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自敏:金融高门槛要拆,信息披露要让基金会爱用而不是一动就错

刘自敏:金融高门槛要拆,信息披露要让基金会爱用而不是一动就错
2021年11月25日 21:51 迅讯

2021年11月9日,中国慈善资产管理论坛和北京博能志愿公益基金会召开“基金会投资信息披露指标体系研究”课题成果汇报暨研讨会,育泉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刘自敏在会上发言。

主持人刘文华(课题组组长,北京博能基金会慈善资产管理志愿服务基金主任):在我们基金会行业做投资的,育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刘自敏可能应该算大姐大。她的背景,原来是在中农信、华夏证券和中信证券,后来回到清华大学基金会,因为她本身也是从清华读本科、硕士的。在清华从2005年开始做投资,做了16年。清华大学基金会现在是中国资产规模最大的基金会。

我是在证券公司做了十几年,2005年回到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就一直专职做投资。文华跟我讲这个项目也比较早了,我也觉得这个项目是非常有必要的。

今天不想讲跟披露没有关系的话题,我觉得以后有的是机会说。

课题组以信息披露开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关于信息披露,我本人也是这么多年体会到这是很难做的一件事。咱们课题组以信息披露开头,其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是简单的事。你看其他金融机构的报表,信息披露你也看不明白。这个跟专业、跟篇幅所限,跟你深入这件事情的长短是有密切关系的。

育泉资产是给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做资产管理的专业团队。一开始建立这个团队,就要有一个定期的和重大事项的汇报制度。简单的时候都好说,你用手写就行,写word文件。后来再多一点,我们当时开始做的都是股票,用Excel就够了,再加上会计报表。但是从2008年、2009年就开始做PE,做直接投资,然后到2012年、2013年就做海外直投,海外它又复制了所有的股票类、权益类、地产、固收都有,这会儿的报表就不太好写了,情况也不太好反映了。

育泉先是自己开发,后来请一个外面的公司帮我们开发资产管理系统,其实就是一个总结和汇报系统。每次基金会跟我们要一些数据要一些材料,每次都是从头开始跟我们要,为什么,我也能理解,不管你给他word版的还是Excel版的各种格式的表格,可能在某个同事、某个领导眼里,这些还是非常碎片化,没法形成一个海陆空的世界,像我心里的有点有面有纵深的一个场景。这种现实不得不承认,不是说金融知识不够,也不是说你不够聪明,也不是说你花的时间不够,花的时间多几倍可能也很难把一个资产的情况、风险和重点一下掌握住。

当时我是1个人做到小20个亿,也就自己开发了1个系统。因为我学过数据库,专业做信息系统的,觉得还是可以。有数据库,把各种数据输入,输出,开发出各种需要的报表,那么做这个管理做汇报相对就简单。毕竟领导是想以点带面了解投资信息。

我们还是能正确地、精准地反映情况,尤其能够控制风险。比如今年行情就很跌宕,那么我们要看这个月底我们有没有军工股,现在基金会不许直接买股票,那就要把每个基金的比例、结构都拆解,那我们现金还富余多少、债有多少,这样一下就要把这个数都调出来。如果没有长期的和这种数据库的支持,那就得算好几天,也就误了战机。

所以我觉得做信息披露格式的改变,可能对民政部、对公益机构的投资才能推动和完成。

金融有门槛,要拆。讲黑话,是自己没吃透。概念望文生义,干脆用最原始的公式表达

金融投资里的专业术语、计算公式,是有一定的门槛。基金会的钱不算少,关系到这么大资产的情况,会涉及非常多的概念,让每个人都跨过来,不可能!不管你是做财务的,甚至做了三、五年投资的人。育泉团队开始都是做股票的,那么当你接触PE、接触固定收益的时候,就觉得知识很欠缺。后来我们还招了一个取得过前几名的公募债券基金经理,那么给我们起到了一定的补充,但是你又会涉及到不同的概念。桥水基金讲的全天候,全天候一个人掌握起所有概念就难。

所以,我们作为给基金会投资的人和金融机构,给公益机构推荐产品,引导大家进入投资行当的人,要注意拆门槛,确实要简单明了地把这个事情讲清楚。因为金融分解到最后,就是打款回款,买一个东西卖一个东西,其实非常简单。只是这么多年,金融知识包装得好像很复杂,其实拆下来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

基金会做投资的人大多是财务,你接触这些概念不要怕。我看今天来到我们会场上的也有很多专家,要注意体谅基金会投资人员背景,不要讲那么多黑话,确实要白话,深入浅出地把概念讲清楚。

我相信,一个会推荐产品的人一定要做到深入浅出,如果说的很复杂,自己还是没吃透。所以我们这个信息披露现在也遇到了这个问题,很多概念搅在一起,都不精准。为什么,你有时候想简化,你就用了一个什么宽口径、窄口径,用了一个自定义的,这个事情就很难办了。因为宽口径、窄口径是咱们课题组使用的,将来你要推广的,就发现在这一点上就能摔无数个跟头。

金融行业里用的一些概念又很相似,没有后面的公式放在那,如果我们望文生义地理解会差得很远。所以,我们在实际工作中要知道要点在哪,不行就用最原始的公式去表达概念。毕竟说,我们各行业的基金会的人,这种基础知识是有的。到清华我就发扬他们工科和理科强的特点,不行就给他什么加减乘除微分,都可以来,他们都懂。

有关部门增加基层工作量,也要提供服务

监管部门、给监管部门提建议的部门,我觉得要多提供服务。不管是把投资信息加进年报还是单出投资报告,其实都给基层工作人员和专门从事公益机构投资的人员增加了工作量。那么目的是什么呢?动力是什么?工作量凭空增加,然后没有服务,让他们会越干越难,越干越烦!

