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了一个长长的嘴

亲了一个长长的嘴
2020年12月10日 14:26 兽楼处

1946年6月底,内战以国民党进攻中原解放区为起点,正式打响。

政权角逐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很多人已经顾不上吃相了,最臭名昭著的政治暗杀“李闻惨案”就发生在这个时候,就连宋庆龄都站出来指责当时的黑暗和恐怖。

国内气氛愈发凝重,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国家往哪里去。唯独杭州,气氛却完全不一样,歌舞升平,与太平盛世无异。这一年,杭州竟然在......“扫黄”。

根据1946年7月25日《正报》的报道,杭州市政府发了政令:

西子湖上禁唱淫词艳曲。

报道里说,时值夏令,西子湖畔成为纳凉胜地。有些船夫为了招揽生意,雇佣年轻女郎伴坐于船上,演唱淫词艳曲。杭州市政府命令警察局取缔查禁。

北方战火纷飞,但西湖却独享一份平静,游船甚至运营到大半夜,让那些想夜游西湖的游客也有消费的地方。丰子恺等文人雅士,也是在这两年把家都搬到了杭州。

杭州就是一个享乐主义者的天堂,世事变迁,似乎都比不上暖风熏得游人醉来得重要。

难怪民国著名作家郁达夫会在一篇散文里评价说:

西湖就像是一位"二八佳人体似酥"的狐狸精,所以杭州决出不出好子弟来。

1

杭州能不能教出好子弟来不好说,但郁先生自己确确实实是在杭州变坏的,典型的一入杭州误终身。

1927年,郁达夫在一个party上遇到了“杭州第一美人”王映霞,惊为天人,那时王映霞已经许配人家,郁先生自己也已经结婚生子,但他还是发起了猛攻,劝对方不要结婚:

王女士,你情愿做一个家庭的奴隶,还是情愿做一个自由的女王?

很快,才子郁达夫就用情书攻下了山头。

郁先生更令人欣赏的一点是,俩人恋爱中的那些小事,全被他一五一十地记到日记里,并且以《日记九种》的名字发表。

兽爷的好友你包叔在青春期时,就是翻着《日记九种》入眠的。包叔甚至统计了一下,1927年3月到4月,郁达夫就在日记中记载了十次亲嘴,文风都是这样的:

我和她抱着谈心,亲了许多嘴,今天是她允我kiss的第一日。(1927年3月7日)

临别的时候,又和她亲了一个长嘴(1927年3月9日)

和她谈了一夜,睡了一夜亲了无次数的嘴,但两人终没有突破最后的防线(1927年3月20日)

和映霞抱着亲了几个伤心的嘴(1927年4月3日)

包叔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长、无数次、伤心这些形容词,原来可以用来描述亲嘴。

杭州真的太神奇了,众所周知在日本的时候,郁先生还是一个整天沉浸在性苦闷里的宅男,只能去不良场合寻求和女性接触,但是在杭州,天天都在和杭州第一美女亲来亲去。

当时的思想解放,可见已经到了什么地步,这种自由和奔放的性格,其实从当时西湖边的建筑上就能看出来。

在民国时期,西湖掀起了一股炫富潮,全国各地的政客、商人、学者都跑到西湖来当包工头,造起了一幢幢中西合璧的别墅官邸。这些建筑代表了房子主人各自的阅历、审美和修养,而且大多非常有品味。

古希腊石柱、英式券廊、古罗马式拱券、西班牙式弧型墙,中国第一代接触了西方的设计师们百无禁忌,和中式的飞檐翘角、青砖黛瓦也能放在一起,非常有个性。

这些元素至今仍然保留在西湖边,和南京上海同时代的建筑相比,杭州这个时期的建筑有一种特殊的味道,既不像南京那样森严,也不像上海那么洋派,有一种典雅而玲珑,端庄而精致的独特之美。

蒋介石与宋美龄在上海结婚后,蜜月旅行的第一站就选在西湖边的“澄庐”别墅内。

可以说,杭州的民居,在民国时达到了登峰造极。

在西湖景区没有一幢私家庭院,都不好意思叫自己首富的风气,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后来马云想尽办法,也要把江南会放到西湖边。

2

2017年1月,一向低调的钟睒睒把农夫山泉总部搬到了西湖景区西南边,一个名叫龙坞的区域;农夫山泉的母公司养生堂,把公司最核心的100人研究团队,研发大楼和天然药物研究所搬到了这里。

很多人都没有看懂这番操作。

一个月后,人们终于隐隐约约看懂钟睒睒的意图了,西湖区政府宣布与蓝城、绿城合作,投入约51个亿,改造建设龙坞的3.2平方公里。

周围的作坊们很快被搬走,就连一直不愿意搬走的村民,也接受了政府开出的条件:

