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我花2300万全款买了一套房”

“2020年,我花2300万全款买了一套房”
2021年01月16日 12:00 金融八卦女

2020年的11月,当大魁又一次拿到新的房产证后,他在小红书上晒出了自己的买房经历。

这已经是大魁在北京的第五次购房。从2009年买下首套房开始,大魁已经先后置业北京朝阳区望京区域的住宅、朝阳区CBD商圈和常营区域的商住,以及昌平区的别墅。

“望京的住宅是从2009年购入后一直持有到2020年才卖出的,价格从2万元/平米涨到了9万元/平米。但后面买的CBD和常营的商住,以及昌平区的别墅就没怎么享受到楼市上行的红利。其中常营的商住更是在我收房前夕价格腰斩,从最高点降价了100万元。”大魁表示。

2020年3月,出于结婚的需求,大魁再度进入楼市,置换了一套总价2300万元、面积200余平的四居。“2020年3月婚期定了,于是决定将望京原来的房子卖掉,置换一套婚房。”

▲大魁在小红书晒出的房产证 来源 / 受访者提供

这一次,大魁“壕无人性”地选择了全款,一次性付清2300万元。

“2020年,我的心态变了。”尽管很多人不理解大魁为什么要全款购房,但他有自己的考虑,“2020年,大环境对公司和我个人的冲击都很大。我有朋友的公司领导和他说,公司状态不好,问他能不能和公司同进退,工资打个五折、七折。这让我产生焦虑,担心未来我的收入是否能保持正常水平、或者平稳增长,能否持续覆盖房贷。”

投资标的的缺乏也是大魁选择全款购房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我卖房的时候,去银行将那套房余下的贷款提前还清。在银行排队的时候,我发现还贷款的人非常多,我问营业员,为什么这么多人要在年底还贷款。那位营业员告诉我,因为没有好的投资渠道了。”

实际上,在2020年,选择将资本注入房产的人,并不只大魁一个。即使受到疫情冲击,2020年依旧是买房者争相涌入北京楼市的一年。

北京中原市场研究部日前发布数据亦显示,2020年,北京新建住宅市场(不含回迁房,剔除共有产权房,含普通住宅、豪宅、别墅)年总成交套数47673套,较2019年增加12758套。

二手房同样保持了上涨。同据上述数据,2020年,北京二手住宅全年累计网签168839套,比2019年多了23821套。

艾浩也是2020年北京22万购房者之一。

2020年12月,艾浩在微博晒出了自己的房本。“这套房是为了结婚买的。拿到房产证时,我们已经举办完婚礼了。本来2020年8月就签下了购房合同,但是十月底办理房产证时,老公的身份证消磁了,只能重办。耽误了一个月。” 艾浩告诉燃财经。

“改善性住房需求和学区房是2020年北京楼市的主要驱动力量。”大魁总结2020年看房过程时指出。

1.

/ 首套房,从2万涨到9万 /

大魁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身为80后,他有一份别人眼里“高收入”的工作,年收入在80-100万元之间。 

大魁的首次购房是在2009年,以220万元的价格买入了位于北京朝阳区望京的融科橄榄城。“那时候我刚开始工作。和所有年轻人一样,想要自由,不想住在家里、被父母管束。所以想买一套房搬出去住。” 大魁回忆。 

2009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买房还不是一件那么难的事情。根据北京市统计局数据,2009年2月,北京四环内商品住宅期房平均售价为14226元/平米。某购房者小黄还曾在2009年元旦前后,看了一套位于北五环外的楼盘“润泽悦溪”,该楼盘当时售价仅8000元/平米,还有折扣优惠。

 “当时购房也没有购房资格的要求,基本上想买就能买,而且还有房贷利率优惠。”大魁购买融科橄榄城时,房贷利率就打了七折。 

“楼市调控政策关键看信贷。”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曾向燃财经表示。利率打折,那就是意味着政策鼓励买房。

 “政策鼓励的原因应该是2008年楼市的一场‘大跳水’与关。”大魁认为。

燃财经查阅资料发现,2000-2007年,北京楼市曾迎来一轮上行。随着奥运举办,2006年和2007年更是达到顶峰。“涨”成为北京楼市的集体记忆。有资料显示,从2000年至2007年顶峰,北京房价均价从3000元/平米上涨到15000元/平米。

北京市统计局数据也指出,2007年,北京商品房屋销售价格比上年上涨11.4%。北京市统计局未公布2007年全年北京房价的具体数据,但公布了前三季度的情况——截至2007年前三季度,北京市四环内住宅期房均价为14744元/平米。

但“涨”到2007年进入顶峰之后,迎来的便是下跌。随着调控来袭、奥运会结束、金融危机爆发,2008年,全国楼市进入了调整期,北京也不例外。北京市统计局指出,2008年,北京四环路以内住宅期房均价下行,跌至15581元/平米,销售住宅94200套,同比降32.5%。

