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外卖的前大行支行长

送外卖的前大行支行长
2021年07月23日 12:00 金融八卦女

以下是姚志刚的口述。

1.

/ 外卖“单王”成站长 /

前两年创业失败后,我总想重新找份不错的工作。常州是我的出生地,我也在那里工作生活了二十多年,如果找找人脉,(工作)应该不是问题。但我挺爱面子,不想开口,也不想再回到这座城市。后来有半年时间,我就待在长沙,度过人生的低谷期。每天浑浑噩噩,不知道该做什么。

我一直有晨跑十公里的习惯,每天这个时候都在思考未来,毕竟不可能就这么一直废下去。最终我还是去投简历了,把银行工作的经历写了进去,放到各个招聘网站上。

我一直以为就我的背景,等来的会是金融行业,或者企业财务的岗位,没想到接到的是需要外卖骑手的电话。我当时也是顺手投的,刚接到电话的时候还是挺有落差。如果是在熟悉的城市,我一定不会干这个工作。但是在长沙,反正也没人认识我,送外卖刚好也是锻炼身体,闲着也是闲着,干干试试呢?

就这样,我成了长沙的一名外卖骑手。一开始我不好意思告诉家人,连一直支持我的妻子都没有说。母亲打来电话,我只是说自己挺好的。

身边的同事都是80、90后,但我常年坚持锻炼,看起来也不像51岁的人,爬楼梯、跑步等体力活也不比他们差。一开始我也会很紧张,电动车一直开着火,时间紧,又容易走错地方。我的第一单就错了,应该去农博住宅小区,跑到农博小区去了。

参加马拉松时的姚志刚,他一直有跑步锻炼的习惯。讲述者供图

我在的配送站地形挺复杂的,有很多容易混淆的地方,我又不熟悉这里。但我早上还是在坚持晨跑,用这个时间留心观察周边的环境:商家在哪里,哪个门不能走,哪里可以抄近路。

一个月之后,我把这些画成地形图,标记出需要留心的地域,之后就烂熟于心了,接到订单后可以在脑子里规划出最优的路线。这张图后来我也发给我带的骑手们,让他们可以更快去适应。

我总是觉得,曾经在部队做消防员的经历帮助了我。当时也要熟悉城市环境,从而能迅速赶到事故地点。我每次接到订单的时候,彷佛像当时接到任务一样兴奋。那种落差感是面对自己和亲友的,见到客户的时候不会有。在银行和送外卖,不都是服务行业吗?我始终认为服务行业没有高低之分。

入职一个月后,我成了当月的“单王”,跑了1500多单。只能说是偶然吧,有些年轻人还是能跑过我的。信心和成就感在一点点恢复,我觉得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份工作,跑得多的话待遇也还不错。很快我被提拔成小组长,入职4个月,又做了我们那个站点的站长。

2.

/ 疲倦 /

我挺反感外界称呼我为“前银行行长”。给我贴上这个标签后,大家都误以为我辞职之前是在一个大行里管理很多人、薪资优渥的角色,我不喜欢被夸大。我在的只是一家银行在常州市的支行,非常非常小,离职的时候,行里的人员只有七八个。刚过去工作那年,名字还叫“分理处”,人员的数量也差不多就是这么几个,这么多年也没大的变动。

我爸爸以前是江苏一所省重点中学的老师,太望子成龙了。我小学跳了两级,只读了三年。上了初中,我年纪太小跟不上,成绩就废掉了。

19岁那年,我从常州到上海,成为武警上海消防总队抢险救援班的消防员。我们是负责救人的,相当于特种班,需要第一时间去火场里切断火源。那时候训练挺苦的,每天要做大量的练习,拉单杠,多热的天也要戴着防毒面具跑步。

当兵时的姚志刚。讲述者供图

我训练得也比较刻苦,曾经在上海消防总队举办的1500米比赛中获得第二名。这段经历对我来说还是挺重要的,养成了一些习惯和思维,伴随一生,就比如每天十公里的晨跑。

1992年我从部队退伍回到常州,那个时候还管分配工作。我的很多战友去做了保安,我比较幸运,被分到一家大型国有银行在常州某分理处的柜员岗位。那时候还没有电脑,存单都是手工开的,也不用计算器,都是打算盘,还要考试,我只能一点点去学习和摸索。

我主要的业务还是拉存款。进去的第一年,因为业绩很好,我被评为省行的先进职工。第二年我们的领导调走了,其他同事也都比较年轻,我就接替他成为分理处的主任。

以前我对银行和财务的知识一无所知,有些人吃惊我怎么第一年就业绩突出。我觉得是我做事情一直都比较认真,从不敷衍。我喜欢和别人交心,不会因为人有钱或者没钱就换一副嘴脸。

那时候我们银行门口有个擦皮鞋的,我每天都会去跟他打招呼,路过的时候和他聊聊天,时间久了也成了挺好的朋友。后来他在我这里办了几千块钱的保险。保险公司的人知道了,还要拉我去给他们上课:来讲讲你是怎么把擦皮鞋的拉进去的?

