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井坊做酱酒饥不择食,合伙人梁明锋碰瓷季克良被指人品很有问题

水井坊做酱酒饥不择食,合伙人梁明锋碰瓷季克良被指人品很有问题
2021年04月12日 08:55 胡说有理

一边号称是白酒泰斗茅台原董事长季克良的嫡传弟子,一边却背着师傅注册与“季克良”姓名构成近似的商标“季工坊”,最终被法院裁决是冒用行为且损害了季克良姓名权。

就是这样一个“一边吃着茅台饭,一边砸着茅台锅”的国威酒业及董事长梁明锋,却被业绩大降的水井坊看上了,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向胡说有理表示,很明显,梁明锋人品有很大问题,而业绩下滑的水井坊做酱酒是饥不择食,进军酱酒领域成功率非常低。

1、

代总经理自己打脸

就在刚刚过去的成都糖酒会上,水井坊召开了经销商大会水井坊代总经理朱镇豪就酱酒热等问题做出了回应。朱镇豪称,并不担心酱酒热的影响,中国白酒市场未来会向多元化方向发展。目前浓香型白酒市场份额仍超过60%,随着消费升级的持续,他认为,未来次高端、高端浓香型白酒市场依然有非常多的发展机会。

据媒体报道,朱镇豪还公开放言:“不害怕酱酒热,未来白酒市场一定会多元化发展。”

然而话音刚落没几天,水井坊于4月9日就发布公告称,水井坊与梁明锋、贵州茅台镇国威酒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签署了合资项目框架协议,水井坊将与梁明锋梁明锋共同出资新设一家合资公司,名称暂定为贵州水井坊国威酒业有限公司(以市场监督管理局核准的名称为准)。合资公司注册资本至少为人民币八亿元,具体金额将在最终协议中确定。其中水井坊以现金形式出资,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70%,梁明锋先生以实物方式出资,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30%,股东双方具体出资计划及出资前需满足的先决条件将在最终协议中另行约定。

如果协议能够成行,这也意味着,喊着“不担心酱酒热”的朱镇豪也要带领水井坊进入酱酒领域,“牛夫人”直接变成了“小甜甜”,这脸打得够响亮。

2、

合作伙伴不断碰瓷茅台季克良

然而比打脸更令人看不上的是,水井坊选择的这个合作伙伴梁明锋还被指碰瓷酒业泰斗季克良,蹭季克良的热度。

水井坊的公告称,国威公司是一家主要从事酱香型白酒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在酱香型白酒领域拥有产品和技术优势。梁明锋目前持有国威公司51%的股权,为国威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据《财经》媒体报道称,在2016年的一起商标纠纷中,国威酒业因注册“季工坊”商标与茅台集团发生争执,双方由此卷入法律诉讼。最终法院判决国威不正当利用季克良个人声誉的商业价值,并对季克良姓名权造成损害。

公开报道显示,梁明锋曾这样称:“毕业后我如愿进入茅台酒厂工作,并有幸成为季克良先生的嫡传弟子”。

1998,梁明锋创办了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国威酒业有限公司,并出任董事长、总工程师。

随后,国威酒业梁明锋对外宣传中也经常冠上了“季克良嫡传弟子”的标签。

众所周知,作为原茅塔董事长,中国酒业泰斗的季克良在酒业的地位无需赘言,在不断“季克良”标签的同时,2011年3月,国威酒业干脆还申请注册“季工坊”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3类的酒(饮料)、酒精饮料(啤酒除外)、含酒精液体、蒸馏饮料、食用酒精、开胃酒、米酒、朗姆酒、葡萄酒、伏特加酒。

要知道,早在2000年9月18日,季克良就申请注册第1671537号“季克良”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3类的酒精饮料(啤酒除外)。

于是,2013年10月24日,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不干了,针对这个一边打着“季克良嫡传弟子”旗号一边又要碰瓷“季克良”侵犯茅台利益的企业,茅台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争议申请。

官司几经波折,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季克良自1985年开始至2011年一直担任茅台酒厂的总工程师,“季工”为季克良在担任茅台酒厂总工程师期间的特定称谓。在白酒行业,“季工”已经与季克良形成一一的对应关系。所以,“季工”作为特定符号,同样在季克良姓名权所保护的射程之内。而以该姓名进行商标注册,就是一种冒用行为。国威酒业公司在第33类酒(饮料)等商品上申请注册争议商标“季工坊”,将会使相关公众误认为该商标来源于与季克良相关的茅台酒厂,进而侵害了茅台酒厂的商业优势所带来的利益。

法院终审判决书中直接表示:第33类酒精饮料行业的相关公众,在酒精饮料商品上看到“季工”或“季工坊”标志时,容易将该商品与季克良联系在一起,以为使用上述标志的酒精饮料商品经过了季克良的品鉴或者认证,从而不正当的利用了季克良个人声誉的商业价值来推销或者销售该商品,因此造成对季克良姓名权的损害。

想在商标上碰瓷“季克良”进而侵害茅台酒厂的利益,这一拙劣的做法告败后,但国威酒业和梁明锋却一直没有停止继续消费“季克良”姓名的碰瓷做法。据媒体最新报道称:“据国威公司官网……创始人梁明锋是茅台酒厂历史上的第三个发酵工程专业学士生,也是季克良的嫡传弟子”。

在京东一家名为“梁大师”酒官方旗舰店里,类似上述的宣传语比比皆是,而且产品名称即便是“梁大师”,也不忘还要特意缀上“季克良嫡传弟子梁明锋大师得道之作”的字样。

胡说有理通过企查查发现,贵州梁大师酒业有限公司法人正是梁明锋,持股30%。

3、

专家:梁明锋人品有很大问题,水井坊做酱酒成功率很低

对于水井坊进军酱酒选择梁明锋这样的合作伙伴,朱丹蓬向胡说有理直接表示,“这个人一直说自己是茅台季克良嫡传弟子,可后来卷入茅台的官司,最终也是败诉,很显然,一边吃着茅台的饭,一边砸着茅台的锅,梁明锋这个人品有很大问题的”。

在朱丹蓬看来,选择一个人品有很大问题的企业作为自己进军酱酒领域的跳板,水井坊也是“饥不择食”了。

就在当天,水井坊发布了2020年业绩快报,如同此前胡说有理报道,水井坊这一营收和净利润均大幅双位数下降的业绩单,在目前公布业绩的白酒企业中,水井坊的表现可谓是最差。与此同时,水井坊当天也发布了2021年业绩大涨的一季报预报。

即便一季度营利增幅明显,但要知道,水井坊去年一季度业绩大幅下挫,其收入和利润基数相对较低。

白酒专家肖竹青向胡说有理表示,这对于外资控股的水井坊来说,其已错过了成为白酒头部阵营的时间机会。

“水井坊在浓香型白酒的红海中已没有增长的可能性”,朱丹蓬也向胡说有理表达了相似的观点。他还表示,多品牌,多品类,多场景,多渠道,多消费人群必将是快消品企业未来增长的重要途径,依托酱酒品类市场的高速发展,水井坊快速布局酱酒品类是正确的发展方向及途径,但随着酱酒品类市场的拥挤度越来越高,给水井坊留下的时间也不会太多;而且从梁明锋各种碰瓷茅台季克良的做法看,水井坊又选择的是一个人品有问题的合作伙伴,水井坊做酱酒的成功率也是非常低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