大魁所享受到的利率优惠便是源于2008年后的“救市”。

2008年底和2009年初,不到三个月时间,北京市接连发布《关于促进本市房地产市场稳定发展的若干意见》和《关于贯彻国办发131号文件精神促进本市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开始对居民购房进行鼓励,放宽了购房限制,并且加大了贷款扶持力度。

比如,居民首套的商业贷款最低可打七折,首付最低只要两成;二套按首套贷款要求执行等。

“救市”的效果立竿见影。到2009年底,北京四环内商品住宅期房均价涨至25907元/平米;全年销售商品房销售面积达2362.3万平方米,比上年增长76.9%。

日历翻至2020年,北京房价更是早已翻涨数倍。

“2009年买望京的时候,我非常不好意思。因为在北京人看来,望京根本就不是北京,住望京也很丢人。但当时我只买得起这个位置,而且房子到我上班的地方也就30分钟,勉强可以接受。”大魁告诉燃财经,“买房之后同事问我买的哪里,我都特别不好意思说在望京。”

但11年之后,大魁将这套房屋售出时,房子已经涨了5倍。

“我是2万元/平米买的。” 大魁表示,“买的时候我还说,这地方撑死了能涨到3万元/平米。但后来这个小区在最高点挂牌13万元/平米的都有,2020年,我也是以9万元/平米卖出的。”

2.

/ 买入商住,交房前夕价格腰斩 /

在购入融科橄榄城之后,大魁抱着投资或自主的想法,购买过国贸商圈核心地带的万达广场可注册办公的70年产权商住、常营区域的常楹公元自由派50年的商住,以及昌平的翡翠公园别墅。

不同于望京的首套房从2万元/平米涨至9万元/每平米,获得了楼市上行福利。此后买入的CBD万达广场、常楹公元自由派和翡翠公园别墅,大魁都“没赚到钱”。

购买CBD万达广场的时候,大魁还在东方梅地亚办公。“家里卖了一套房子,给了我300万元,让我想买哪儿买哪儿。”

“当时中关村还是一个土坑,什么也没有。国贸是建设得比较好的,周围办公需求很旺盛,万达广场的房子差不多可以租到一万元一个月。我就300万元全款买下来了。”

但持有了两年之后,大魁选择将这套房子卖出。“卖出价是325万元,再加上持有那两年的租金,整体赚了差不多50万元。但现在,CBD万达广场同类型房源市值已达600万元。”

大魁表示这是自己的一次判断失误:“卖的时机不对。” 

常楹公元自由派商住的价格更是经历了“过山车”。

在2015年,工作几年攒了一点钱之后,大魁谋划进行投资。“当时刚开始做投资,也还没接触太多标的,之前买过房,就想着那就继续买一套吧。”

于是大魁以90万元的价格买入了常楹公元自由派的一套公寓。“当时商住市场非常火爆,在我拿到房产证前三个月,这个小区同类型房源价格已经翻涨了一倍,达到200万元。”

▲图 / pexels

“商住也曾有过春天”。2010年,北京“限购”拉开帷幕,规定“同一购房家庭只能在本市新购买一套商品住房”。此后“限购”不断加码:2011年明确外地户籍满五年社保限购一套、京籍只能买两套;2013年新增京籍单身人士限购一套房。

于是,不限购的商住成为楼市“香饽饽”。数据显示,2008年,北京商住市场供应量仅1.15万套,但到了2016年,跃增到4.17万套。此外,2016年北京楼市共计成交103645套商品房,其中商住就有50651套,占比达49%,占据了半壁江山。

哪里有热度,哪里就会迎来调控。楼市调控的定律颠扑不破。

距离大魁的公寓交房还有三个月,2017年3月26日,北京商办类项目迎来调控,要求新建商办类项目不能售给个人,存量售与个人需要满足无房、连续5年社保或个税、全款等严苛要求。

受调控影响,北京商住房的价格应声下跌。“等我收房的时候,这套公寓价格已经降到了100万元。” 大魁回忆。

目前商住也尚未看见曙光。“我最近看到小区同类房源成交价大概是118-120万元。但是我没打算出手,而是把它作为一个理财产品在进行出租,目前一个月租金能有4000元,还不错。”

3.

/ 全款2300万买房 /

从2009-2020年,北京的房子是越来越“难买”。大魁向燃财经表示:“一是购房名额越来越紧;二是房贷利率越来越高;三是好的位置、楼盘越来越难买到。”

“随着北京调控的不断深入,北京非核心区域的房产投资属性基本上没有了。”2017年,大魁借用母亲的名额买入了昌平区翡翠公园别墅。“当时我买入的价格是815万元,现在市场价大概是850万元。”

北京的调控一直在加码。2017年3月17日,北京出台严苛的“317新政”,将二套房最低首付比例提高至六成、最高贷款年限由30年降至25年,同时对企业购房限售三年。此后,北京楼市一直保持“低温”状态—— “317新政”后两年,北京新房成交约50843套,比新政出台前两年下降约45%;二手房成交不足28万套。

