我国 POCT诊断试剂的领先企业”,他的第一反应是惊愕——要知道公司创始人陈音龙在上一次创业,主营业务之一还是卖摩托车。

所以,风云君的直觉认为,这家博拓生物有些不寻常。

冷门的热门股

2020年上半年,新冠检测产品给公司带来的营业收入和毛利润占比达到了80.64%和88.97%。陈音龙成功的押中了新冠检测风口,让这家公司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就达到4.93亿。

而对比此前一年,全年下来也才2.09亿。

(来自Choice数据,季度数据皆为累积)

新冠检测再怎么说也算是半个风口,但是Choice数据库里记录着这家公司在过去一年只有1篇研报。这样的冷门和公司蓬勃发展的业务及全球布局的现状大相径庭。

博拓生物的产品畅销全球。2021年,境外业务已然达到了营业收入的97.35%。但是在股票投资市场里,博拓生物仿佛在台风眼的正中,新冠检测的暴风吹得同行站立不稳,但自己所在的地方却风和日丽。

而这不是博拓生物唯一令人迷惑的地方,如果外人仔细凑近了看,可能会有一种雾锁烟迷的体会,细细品来耐人寻味。

雾锁烟迷

久经沙场、素有A股百乐门代客泊车小王子之称的风云君,自然不会浅薄到以规模大小而去褒贬一家上市公司。

但是博拓生物这个本来规模就不大的公司,让风云君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这个前身是做医药包装的公司,是怎么转型成一个可以自行研发出POCT检测试剂的上市企业的呢?

POCT的全称是Point-of-Care Testing,这其实不是检测技术,而是一种做检测的概念。

什么意思呢?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检验的物品,不需要去实验室,操作相关的设备仪器去进行诊断,而是可以在当场就能获得检测结果。

如果说,专业实验室诊断是为了吃饭而跑到餐馆,那POCT就是打开一盒泡面直接当场就地解决。

这看起来明明就是需要一定研发功底才能从事的业务。因此风云君对博拓生物的背景和研发投入产生了好奇。

博拓生物成立于2008年11月28号,当时的名字其实还不叫博拓生物,而是和陈音龙创业的前两家公司一样,取了儿子名字中“宇”的发音,命名杭州康宇医药包装。直至2011年5月13日,才改名叫做博拓生物。

所以公司的早期,是陈音龙结合了过去的两次创业经历积累的经验——印刷和化工材料领域——做的一家医药包装公司。

即使事到如今,定睛看2021年上市以来的两年,对比在招股说明书中提到的几个友商,其公司自身在研发的投入程度,不论是从支出占营业收入,或者是研发人员占比,对比起来大约也只是中游水平,算不上脱颖囊锥。

(来自Choice数据)

(来自Choice数据)

风云君想问,为什么包装品公司能够自然而然就转型成检测试剂公司呢?是检测试剂行业门槛太低吗?

这样的问题上海证券交易所也问过。在第一轮和第二轮审核问询中,两次问到博拓生物的核心技术的先进性,以及是否符合科创板定位。

风云君仔细一看,惊呼:老铁,玩得6啊!

不信?来来,读者朋友们,请目光跟着风云君,来看看第一轮审核问询里,博拓生物是怎么回答“结合和同行业对比情况说明自身技术先进性的客观依据”。

在毒品滥用(毒品)检测产品线这里,公司列举了9款产品。其中8款,包括冰毒(安非他命)、摇头丸、可卡因等检测产品,其产品灵敏度直接达到了100%。

嗯?等等?100%?你确定你的产品永远不会出错?

安旭生物、艾博生物、万孚生物等等的几个友商都不敢这么写。比如,艾博生物再大胆,也只敢在吗啡检测的那一款产品写:大于99%。

这样的数据,恐怕刘慈欣老师也不敢这么写。

(注:灵敏度,用通俗的来说,就是检测成功的概率,如果90%,意味着十次里面有一次未能检测出问题)

上海证券交易所显然也被这般回答勾起了好奇心,是什么样的技术人员能创造出这么惊人的科技?

于是在第二轮问询又继续开始八卦了一下公司研发人员的背景。上海证券交易所其中的一个主要疑点,是吴淑江、高红梅、叶春生、王新峰、王百龙等5人曾于艾博生物医药(杭州)有限公司任职。

这么看来,应该也不是什么特别独特的,一些其他友商重金也不一定请得到的技术团队。那为啥他们到了博拓生物这里,就开始突然小宇宙爆发,能够搞技术突破了?

那么“核心技术来源于发行人研发团队自主研发和创新的理由“是什么?上海证券交易所问到。

博拓生物的回答方式是列举了一个长长的表格,说明了他们在博拓生物的工作内容,和他们以前在艾博生物的工作内容:

“由上表可见,发行人核心技术人员入职发行人前后所负责的技术领域、技术路线、产品类型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不存在主要技术来源于相关人员前任职单位的情形。“

呃……

博拓生物嘴上当然可以说,这些人没有在这里继续从事原来的岗位,但是具体在公司里,是不是实际上还是“指导”了现有的研发团队,谁知道呢?