在银行工作时的姚志刚。讲述者供图

之后的20多年,我就在这个小小的分理处打拼,直到2017年辞职。一开始也是意气风发,想要把业绩做好,有进一步的提升,但也不知道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一种深深的疲倦感。

说不清楚那种感觉,只是这样朝九晚五的工作干了这么多年,每天都困在各种存款、理财等繁重的任务中,下班了还经常要去陪客户喝酒,激情真的都丧失了。业绩也做了,但是该得的荣誉没有得到。妻子对我的状态也不太满意,她希望我能有上进心,不要每天只为了混日子。

我现在想来,如果当初一步一步来,人生可能是另一番光景。

3.

/ 没有吃到螃蟹的人 /

选择去创业其实很偶然。

2017年一个老战友来常州找我,吃饭时邀请我一起去西北创业。他是从事环保涂料生产的,想在甘肃开一家建筑涂料工厂。他说国家正在推动西部大开发,会有不少新的建设项目。现在在不少城市,工地上只能用干粉砂浆,品质更好,可以提高工程质量,也相对环保。而甘肃当时还没有这么严格要求,但他了解到,政策很快会下来。所以,这个干粉砂浆将会在那里成为蓝海。我们现在去开厂,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前景一定不错。

我没有立马答应,也没有纠结太久。很快,我跟着战友去了甘肃一个地级市考察,发现当地确实还没有生产干粉砂浆环保外墙涂料的建材公司。当地负责这方面的领导也接待了我们,给了我们各种招商引资方面的文件,还讲了相关政策优待。对方也说,明确的文件很快就会下来,最迟也不会超过两年,以后当地只能用干粉砂浆。

当时我就有一种可以在这里一家独大的感觉,回到常州就下定决心要辞职创业了。这离战友第一次向我提议,也就过去了十几天时间。一方面我是相信他,并且我也亲自去考察过了,另外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妻子。

她也不是个保守型的人,一直在鼓励我,希望我能出去闯一闯,让我要有上进心,哪怕是失败亏钱了也无所谓,只要我努力。她甚至还说,大不了失败了回来我养你。

除了她以外,周围的其他人都强烈反对,无法理解。我母亲一遍遍地说,你都快50岁的人了,再过十年就退休了,还折腾啥呢?银行的领导也挽留我,我告诉他们,说不清了,说不清了,但是真的疲倦,想出去闯一闯。

去甘肃创业时,我没有往坏的方面想,一下就投入200万的资金。我的工资没有大家想得那么多,这些钱里有30万是向岳母借的,还有几十万是妻子向银行贷款的。

战友和另外一个朋友也投了不少钱,我们开了一个注册资金1000万元的新型建筑公司,买下一条十几米高的大型干粉砂浆生产线,热火朝天准备开始干。最初还行,因为当地指定了几家工地一定要用我们这种砂浆。后来,它们工程结束了,那个关键的文件却一直都没有下来。

创业时的机器。讲述者供图

这种环保材料的价格是普通材料的两倍,如果当地不出明文政策,我们的产品自然乏人问津。后来就是苦撑,苦等,心急如焚,每天都在烧钱。最后几个月,机器几乎就没敢开,一开就是成本。创业近3年时,我们下定决心把公司关了。那些机器现在还在甘肃,拖回来也要花大价钱,而且还会变废铁。

积蓄都打了水漂,还欠了一屁股债,但我也不怨战友,毕竟我也去考察了。我只是觉得对不起妻子,也不想面对老家的人,不好意思回常州。

刚好有个亲戚在长沙做建筑工程,2020年初,我就到长沙给他帮忙。过了一阵,他叫我一起投资。但我哪里还有资金?况且他自己的工程款都时常要不到,我不看好这一行,也没有再创业的打算,只过了两三个月,就不在他那里工作了。

一直到我做了骑手,当上站长,才慢慢走出低谷。也就像当初很快从柜员变成主任一样,我现在也清楚骑手们的想法,他们明说的,没有说出口的,还有那些表情,我都能理解,比较好沟通。我也努力帮他们争取利益,各种不应该算超时的单,我都会一遍一遍帮他们想办法取消。

其实我不觉得之前在银行的管理经验对现在有太大帮助,反倒是在延续当年在部队接受的方式,就像个老班长一样。平时我会比较严格,奖罚分明,有令必行,令行禁止。

成为站长后,我才告诉家人们自己在做骑手。后来陆续被媒体报道,老家的很多人也都知道了。有些人会觉得我励志,为我感到骄傲,比如我的母亲。也有朋友会误以为我好像过得很凄惨,打电话说:混到这种地步了,回来吧,兄弟们不会让你饿着。我也就是笑一笑。

人总还是要有规划的,我还是希望能继续往上走,努力成为区域经理。也算是比较偶然,我就这样得到了第二次证明自己的机会。

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著作权归属极昼工作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另有声明除外。

本文转载自【极昼工作室】

关注查看更多故事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