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产险危与机之CR3走高叠加严监管 中小财险生死一线

财产险危与机之CR3走高叠加严监管 中小财险生死一线
2021年04月07日 16:25 经理人杂志

原创经理人杂志2021-04-07 16:17:10

2020年,财险行业净亏损51.52亿元,同比下降108.31%。踩雷信保业务是最大祸首之一。据银保监披露,截至2020年底,2019年以来信保业务发生涉刑案件20起,涉案金额15亿元;风险事件7起,涉及多家保险机构。

在行业CR3步步走高的趋势下,非车业务又屡屡折戟,只占27.24%市场份额的中小财险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存考验。而且中小财险在股权市场屡屡遇冷,无论是引入战投提升资本充足率,还是老股东退出套现,几乎都遭遇无人接盘的尴尬。而就在这样的时刻,中国银保监会发布《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升级完善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体系(简称“偿二代”),在三支柱体系为基础,以风险为导向,区分“好公司”和“坏公司”,那些风格激进或者以理财业务为主的中小保险公司,必将面临资本金不足的巨大挑战。而这样对不同风险的险企实行差别化监管的目的,也是为了引导财险公司“有多少能力办多少事”,探索专业化、精细化发展道路。

策划:《中国保险家》杂志

执行:本刊编辑部

CR3走高叠加严监管 中小财险生死一线

短期内,财险市场难以摆脱寡头竞争的局面,行业CR3的变动趋势有力证明了这一点。财险CR3从2008年的62%稳步增长到了2020年的72.76%,再加上汽车保有量增量下滑到个位数,二者叠加给中小财险公司的发展罩上了浓重的压力。雪上加霜的是,为求突破而押宝信保业务再次遭遇重挫,因此而陷入亏损的中小财险公司不少。而2021年开年银保监会出台的《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更是增加了中小型保险公司的资本金压力。

两大现实:CR3高企,车险收缩

财险CR3稳步走高

财产险“老三家”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和太保财险2020年累计实现保费收入8659.68亿元,同比增幅为3.56%。人保财险依然稳居财产险“一哥”地位,2020年累计实现保费收入4320.19亿元;平安财险和太保财险保费收入分别为2858.54亿元和1480.95亿元(表1)。

相比2020年行业财产险业务保费收入为1.19万亿元,“老三家”保费收入占比高达72.76%。换句话说,财产险行业CR3超过7成。与此同时,2020年全行业财产险保费收入同比增长2.4%,低于老三家平均3.56%的增长速度,说明行业集中度在进一步提升。

事实上,近十几年的数据分析显示,“老三家”财产险业务保费增速表现不一,但市场占有率CR3从2008年的62%稳步增长到2020年的72.76%。

2020年,人保财险保费增速垫底“老三家”,增速同比几乎持平,为0.09%;太保财险同比保费增速实现两位数增长,为10.85%;平安财险保费收入同比增幅为5.51%。而早在2008年,全市场仅有31家中资财产险公司、16家外资财产险公司,人保财险一家的市场份额就超过40%,第二名是太保财险,市场份额超过11%,第三名是平安财险,市场份额接近11%,与太保财险仅有不到1个百分点的距离。当时的CR3为62%。

2009年,平安财险与太保财险的市场份额出现翻转,平安财险超过太保财险1个百分点,此时,人保财险的市场份额降到了3字头,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2020年。12年间,人保财险的市场占有率从2009年39.92%一路下滑到2018年33.01%,2020年有所回升,其市场占有率为36.3%。

2008年,平安财险的市场份额仅是人保财险的1/4,而在随后的10年中,平安财险的市场份额一路爬坡,超越太保财险后,又将太保财险远远抛在后面,从2008年的10.94%升到2010年的15.43%,2014年达到18.94%,2017年,平安财险的市场份额首次超越20%,达到20.49%,2020年达到24.2%。

作为财险市场的第三大竞争者,太保财险的市场份额在2010年-2014年期间,曾一度超过12%,但自2015年之后开始下滑,2017年滑到个位数,2020年再度达到12.44%。

不断变化的数字背后,其实是在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的过程中,财险市场从人保财险“一家独大”进化到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太保财险“三足鼎立”,并且更进一步强化了“强者恒强”的竞争格局。

