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事可以坚持做十年?

有什么事可以坚持做十年?
2020年09月30日 14:54 兽楼处

2007年5月的一天上午,时任舟山绿城公司总经理的章建国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舟山政府打来的,主管城建的领导请他去办公室,有事商量。

原来2004年左右,北京一家国企和香港一家公司联合拿下舟山长峙岛的开发权。但圈了地后,这三年他们都没有实质性动作。

按规划,长峙岛要与一水相隔的临城新区同步建设。如今临城新区已初具规模,长峙岛还是一片荒地。领导希望绿城能参与长峙岛的建设,帮助政府打破僵局。

从领导办公室出来,章建国心里有点打鼓。长峙岛是舟山群岛南端的一个小岛,八平方公里的岛上,只有一大片荒凉的滩涂和盐碱地,植被、淡水资源匮乏。岛上一千多户人家,长期以晒盐为业,生活贫困。没几个舟山姑娘当时愿嫁到长峙岛,有句话叫:

长峙王家墩,草屋瓦墙门。

2007年是中国楼市的爆发期。一二线城市房价疯狂上涨,地产商眼中的机会是在交通便利、配套成熟的地块。那种地方只要挖个坑就能预售,一开盘就被抢光,瓢盆满钵。

孤零零落在临城边上的长峙岛,还是一片盐田风貌。真花巨资拿下来,一切都得从头开始,这得投入多少人力物力,章建国心里没底。不过绿城中国创始人宋卫平了解大致情况后,十分感兴趣,他马上让项目团队着手收购了。

其实拿下长峙岛后,怎么建,一开始老宋心里也没太大概念。他模糊觉得,这里应该是:

一个可游、可居、可玩的小镇。

当时可能原住民都不相信,这片盐田真能成为一个桃源般的小镇。

1

“绿城”的英文是Greentown。

从注册“绿城”那天起,学历史的宋卫平,就有着打造一个桃花源般小镇的情结。不过做小镇的路径,得要等到绿城2003年海宁开发百合新城时。

当时的海宁,纵向主干道海昌路最南端只连接塘南路,文苑路也只到沃尔玛的位置。百合新城那里,还是一块连公交车都到达不了的荒地。

但到了2015年,百合新城最后一期交付。这块一千多亩的城南荒地,周边都矗立起五星级酒店、银泰城、海宁第一人民医院等生活设施。十几年时间,绿城打造出一个高品质社区,给海宁人居带来了质的飞跃。

绿城盖的不仅仅是房子。他们往里面添加了各种商业和生活的内容。入住十年后,很多百合一期业主考虑换房时,首选依然是百合二期、三期的房子:

买的不单单是房子,还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对于绿城而言,海宁百合新城也不仅仅是一个楼盘。这是之后绿城小镇开发的雏形。

之后,绿城又启动了青岛理想之城和海南蓝湾小镇项目,正式踏上了小镇的探索与实践之路。老宋对于小镇的未来建设,也有了一些思路:

任何小区交付之后,业态要满足业主的全龄段生活需求。

拿下长峙岛后,从2008年开始,老宋一边拍板指定了英国JTP设计团队做规划,一边派团队到全球的知名小镇考察。这样的准备工作,绿城竟然整整干了两年。

JTP之后的规划,小镇未来模样清晰可见。人工湖、大片绿地、酒店、商业配套、医院学校一应俱全,非常符合老宋的理想。

但合作伙伴不这么认为。规划获批后,项目最早的股东、北京那家国企算了一笔账。为实现这个理想,团队至少要在岛上付出十年韶华;短期看,在房价高歌猛进的2009年,测算出的现金流也不合算。因此,他们告诉绿城:

对不起,如果你们执意这么做项目,我们只能退出。

最终,国企退出了,绿城独自留下来。在这个贫瘠的岛屿上,宋卫平告诉项目总:

