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爷|又一个轮回开始了

兽爷|又一个轮回开始了
2019年02月25日 21:57 兽楼处

王二狗说:人年轻的时候,看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看着看着,就会离开,去山的另一边。

我们都还年轻,我们都喜欢打望,于是我们都选择离开。

每个人心中有一亩田。用它干嘛?也许种下茄子,长出黄瓜。二狗嘟囔着。

两年前一个晚上,我在景辉南街十字路口刷着煎饼,王二狗突然闯进我的夜来。两个秃顶油腻男人坐在煎饼摊前,喝着啤酒唱着歌,讨论百年煎饼摊何去何从。

别看兽爷现在只会摊五块钱的煎饼,以后我还会学山东烧饼、台湾手抓饼、馕、葱油饼……等到我连二十块钱的印度飞饼都学会了,Communism就到了。

讲到动情处纷纷热泪盈眶。我系紧解放鞋,把高腰秋裤提到胸膛,手拿刮板望着北京郎家园的辽阔苍茫,心里想嗷嗷大喊:

妈呀!这真是摊大饼的黄金时代。

“摊啥煎饼,还不如去买房,”这时,满脸青春痘的二狗总会给我泼冷水。

有时候我怀疑二狗是不是跟链家的左老板有一腿。他手机里打开最多的APP不是1024,而是戴着绿帽子的链家。

就算和我们喝燕京时,他都要上链家研究附近二手房,并嘀咕着:世界美好事情真的特别多,只是很容易擦肩而过。看看你身后的金地国际花园,刚成交一套两居,1410万,一年涨了600万。

炒它一套房,胜摊十年饼。

这句话,让我一口把晚上喝的燕京都给喷出来了。

说要炒房的二狗,后来不大来我这里。再后来我简直找不到他。据说他把滚烫的心给了一套大房子,并为此每天都在加班。我对此深信不疑。

这样过去快两年了。今年元宵节,街对面中介店走来一个小哥。买完煎饼,他说你身后的金地国际花园两居室都降到1000万了。

我从裤裆里掏出手机,上链家。金地国际花园春节前成交了套两居室,1086万。我多看了一眼,这套房上一次成交,是2017年4月,成交价就是1410万。

中介小哥说,房东是小企业主,年前一定要卖掉房补窟窿,否则后果很严重。算上交易费,这套房,他两年亏了350万。

炒他一套房,白摊十年饼。

1

去年,世界还不是这个样子的。

2018年1月2日,民营企业家毛振华在黑龙江亚布力雪地里振臂一呼;然后是《红海行动》热映;在“厉害了”的乐观中,一整年草蛇灰线的大幕开场了。

去年2月的亚布力论坛,王石说企业家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柳传志说营商环境让他心里很踏实;孙宏斌还是睁着双看上去无辜的眯眯眼,说自己不会算账。

大家都害怕错过什么狗屁风口。老年在造房,中年在造车,青年在造币。大家都像王二狗一样,想加杠杆,怀着一颗滚热的心去拥抱世界,丝毫不知道这个世界,已经承受不起。

地产商们也在摊大饼。兽爷摊的饼卖五块钱,他们要卖千亿。新力、弘阳、鸿坤喊出了千亿,阳光城和中梁甚至喊出了几年冲三千亿。

泰禾老板黄其森对着记者展示niubility,2018年销售额将过两千亿。股价于是涨了一倍多。

后来,我写了篇《铁打的韭菜,流水的黑马》,说别担心错过什么,大部分黑马将是分母。如果有不错过先生死掉的话,那都是自己选择的结果,怪不了谁。

今年年初,热映的电影是《流浪地球》。水能载舟,也能煮粥。太阳系都消停了,更别说自以为主宰了一两个地球的人类了。

前几天,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上,中国最顶级的一批学者和官员集体开炮了。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说:

当前投资下滑速度比想象得要快,短近期存在过度调整的风险。

2019年的亚布力论坛,也在前几天胜利闭幕了。明星企业家王石和柳传志,都没有来。人民艺术家孙宏斌正忙于收购将死之房企,忙于指挥手下给金科董事会投反对票,也没有来。

企业家群体沉寂多了。叶檀在现场发了一个微博,说这届亚布力很好,中国企业家不焦虑了。但斌马上微博上怼叶女侠:不焦虑?看看自己微博下面评论。

但斌总还是图样图森破。贩卖焦虑的都被封了,还有谁敢轻言焦虑。真正的焦虑,是不会拿到台面上去说。后来连毛振华都反省雪地陈情事件:

很不光彩,不成熟。

亚布力论坛几天,也只有轮值主席胡葆森说了句:“亚布力是一个炕,企业家们坐在炕头抱团取暖。”

炕头的知道炕下凉。

2

春节前,我接到一个地产业知名老板的电话。他第一句话是:

我差点把公司整个卖给国企了。

在签字的前夕,他反悔了。行至半路,大家都在硬挺着。

要冲两千亿的泰禾,2018年只完成了一半多点的业绩。杭州的几个项目都摆上货架;春节刚过,北京的泰禾西府大院单价怒降3万,其他几个项目都在搞促销,算算均价,都是以前不敢想的价格。

