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4个跌停,董事长、总裁等被刑事立案,舍得酒业还有未来吗

连续4个跌停,董事长、总裁等被刑事立案,舍得酒业还有未来吗
2020年09月25日 21:31 中国企业家杂志

文|高欢欢

编辑|周春林

头图来源|中企图库

昔日“大白马”舍得酒业迎来多事之秋。

9月24日深夜,ST舍得发公告称,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于2020年9月24日从射洪市公安机关获悉,公司董事长刘力、总裁李强、董事张绍平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公安机关刑事立案调查,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公司将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调查。

在昨晚的公告中,ST舍得还强调,立案调查事项不会影响公司日常经营活动。

然而事与愿违。

受此消息影响,9月25日,ST舍得开盘后再度触及跌停,当日收盘,ST舍得股价报28.09元。从9月22日复牌至今,ST舍得已连续四天跌停,总市值跌破百亿大关。从7月15日最高点的每股45.77元,到如今的每股28.09元,舍得酒业股价已跌去近40%。

舍得酒业原名沱牌股份,与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全兴大曲、剑南春并列称为“川酒六朵金花”,1996年5月上市交易。

舍得酒业还是四川省引以为傲的省内首个酒企“混改”成功案例。2016年,四川省射洪县政府以公开竞拍的方式,将所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的70%股权,转让给了民营企业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洋控股)。同时,88.08%的股权转让溢价率也创下了当时四川省国企混改的最高增值额纪录,被认为是四川国企混改的样板。

然而四年之后,经营业绩逐渐掉队的舍得酒业,还将面临退市风险。曾经的中国名酒之一、四川国企混改样板为何走到这一步?

资金被占用,高管接连遭查

舍得酒业陷入此次风波,源于公司资金被实控人周政所控制企业近两年合计占用超40亿元,其中4.75亿元至今未还。

有迹可循的是,9月1日晚间,舍得酒业连发四条公告称,舍得酒业与其控股股东之间存在大额非经营性资金往来,截至8月19日未还余额约4.75亿元,公司并未履行披露义务,四川监管局因此对舍得酒业高管刘力、李强、李富全出具警示函,中国证监会对舍得酒业控股股东舍得集团、实际控制人周政立案调查。

9月17日公告,公司财务负责人李富全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天洋控股持有的舍得酒业的股权则因与建设银行的债务纠纷遭遇股权冻结。

9月20日,舍得酒业发布公告称,因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未能按时归还,公司股票9月22日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舍得酒业”变更为“ST舍得”,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后股票将在风险警示板交易。

有意思的是,被调查的舍得酒业的董事长刘力是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实控人周政的妹夫。舍得酒业卷入一系列风波之中,正是由于天洋控股占用舍得酒业资金逾期未还。

截至目前,舍得酒业公司董事长、总裁、董事以及财务总监,一共4人都被公安采取强制措施。

屋漏偏逢连夜雨,舍得酒业最近的业绩表现也在下滑。财报显示,2020财年上半年,公司总营收10.3亿元,同比下降16%,归母净利润1.6亿元,同比下降了12%。

行业人士分析,在舍得的战略存在诸多问题,如双品牌战略模糊不清、缺乏工匠精神等,再加上大股东挪用资金,共同导致了被ST的结果。舍得酒业的停牌价格是34.49元,流动市值约116亿元,此时却拿不出5亿元,显示了问题的严重性。2020年上半年舍得酒业的业绩也出现大幅下滑,虽然舍得称是因受疫情影响,但茅台、五粮液等品牌销量并没有出现大幅下跌。此次问题的爆发,更显示了公司管理层进行重组的必要性。

值得注意的是,李富全是舍得酒业的老员工,从沱牌集团玻璃厂财务科副科长干起,后升至科长。2005年6月,李富全成为舍得酒业的财务负责人。2016年舍得酒业实控人变化后,李富全仍是财务负责人。

混改入局的民企,把舍得酒业“玩坏”了?

在外界看来,舍得酒业引入天洋控股的混改,或是国企混改中一个具有警示意义的案例。

据了解,当年四川省射洪县政府在引入天洋控股进行沱牌舍得集团的混改时,设置了这样的条件:投资方需承诺做大沱牌舍得酒业,2018年集团销售收入实现50亿元,税收10亿元;2020年力争实现销售收入100亿元,税收20亿元。

但实际上天洋控股远未达标。据财报,2018年、2019年舍得酒业营业收入分别为22.12亿元、26.50亿元,净利润3.4亿元、5.1亿元;2020年上半年,舍得酒业营收和净利润双降,营业收入约10.26亿元,同比下滑15.95%,净利润约1.64亿元,同比下滑11.45%。

同为川酒金花的五粮液,上半年营收超307亿元,净利润过百亿元;泸州老窖上半年营收也有76.3亿元,净利润32.2亿元,相比之下,舍得酒业的净利润还不及泸州老窖的零头。

有业内人士指出,天洋控股通过混改控制舍得酒业,大概率是看中了当时舍得酒业品牌价值高、市值盘子小的特点,便于天洋控股在这个平台上为自己融资。

让业界和投资者大跌眼镜的是,混改之后,天洋控股带舍得酒业玩起了供应链金融和商业保理,被媒体质疑“不务正业”。

2018年6月,舍得酒业公告称,公司与天洋控股全资子公司天洋投资、沱牌舍得集团共同对天赢链(深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增资3.5亿元。

看似跨界,其中却暗藏玄机。通过梳理和追溯天赢链保理的资金流向可以看到,最终资金还是流到了天洋控股旗下的房地产等多家公司的口袋。

据舍得酒业2019年年报,该年度天赢链保理实现营业收入3110.84万元,净利润2058.06万元,天赢链保理应收天洋控股子公司的保理款余额约为4.05亿元,资金需求方分别为天融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秦皇岛天洋购物广场有限公司、秦皇岛天洋电器有限公司、秦皇岛天洋贸易有限公司、天洋地产(迁安)有限公司等。

来源:舍得酒业年报

当初舍得酒业引入外部投资者、民营企业天洋控股进行改制,是希望给企业注入新活力,进一步做大做强,现在看来却是事与愿违。有学者表示,对混合所有制改革来说,舍得酒业这个事件具有警示意义。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特邀研究员范必指出,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初衷和目的是转换经营机制、提高企业运行效率、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当前中国混改步入深水区,重心应由“混”向“改”转变,提高混改质量。

“在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应加强监管,杜绝因监管不到位导致的利益输送、化公为私、逃废债务,以及控股股东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行为。”

更多投资者担忧的是,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和汾酒这5家企业几乎瓜分了目前国内整个白酒市场,在这样的竞争格局下,日渐掉队的舍得酒业还有没有未来?

在董事长、总裁、董事以及财务总监都被公安采取强制措施后,舍得酒业表示,公司已对其相关工作做了妥善安排,董事长、总裁的职务已有人代行。

同时,2020年9月28日公司将召开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选举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和监事会成员,并聘任公司新一届高层人员,因此立案调查事项不会影响公司日常经营活动。

违法者终将付出代价。据《刑法》规定,上市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违背对公司的忠实义务,利用职务便利,例如,操纵上市公司无偿向其他单位或者个人提供资金,致使上市公司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致使上市公司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个值得关注的背景是,9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会议指出,将对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加大处罚力度,大幅提高违法违规成本。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