由蓝城和绿城打造一个前所未有的安置房。

等到龙坞的拆迁工作全部完成,大家才看清楚这块地真正的成色。

它到杭州的互联网中心——未来科技城;到杭州的商业中心武林商圈到杭州的浦东——钱江新城,均近30分钟车程;到西湖风景区,更是只有不到两公里。

亲嘴狂人郁达夫和王映霞在杭州的爱巢,离那里也是20公里。

在已经开发殆尽、寸土寸金的西湖景区不远处竟然还藏着这么优质的土地。如果说西湖占尽了杭州的水景,龙坞就代表了杭州的山景。

龙坞山景俯视图

更重要的是,它就在西湖龙井茶的核心产区内,四周全是茶田茶山,烟雾缭绕,满眼翠绿。

有人算过,在“绿茶之都”杭州,西湖龙井的总产量极度供不应求,总产量满打满算也不过:

500-600吨。

龙坞产量360-370吨,也就是说有将近百分之七十是产自龙坞的。

龙坞自古因茶而生,山上是万亩茶园;山下各种人制茶、卖茶、饮茶,各种快乐交织,大家都叫它万担茶乡。

万亩茶园

杭州政府也小心翼翼地保护着龙坞的开发,在他们的规划中,它的产业就是茶:

龙坞茶镇。

总部搬到龙坞茶镇三年后,钟睒睒成了中国首富,虽然断断续续只有几个小时,但总算也打破了马家人和地产商对中国首富的垄断。

新首富提前占的这块地方,三年后也完全大变身了。

3

对杭州主城区内的这样一块稀缺的土地,宋卫平是珍惜的。很多人都建议他把桃里春风那样的中式建筑,或者玫瑰园那样的法式建筑直接搬过来,他都拒绝了。

思考再三,他选择了民国建筑。觉得只有线条感更十足的民国建筑,才能压得住龙坞绝美的茶山茶田。

这也是蓝城和绿城首次将民国风作为一个小镇大面积的基本建筑风格。这意味着巨大成本和不断创新,从设计、选材到工艺等,几乎全部都要独家定制。

很快他们就给观众带来了第二波惊喜。

2018年和2019年,龙坞茶镇·九街和葛衙庄相继亮相,惊艳了杭州人和游客。

龙坞茶镇的九街上,每一幢建筑都各有风格,不是千篇一律的复制。这也正是民国建筑的最大优势——多变,既有西方古典主义的浑厚庄严,又有新民族主义的朴素大方。

在九街的建筑上,可以看到民国海派的建筑风格,宋卫平把龙坞茶镇设计团队派到了南京、上海、天津等城市,让他们学习和观摩当地的建筑。

这也正是宋卫平一直想做的:

建筑博物馆。

而当地居民的安置房,更是成了当地一景。

设计师做出了“山”“居”“水”的结构,将小区融入了山清水秀的龙坞茶镇整体风貌当中。效果是这样的:

葛衙庄安置房

没有人相信这是安置房。

龙坞茶镇里的住宅用地极少,蓝城绿城连安置房都做成这样,大家都很期待他们怎么做商品房开发。

预计本月,龙坞茶镇第一期的“茗春苑”样板房就要开放了。坐落在西湖龙井茶香中的“茗春苑”设计成了以4房户型为主的四层、五层低密民国风格洋房,主力建面110-170㎡。其中民国建筑里冷峻孤寂的元素被去掉,保留了清秀的一面,加入了适合民居的柔和姿态,成为茶镇西湖边上“第三大民国风建筑群”的一抹浓妆。

茗春苑效果图

因为限价已经确定,“茗春苑”的价格约37100元/㎡,总价400-800万元。

毫无疑问,它一定会成为摇号的大热门。尤其是对于未来科技城的互联网新贵们来说,龙坞茶镇是一定要抢的,不仅能近距离享受多元城市配套,还能完成对西湖的收藏。

来看过龙坞茶镇的九街和茗春苑之后,可以看下蓝城和绿城做的更低密产品, 不限购、不限贷项目:

龙坞茗筑。

仅49席的龙坞茗筑是民国西式的三层低密建筑,更加大胆,西式元素更多:采用了大量的廊柱和拱券造型;在空间营造上,突破了市场面宽,进深的尺度,建筑层高3.3-3.7米,局部挑高2层,让空间拥有了更多变化的可能。

只需要1400-3500万元就能拥有主力建面310-500㎡,近乎绝版的1.1容积率的“私人订制茶园”。

龙坞茗筑沿街立面图

龙坞团队把九街、茗春苑、49席低密民国西式龙坞茗筑串成了一个生态链。龙坞茗筑的边上就是兔子山生态公园,占地面积22.6万㎡,不远处还有连绵的茶山。

经过三年的发展,龙坞茶镇的茶产业也已经有了雏形,蓝城绿城几乎把杭州茶产业链上的大师和大咖们几乎都拉过来了,浙大茶研所、浙茶集团、贡牌西湖龙井、艺福堂、大茗堂、素业茶院,从产茶、卖茶到玩茶、研究茶,产业链是完整的。

宋卫平自己的听蓝茶空间,也是放在龙坞茶镇。西湖区政府对龙坞茶镇的期望,是成为中国第一茶镇,这也是目标。

更不用说,龙坞茶镇还有拥有“东方树叶”、“茶π”等茶饮料的农夫山泉,这家公司是一定会接入龙坞的茶产业的。

在杭州选地这件事上,你当然不能相信郁达夫,但一定可以相信钟睒睒和宋卫平。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