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城往事

1861年的秋天,比以往来得晚一些。

曾国藩已经包围安庆两年了,北边的咸丰让他去解放江浙沪,西边的胡林翼求他去救武汉,东边的洪秀全更是老给他找麻烦。曾国藩哪儿也不去,他给弟弟曾国荃写信,说这一仗:

不要怕,满仓就是一把梭。

9月5日凌晨,曾国荃轰塌了安庆北城,弹尽粮绝的太平军战斗到了最后一人。

长江进入安徽后,途径安庆、铜陵、芜湖、马鞍山后直入南京。安庆失守后,南京再也无险可守,太平天国随之覆灭。

中国人讲究个顺势而为,自古安徽朋友要讨生活,无不是顺江而下,走南京,过常州,最后留在大上海。

徽商首富王文银,是安庆人;比亚迪王传福,是芜湖人。中国最危险的女人董明珠,虽然是南京人,但是毕业于芜湖职业技术学院后,凤兴之地也是安徽。把张近东、史玉柱也算上,哪个逆过这个势?

在安徽当官也是一样,安庆历史上一直是省会,省里的地方官要想进合肥,总要到长江边锻炼一下。

这几年也有个例外,比如安庆好人,蔚来汽车的创始人李斌。

1

前几年,新能源车企是各地政府的香饽饽,竞争非常激烈。就拿江苏说吧,南京养出了博郡、拜腾,南通养出了赛麟,俨然是新能源汽车天下共主。

散装江苏在新能源车这盘大棋上,那会看起来是赢定了。

4月底,浓眉大眼的李斌回到了合肥签约。蔚来汽车的全球总部在上海,代工厂在安徽。前几年,李斌一直努力想把自己的工厂落在上海。

但上海不缺新能源汽车产业。大众、通用凯迪拉克、特斯拉都要在上海设厂,加上地头蛇上汽,要么有钱要么有技术,再不济的也是上面有人。

只有蔚来,上市融资未达预期,产能不足限制营收,能不能在上海建厂,一直是个小问题。

马斯克当时发过一条推特。大意是说蔚来的上海工厂,必须等特斯拉的超级工厂产能达到50万辆后才能动工。

看到精明的上海朋友,最终选择和硅谷大佬做朋友。安庆好人也不等了,扭头走了。

北京的亦庄国投,浙江的湖州政府,再加上广汽、吉利、上汽……每个传闻里的干爹都没给过李斌面子。

兜兜转转,在蔚来最危险的时候,李斌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地理原点,把中国区总部放在了合肥。

为请来资产负债率150%的蔚来,合肥政府拿出70亿买了蔚来中国24%的股份,其他配套更是不惜工本。为拉老乡一把,安徽还把给蔚来代工的江淮和国轩高科的股份卖给了大众,20亿欧元还没捂热,转身就塞给了李斌。

大众在安徽扎根时,是给政府立过军令状的。5年后,大众计划在中国卖出150万辆新能源汽车。蔚来的步子更大一些,从今年开始算,到2025年,蔚来规划总营收4200亿元,还要在科创板上市。

李斌对家乡父母官的投资眼光评价很高:

就好像是往二级火箭投入燃料。

二级火箭好像一般也就能陪到卫星升空前吧。

合肥这边刚刚动土,江苏就发来了贺电。6月份,博郡、拜腾、赛麟相继宣告扑街。散装江苏政府豪掷百亿的大手笔,换来三大新能源车品牌不足100辆的销售。

这并没有影响合肥的脚步,最近的几个月里,合肥的领导不断奔走在合肥市每一个与汽车相关的大场合。在威马电动车最新一轮百亿D轮融资里,又出现了合肥的身影。

一把梭哈买下赛道的合肥,有了新的外号:

投资银行。

浩南算了算,大众说自己5年内卖150万辆,蔚来说自己5年内卖100万辆,5年才卖250万辆车。

你们比一年要卖100万辆的恒大汽车不知差到哪里去了。虽然一辆车都还没看到,但转眼就要去科创板上市了。

2

合肥市的金寨路很长,连着中科大和经开区,见证着这座城市一次又一次的“豪赌”。

上世纪60年代末,因为和老大哥的关系紧张,北京的高校开始向各省外迁。中科大外迁的目标省份里,河南、湖北、江西都扭扭捏捏。特别是河南,专门领着中科大选址的同志钻山沟看丘陵,摆明了不愿意同志们来分口粮。

安徽的领导就不一样,他告诉中科大选址组,给你们腾出合肥师范学院和银行干校,给你们装空调,省委没暖气都保证你们有:

还给一大笔钱。

70年代末,大部分外迁的北京高校都搬回了北京,中科大留在了合肥。

30年后合肥的孙书记,也沾过北京高校外迁的光,他大学读的武汉地质学院,其实就是北京外迁的中国地质大学。

孙书记是被合肥人讨论最多的书记。

2006年,京东方要搞6代线液晶屏,175亿的投资连娘家北京都接不住。京东方的王总本来想去深圳碰碰运气,结果被孙书记截了胡。

当年,合肥财政收入还不到400亿。孙书记说深圳给多少,我合肥就给多少,我地铁都先不修了,卡号赶紧发过来。

2010年9月,孙书记在一场记者会上告诉大家,昨天京东方已经开始点火了,能够生产26-37寸电视和显示器用液晶显示屏。他还给大家算了笔账,靠卖地是不能支撑一个城市的固定资产投资大幅增长的,要靠:

社会化和市场化。

给京东方的175亿,一半是贷款,政府出了30亿,剩下的,机构投资者们出。这个合肥模式在今后10年里屡试不爽。

孙书记高升后,吴书记和宋书记还是这个模式。不管是京东方还是长鑫,都给合肥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2017年,合肥新闻联播专门做了一期回顾节目,历数这些投资给合肥带来的变化:

鸡生蛋、蛋生鸡、鸡和蛋都留在合肥不想走了。

这哪里还是在说城市管理,简直是巴菲特的股票经嘛。

投出了感觉的合肥,现在把自己的投资组合称为“芯屏器合”、“集终生智”。不少其他省的投招部门,纷纷也组团来学习。

3

欧阳修被贬到安徽滁州时,写下《醉翁亭记》,说“环滁皆山也”。这似乎有点像今天安徽的处境。

论GDP,东面的江苏全国第二,北面的山东全国第三,西面的河南和湖北,分别是全国第五和第七。

全国20个最牛掰的城市,有9个围绕在合肥周围。今年2月份,合肥公布了2019年的经济数据:

9409.4亿。

这个成绩,让市民们很兴奋,因为前一年的城市20强排行榜里,最后3名的成绩都是8000多亿。

合肥的朋友们还没庆祝两天,济南公布了成绩单,GDP比合肥多出了34个小目标。安徽又一次遗憾地被挡在20强门外。

4年前,国务院的把安徽8个城市划进了泛包邮区。这是一个压力山大的区域,苏州的GDP相当于安徽的一半,浙江的杭州和宁波每年新增常住人口是合肥的三五倍。

要想和这些城市抢人抢资源抢发展,一般手段肯定是不行。

所以你知道安徽这几年是怎么过的吗?曹雪芹写刘姥姥第一次进大观园,满屋中之物都耀眼争光的,使人头晕目眩。

还好,旁边的江苏省比较散装。

疫情期间,各个省市都派医疗队支援湖北。江苏13个地市,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大巴和横幅,他们甚至不是坐着同一趟飞机来的。有记者拦住一辆大巴,问对方是哪里来的,那人脱口而出:

苏南。

其他省都是一码通全省。到了江苏这儿,南京有宁归来,淮安有淮上通,苏州不仅有苏城码,还有苏康码和文明码。也是辛苦领导想这些名字了。

这么散装的省份,也不是没有共同点。

包邮区里,上海人搞金融,浙江人搞互联网,这两个模式安徽都叫不起。

江苏自古是鱼米之乡,商人崇尚实业,爱好重资产投资。不管你是美国人、日本人、韩国人还是欧洲人,只要你来办厂子,散装江苏处处欢迎。

上世纪90年代,苏州和无锡用工业园模式拉动地方经济转型升级,让江苏的GDP一举超过了山东,步步紧逼广东。

这一切,都被上游的安徽朋友看在眼里。

这几年,上海嘉定区书记和常州市长都被安徽“抢”了过来。合肥的发展模式,简直苏南的小翻版。张五常说,县际竞争是中国在经济困境中出现奇迹的主要原因,史玉柱也说,市县级政府是中国经济最强大的发动机:

中国的县可以作为企业看。

今年5月,合肥的虞书记上任的第二天,就去了经开区,总投资超过1100亿的上百个项目,在这一天同时开工。

这1100个小目标,三分之一投给了长鑫的晶圆研发制造,十分之一给了蔚来汽车。

虞书记是安徽天长人,和张近东是老乡。当地人说天长人性子急,虞书记在安庆、宣城这些长江沿岸城市当一把手时,就是个急性子。

安庆和宣城两地市民在博客和论坛里就爱讲虞书记的段子,他批评下属效率低的故事流传甚广。

最近虞书记和包邮区的领导们开会,话术都变了:

我们的长三角

6月,合肥出了一个政策,严禁公务员上班炒股。你包叔说,这是领导的一片苦心啊:

买股票要长线操作,别动不动就瞎操作。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