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能与蒙牛的故事,其实始于2006年!从甜蜜到分手,谁才是赢家?

达能与蒙牛的故事,其实始于2006年!从甜蜜到分手,谁才是赢家?
2021年03月01日 16:37 胡说有理

这应当是牛年伊始,中国乳制品行业发生的最重磅的事情了,因为达能与蒙牛分手了!既意外也不意外。只是双方曾经破镜重圆,如今一别两宽,各走各路,谁又将是最大赢家呢?

1.

达能与蒙牛要分手了

2月28日晚间,达能发布公告称,作为达能对其投资的各个品牌和资产进行全面复查的一部分,达能宣布已与中粮乳业投资有限公司(CDI)达成协议,将目前达能间接持有的中国蒙牛乳业有限公司(蒙牛)的股权转换成直接持有相应的蒙牛股票,并下一步考虑减持。

3月1日一早,蒙牛乳业也发布公告称,对上述达能出于自身需要而做出的上述股权结构方面的安排,董事会表示理解和尊重。

据了解,截至本公告日期,中粮乳业投资持有蒙牛乳业约31.25%之权益。上述转换一旦完成,达能预期将持有蒙牛约9.82%的直接股权,而中粮乳业投资于本公司之权益将减少至约21.43%。董事会还获悉,达能下一步正考虑减持其持有的本公司之股份。

据了解, 中粮乳业投资是由中粮集团控制,除了达能外,来自丹麦的Arla Foods

amba(阿拉)也参与投资。未来达能退出,中粮乳业投资仍是蒙牛的最大单一股东。

蒙牛表示,董事会相信,中粮集团和Arla将继续信任并全力支持董事会和本集团管理层,对本集团过去的成就充分认可,并对本集团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

2.

“达蒙”联姻一波三折

达能与蒙牛的故事,可谓是一波三折,尽管双方始于2013年的婚姻已走过8年,但实际上早在2006年,双方就有了牵手。

事情要追溯到1992年,达能借助自己的酸奶业务优势与光明乳业合作,并成功实现参股后又不断增持光明;当然,达能也将自己旗下最著名的酸奶品牌“碧悠”托付给光明打理并取得了非凡业绩。不过,达能最终要控制光明的想法却未果, 2006年12月,达能宣布与蒙牛成立合资公司,双方进行酸奶生产销售合作。至此,达能与光明乳业的矛盾也算是公开化。

2007年4月, 光明与达能正式分手;然而,好景不长的是,2007年年底,蒙牛突然宣布终止与达能的合作。

当时业内的说法是,达能当初与蒙牛合作是欲牵制光明;对于蒙牛来说,与达能合作,不仅可以孤立竞争对手光明,另一方面还确实可以拿到达能酸奶的管理经验等。然而,彼时由创始人牛根生掌控的蒙牛,怎么可能真心让外资进来干涉自己?最后,蒙牛以政府未能批准该项交易与达能分手。

作为世界酸奶巨头,达能显然是绝不会坐失中国这一巨大市场的,但没有本土合作伙伴的扶持,自己单干显然是很难适应中国市场。5年多后的2013年5月,达能终于如愿以偿,成为当时已是孙伊萍执掌的蒙牛乳业的战略股东,持股4%;与此同时,达能中国的酸奶业务与蒙牛的酸奶业务合并,双方组建新的合资公司专项从事酸奶生产及销售。

这项交易也意味着,达能与蒙牛“破镜重圆”。

不到一年后的2014年2月12日,达能选择增持蒙牛,其所持股权由原来的4%提升到9.9%成蒙牛的二当家。

2014年10月,达能又宣布参与蒙牛控股的雅士利的定向增发,耗资大约44亿港元,达能以25%的股份成为雅士利第二大股东;交易完成后,蒙牛仍持股51%,为雅士利的控股股东。

至此,达能与蒙牛可谓是甜甜蜜蜜如胶似漆,甚至达能还将多美滋中国业务出售给了雅士利。

3.

为何又要放手?

当年破镜重圆,如今为何又要选择分手呢?

根据达能的官方通告,达能将其在蒙牛的间接持股变成直接持股后,将在2021年通过一次或多次交易,剥离持有的蒙牛股权。

胡说有理注意到,2013年5月,达能与蒙牛合作,总投资额约26亿元,其中达能在酸奶合资公司中的出资规模为12.5亿元,由此推算,其入股蒙牛4%股权投资额大约为13.5亿元。

2014年,达能又拿出现金51.53亿港元增持蒙牛,成为第二大股东。也就是说,达能入股蒙牛合计拿出了约70亿港元的真金白银(按照达能今天的通告,当年的总投资额为8.5亿欧元)。

