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玉玲与邓文迪,两个射手座女人的不同命运

刘玉玲与邓文迪,两个射手座女人的不同命运
2019年10月25日 20:58 金融八卦女

文|李大锤

来源|本文由蓝小姐和黄小姐授权转载(ID:misslanmisshuang)

· · ·

《致命女人》大结局大家都看了吧。

就算没看应该也被剧透的差不多了,结局只兑现了两个杀夫预言,而且剧情不可避免的走向了美国式的温情,西蒙娜最后躺在卡尔身边的一幕赚足了不少泪水。

可以说这出剧让刘玉玲在中国观众心中又上了一个新台阶,在剧外,刘玉玲是此剧的导演之一,西蒙娜这个立体的复杂的女人在三个女主角中脱颖而出可谓是由她左右,自己的戏自己导,当然要胜出别的女演员一筹,在影视圈,这就叫拥有话语权。

▲刘玉玲也是此剧的导演之一。

而在戏里,西蒙娜这个人物的开阔、坦诚和真实都让人对她记忆犹新,她的真实坦率BITCH和敢做敢为,让出轨的老公滚蛋打耳光,和18岁的小帅哥享受鱼水之欢一声“OH,YOUTH!”的爽剧情让女观众们开心极了,而剧末她的义气开阔和宽容又让她再夺一城,让不少男人都为之感动。

她有开阔的格局,会对痴情迷恋她的小情人说,“你肯定还会对很多女人说这句话,但我很荣幸是第一个”。

她也有铁样的肩膀,对出柜的丈夫不离不弃,陪他走到人生终点,这些和最初出现在剧中的西蒙娜——热爱派对、经常迟到、虚荣势利的那一面结合起来,构成了一个生动的可爱的女人。

人们再一次对刘玉玲产生了膜拜,她在中国又火了一把,成为职业女性最佳代言人,虽然这二十多年以来,她一直也没有离开我们的视线,她的《甜心俏佳人》,她的FUCK OFF的基金理论、她成为《基本演绎法》的女主角、她通过代孕成为妈妈、配音《功夫熊猫》……

刘玉玲是少数几个真正在好莱坞获得成功的华裔女性,也是少数几个在主流社会拥有极大名声的亚裔女子,但也让人不得不联想另一个闯荡美国获得成功的女士,她叫邓文迪。

说来也巧,她们长的有几分相似,都是西方人眼中的典型的东方美人,有着狭长上翘的眼睛,类似花木兰的长相。

▲刘玉玲与邓文迪。

说来也巧,两个人今年都刚好51岁,连生日都只差几天,刘玉玲出生于1968年12月2日,邓文迪出生于1968年12月5日,所以,她们都是行动力超强,经得起打击的射手座。

两人都是苦出身,都有过贫穷的少年,苦苦挣扎奋力向上攀登的青年,也都有闯荡世界的胆识和胸怀,努力改变命运的决心,而且也都获得了成功,而且两个人偶尔也有交集,可是细想一下她们俩走的路却完全不一样。

▲邓文迪曾一度称刘玉玲是她的闺蜜,《致命女人》中的西蒙娜也有某种程度在影射邓文迪,两个人确实在社交场合拍到过合影……

虽然同样是底层出身的野心勃勃的女人,但她们的奋斗经历都泾渭分明,简单地说,就是一个靠男人,一个靠自己。

当然,硬要说的话,靠男人也是另一种靠自己,但这种靠自己多多少少还是和真正靠自己有一些些不一样,虽然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独特的,没有可比性。

但比较了两个人在人生关键节点上的选择之后,还是不得不承认路径依赖会造成多么大的不同,也许你我都能从中得到一些启迪。

1.

先说刘玉玲。

刘玉玲出生在美国纽约,父母是从中国移民到美国的第一代移民。

父亲是土木工程师,母亲是生物化学家,但到了美国之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能做最底层的工作,父亲成了贩卖带有电子表的圆珠笔的推销员。

▲刘玉玲童年照。

为了贴补家计,14岁的她和哥哥不得不到工作环境和条件都非常恶劣的成衣工厂当童工,关于童年的经历,刘玉玲不讳言那时只要放在我面前的食物我都吃。

整个少女时代刘玉玲都处于兼职的状态,她做过很多种职业,秘书、舞蹈教练、服务员……可以说很早就认识到了社会的残酷。

▲刘玉玲和母亲。

比起刘玉玲,邓文迪的童年就要幸福一点,她不用疯狂打工,但她的艰难在于她要面对重男轻女的原生家庭之伤。

她出生在徐州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两个姐姐一个弟弟,父亲有知识有文化,还当过厂长,家里条件不错。

