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中产的忧伤

文丨子木

01

2019年3月26日,一位名为996icu的用户在网络上发起了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意为“工作996(早9点上班晚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生病ICU(重症监护室)”。以此抗议互联网企业的996加班制度。

随后事件迅速发酵,短时间内攻占各大媒体头条,斩获超过18万人的支持。乡村教师马云也不得不站了出来,进行了一番情深意切的说教。

“996是前世修来的福报,我到现在都是007”。

“优秀人人不止996,因为得到和回报永远成正比”。

此言一出,效果没多少,反而舆论被再度激化,彻底把马云拉下神坛,推向了丑恶的「资本方」。马云也委屈,作为过来人说个大实话,怎么没人听?

其实道理很简单,前几年大家相信这些话,是因为互联网行业吸金,程序员动不动能拿到几十万的年终奖。而现在经济下行,互联网走下坡路,裁员的裁员,降薪的降薪,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了,谁还给你死心塌地996?

这场战争打到何时,程序员们是否会推翻996,还是未知数。但我在这背后,却又一次看到了「中产阶级的焦虑」。

因为反抗996的发起人和主力军一定是盘踞企业多年的老人,而不是刚参加工作的职场新人,刚工作几年的职场小白,还需要花时间去站稳脚跟,更珍惜好的工作机会。而公司老人“上有老下有小”,对行业失速和收入缩水会更加敏感,一经触碰便会爆发「职业焦虑」。

去年,面对着即将失业的42岁中兴程序员欧建新,从深圳南山区通讯大楼纵身一跃,以最极端的方式为一切烦恼画上了句号,也从侧面映射出这个群体的脆弱性。

02

新中产阶级,是这几年的新兴词汇,他们是外表光鲜的中产白领,大都有车有房、收入不菲(一二线城市三万月薪起步),但却普遍患有一种奇怪的病——中产阶级焦虑症。

用美国著名批评家保罗福塞尔的话说就是:“小日子不错,却谈不上安逸富足,犹如在美丽的天堂走钢丝,唯恐不慎就落入地狱,并由此陷入迷茫、困惑、焦虑之中。”

那么除了996提到的“职业焦虑”,这些备受外人欣羡,光鲜亮丽的中产们到底还有哪些焦虑?子木从之前的读者朋友里找到几位,一起来听听他们的故事。

故事一:教育的迷途

老王是朝阳望京一家小公司的负责人,小有成就。虽然在老家人看来,老王能在京城立住脚,已经是无上的成功,但老王自己内心的惶恐与焦灼,从未有一分的减少。

他知道自己到了这个年龄,攀爬到这个位置已是不易。上升通道的瓶颈近在眼前,只能认命。

于是和许多父母一样,只能把心力全部放在了自己孩子身上。希望孩子不要如自己一般辛苦,从乡间的泥巴地,一路搏杀,经历了无数轮PK,才终于能住进北京自己名下的房子里,不必受房东的困扰。

然而因为没有户口,体制内的教育机会基本上没自己孩子的机会。附近唯一一家像样的公立幼儿园,攻略上说根本排不上队。

所以老王只能选择国际学校,然而所买的住房附近又没有国际学校。为此他只能选择花费几百万把房子置换到有学区的地方,眼看着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老王处于迫不得已的境地。

他后悔自己没有做长远的打算,将房子买错了位置,造成了现在的困境。接下来等待他的是巨额房贷和更多昂贵的教育投入。他说,“有了孩子以后,一个最与世无争的人,也会不自觉的开始攀比。”

03

故事二:阶层的困惑

小张是朝阳一互联网公司的技术主管。

他赶在限购前背负巨额贷款购买的房子,是一个小区的“园中园”,也就是一个小区南面划出的一小片。然而,再往南隔条马路,却是另一个更加全封闭的巨大高尔夫球别墅区。绿茵茵的球场边上,人造景观河边盖了两排别墅。

对于高尔夫别墅区,小张每日只能从阳台俯瞰其美景。不会打高尔夫,也交不起传说中的六百万年费的他,必须成功地遏制自己想进去溜达溜达的冲动——球场周围被数米高的铁丝网围住,还种了高高的树木来确保行人完全看不见球场内昂贵的私属风景。

然而井水不犯河水的两个小区却在去年爆发了冲突:北面的“高端区域”的人、车可以随便穿行他们的区域,而他们却无法进入别墅的封闭区域。

于是他的邻居们一夜之间架起了半人多高的护栏,将高端区域的人堵在门外。由于“高端区域”的不少孩子在“普通区域”里的幼儿园上学,如今都无法接送了。

双方围着栅栏吵闹不断,甚至大打出手。然而几经周折,普通区域的业主也不愿意给护栏哪怕是留一条能够挤过人的缝隙。

于是乎,小张负债累累所买的不上不下的“高尚社区”,变成了高尔夫球场旁的阶级冲突地。

然而他倒是无所谓,但是未来自己的孩子问自己,栅栏那边绿茵茵的草地是什么,我们为什么不能进去玩的时候,那才是让人心碎的一幕。

04

故事三:格局的困扰

小雪是朝阳区一家外贸公司的负责人,典型的女强人。

天生的处女座性格让她对任何事物都要追求完美。但早年间因为积累不够又迫于结婚,就只能和另一半贷款在朝阳公园附近买了一套老破小。然而她对新房的追求一直存于心中。

今年,工作安稳的她开始备孕,然而却对未来充满焦虑,因为孩子出生后还要面临着父母从老家过来帮忙照料,五个人挤在80平米的房子里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噩梦。而且她常年工作压力大,睡眠质量低,更喜欢拥有一个独立卫生间。

但当她准备好了一切之后,却发现市场上,尤其是朝阳区几乎没有100平米还能做到2个卫生间的新房。她想要孩子健康快乐,希望给他们清新的空气和阳光,清洁的水,安全的食物,简单明了的规则,以及足够的睡眠。而所有这些,在现阶段的朝阳区,却成了一个难以实现的「梦想」。

面对即将出生的宝宝,她只能往日奔波于寻找适合自己房子的路上,日渐焦虑。

通过以上三个故事,可以很清晰的发现。朝阳新中产的焦虑,都集中在了“房子和孩子”身上。对于他们来说,如果无法在财富上突破资源的限制,就只剩下了自我救赎,当然还有另外一条路——选择。

这也是三个故事的主人公当初咨询我的原因。选择一套合适自己的房子,就意味着无论在财富增值、孩子教育、生活状态还是社会地位层面,都为未来打下了厚实的基础。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