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数字货币桥测试,美元大厦将倾?

人民币数字货币桥测试,美元大厦将倾?
2022年11月23日 00:00 路财主

美国东部时间11月15日(周二),纽约联储银行创新中心(“NYIC”)发布声明,将与花旗集团、汇丰控股、万事达卡、纽约梅隆银行、富国银行、道明银行、Truist等华尔街的多家金融机构开始为期12周的数字美元试点。

该试点项目被称为受监管负债网络美国试点项目(the regulated liability network U.S. pilot,下称RLN),通过RLN平台,参与试点的多家银行将发行代表客户存款的代币(tokens),这些代币将在共享分布式账本上的央行准备金中结算,测试分布式账本技术的“技术可行性、法律可行性和业务适用性”以及模拟代币和探索监管框架。

纽约联储还表示,该项目可能会扩展到多货币操作和受监管的稳定币上”。

有人认为,这可能是数字美元发行的前兆。

但纽约联储说,该项目不是为了推动任何具体的政策结果,无意表明美联储将立即发行数字美元,也并未代表数字美元必需的设计框架,试点项目的测试结果将在结束后公布。

其实,你不知道的是,一个半月之前,中国人民银行业已经宣布干过类似的事儿。

9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联合国际清算银行(BIS)及其他三家央行宣布:基于四个国家及地区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货币桥项目,真实交易试点测试完成

先来解释一下,什么叫做央行数字货币桥(m-CBDC Bridge)

传统货币体系下,跨境支付如果采用美元,本质上是依赖发达国家的商业银行及其海外分支机构充当美元等主要结算货币的代理行进行,信息流则依赖SWIFT系统。

如果不采用大家公认的货币(如美元),那么跨境支付就会变得极其复杂,不仅要考虑两种货币与美元的汇率结算,还要考虑效率及成本的约束。

从技术原理上看,货币桥是一个走廊网络(Corridor Network),因为数字货币的分布式记账,加入平台的各方,可以在不需要中间账户的情况下,通过流通凭证(Depository Receipt),以点对点的方式进行交易,通过这种方式,加入货币桥的各方,能够无缝在不同货币和不同司法管辖区之间提供代币化的点对点转账

说白了,这玩意儿在野蛮生长的加密货币圈早就实现了,就是采用分布式记账的通证(Token,也称为“代币”)来充当跨境支付中间商,最终实现两种货币的有效支付,比方说前几天倒闭的币圈第二大交易所FTX,它所发行的FTT,就是该交易所发行的区块链代币。

但是,包括中国人民银行、泰国央行、阿联酋央行以及香港的发钞行四个国家和地区的央行这么一搞,再加上国际清算银行背书,立马就高大上起来。

根据货币桥项目的说明,其参与对象是中国、中国香港、泰国及阿联酋的中央银行、20家商业银行及企业。

国内的商业银行,在本次的试验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中、农、工、建、交等5家国有大行代表境内银行参与了试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及交通银行的海外分支机构亦作为当地商业参与了试验。

为了解释这一次货币桥测试的意义,我们可能需要先介绍一下,世界各国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的进展。

央行嘛,我们都知道,是政府权力的延伸,所以,CBDC虽然听起来带个“数字货币”的名,但与比特币、以太币本质上是两码事,CBDC是带有国家信用的各国央行法币的延伸,可以理解为采用分布式记账技术、可以实现点对点支付的电子法币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2021年针对全球央行的调查报告显示,全球65个国家或经济体中,约86%的中央银行正在积极开展央行数字货币工作,14%的央行已经在推进CDBC试点工作。

下面这个表格,就显示了截止2021年世界主要国家CBDC的研究进展。

到了2022年7月,国际清算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联合发布题为《用于跨境支付的央行数字货币》的报告,强调CBDC在提升跨境支付效率、降低跨境支付成本、提高跨境支付透明度等方面具有潜力。