但邓文迪的出生并不受欢迎,她是第三个女儿,而和那时的大部分中国父母一样,她的父母也迫切地想生个儿子,所以邓文迪并没有感受到父母对她过多的爱。

▲邓文迪一家六口蜗居的50平米小房子。

邓文迪15岁时,父母被调回广东工作,全家人迁徙回了广东生活,因为求学的缘故,唯独把邓文迪留在了徐州。

可以说,她是一个被忽视长大的女孩,尽管这样的女孩子在中国很多,但邓文迪不是一般的中国女孩,她有着强烈的自我实现的心。

而刘玉玲的父母则笃信知识改变命运,母亲鼓励她一定要读大学,后来刘玉玲一番苦斗之后果然拿到了密歇根大学亚洲语言及文化学士学位,这在一个贫穷的华裔家庭是很不容易的事,这也是她自己奋斗的结果。

▲高中时期的刘玉玲。

当然邓文迪也同样相信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最后她考上了广州医学院,毕竟医生或者律师是每个父母心中的金字招牌。

▲嫁给默多克之后的邓文迪常被媒体描述为严厉、苛刻,甚至当众斥责默多克。也许正是因为她从小也接受了同样的家庭教育。

2.

1990年,22岁刘玉玲正式步入演艺圈,开始了自己的好莱坞闯荡之旅。

同一年,22岁邓文迪踩上了第一座男人脚手架,和53岁的Jake Cherry结婚。

邓文迪向世界发起进攻的方式直接而精准。

在大学以学英语为由取得Cherry夫妇的信任,通过两人的资助来到美国,再以获得绿卡为目的和Jake Cherry结婚,这一过程只用了三年时间。

相比之下刘玉玲进入战场的方式就显得缓慢许多,22岁的她此前只有两件事为媒体所津津乐道,一件是大四那年她去给舞台剧《爱丽丝漫游仙境》试戏,原本试了一个小角色,最终却拿到了主角的戏份。

另一件事是,刘玉玲在地铁上被星探发现,拍了人生中的第一部广告片,她把片酬从90美元争取到了100美元,“因为想感受把百元大钞攥在手里的感觉。”

最初的选择决定了以后要走的路,刘玉玲和邓文迪分别走向了各自不一样的人生。

1990年到1997年这是刘玉玲的试镜和龙套之年。

当年的好莱坞并不如现在这样开放和平等,亚裔的生存环境艰难,刘玉玲打三份工,一边打工一边试镜。

▲她说大家都愿意把她放在名单里,但真正得到的试镜机会却少之又少。她得到的回复通常是:我们不知道该给你什么角色,或者,没有多少工作机会给你。

1992年邓文迪和JakeCherry两年多的婚姻结束了,因为美国法律规定外国人和美国人结婚必须保持两年才能申请到正式的绿卡,时间一到,邓文迪立刻离了婚。

▲年轻时的邓文迪眉眼之间还没有后来那样凌厉

而这时的刘玉玲,接拍其第一部电影《贝弗来山90210》,在里面饰演一个龙套女招待。

1995年,两人都27岁,邓文迪转战了另一个脚手架——男朋友沃尔夫资助她上了耶鲁大学工商管理专业。

刘玉玲在独立影片《Bang》中饰演一名妓女;龙套期间的刘玉玲接演的几乎都是这种边缘的、充满刻板印象的角色。

这样一对比,邓文迪的上升期还是要更明显一些。

命运的转折点先后到来。

耶鲁读书期间,邓文迪在飞往香港的航班上结识了福克斯电视的布鲁斯默多克,据说是邓专门买了头等舱的机票坐在默多克旁边,飞机一落地就拿到了实习机会。

1996年,邓文迪开始在香港star tv当实习生,1997年,邓文迪获得star tv在中国大陆开拓音乐频道的职位。

3.

1997年,29岁的刘玉玲去试镜《甜心俏佳人》,到了以后才发现几乎都是白人,只有她和另外一个非裔美国人,她当时心里想,原来叫她去是只是为了更容易过审。

她没有拿到她试镜的那个角色,但是编剧对她印象深刻,专门为她创造了个角色。一个会说中文的华裔女律师,个性鲜明的冷美人,吴玲。

这个角色为她赢得了艾美奖最佳女配角提名,也打破了很多人对亚裔的刻板印象,刘玉玲也因此开始接触到主流角色。

而29岁的邓文迪此时正在用她独特的方式引起默多克的主意,一种说法是,她在众人开会时大声质问默多克为什么中国的业务做得这么差,默多克回答了之后邓文迪依旧不满意。还有一种说法是她不小心把红酒洒在了默多克身上……

