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训练了一支队伍

秘密训练了一支队伍
2021年01月23日 19:00 兽楼处

对于江苏溧阳市戴南村的很多村民来说,姚克荣是一个某一天突然冒出来的外来者。这个微胖的男人大手一挥,流转了村里的2500亩土地,还挨家挨户串门,要给大家翻修房屋:

免费的。

村民们用天然的警惕拒绝了他,会有这种好事?

三年多以来,他要带着团队从改良土壤做起,做有机农业,改造了几百户村民的房子,还要花很多工夫做好人好事。

当地政府给他颁了好几个奖,但姚克荣真正感到戴南村接受了他,是有越来越多的村民都会喊:

老姚,来家里吃饭。

他总是婉言拒绝,但还是会忍不住瞅一瞅村民们的饭食。这一瞅问题就来了,很多老人尤其是独居老人吃得太简陋了。

他打定主意要解决这个问题,先是和集团打了申请,又找了好几次镇领导,最终争取到了溧阳市政府的民心工程“如意小食堂”,这还是溧阳第一个开在农村的食堂。

至于价格,镇里补一些,蓝城集团补一些,把饭菜的价格就给打下来了:

二荤二素,五块钱。

90岁以上的老人,每个月还有免费的十餐。村里的老人们办张年卡,一年的吃饭问题就这么被顺手解决了。

同样管得很宽的很宽的人,还有被宋卫平派往江苏宿迁市的葛丽萍,她要给江苏住宅条件最差的松张口村等五个村子,做一个彻底的改造。

她带着蓝城的人用了三年时间,将农民的住房改造成了令无数人惊叹的中式villa,让刘强东的父老乡亲们一跃上了住宅鄙视链顶层。

按照传统来讲,这些蓝城体系内最优秀的设计师和工程师应该是在杭州的某个豪宅项目上工作,现在他们被丢在穷乡僻壤里,到镇子上要步行20分钟,想可劲大吃一顿,镇上最好的饭馆人均也不过100块钱。

和他们一起工作的,本来应该是香山帮的匠人或者日本的设计大师,谈论怎么打动有钱人的荷包,但农居房造价标准只有1900元/平米,还包括景观、路面硬化的费用,简直是在挑战行业的极限。

成本不够,浪漫来凑。

按照公司的行政级别,葛丽萍和姚克荣是平台的高管,还有另外一个title:

镇长。

镇长在我国的领导序列里,是级别最低的官员。在江苏农村的两位“镇长”更惨,没有行政级别,不属于体制,没有权力,没有主管部门。

这个称谓是老板宋卫平发明出来、安在他们头上的,似乎这个title能解决他们所有单枪匹马的无力感。老宋要求他们只要关乎农民民生,啥都能做。

1

姚克荣的老板是远在杭州的宋卫平,如果旁听他过去一年在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会以为是一位农业部的官员。

他的讲话中总有乡村振兴和造福农民之类的词语,很少说成本,即便谈到利润,说的最多的也是:

作为商人,只谋求合理利润。

在宿迁农居房改造上蓝城基本没赚到什么钱,工程出名后,有五六十个考察团来考察,热情邀请葛丽萍去复制,她也只敢接下其中两个。

没办法,无论是改建农居还是种地,都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花钱、耗时间,而且也许并不会有一个让别人很满意的结果。

作为中国最有名的地产商之一,老宋已经不怎么提房地产,至少在蓝城体系内,房子越来越成为实现理想工具。

溧阳和宿迁的团队,都是在他的授意下,拿着真金白银在农村做探索性工作。他们通过企业的投入与运营,替政府及乡村承担部分乡村振兴所需的资金与资源,并将最终所得利润反哺于乡村。

农房改造和村庄更新是第一件事,蓝城相信建筑也是有文明教化作用的,然后再做景观,做传统建筑,至少从视觉上:

尽量大于等于日本,赶得上欧洲。

老宋的苛刻不会因为是探索而减少,比如他要求,农居房的品质要大于等于商品房:

因为农民一辈子有可能就住这么一套房子。

这句话真应该挂在所有开发商的头顶。

他还是不放心,设立村民监督委员会,邀请村民担任监督员,作为乡村改造建设的“监理”,全程参与监督农居房工程建设。

不用说,蓝城给自己找了一群最苛刻的甲方。蓝城工程师们的工作,经常是在一群大爷大妈围观下进行的。

预算着实寒酸,葛丽萍手下的工程师们还是想办法为村里设计了集会广场、商业街、村礼堂、乡贤馆,有一个项目经理竟然给村里免费做了一个景观水系。

小镇街道景观实景图

宿迁的农居房完工后的照片,刷爆了社交媒体,无数网友请愿蓝城到自己老家去做改造。

2020年底,溧阳的姚克荣算了一下,蓝城进驻三年后,戴南村集体经营性收入从60万增长到了 500万;村民家庭年均收入从5万增加到了8万元。

戴南村里每年要轮种和养殖240种农产品,销售额能有450万元。更重要的是,那些土地被蓝城从南京农业大学请来的专家,一寸一寸有机改良过了。

蓝城农业小镇实景

宋卫平给姚克荣的最新任务是,在当地农居中普及抽水马桶,推动当地生活品质提升。

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对某种情感或者某件事情的狂热追逐。这些年,老宋起起伏伏,我看到他为了某种理想而奋力挣扎,心常有戚戚。不是所有的努力都会被报以掌声,不是全部的坚持都一定产生结果,这就是现实。