在各方股东的加持下,蒙牛也开始蓬勃发展,短短数年间成长为全球乳业巨头,尤其是从2016年卢敏放接任蒙牛总裁以来,蒙牛营收在五年间增长了1.5倍。最新财报显示,蒙牛营收近800亿元,低温、常温、奶粉等产品均获得了较大发展,鲜奶、奶粉、奶酪等新兴业务也势头不错。尤其在疫情期间,蒙牛依旧保持了高质量发展的态势,证明了其内在的巨大发展潜力。

另外,蒙牛市值也是翻了几番,投资人认可度越来越高。在2019年,蒙牛成立20周年庆祝会议上,中粮集团再一次表示了对卢敏放团队的高度信任和认可。

由此,达能在蒙牛的投资也是收益不少,目前其在蒙牛的持股市值达到了166亿港元左右,是当年投资成本的两倍多。

达能在一份通告中表示,剥离蒙牛股权大部分所得将用于回购达能股份的形式,回馈投资者。

胡说有理注意到,尽管达能要出售蒙牛股权,但是针对2013年双方为酸奶业务设立的合资公司,双方在公告中并未有提及,这也意味着,目前达能和蒙牛在酸奶方面的合作还将继续。

除了酸奶业务,还有婴幼儿配方奶粉、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等,这些都是达能在中国发力的重点。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5月,达能从加拿大乳业巨头萨普托手中买入迈高乳业的青岛奶粉工厂,并在上海设立的新的开放研发中心,而这一系列加强中国专业特殊营养品业务的投资总额约为1亿欧元。就在前不久的2月26日,达能在青岛的新工厂已经完成改造并正式投产。

“达能一如既往地支持中国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并愿意充分拥抱中国市场,与中国政府共同推动经济全球化发展”,在2020年11月于上海举行的第三届进博会上,达能全球高级副总裁谢伟博曾表示,“达能的业务遍布全球120多个国家和地区,尤其在中国市场,有着包括健康、消费等方面的诸多洞察,对本土化的发展有深入的数据化梳理与研究。借助国内外多个市场的多种资源,并充分调动中国科研中心和生产基地的潜力,发挥外联内引作用,我们一定能够助力打通国内外‘双循环’,服务好中国乃至全球的消费者”。

4.

未来5年“再造一个蒙牛”

今天,蒙牛股价未降反升。这也表明,投资者对没有达能的蒙牛持续看好。

牛方面回复胡说有理也表示,蒙牛现有战略股东架构,业务发展和既定战略均不受影响。中粮集团仍将是蒙牛第一大股东,并坚定支持蒙牛管理层和团队。未来,蒙牛将更加高效地执行未来五年发展战略,实现2025年“再造一个新蒙牛”的目标。

其实,达能此时退出蒙牛,也不失为一个比较好的时机。毕竟,随着蒙牛的壮大,双方在部分业务已完全形成了竞争关系。

比如婴幼儿奶粉市场,根据达能相关财报显示,2019年达能以爱他美为核心的中国奶粉四季度销售增长超过20%,而蒙牛近几年也一直把奶粉作为重点新兴业务来抓,除了拥有雅士利、瑞哺恩、朵拉小羊、宝贝与我等众多知名品牌的雅士利集团外,蒙牛还以78.6亿港元巨资收购了全球有机食品巨头贝拉米。曾经带领多美滋奶粉在中国创下辉煌的卢敏放去年在上海举行的贝拉米中文版上市发布会上曾直接表示:一个没有把婴幼儿奶粉做大的总裁绝对不是一个好总裁,所以我再回到上海,回到奶粉圈,我想请你们相信,为了我的名誉,我也要把这个业务做好!”据悉,蒙牛的目标是未来三年奶粉业务进入市场前三。

很显然,在奶粉业务上,达能、蒙牛都在加快对中国市场的争夺,此时双方选择分开,不仅能够形成良性竞争局面,同时也将避免双方在诸多问题上存在意见不统一的情形,有利于蒙牛更快速地做出贴近消费者的决策并强有力地执行。

还有,早在2018年,已经在澳洲、新西兰布局的蒙牛国际化步伐开始提速,蒙牛将东南亚市场作为重点拓展方向。从这点看,达能也并未能对蒙牛发挥出协同效应,由此,达能选择放手也不足为奇了。

事实上,今天的蒙牛在中国乃至全球乳业市场都有自己成熟的发展逻辑和市场判断。在去年年底,蒙牛对未来发展就做出了新的五年规划。蒙牛管理层已经提出未来要“再创一个新蒙牛”,除了业绩要继续实现增长外,还要打造出一个消费者至爱、数智化、国际化、拥有强大文化基因、更具责任感的蒙牛。在达能完成了与蒙牛合作的“历史使命”后,双方也都将迎来各自的新机遇窗口,而这或许也印证了那句话:“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