两年之后,31岁的邓文迪在泊于纽约港的私人游艇Morning Glory号上与默多克举行了婚礼,成为默多克的第三任妻子。

两人都进入盛年,都取得了极大的成功,成为美国人都知道的女人。

2000年时,32岁的刘玉玲靠着《甜心俏佳人》吴玲一角打开场面,接演了《霹雳娇娃》,从此一炮而红,刘玉玲跻身好莱坞实力一线女演员。

▲《霹雳娇娃》当时其他两位女主演的片酬已经高达千万,而刘玉玲只有一百多万美元,她抗争了很久之都没有结果。第二部时片酬涨到了300万美元。

而立之年之际,两个人以不同的方式成为了世界闻名的亚洲女性。

结婚后的邓文迪将重心放在了家庭上,因为离婚时默多克与前妻安娜做出协议,邓文迪以后不能获得新闻集团的财产。

所以为了争夺遗产,2001年,邓文迪将试管女儿格雷丝带到了这个世界上。2003年又生下了女儿克洛伊。

也几乎是同一时间的2003年,而刘玉玲争取到了昆汀的《杀死比尔》中石井御莲这个角色,据说这个角色原本是打算找日本演员来演,但是昆汀对刘玉玲的表现印象深刻,因此决定让刘玉玲出演这个角色。

刘玉玲从此以550万美元的片酬成为好莱坞收入最高的华裔女演员。

▲刘玉玲是真的红了,《欲望都市》第四季里刘玉玲客串本尊,萨曼莎想要买个铂金包还要假借刘玉玲的名字。

▲与刘玉玲相关的恋情也开始被很多人好奇,其中最广为人知的一段恋情就是和乔治·克鲁尼那段无疾而终的恋情。乔治·克鲁尼是“好莱坞钻石王老五”,两人恋爱时都正值盛名,恋情曝光在镁光灯下,刘玉玲坦言两人并不合适,所以这段恋情也并没有一个美好的结果。

▲除此之外还有与其他一些男朋友,比如导演扎克赫尔姆、亿万富翁诺姆·戈特斯曼(上图)等等,恋情十分低调。

邓文迪如愿以偿成了传媒大亨的妻子,坐拥全球富豪名媛朋友圈,成为社交场上最出风头的阔太。

▲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是默多克的商业政治同盟伙伴,两人私交很好。所以邓文迪也自然而然能够与布莱尔有交集。后来英国《卫报》称,邓文迪疑似婚内出轨,对象就是布莱尔。

而刘玉玲已经不满足于仅仅做演员,转而向执行制片人进军。

更大的转折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降临。

2012年,刘玉玲主演了《基本演绎法》,以亚裔面孔出演女版华生,引发了一阵轩然大波,但是她不在乎。

她不仅稳稳的演出了七季,成为台柱子,更在第二季里就已经争取成了本剧的导演之一。

▲刘玉玲在《基本演绎法》导演现场

▲当导演时的刘玉玲,虽然身高只有一米五七,但是气场足有一米八

4.

2013年,邓文迪和默多克离婚,分家产的新闻一度甚嚣尘下,最终以邓文迪获得了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一处豪宅以及紫禁城边上的一套四合院而告终。

这一年,这位人家赢家45岁。

而她的两个女儿是默多克家族信托的均等受益人。

▲离婚时默多克和邓文迪走入法院的表情颇让人玩味

两个女儿获得的股份和其他四个孩子是不一样的,她们所获得的是没有投票权的股份。也就是说,虽然她们也和其他孩子一样作为新闻集团的大股东,可是她们却不能影响新闻集团的运作,除了可以每年分分钱,或者卖掉手中股份换钱,并不能控制集团决定。

对于普通人而言,这已经是非常可观的财产,而对于野心家邓文迪而言,这个结果恐怕差强人意。

离婚后的邓文迪过上了世界名媛的生活,48岁那年,邓文迪和小27岁男朋友海滩照曝光,她一下子又成了舆论瞩目的焦点。

而46岁那年,坦诚无法过上普通人生活的刘玉玲通过代孕生下了孩子,也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时间过得飞快,2019年,邓文迪的新闻是已经和嫩模男友分手,疑似另结新欢。