所以,在汇报形式上也要学会“一键即达”。这个数填一次,以后就不要来来回回管我要了。我就希望做个系统,投委会也用,基金会也用。育泉的数据库大家是共享的,想看进去查。谁拿到了一个项目的信息,自己更新一遍,只需在一个栏目里填写或修改,这样减少大家工作量,保证准确率。

现在全国几千家、将来几万家基金会,几千亿上万亿的资产,想起来是一个大概念,但是分散下去实在太细碎了。刚才伍华秘书长(中脉基金会)讲到,说让单出投资报告的基金会“富人俱乐部”提高一下门槛,提高到一个亿也是不够的,一个亿才能做多少投资?才能聘几个人做?

我记得刚来清华基金会的时候,我们账上总资产是2.7亿。领导还说这2.7亿太少了吧,这2.7亿再捏吧捏吧到不同各类里,确实太少了。所以,如果等你们基金会的资产足够你把研究部、交易部、风控部、合规部都建上,还要建个系统的情况下,那得多少钱?可能我们这辈子看不到一批基金会钱又够、架构也合理地进行投资。

投资信息披露要建立一个系统,让大家爱用,而不是一动就错

如果希望基金会像像样样蓬蓬勃勃地去做投资,监管部门在这方面能不能做一些投入,或者大家集资做一些投入?

比如,就从这个信息收集和披露的地方,我们做一个系统,每个基金会随时尽快地把你所投项目的基本字段输进去,由系统去划分是权益还是固定收益类,系统更新产品的结构后,各基金会的配置也就精准。

比如我们买一个开放式基金,如果基金经理改变银行、地产的比例,那么我们就在这个系统里随时更新,使得基金会工作人员的工作简单有效。

投资信息披露工作应该系统化、规范化、界面友好,跟我前面的建议是一样的,做出这么一个系统来让大家爱用,觉得对他工作有帮助,而不是一动就错。

披露系统能给基金会输出结果,监管部门有必要对基金会投资有总体把握

现在各自分离地进行信息披露,披露对了又怎么样?如果我们这么多基金会把这几千亿资产投向都说得清清楚楚的,你后面还得有一个什么样的力量,把这些数据收集起来、加工起来?如果不收集,你要他说那么准干什么呢?

现在基金会投资,很少做整体风险评估,也很少做归因分析。拿到基金会的数,谁能把后三年的收益算出来?

不能。而育泉就能。我们给清华基金会做组合,后三年的收益能大致预测,肯定要满足学校给我们的要求。如果投新项目,我们考虑的是3年以后、5年以后的收益从哪来。育泉团队每年均能完成不低的收益要求,没为当年的实现收益担过心。我们永远有不小的浮盈。

希望信息披露系统能够给基金会输出结果。

一是互相通气。有一个很大的私募基金,我看到有几家基金会都参与了他们的一个夹层基金,优先级的。但夹层基金投的部分资产给另一个基金做了劣后,该笔投资亏损了。每一家基金会都是隔了好几层的投资人,去打官司成本高,还不好打。如果几家基金会通气,合起来进行诉讼,有可能让管理人弥补损失。

二是在系统里设置风险提示。比如列出黑名单,不管你是往里录入所投项目,还是投的过程中,这个企业已经出事了,都有个提示。

三是分摊成本。每家基金会承担一定的成本,比你自己养专业团队,或者动用那么多社会力量偶尔去给你推荐产品,成本更低。至少说,投后管理可能集中完成,系统输出投后管理的动作,是开股东会了,是给报告了,还有什么需追问的事,由这个系统有这么一套专门的人帮你去问询一下。

当然发展到最后,各位公益行业的前辈屡次说到的做一个集中的投资平台有可能实现!有这种服务,有这种数据,然后确实摸到了每家的需求,那么这个平台能够推荐一些项目或者引入一些白名单,使得基金会几千亿将来可能发展到上万亿的资金,确实集中起来把投资收益做出来。

基金会投资信息披露,我觉得用系统应该是能解决很多问题。

主持人刘文华:谢谢刘自敏。她刚刚提到一个更深入的考虑,就是建立一个系统。我们原来只是想基金会对外怎么披露,其实还有基金会行业内部能共享的信息,包括刚才她说的白名单、黑名单。实际上我们也听说过,当时都是偶尔听说一些基金会遇到麻烦,有一些替基金会做投资的公司出问题了,但是可能大多数别的基金会并不知道。一个大家共享的基金会投资信息系统,这可能是一个值得认真考虑的事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