在前央行行长周小川的支持下,中国在CBDC研究和探索方面,是走在世界前列的。

早在2014年,在周小川行长建议下,就启动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工作,根据央行早期对于CBDC的定位,是利用其代替流通中的现金M0。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数据显示,央妈的CBDC在批发零售、餐饮文旅、教育医疗、公共服务等领域开始应用。截至2022年8月31日,15个省()的试点地区累计交易笔数3.6亿笔、金额1000.4亿元,支持数字人民币的商户门店数量超过560万个。

不过,我个人一直对数字人民币在国内的应用不以为然。

原因有二:

1)当前阶段的人民币,得益于两家民间公司——支付宝和微信的普及,对国内民众来说,电子化的流通支付,都已经极为方便高效,成本也基本可以忽略,在国内应用数字人民币,如果说促进和满足国内支付需求,那纯粹是脱裤子放屁。

2)如果用来随时监控国内每一笔现金M0的流向,这又与分布式账本、区块链技术的核心精神相违背,大多数民众在使用CBDC上也会有所顾虑。

正如我在2年多之前的文章《央妈的稳定币要来了》中所说:

那篇文章的结尾,我还强调说:

要知道,正是依赖于两大民营企业(阿里和腾讯)对用户信用一点点的累积,中国的电子支付才实现了弯道超车,做到了全球领先。

我们的央妈本身,拥有全中国最高的信用,但恰恰在国际上信用不足,所以央行采用区块链技术和研究数字货币的主攻方向,应该是如何帮助人民币在国际上赢得信用,最好是利用14亿民众对人民币的信用,叠加世人对比特币技术的信任,逐渐地、一点点地来撬动人民币在整个世界的信用,促进人民币的国际化,而不是始终在圈子里绕来绕去,老想着不影响这,也不影响那,只是想着在现有体系上加强对国内的现金流动的监管和调控……

这一次与BIS和其他四国央行一起做货币桥测试,恰恰说明,央妈终于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

根据BIS的数据,2020全年全球发生跨境交易共计23.5万亿美元,交易费用约为1200亿美元,约占跨境交易总规模的0.5%。

参与本次“货币桥”测试的四个国家及地区,2021年相互之间贸易总额达到了5636亿美元,但结算和支付主要还是以美元为主,除各企业在本国的开户银行需要参与支付过程外,本国的开户银行,进一步还需要依赖其美元清算行进行美元支付,要是企业在本国开户银行规模较小,那么该链条还需要进一步延长。

但是,如果有了央行货币桥的存在,就会大大简化上述支付链条和流程。

使用过加密货币代币(Token)的人都知道,如果你想在某个区块链平台上买什么,那就先把自己的比特币或以太币换成该代币,然后利用该代币在平台上完成购买,如果你需要退出,那你就把你在该平台上拥有的商品或资产兑换成代币,然后再转换为比特币或以太坊。

因为所有的代币都采用分布式账本,所以这种代币与本币(比特币或以太币)、与代币平台的商品或资产的流向,对于该平台上所有人都是清晰可见的,而且,线上转账几乎都是瞬间到账,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转换到本次的“货币桥”项目中:

A国企业给其在本国的开户银行发送指令,要求支付一笔境外货款,目的地是C国某企业,该指令会传送到A国央行,央行会给该开户行发放一笔以A国法币计价的数字货币,然后该开户行进入货币桥,将这些数字货币支付给C国企业的开户行,C国企业开户行拿到数字货币,找到C国央行兑换成C国法币,然后支付给企业,交易完成。

有人说了,这不就是用数字货币代替美元的中间商地位么?!

你说对了!

就是要用货币桥,代替美元的中间支付地位,这也正是我说央行的这一次货币桥测试,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的原因。

只不过,相比美元,本次货币桥支付款项的过程,因为采用了分布式账本,所以对所有人都清晰可见,无论企业还是银行,大家都不用担心受骗,而且也是瞬间到账的。

有人可能会问了,货币桥测试中,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CBDC,到底用谁的好呢?