煎熬了一年的黄其森陆续在接触保利、华侨城、平安在内的国企或险资。他希望泰禾能像华夏幸福一样,转让一部分股权纾困。

这个时候,黄其森最羡慕的,应该就是王文学了。

前几天,原华润置地的灵魂人物吴向东扑面而来,不仅是企业扫清阴霾那么简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成了行业的标志性事件。

故事前半章,是一家中国top10房企的走散,一年多前,华夏幸福走在了悬崖边上,没有人会想到,只有110万人口的北三县限购,会有这么大的影响。

平安用160多亿的资金,让华夏幸福有了更多资金发展主业。年轻时我们都喜欢翻山,但可能翻过山后面,你会发现没什么特别。回望之下,可能会觉得这一边更好。

我们经历了探索,历经了失败。但只要不灰心,机会总会有。

郁亮2015年说,楼市进入了白银时代。这句话,把一众企业家带进了转型的坑里;孙宏斌2017年说,楼市现在是钻石时代。这句话,也把很多人带进了加杠杆的坑里。

商业世界,没有谁会在公开场合说真话的。就像史书,正经的没有多少,谎言到处都是。

“笑着活下去”的万科在三季报里说已经对存在项目的风险做好了跌价准备,前九个月,他们计提了将近42亿元的跌价准备,据说,在年报里,回款6000多亿的万科还将计提更多。

郁亮在内部说,经济下行还未触底,需做好长期准备,他要求把没潜力、闲置的资源处理掉。

这其实挺好的。一个人成熟的标志,本应该就是明白世事无常、看淡人走茶凉。

新华字典上说了,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去年平安入股两个月之后,华夏幸福的现金流就由负转正了。

世界是你的,也是我的。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属于活的时间长的。

3

过年回了趟河南老家,跟发小们也聚了聚,一群中年秃顶男人坐在一起,像冰箱里的一打鸡蛋在开会。

很久不见,我发现村里的老乡们明显膨胀了。几年前回老家,我是全村的希望,他们一个个逼我讲帝都见闻,天上人间、海航、保利俱乐部。

今年回去,他们张口买房、闭口创业。打牌一把输赢好几千,世界杯赌球输好几万,够我摊好几个月煎饼了。

每一个三四线老乡都因为房价而对未来感到乐观。就像两年前北京和深圳的老乡。

一篇写四川江油的回乡见闻说,江油正在建造机场,并成为中国唯一拥有三个高铁站的县级市;房价从三千多飙升到了五六千,碧桂园和恒大都在郊区建了超级大盘;当地人都认为房价将会进一步上涨。

这种乐观并不是江油独有的。

北京二手房均价从前年的6万多降到了去年的5万多,老家村里却在棚改政策大力支持下,房价涨了一倍有余,好小区开盘价已接近一万了。

用国家统计局统计师的话来说:

一线城市价格稳定,二线城市有所上涨,三线城市上涨势头得到抑制。

以前都是北京上海的居民流行算身家,现在三四线城市的朋友也流行这样,把自己几套房子按照估值加一加,人就有了估值。

很多老乡说,我这身家,总能和北上广深的人比一比了吧。

2018年全国大概卖了1700多万套房子,棚改也开工626万套,相当于这一年里,600万套旧房被拆。

一二三四线城市都说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来买房子,中国人口终于要不够用了。

但你看看,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淘宝京东的法拍房,拍了36万套,同比涨了六成。上个月,深圳法拍了3810套房子,是去年一整年的两倍。

金地国际花园那个一套房亏350万的小企业主,已经足够幸运了。

2018年有很多生意模式露出原形,无论是P2P、传销、还是炒房,2019年,这样的事情将会更多。

古语说,贪心不足,好胜心太过,祸之端也;微博上则有人说,不要用你的业余去挑战对方的专业;深以为同。

一件事情,等大家都想明白了,其实差不多就快结束了,后面都是瞎折腾。商业是这个时代人性欲望的集合,把自己当人,把别人当人,守住自己的底线和原则,这是唯一能够帮二狗们躲坑的方法。

春节过后,一则“燕郊二手房大涨7000元成交”的消息突然又开始在朋友圈流传。中国最牛逼的通讯社是朋友圈,中国最优秀的宣传工作者,都在房产中介的队伍里。

他们发明了很多新词,仅仅是涨价这个说法,就有“补涨”、“报复性反弹”等方式。

这几天,几个大城市把落户政策又放松了,信贷放松的捷报也频频传来,就缺一个房价大涨的新闻做强心剂了。

一个新的周期,在召唤着时代。

我突然想起王二狗这个家伙,不知道炒房的他现在怎么样了。于是我跟每个认识我的人打听二狗。

你包叔说,谁是二狗?从来没听说过。他用诧异的眼光看着我。

大家说存在的东西一定存在。大家说不存在的东西,一定不存在。于是,我也就开始觉得二狗根本不曾存在,并将他遗忘。

那位娶了老板太太的司机曾经很有感触地说:

我一直以为我是为老板打工,没想到是老板为我打工。

今天最后推荐一位朋友的公众号:趋势交易的奶爸。

奶爸是职业投资人,专注趋势,风格稳健,股票上,因严格执行趋势投资的纪律,曾成功躲过三次股灾,期货抓住了2016年大牛行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