利润你们不用去考虑,哪怕最后只赚一块钱。

2

过去这些年,中国房地产业几乎被高周转吞噬了。为了利润,几乎所有房企都被捆绑在与时间赛跑的快车上,根本停不下来。

做小镇恰恰相反。这是一个慢活,需要打造庞大而周全的体系。从教育、农业、科技再到颐养,文明和生活是小镇的组成部分,这些都需要时光的累积。

从做长峙岛开始,老宋的理想升级了,他想为大家提供理想的生活。相对独立于城市外的一穷二白的长峙岛,让绿城创建这种理想小镇反而成了可能。

当时的长峙岛,全岛只有一条通往码头的石子路。绿城日夜赶工,修了8条景观大道,建成后移交当地政府;为扩大淡水储备,又修建了两个景观湖聚集水源;为防涝,绿城又在岛的北面设置了通海闸门。

十年前的小镇还处于探索阶段,长峙岛也走过很长的弯路,定位摇摆过几次。

启动之初,JTP就做了小镇中心的规划。但当时绿城团队觉得,小镇中心应该像其他房产项目一样,等到项目开发1/3后才启动建设。

结果首批长峙岛的绿城业主进来后,站在小区里,他们对房子很满意,妥妥的绿城品质;走出小区环顾四周,他们开始抱怨:

光秃秃的一片。

舟山绿粉们的情绪,老宋很快也知道了。他要求公司加快配套建设,然而2014年的绿城,正经历着一场变故。

到了2015年,棚改大跃进,楼市形势一片大好。村民的旧房子变成了钞票,央企到处抢地皮,聪明的开发商们做的事情只有一个:

拼命盖房子。

绿城舟山团队依旧在研究建设荒岛的可行之路,从造房子向造生活转变。他们将配套建设和生活服务放在首位。从生活、教育、娱乐、医疗等各方面,配以各类特色生活服务,满足全龄段居民的日常生活各类需求。

长峙岛慢慢成了相对独立又互补于临城新区的生活小镇。2017年9月,舟山绿城育华学校、南海实验学校长峙校区和育华香芸幼儿园都落地并迎来第一批学生。

三所学校的开学,让岛上人气越来越足。以前岛上的孩子都向往定海的学校,村民以前最大的梦想就是挣钱在定海城区买套房,让孩子过去读小学。现在,长峙岛有了舟山屈指可数的好学校,临城的家长开始涌向长峙岛了。

2018年3月,宋卫平与一位朋友聊天时,灵感忽现,为长峙岛项目定下了案名:

如心小镇。

如心佛亦尔,如佛众生然。老宋的想法,还是想让这个昔日的荒岛,拥有众生的烟火气。

一年前,小镇中心商业街的全面开启。舟山首家IMAX影城、巧虎童玩中心、肯德基星巴克等商家陆续开业。到了今年夏天,如心广场每天客流量都有四五千人。7月11日东海音乐节开幕当天,客流量接近万人。

10年前,长峙岛人口只有4419人。10年过去,昔日滩涂地上,是近万名高举着双手摇摆的年轻人。

夏天的时候,兽爷的好友包叔在101次失恋后,也来如心小镇散心。沿街的欧式建筑,街上人流如织,小姐姐们各种摆拍。

晚上,他醉意朦胧,璀璨灯火、音乐喷泉、海风和音乐迎面吹来。他酒意渐退,等到看到脚下斑马线时,突然泪流满面。

绿城把斑马线设计成了I LOVE YOU的形状。

3

早些年,老宋想的是房地产振兴,一心在这个名声不太好的行业里,做出点好东西来。

现在,他对于房地产本身兴趣越来越小了。满脑子想的都是乡村振兴。农村没有好房子,就帮农民建农居房,改造乡村;没有配套,他又做商业、医疗、教育、生活配套,引入产业,慢慢地,把小镇做成了一个微观的小城市。

如心小镇,只是绿城同时做的难但正确的事情之一。

2009年,宋卫平带着团队到浙江安吉县天荒坪镇白水湾村一片空地上。有恐高症的他,特意爬上了一个7层楼高的毛竹架。

绿城刚在这里拿了一块地,并打算引入悦榕庄酒店。在毛竹架上一览群山后,老宋说,为了最大限度地把这些层峦叠嶂的景观引入酒店,在悦榕庄里要造一幢主楼。

一个悦榕庄酒店,绿城就花了7亿多。由于场地坡度很大,对高差的分析不足,也带来了建筑景观上的难题。

那两年,也是绿城最艰难的时刻之一。项目负责人袁爱军也是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年关难过。

但他们咬着牙,把这个普遍不被看好的项目做成了悦榕庄的标杆。也是在这里,绿城做出了第一批中式小VILLA,在之后的桃李春风,红极一时。

造高颜值的房子这件事,绿城一直让人很放心。但老宋一直在琢磨,人们到底需要怎样的小镇?小镇里应该有什么?