当然是哪个国家的银行和企业,就用哪个国家的CBDC,而“货币桥”最有意义的地方,就是各个国家的CBDC,在该货币桥上都是通用的,至于这些CBDC的兑换比率什么的,取决于央行们事先商量好的规则——也就是说,将汇率这块儿的问题,丢给央行就好。

实际上,根据BIS事后发布的本次货币桥测试数据,整体上还是数字人民币使用最多。

有人该兴奋了——

要知道,中国是当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最大贸易国,如果这些国家的央行,都加入数字货币桥项目,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岂不是大厦将倾?

下面的这张图片,展示了2020年全球主要贸易伙伴的连接情况。

理论上来说,如果全球其他国家都加入数字货币桥项目,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毫无疑问会大打折扣,或许这正是央行积极推进数字货币桥测试的原因。

但是,我必须要说明的是,即便是世界主要国家都加入数字货币桥项目,也不可能让人民币获得类似于当今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毕竟,在本次测试的数字货币桥中,其他国家的CBDC与人民币CBDC的地位都是完全平等的,各国的企业和商业银行,也都是在使用自己的法币。

真正能够为一个国家的CBDC价值背书的,还是该国货币在历史上的信用,以及该国政府在国际上真正的信用(法币在国际上的地位,就是一个政府国际信用的代表),而不是向本国民众宣传出来的信用。

我不仅想起来最近印度和俄罗斯关于俄罗斯原油出口货币支付的故事。

2022年3月,俄罗斯和印度达成了绕过美元的“本币贸易结算计划”,因为俄、印两国都属于当今这个世界的重要玩家,这个消息可谓是振奋俄罗斯人心(也振奋了很多中国人的心),特别是俄罗斯提出,必须用卢布购买俄罗斯石油之后,很多人觉得,打破美元石油霸权指日可待。

然而,就在11月上旬,印度官员和印度商人纷纷表示,他们不愿意再用俄罗斯卢布来购买俄罗斯的原油,反而向俄罗斯提出相反的建议——用印度卢比,来支付原油购买,支付俄印之间的所有进出口贸易,而俄罗斯理所当然地予以拒绝。

原因在于,印度发现使用卢布购买俄罗斯原油,看似相比国际原油价格得到相当大的折扣,但是因为卢布汇率被俄罗斯官方高估,所以印度觉得一点儿也不划算——印度需要先拿美元来购买卢布,俄罗斯黑市卢布价格为1美元=150卢布,但按照俄罗斯官方汇率,1美元却只能买50卢布,原油看起来是打了六折,但货币汇率一换算,印度发现吃了大亏……

那,俄罗斯又为什么拒绝使用印度卢比呢?

很简单,因为俄罗斯不需要印度卢比,俄罗斯对印度出口额一直都远远大于从印度进口额,拿到印度卢比,无法购买到足够多的、俄罗斯所需要的各种进口物资,也不可能用卢比给本国的企业结算、人民发工资,更不可能用卢比支付来自中国的商品、伊朗的无人机和导弹……更何况,俄乌战争打到了现在,俄罗斯外汇吃紧物资紧缺,怎么可能收一堆没用的卢比?

就这样,俄印之间绕过美元的“本币贸易结算计划”现在已经名存实亡,接下来大概率不得不回到美元支付的老路上去。

在这个时候,不管是印度或者俄罗斯,加入货币桥体系,对于它们的贸易货币支付争端,也没有丝毫的作用——除非它们都使用人民币CBDC来结算(因为俄印两国都大量需求中国的商品),但对于这两个“有头有脸”而且与中国有着长久历史恩怨的大国而言,仅仅是这种提法本身,就足以让它们的政府丢尽脸面。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大国愿意使用另一个大国严格受控于其政府的法币。

所以,本次人民币数字货币桥项目的测试,利用区块链技术和分布式记账,削弱美元的国际货币霸权方面的确是有一些值得称道之处,在人民币国际化这方面,也算迈开了小小的一步——其作用和效果,差不多类似于中国以前曾经和多个国家央行所开展的货币互换。

如果这就想着颠覆美元信用,实现人民币CBDC一统天下,那就纯粹是异想天开了。

说明:

本文参照了招商证券的研究报告:《“货币桥”测试落地,数字人民币跨境结算加速》,文中有3幅图表也来自该研究报告。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