新欢的身份也被扒了出来,名叫Alex Tisch,是知名企业Loews的副总裁。

而2019年,娱乐媒体把这一年命名为刘玉玲年。

《基本演绎法》完结,《致命女人》接档并成为绝对爆款,刘玉玲也成为继黄柳霜之后第二个在好莱坞星光大道留名的华裔女演员。

▲刘玉玲在星光大道上和自己的镶名之星合影

这是好莱坞星光大道建造61年以来,加上刘玉玲,仅有4位华人在此留名。连在好莱坞闯荡多年的李安、吴宇森,也尚未在此留名。

在邓文迪和各种各样的男人周旋时,刘玉玲一直在与西方的偏见对抗着,在星光大道发表演讲时,刘玉玲也在为打破好莱坞偏见摇旗呐喊。

“有时候有人会说,我能在主流影坛取得成功是身为亚裔的奇迹。但其实亚洲人早就开始拍电影了。只是我们在好莱坞尚未有一席之地,因为他们不愿邀我们前来分一杯羹。”

我们来看看邓文迪和刘玉玲有什么不一样。其实真正的不一样是邓文迪总是想要去擭取,而刘玉玲则是想去创造。

邓文迪走的是几千年女人最热衷于走的路线,利用男人实现自己的阶层跃升,而邓文迪则完全是靠自己实现自己的阶层跃升,前者把自己的价值定格在婚姻、女儿和情人上,使用自己的性别权力,而刘玉玲把自己的价值定格自我的创造力之上,完全靠个人的实力和才华。

你可能不知道,刘玉玲不但是著名的演员,还是知名的艺术家。

她从90年代开始画画,早在1993年,她在纽约铸铁画廊(Cast Iron Gallery)举办了她的第一次个展摄影展「Unraveling」。一幅画就能卖出1万到5万美元不等的价格,有一幅作品甚至在2016年卖出了17万美元的高价。

▲为了要避开演员身份带来的光环,她的作品都署的中文名字yuling,而非众人所知的lucy liu。

▲她的艺术作品包括绘画、雕塑、拼贴画、装饰艺术等……

50岁时,刘玉玲和新加坡艺术家饶淑碧联合在新加坡国立博物馆开了一个展览,用捡来各种各样的东西组合成一本书,取名为Unhomed Belongings。她说,捡东西这种爱好可能与从小的成长经历有关,因为小时候家里没什么钱,对于扔掉的东西都觉得很可惜。所以给被扔掉的东西一个家,就像给了它们安全感一样。就像她小时候也很需要安全感一样。

▲同时,她还致力于推动艺术课程在学校的推广活动。画展上卖出的画大部分也都捐给了慈善机构。

▲而刘玉玲在做慈善和公益这件事上,也是一如既往的认真。热心公益活动,从2004年起就开始担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大使,并多次前往当地调查当地状况。

刘玉玲还向监制和导演发展,接下来将导演一部戏《无名英雄》,讲述好莱坞第一代华裔黄柳霜的故事。

▲黄柳霜原籍广东台山,1905年1月3日生于洛杉矶,1961年2月2日逝世,属第三代华裔。14岁那年她得到了一个试镜的机会,在《红灯笼》中演一个无名的小角色,从此走向了电影之路。在那个年代,黄柳霜出演的很多角色都充满了西方对东方的猎奇和偏见,她的很多大部分都是:娼妓、奴隶、或者心肠恶毒的蛇蝎毒妇。她在这样的环境里艰难生存,但是也敢于抗争。而刘玉玲将执导的就是黄柳霜作为时代先驱,克服逆境的故事。

而邓文迪可能的下一个新闻是什么呢?

大概是又结新欢,或者是将另一个名媛纳入自己的豪华朋友圈。

▲邓文迪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是几十年的好友。

▲邓文迪的party合影上旁边簇拥的都是各个业界大佬和名媛明星

这个时代,都在讲女性成功,大家也希望看到杰出的女性成功。

成功并没有标准的模板,有钱有名是否就是成功呢?当然这也是成功的一部分,但真正的成功应该还包含你个人的创造力的展示,对于社会前进的回馈,这其中就包括人们对你的敬意。

虽然说我们不用活在别人的眼光里,但是靠身体和生育价值去完成阶层的提升和财富的创造非常平常以及原始,对社会的进步并无太大的意义。

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会敬重居里夫人而不会记得和她同时代的阔太,再有钱的阔太在人类的长河里悄无声息,再风流的名媛一百年后也无人记得,因为完全为个人而活的精致利己主义者止步于她自己了。

每个人都在努力靠近幸福,每个人都在努力过上想要的生活,这当中无分贵贱,人要为自己而活,但仅仅为个人而活,确实也太无趣了一点,不是么?

如果你真的爱这个世界,用你的热爱为它创造点什么出来,多么可爱,就像刘玉玲。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