正如宜家的创始人坎普拉德所说:

为大多数人创造美好生活的一部分,包含着打破地位和传统的局限而成为更自由的人。要做到这一点,我们不得不与众不同。

2

宋卫平在农村做的这些事,很容易被人理解为慈善事业。

如果这样理解,就大错特错了。已经有无数案例证明,慈善和捐款不仅没有帮助问题的解决,往往成了问题本身。

老宋对蓝城的定位,是一家以商业模式运营的社会公益企业。无论是宿迁还是溧阳所做的探索,都是蓝城的商业模式,核心的产品是“小镇”:

比城市更温暖,比乡村更文明。

农村是蓝城商业闭环的根基,小镇的母题在农村。

郭德纲说,没有经过商演检验的艺术不是真正的艺术。小镇产品也是要被放到市场上的,尽管目前它还是一个小众产品,niche market。但老宋预计未来十年二十年,小镇的市场份额会增加五倍十倍。

他在提前布局一个大市场:

一个理想的小镇团队,要比一般团队多做1000-3000件事。

多出来的3000件事,是解决小镇居民的3000个生活需求。未来每个小镇将有一两万人生活其中,从老到少,从柴米油盐到健康颐养,都得安排妥当了。

蓝城的核心竞争力就是研究生活。比如怎么让小镇居民更长寿。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是77.3岁,宋卫平想通过小镇运营,让居民的平均寿命达到:

90岁。

听到这句话的第二天,你包叔就跑去蓝城的小镇里应聘当保安去了。

平均年龄90岁,一句口号后面是一个系统的工程。

在集团层面,蓝城要组建或者联合健康管理公司、养老机构、医疗机构,做好理论和技术的储备。

健康管理系统的后台,宋卫平会要求蓝城所有自投小镇比如有健康管理机构,引入大批的健康管理师和营养师,拿出真金白银去培养业主的健康管理习惯。

所以,在小镇的终极设想里,不再需要销售团队了,生活服务管家是运营的核心。

蓝城的镇长们就在这样的严苛要求下试炼了很多年,等他们有机会操盘核心城市项目时,发现已经习惯比别的项目多做服务了。就像北京海淀区的孩子,每天都参加课外辅导班,辅导班已经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过去两年,两个由小镇衍生出来新产品被投入杭州市场:

陶然里和桃李湖滨。

陶然里是同城颐养的公寓,桃李湖滨是以生活服务为核心的城市住宅。直接说结果吧,这两个项目都成了杭州的现象级项目,杭州不少朋友都在抢陶然里的公寓,桃李湖滨则成了城市小镇的新标杆。

在给桃李湖滨做定位的时候,宋卫平说这个项目40%的价值来自服务、40%来自自然景观资源,只有20%来自住宅。

在地产行业中,房子的价值比重还从来没这么低过。

桃李湖滨实景图

但城市人已经表现出了极大的为生活服务买单的兴趣,农村反哺城市的效果,获得了商业上的认可。

陶然里和桃李湖滨的所有密码和运转规律,在几百公里之外的宿迁农村,在悠然南山的稻田里。

在被宋卫平扭曲的现实力场里,最顶尖的豪宅设计师在为农村的五保户设计房子,最讲究地段论的开发商领导在田间地头办公。

将两个世界连接起来的人,就是镇长。

他们大可以在城市安安稳稳做开发,但老宋把他们派到了小镇,派到了柴米油盐的琐事中去。他们的职位是发明出来的,也没有编制没有行政级别,就背负着组织的公益使命和商业使命,给理想铺路。

他们是蓝城最核心的秘密武器。没有什么“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也没有功德圆满,他们只是在一个被大多数人遗忘的角落,发挥一个商业组织的最大力量。哈佛校长、经济学家拉里·萨默斯说:

组织得当的努力会带来奇迹,无须指挥、控制和规划。

商业的美妙之处在于,一旦它运转起来,就会奖励那些解决了他人问题的人。

半个小时后,蓝城的镇长日就将在线召开,今年的主题是“与城市·共乡村”,蓝城体系内的镇长们会聚在一起,聊聊过去一年的心得和体会,他们是宋卫平商业实验和探索的第一负责人,对于未来乡村、社区和居住的思考,值得所有人都听听。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