与此同时,“老三家”在车险市场仍然占据绝对优势。2020年,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和太保财险车险保费分别为2656.51亿元、1961.51亿元和956.71亿元,保费占比分别为61.49%、68.62%和64.60%,同比分别增长1.04%、0.95%和2.63%;非车业务保费分别为1663.68亿元、897.02亿元和524.2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39%、17.08%和29.82%。

从全市场车险业务来看,2020年车险保费收入达到8245亿元,同比增长0.7%,与上年基本持平,占财产险保费收入比为60.7%。但均保费达到1527元,同比减少108.82元。

显然,“老三家”车险保费收入增长都高于市场平均0.7%的增长速度。这无疑也显示了车险市场集中度在进一步提高。市场集中度过高的背后,必然是中小财险企业生存空间面临更大的挤压。

车险受综改和汽车保有量增速下滑挤压

长期以来,车险一直是第一大财险业务,其业务规模与保费收入占比持续保持在60%以上。2019年,中国车险承保机动车数量达2.61亿辆,实现保费收入8189亿元,占当年原保险保费收入42644.75亿元的19.20%,并占到全市场财险保费的63%;2020年1-10月,中国机动车辆保险保费收入6827亿元,占原保险保费收入39608亿元的17.24%。

但值得关注的是 ,2016年以来车险占财险的比重从约73%持续下滑至2020年的60.7%,让众多以车险为主要业务的中小财险公司经营压力日益增大(表2)。

导致车险占财险比重持续下滑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一是车险综改政策带来的影响。自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印发实施车险综合改革指导意见的通知》于2020年9月19日开始实施以来,车险保费增速持续下滑。

公开数据显示,车险综合改革后,约90%的客户年缴保费下降,车均保费由3700元/辆下降至2700元/辆,其中保费下降幅度超过30%的客户达69%。另根据非官方车险交易平台测算,车险综合改革后,车险价格总体平均下降25%。从长远看,车险综合改革不仅给消费者带来价格和服务实惠,客观上也加快了产险业务的结构调整。

二是中国机动车保有量在经历近20年的快速增长后,近两年增速降至个位数。截至2020年年底,中国民用汽车保有量、私人汽车保有量分别达到2.81、2.46万辆,但增速已经从两位数下滑至个位数(表3)。

更值得业界重视的是,受车险综改影响,预计2021年行业车险保费将下降17%。中金公司研究所参考中国上一轮费改(2016年开始)、海外经验和当前竞争态势,认为2021年行业车险综合成本率可能超过100%,即行业面临整体承保亏损。

由于大型险企对利润的重视程度高于小型险企,且具有规模、品牌和服务上的优势,这导致其当前车险可以实现承保盈利,进而使其市场费用投入的灵活度高于中小险企。因此预计大型险企的综合成本率将显著优于小型险企。

中金公司分析师认为,不同大型险企的策略可能也有分化。从当前竞争情况来看,太保相对人保、平安更加激进。车险市场的拐点在哪里?由于2020年4季度已经开始费改,因此2022年一季度可能是行业保费增长的拐点,但综合成本率拐点出现在何时仍有不确定性。“这是由于决定综合成本率拐点的关键因素是市场竞争激烈程度和监管对竞争的管控力度,而这两项因素有较大的主观性,值得进一步观察。”

显然,车险综改和机动车保有量增速持续下滑双重作用叠加的结果,成为影响车险市场竞争格局的重要因素。而且,在“老三家”财险公司稳步强化的竞争优势之下,主要依靠车险保费收入的中小财险企业面临着更加严峻的竞争局面,生存空间遭到进一步的挤压。

这必然强化财险公司加大力度发展非车业务的冲动,而主要依赖车险业务的中小财险公司如何发展非车业务以弥补车险业务大概率的亏损格局?相关分析显示,2021年非车业务面临更好的增长环境,预计货运险、企财险、农业险、责任险、短期健康险等的保费规模均将取得两位数以上的保费增速。一是受疫情影响,货运险、企财险等险种2020年保费收入基数较低;二是政府对于农业险、责任险等均有政策扶持,保险公司有动力推动这类业务发展;三是短期健康险需求增速较快。

分析人士认为,尽管中国非车险业务近年来增长迅速,但与欧美成熟市场相比,仍有较大提升空间。不过,非车险业务也并非“一片好风光”。其中,信用保证保险相关业务因经济增长承压及信用违约事件等原因,成为一些财险公司近几年非车险业务中的亏损王。人保财险和太平财险均因信保业务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