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2019年02月25日 21:57 兽楼处

诸葛亮去世那年,蜀国将军刘琰的老婆胡氏被太后叫进宫中,留宿了一个月。刘将军大怒,让手下人痛打老婆,还用鞋底子搧人家的脸,一边控诉:

皇帝刘禅看我老婆漂亮,就让太后拉皮条。

这件事情,很符合蜀汉皇帝刘禅的历史风评,无所作为,胖嘟嘟,好色。

不过,三国时期那么多风流人物抢皇位,当皇帝时间最长的,也正是这位“扶不起的阿斗”阿先生,他就任蜀汉皇帝共计41年。诸葛亮去世后,他还又当了30年皇帝。

国破家亡之后,这位幸运儿在洛阳度过了他好吃懒做的后半生,只留下了“乐不思蜀”那个成语。

刘禅历来被文人轻视,《三国志》里也懒得写他执政下的蜀国。不过他后来停止北伐,龟缩在成都,敌人打来的时候及时投降,蜀国百姓也没怎么遭罪,反而应了孟德斯鸠的那句话:

那种历史读来乏味的国家,是幸福的。

这个因九眼桥事件而多次走红的城市,享乐主义的性格可能从那时候就埋下了。

1

2017年,成都嘉年华国际社区的居民们等了四年的产证还没办下来,他们决定维权,第一件事就是到微博上找刘嘉玲:

刘嘉玲,邻居喊你回来维权了!

开发商当年的宣传中说,刘嘉玲在这里买了两套约800平米的顶楼豪宅,用来做私人会所。

兽爷的好友你包叔说,原来世界上还有7000元/平米的豪宅。

刘嘉玲不是第一个忘记自己在成都有房的明星。20年前,有开发商送给巩俐一套成都双流机场旁边的别墅,巩俐从北京专程来收了钥匙,就把这事忘掉了,物业费都欠了好几年没交,气得开发商想把这个房子收回来。

以前成都的房子,真的是太不值钱了。

过去两年,万科集团一位精神领袖一直建议身边的人去成都买房,他的逻辑很简单:

成都市有一个绝对中心,而这个绝对中心是有房子可以买的,北京也有绝对中心,那地方房子卖不卖?

成都核心区天府广场周边的房子不到两万,这甚至在中国很多二线城市都是不可想象的,更何况过去十年,这座城市的常住人口增加了将近400万。

肯尼迪竞选的时候曾经说过,GDP并没有考虑到我们孩子的健康,他们的教育质量,或者他们游戏的快乐。它也没包括我们的诗歌之美,或者婚姻的稳定;没有包括我们关于公共问题争论的智慧,或者我们公务员的清廉。它既没有衡量我们的勇气、智慧,也没有衡量对祖国的热爱。

简言之,它衡量一切,但并不包括使我们的生活有意义的东西。

在中国,这段话里的GDP可以换成房价。但成都一直是一个例外。它的城市精神一直都不是由房价来定义的,而是由盖碗茶、串串和麻将定义的。

成都,是很多中国人的精神家园。是全国绝无仅有的1.5线城市。

至于房价,2014年成都一位地产商总结道:

成都的经济发展水平明显高于房价水平,房价收入比基本合理,宜业宜居的指数明显高于同类城市。

2

成都的房价差一步就起飞了。

2016年年初,成都天府新区的九里晴川只卖8000元,没几个月,就跳涨至1.8万元。央媒火上浇油地发表了一篇《80年代错过深圳,90年代错过浦东,今天,你不能再错过成都》。

那篇爆款文章为低迷了五六年的成都楼市,吹响了复苏集结号,它以醒目的文字标出:

成都成为继北京、上海、广州、天津和重庆之后,第6个国家中心城市。

一夜之间,各种刺激人眼球的楼市消息和谣言都从各个渠道传过来,有地点,有人物,有细节——浙江人一口气买了60套房,全款、城南某楼盘剩余80多套房子,被一个外地人一个多亿买下了……

习惯了安逸生活的成都人突然发现,他们也慢慢追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了。有年轻人感慨:

地震毁不掉的,可能要被炒房团这批人毁掉了。

成都人冰箱里的鸡蛋还没过期,调控政策就来了。2016年9月成为了成都值得被铭记的一个月份。

限购前夜,成都7万人抢千套房的盛况载入了楼市疯癫史册。之后,楼市开始被摇号支配,为汉字做出了杰出贡献——“惊装房”、“万人摇”。很多成都人都说:

上一次经历成都摇房子,还是2008年。

限价造成了楼市奇观。

2015年,号称“亚洲十大豪宅”的华润金悦湾开盘,均价1.7万元/平米。2018年11月,金悦湾二期开盘,价格1.1万元/平米。

经过三年的发展,成都最好的楼盘价格竟然还掉了三分之一。249平的平层二手房市场价格700万,新房只用不到300万。

最终有5684人抢256套房,中签率4.5%。但除了这256个人,没有人满意。

老业主向开发商抱怨;摇号失败的人抱怨上天不公,甚至投诉到了市长信箱;开发商华润别无选择,只能减配。

未来交房的时候,肯定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这种市场经济中罕见的景象,一次又一次在2018年的成都上演。成都人民奔走相告:

我们赢得了天府之国的房价保卫战。

3

规律背后没有安逸,只有命运在冷笑。

供需矛盾被放大在每一个售楼处的队伍当中。更深的不满已经在悄悄弥漫。成都的朋友说,若说成都是现在全国供需关系最恶化的城市,也不为过。

由于限价太狠,开发商利润被削薄,无奈之下出售精装修,购房人需要为一套房多拿30万。

矛盾就此升级,成都有超过一半的精装项目都被拉起了横幅,甚至出现了千人大维权的场面。买家嫌弃装修品质差,要求公示精装用料细节,质问开发商为什么公摊面积也有精装费。

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上,充斥着成都人民对于精装的不理解和不满意。这种矛盾已经深入成都的大街小巷,业主们不仅用条幅和口罩来宣泄不满,还主动要求去中纪委和巡视组喝茶。

除此之外,土地的流拍越来越多。

兽爷的好友你包叔曾经写过《天府向左,成都向右》,他说成都的调控,让楼市彻底成为了投资套利的战场。

他抛给成都一个问题:

是死守房价红线,还是增加土地财政,已成了必须要做的一个选择。

现在,成都已经做出了选择。

2019年开年之后,成都的限价悄悄放开,遮遮掩掩了一年多,成都终于有新房首次站上了3万大关——武侯金茂府。

最近,有很多在北京的四川人飞回成都,去买房。价格超三万,武侯金茂府仍然是全国最便宜的金茂府了,即便北京上海均价过十万的金茂府,也没法开车20分钟到达城市最核心。

金茂府已经在中国很多城市造就了当地品质最好的住宅。这次,他把科技住宅又带去了成都。

刷新了城市单价的武侯金茂府,很多成本都花在了营造上造价。配备有地源热泵系统、新风置换系统和防霾除尘系统,以帮助业主应对冷冬和雾霾天气。

金茂府在各个城市的最大卖点,一直是六大系统的健康舒适——温度、湿度、空气、阳光、声音和水。

成都注定成为一个更international、更无懈可击、更物华天宝的城市。无论多么怀念那个五块钱就能买一杯毛尖的成都,人在充满渴望的时候,会忽视眼前的生活,再也无法听风听雨听川剧。

自由是一种比约束力更为复杂微妙的东西。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