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巴克股东“输血”1.5亿美元,瑞幸咖啡“走出”中国?

星巴克股东“输血”1.5亿美元,瑞幸咖啡“走出”中国?
2019年04月20日 20:21 经理人杂志

半个月前,瑞幸咖啡抵押资产换4500万现金,让市场对“瑞幸缺钱”的猜想多信了几分。

4月18日早间,瑞幸咖啡就宣布获得了新的一轮融资,融资额共计1.5亿美元,其中贝莱德(BlackRock)所管理的私募基金投资1.25亿美元,投后估值达到29亿美元。

图片来源:瑞幸咖啡官方微博

这次瑞幸的“金主”贝莱德,正是“对手”星巴克的第二大股东:根据星巴克财报,贝莱德透过多家子基金合共持有星巴克8180.47万股,占比6.60%。

按4月17日收盘价,贝莱德持有星巴克股票市值约61.45亿美元。

贝莱德的“中国梦”

投资竞争对手虽然并不常见,但贝莱德想要将触手伸向中国不是什么新鲜事:

贝莱德是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目前的资产管理规模达到6万亿美元,总部设于美国纽约,并在全球26个国家中设立了74个办公室,客户遍及60个国家。

而中国,已经成为这家国际资管巨头最为重视的市场。在近日的致股东的信中,贝莱德首席执行官劳伦斯·芬克表示,中国是贝莱德未来最大的发展机会之一。

贝莱德还在4月17日宣布任命汤晓东为中国区主管。第二天(4月18日),贝莱德又宣布入资瑞幸咖啡,动作连连,可见其发展中国业务的决心,亦可见其对中国咖啡市场的青睐。

美国已经饱和的咖啡市场,在中国还很有潜力——根据伦敦国际咖啡组织报告,2015年中国咖啡消费约为700亿元,2025年之前中国的咖啡市场有望达到万亿元规模。

这也是为何中国市场对星巴克来说举足轻重——中国已经成为其除美国外最大的、也是增长最快的市场。

在投资人贝莱德的眼里,瑞幸和星巴克在同一条跑道,2012年以来通过投资星巴克获利的贝莱德,自然也不想错过来自中国的瑞幸。

图:2012年以来星巴克股价走势

瑞幸的上市“野心”?

对瑞幸来说,拿到1.5亿美金当然十分开心,除此之外,能够获得美国主流投资者的背书,同样意义非凡。

与A股不同,美国市场80%的交易量由机构投资人,养老金、公募基金创造,能够获得美国权威投资机构的认可,对可能在美股上市的瑞幸来说大有裨益。

早在2018年11月,就有外媒报道称,瑞幸咖啡已与投资银行就海外IPO进行了早期讨论,最终有可能在2019年上市,上市地点选择在香港或者纽约。

今年1月14日,又有知情人士透露,投资银行已经开始为瑞幸咖啡准备关于在香港证券交易所IPO(首次公开募股)的上市资料。

3月12日,据路透社报道,瑞幸咖啡正在寻求美国IPO,其非执行董事长陆正耀将向包括高盛、摩根士丹利、瑞信在内的几家投行质押股票贷款2亿美元。

虽然这些上市传言均遭到了瑞幸咖啡的否认,但是近期瑞幸的种种行为,似乎一次又一次地印证了外界对其上市的猜测。

除了接受美国主流投资机构“输血”,4月1日,瑞幸咖啡向中关村科技租赁有限公司抵押资产获得担保债权数额为4500万元,也被猜测为给上市做准备。

当时瑞幸方面回应称,“这是一笔常规的设备融资租赁,符合我们轻资产运营的大思路。通过设备融资租赁等创新金融工具的应用,可以保证我们资产价值最大化。”

瑞幸此次采用的是融资租赁领域中的“售后回租”,即将自己买回来的设备卖给租赁公司,取得现金,然后再租回来使用。在租赁期内,设备所有权归属融资租赁公司。

这样,瑞幸一次性获得一笔收入,相当于融了一笔钱,然后每月向对方付租金,相当于支付获得融资对应的利息。

这也是为何有人猜测瑞幸此举是为了美化现金流数据,为上市做准备。

瑞幸的“小鹿茶”

除了财务上的努力,瑞幸也在其他的方面做出了努力。

比如说瑞幸最近上线的茶饮产品。该系列茶饮名为“小鹿茶”,一共4款,分别是:芭乐芝士红宝石茶、莓莓芝士茉香茶、西柚芝士茉香茶、桃桃芝士红宝石茶。

四种茶品售价均为27元,与咖啡价格相当,折后价格也在15元左右。

此前,“小鹿茶”已在北京联想桥店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测试,目前已经在北京和广州销售,很快将在全国范围内上市。

按照瑞幸的官方说法,此举是为了满足用户多样化的产品需求,进一步丰富产品品类。

但在老王看来,从瑞幸自身角度来看,绝对不只是“满足用户需求”那么简单。

首先,温度逐渐上升,中国绝大部分地区将迎来漫长的夏季,相较于咖啡,夏天消费者们更偏向于选择茶饮、果饮,小鹿茶不仅可以满足现有用户的茶饮需求,还能趁着夏天扩大用户群。

其次,推出茶饮是为了解决渠道下沉带来的需求。

今年1月,瑞幸咖啡创始人钱治亚表示,2019年将新建2500家门店,2019年底总门店数超过4500家,从而在门店和杯量上全面超过星巴克。

瑞幸在宣布推出小鹿茶的同时,就宣布进入合肥、佛山、沈阳、昆明、镇江等14座新城,全国入驻城市总量达到36个。

瑞幸的顾虑是,二三线城市对咖啡的需求或许并不如一线城市旺盛。

面对人群主体、消费习惯、收入有别的二三线城市,如何满足他们的需求,是瑞幸咖啡需要琢磨的。

中国人均年咖啡消费只有3、4杯,二三线城市咖啡消费相较于一线城市,基础更为薄弱,瑞幸大概率会继续用烧钱补贴的模式培养用户习惯。

但是,在完成这种教育之前,茶饮可以提前带来更多收入,也可以让二三线城市的消费者对瑞幸的接受度更高,加快“吸粉”速度。

最后,茶饮也绝不是一个亏本的买卖。

据《美团外卖奶茶真香消费报告》,2018年,美团外卖奶茶订单量突破2.1亿单,远超咖啡品类的订单量。瑞幸拥有密集开店、配送迅速的特性,与大家对外卖“快速”的要求不谋而合。

茶饮饮品也是高毛利产品,一般在60%上下,可以为企业带来可观的现金流。比如喜茶的毛利大概是50%,净利润行业平均值可以达到15%。

如能通过调整产品结构,增强盈利预期,也能给投资人更多信心。

下一站,上市?

随着瑞幸运营数据与估值的“膨胀”, 外界对瑞幸上市的猜测从未减少。

但是,盈利仍是瑞幸的难题,实现现金流的正向发展在短期来看难以实现。

瑞幸需要不断地输血才能满足扩张的野心,然而,如今市值已经接近200亿元人民币的瑞幸,已经很难在一级市场获得融资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