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年轻人借钱生活?

如何看待年轻人借钱生活?
2020年02月20日 20:43 洪言微语

任何事都有两面性,当贷款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过度负债也必然如影随形。大多数人,用贷款改善生活,也总会有一些人,被贷款改变生活,直至为贷款而活。

在统计数据中,国内居民杠杆率只有55.3%(2019年6月末),仍处于较低水平;但在新闻案例中、在调研报告里,年轻人的杠杆率已让人侧目,引发无限担忧。

越是吃不饱的人,越容易撑着。年轻人群、低收入群体,长期处于“贷款饥渴”状态,一旦贷款变得“唾手可得”,往往会来者不拒。当秉持“每个成年人都值得1万元贷款”的从业者打开水龙头,消费贷款不仅是促进消费升级的美好工具,也成为摧毁一些人美好生活的罪魁祸首。国内外,概莫能外。

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曾做过一次大规模调研,数据显示,2016-2017年间,英国城市居民消费贷款使用率为77%,农村地区略低,也高达68%。其中,15%的英国人存在过度借贷问题,在伦敦,这一数字则为17%。

从国际经验看,对借款的倚重,已经是普遍现象,经济越发达,借贷越普遍。从居民杠杆率国际对比看,2018年,发达国家居民杠杆率平均为72.1%,而发展中国家仅为39.9%。国民收入水平越高,负债率也越高。

看上去,高杠杆似乎有一种必然性,是经济高速发展后的必然结果,为何如此呢?我们固然可以从宏观视角找出种种理由,但为了读者更容易理解,我想从微观个体视角找找理由——人是一种非理性动物。

先看一个相似的例子。众所周知,越是发达国家,肥胖问题越严重。从宏观视角找原因,饮食结构与快餐文化、食品产业及舆论引导、生活节奏及工作压力等都是理由,但具体到每个人,不过是理想身材与口腹之欲之间、理性自制与感性冲动之间,我们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罢了。

从各国经验看,只要食品供给充足、价格可承受(小康社会的基本标准),肥胖总会发展为社会问题。如美国70%的成年人超重,其中近40%的人可称之为肥胖。

不止欧美有大腹便便,步入小康社会的我国也不甘落后。据医学杂志《柳叶刀》数据,2018年我国有9000万肥胖人群,其中1200万为重度肥胖,居全球首位。虽然世卫组织早已发出警告,超重和肥胖是全球第五大致死原因,但依然无法阻止每年280万人“因胖致死”。

某种意义上,过度借贷也是如此。

人人都知“借钱一时爽、还钱火葬场”,但依靠自制自律,无法阻止一个“借款人”变成“过度借款人”。于是,我们对“贷款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的关注,也不再局限于对年轻人消费观念改变的感慨,而是付诸行动,拯救那些陷入“过度借贷”泥潭的年轻人。

在很多人的观念里,“过度借贷”都是一种社会病态。问题是,过度借贷,似乎正成为现代社会的新常态。当“病态”变“常态”,病态还是病态吗?

历史学家吕思勉曾这样总结社会风气的演变规律,“大多数人的见解,是不能以逻辑论,而其欲望之所在,亦是不可以口舌争的。然人的见解,常较时势为落后。人心虽以为允洽,而事势已不容许,总是不能维持的。”

“人的见解,常较时势为落后”,把这一精辟的总结用于负债,我想也是恰当的。勤俭节约一直是传统美德,当年轻一代把借钱当作生活方式,叔叔/阿姨辈的我们,总会以不解的眼光去警示风险,大谈特谈“借钱生活是一种病态”。

问题是,当下年轻人借钱生活,究竟是以苦涩收场的文化异动,还是开社会潮流之先声呢?恐怕还无法断言。把借款比作诱人的高热量食品,谁又有力量能阻止年轻人为满足口腹之欲而大吃特吃呢?

我们当然应该努力去控制高负债,但起码就现阶段而言,我们还是要学会与高负债共存——控制它,也接纳它,看看社会的发展,究竟把我们带向何处。

本文由“洪言微语”原创,作者系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