2020年3月,因为婚期确定,大魁再度进入楼市,决定置换一套婚房。

2020年的北京楼市受疫情影响明显。大魁回忆道:“我是2020年3月决定换房的。但是那时候小区封闭式管理、售楼处闭门谢客,根本看不了房。所以4月我才正式开始看房、选房。”

跟随疫情防控的节奏,大魁也感受到,2020年上半年,市场表现不佳,直到下半年才开始恢复。根据北京市统计局数据,2020年前五个月,北京全市商品房销售面积为228.6万平方米,同比下降26.5%。

随着疫情形势好转,5月楼市开始恢复,其中尤其体现在二手房成交量上。根据我爱我家数据,2020年5月,北京二手房成交量达到近1.6万套,此后一直维持高水平运行,其中6月和9月还突破了1.7万套。

在2020年的尾声,11月大魁签下了心仪的房屋,一套望京金茂府的面积200余平米的四居,并选择了全款购入——一次性付清2300万元。

“在11年的购房经历中,我有过全款,也有过贷款。比如CBD万达广场就是全款购入,在望京买的首套房则是家里出了90万元首付,我自己贷款30年购买的。”大魁表示。

“2020年选择全款可能是因为心态变了。” 大魁表示,“买第一套房时,当时我的工资只有4500元每月,贷款之后,每月需要还款4000元,但我一点都不焦虑。因为当时我有信心,觉得自己明年的收入肯定不止4500元每月。”

但2020年,大魁失去了信心。

 “我目前的年收入在80-100万元,如果贷款,是可以覆盖房贷的。” 大魁介绍,“但我不确定未来行业、公司、我自己能否保持平稳或者向好的发展。如果现在首付1000万元,剩下1300万元贷款,那我2021年能不能挣到每月25000元的房贷?如果工资缩水,或者部门被砍、收入为0怎么办?工资会打折,但房贷是不会打折的。” 

“如果有贷款,你会被这种焦虑折磨得睡不着觉。”大魁说道。 

同时,投资标的缺乏也是一个原因。大魁指出:“假如我有2300万元,其中1000万元用作首付,剩余1300万元去做理财,能达到6%的回报率。那我肯定是愿意贷款的,因为我每年将得到房子的升值,还能额外获得2%的收益。但大家现在找不到6%收益率的稳定理财了,起码老百姓是找不到了。所以我选择全款买房来降低自己的杠杆和压力。” 

像大魁这样择的并不是个例。艾浩告诉燃财经:“2020年10月,我闺蜜也提前结清了房贷,因为感觉贷款利率太高,不划算。” 

艾浩的朋友在广州,她的房子于2020年3月买入,当时首付约100多万元,但时隔7个月,2020年10月,艾浩的朋友便选择一次性付出300余万元,将贷款结清。

4.

/ 北京楼市预计仍将平稳 /

即使经历了疫情的冲击,2020年的北京楼市依旧交出了一份优秀的答卷,新房销售量同比增长36.5%,二手房销量同比涨16%。 

但在销量大涨的背后,价格却是被“牺牲”因素。北京中原市场研究部数据显示,2020年,北京新房成交均价为52016元/平米,同比2019年价格下跌3212元/平米,跌幅为5.8%。在二手房方面,2020年,北京二手房成交均价为64159元/平米,较2019年小幅增加264元/平米,增幅为0.4%。

新房成交价格较为平稳主要与北京的政策环境和市场供应有关。合硕机构首席分析师郭毅告诉燃财经:“相比于其他地方,北京的楼市调控更严苛,且一直没有放松的迹象。同时,北京楼市供应量较为丰富,尤其近两年限竞房供应占比不断加大。所以房价走势较为平稳。” 

限价则是更加直接的因素。张大伟认为:“北京楼市目前成交量已经起来了,明显走热。但因为限价的关系,所以均价上不去。”这一点与分钟寺某楼盘销售经理告诉燃财经的内容一致,该销售经理表示:“我们本来想申请12万元/平米的均价,但是没批下来,所以最终均价为10.6万元/平米。”

北京楼市的“投资属性”已经褪去。大魁也认为。 

“2020年的北京楼市,只有海淀区的万柳、中关村、上地、后厂村这些区域,因为学区比较好而比较坚挺,无论价格高低都很抢手,往往一个犹豫就没了。但大兴、昌平、顺义以及朝阳比较偏远的地方,还处在阴跌的状态。”大魁表示。

 “因为这次换房的契机,我也开始做小红书、微博等个人自媒体。也有很多粉丝问我怎么选择投资标的。我个人的建议是,如果是想纯投资,其实不建议在北京买房,因为北京的‘房住不炒’执行得非常彻底。但是如果自住,就只要考虑好自己的预算和要求,然后找匹配的就可以了。”大魁最后说道。 

本文经授权转自燃次元(ID:chaintruth)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