早在2006年,老宋在海南清水湾一片西瓜地、养虾池上面,开始建设蓝湾小镇。

生活营造阶段,他们首先想学校肯定要有,于是建了未来领导力学校;想到把蓝湾小镇建设成一站式旅游集散地,让来到这里的人到达各种好玩的地方,他们又买车组建了车队;这样想下去,小镇上又多了超市、面馆……

在为业主们提供各种服务的同时,绿城拓展了各条产业链,从而诠释了一个小镇持续发展的内在逻辑:

小镇的灵魂,是产业;产业的本质,是美好生活的基础。

走到这里,绿城不再是一个传统的地产商了。

去年,绿城与全国头部十多家产业机构联合成立了中国小镇产业联盟。今年,他们又将产业联盟继续扩充,拉来了新希望、星野集团、安麓酒店、鑫创科技、正大集团、谱隽医疗等八大产业的代表。这些产业,绿城都希望因地制宜的把他们导入到全国的小镇中。

除了大产业,十年沉淀下来的商业伙伴,包括肯德基、蓝城餐饮、保利国际影城、巧虎欢乐岛、隐居酒店等十几家代表,也都和绿城小镇达成长久战略,将跟随绿城走进更多小镇。绿城把这些商业伙伴,叫生活合伙人!

其实,生活本身,就是最大的产业。

4

现在,距离海宁百合新城形成小镇雏形,都过去了17年;距离如心小镇的打造,也过去了十年;就连距离2016年绿城小镇集团的诞生,也过去了4年。

十年的运营周期里,长峙岛如心小镇经历了从“生活小镇”,到“教育小镇”、“学乐小镇”,再到“如心小镇”的定位变迁。

这是绿城小镇探索过程中的缩影。美好生活关键的几环,和教育、医疗、文化、旅游等产业息息相关,又比这些内容琐碎、繁杂的多。

老宋建了道路,又去建人工淡水湖,建了淡水湖,又去建闸门。最后,还要往这些人造的建筑中,注入烟火气。因为这些,才是生活最重要的一部分。

生活,从来不是毕其功于一役。

这几年,绿城小镇集团全国布局了30多个特色小镇。

既有以耕读文化为主的杭州桃源小镇、身心灵健康增值小镇安吉桃花源,也有文化旅游主题的莫干山观云小镇。他们正准备打造小镇领域的新“四大名著”:

成都川菜小镇、宿迁梨园湾小镇、大连玫瑰园葡萄酒小镇、巴夫洛田园小镇。

与长峙岛如心小镇类似,新“四大名著”的共同之处,都是从一张白纸做起,直到给小镇居民以一种全新的生活。

理想小镇的打造,是老宋的一个梦想。根据他的描绘,那是一幅新都市主义下返璞归真的完美画卷。这是一个宏愿,过程当然也不是一蹴而就。中间别说团队有过反复,有过迷茫,就连老宋,也有过挫折挫败。

去年一个小镇项目出现变故,这个六十岁的人曾喝了一场大酒,当着合作方和包叔的面,放声大哭。别人哭可能是因为事业受挫折,他哭的是小镇的农业设想落空。

我不就想为农村做点事情?怎么这么难?

皇图霸业笑谈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但第二天早上醒来,老宋想起来小镇还雇佣了四十个村民。他担心这些50岁以上的工人失去工作,还叮嘱身边的人,如果小镇做不了,别忘了给工人多发点生活费。

包叔说,一觉醒来,他又从老宋眼里看到了一阵小风。哪怕知道有点毫无意义,还会努力把事情做好。这就是老宋。

命运残酷又奇妙。不是全部的坚持都会有结果。这就是现实。但因为有了这一切,拨冗之后的云散雾开,才显得更弥足珍贵。

罗曼罗兰说过,这是真正的英雄主义;顾城则写过这样一首诗:

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