哎,你说是就是吧,反正也算是个过得去的答案,于是博拓生物科创板成功过会了。

最后的结果也如同宋代史学家司马光诗里勾绘的那般,“挽上了松松的云髻,化上了淡淡的妆容”,从一家包装公司,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家有科技属性的企业,登上了科创板。

跨境“云调查”:小镇车间里的13亿神秘大户

博拓生物似乎一直想要低调地略过公司对于新冠快速检测试剂业务的依赖。

博拓生物在上市以后的年报和半年报中,都没有公布新冠类产品占比。而2021年年报干脆只公布了最大客户的名称,哪怕前五大客户的业务的销售收入占比已高达83.62%。

实际上,在2021年报中,博拓生物陈列了8个大类的产品线,并且用了一定篇幅去介绍在国内市场比较有发展信心的毒品检测产品。

但是就目前而言,可能公司很大部分业务还是来自于销往海外的新冠类产品。

当然,为了谈下这些大客户也不容易。打动大客户不能只靠基层销售,公司的中层管理和高管也没闲着谈生意,根据2021年年报的信息,公司的管理人员用于接待而产生的业务招待费是销售人员的3.37倍,小计290.45万人民币。

而博拓生物谈下的海外客户也很神秘,排名前五的后面四位分别以客户2、3、4、5化名所以无法知晓其身份。

好在年报里依然公布了排名第一大客户的名称,是来自英国的SureScreen Diagnostics ltd。

而这个阔气的海外客户,一年就贡献了60.84%的营收!

SureScreen Diagnostics作为博拓生物最大的客户,公司总部坐落在英国英格兰中部名叫德比(Derby)的城市。德比有着和余杭镇类似的属性,也是在中国还是唐朝时就存在的老城,而且也是得益于工业而经济腾飞。

这里也让风云君好奇了起来,怎么又是一个工业老城里横空出世的检测试剂公司?

在探究其公司的业务情况之前,风云君在云上远程调研了一番这家公司。

乍一看,红砖瓦砌起来的只有两层楼的公司,也不起眼啊。

(SureScreen Diagnostics英国公司地址:1 Prime Parkway, Derby, DE1 3QB谷歌街景:2022年7月拍摄)

而这个所谓的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的工厂(factory unit),风云君从看板上看到本来就不大的办公空间,比屋连甍一般地安置了17家公司,而SureScreen Diagnostics只是其中之一。

(澳大利亚公司地址:Factory unit 4 / 181-187 Taren Point Road, Caringbah 2229 New South Wales, Australia 公司注册名:SureScreen Australia Pty Limited,谷歌街景 2021年4月 )

这就不能叫factory(工厂)了吧?是不是叫workshop(车间)会更好一点?

而就是这家外观不起眼的公司,产生的销售额甚至比博拓生物还高,还要离谱!

根据其在英国的公司注册处(Companies House)提交的信息,SureScreen Diagnostics从2020年5月31日到2021年5月31日,产生的销售额达到了1.48亿英镑(折合人民币约12.58亿)!

对比上一个财年的销售额,只有670万英镑(折合人民币约5,691.22万),足足增长了2110.45%!

没有机构投资者问津,和迫切离场的股东

虽然博拓生物业绩在节节攀升,但是机构投资者对博拓生物依然持观望态度。

在Choice数据里可以看到截止2022年6月,一共43家机构持有该公司,其中35家公司都是以2,200股或者更少的数量持仓。(一般为量化交易策略导致)

工银瑞信美丽城镇主题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001043.OF)和浦银安盛医疗健康混合A(519171.OF)是两个减持博拓生物的例子。两只基金在2021年年报中通报持有2,220股,但是在2022年中报都没有了博拓生物的踪影。

机构投资者的一个例外是华夏睿磐泰利混合A(005177.OF)。风云君在Choice数据里看到,这是2022年6月唯一一个没有使用量化策略的主动基金在持股数量上超过2,200股的。

该基金宣称2022年下半年将“继续采用与反脆弱相结合的系统化主观投资策略进行组合的投资管理“。

风云君费了老大劲儿,仍然没看懂是什么意思。

而就在风云君撰写这篇报告的过程中,事情又有了新的进展,2022年11月2日至4日,以及5日至8日,公司的第二大个人股东李起富,分别减持了256.41万股和10.26万股,持股比例从5.62%下降到3.12%。

李起富是另一家上市公司浙江仙通(603239.SH)的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7.21%。按理说他应该不差钱。但是为什么在看到博拓生物扶摇直上的业绩,而且不考虑市场回暖的机会,依然毅然减持?

风云君也好奇着答案。

免责声明:本报告(文章)是基于上市公司的公众公司属性、以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为核心依据的独立第三方研究;市值风云力求报告(文章)所载内容及观点客观公正,但不保证其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等;本报告(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市值风云不对因使用本报告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

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