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牛“夫妻店”:日赚2亿,一人一家上市公司,掌管2500亿!

中国最牛“夫妻店”:日赚2亿,一人一家上市公司,掌管2500亿!
2020年12月13日 17:01 经理人杂志

两家公司走上正轨,开始在抗癌药品仿制路上,并驾齐驱。

来源 | 大江湖解局(ID:ZhiChangDJH)

作者 | 江湖大大 

2020年3月16日,胡润发布了一份《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有一名叫钟慧娟的超级女富豪,以1300亿元的身价,成了白手起家的全球女首富。

注意,是全球女首富,而不仅仅是中国女首富。

在钟慧娟之前,享受此殊荣的,是龙湖地产的创始人——吴亚军。

在2019年,钟慧娟的身价还只是290亿元,仅仅一年时间,个人财富增长了1000亿元。

也就是说,钟慧娟以日赚2.7亿的速度,攀上了全球白手起家女首富的宝座。

钟慧娟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江苏恒瑞医药董事长孙飘扬的妻子。

孙飘扬个人身价高达1150亿,比妻子钟慧娟略少。

与孙飘扬执掌A股上市公司恒瑞医药如出一辙,钟慧娟执掌的翰森制药在香港上市。夫妻俩一人一家上市公司,被称为中国最牛“夫妻店”。

这对最牛“夫妻档”,缔造了两家医药帝国,坐拥2500亿财富。这背后,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内幕呢?

1958年,孙飘扬在江苏淮安金湖出生,钟慧娟则在江苏连云港出生。

淮安和连云港接壤,在江苏省的偏北部。

1982年,两人24岁,孙飘扬从南京的中国药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了连云港制药厂,当一名技术员。

钟慧娟则从江苏师范学院毕业,回到了连云港老家,在延安中学当一名化学老师。

都是分配到连云港的大学生,两人很快就走到了一起。

当时,连云港制药厂是成立了12年的国企,主要生产一些红药水和紫药水,技术含量极低。

整个药厂所有的资产,就是几口大锅和几口大缸,300多个工人,靠此艰难度日。

当时大学生很少,孙飘扬工作能力又突出,得到了领导的赏识。

1990年,32岁的孙飘扬,被提拔为连云港制药厂的厂长。

新官上任三把火,刚上任的孙飘扬,放弃老厂长墨守成规的路线,决定开发新药。

这一决定,对底子很薄弱的制药厂来说,风险很大。

不少老员工,反对孙飘扬开发新药的决定。

孙飘扬在动员大会上,坚定地说:你没有技术,命运就掌握在别人手里,我们要把命运抓在自己手里。

当时,美国制药公司研发抗癌VP16注射液,卖得非常好。

孙飘扬看准了这个机会,花重金买回来了专利。

但制药厂的技术实在太差,没有生产注射液的能力。

学药物出身的孙飘扬,灵机一动,将注射液改成了软胶囊。

没想到,这款药品一经推出,就成了爆款,当年就连云港制药厂就赚了将近100万元。

孙飘扬一战成名,员工们更是对他心服口服。

孙飘扬也敏锐地意识到,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对生命质量的追求越来越高,抗癌药物将在中国发生爆炸性地增长。

1992年,孙飘扬再接再厉,一口气花120万元,收购了中国医科院药研所开发出了抗癌新药异环磷酰胺。

这是一笔巨款,也是一次豪赌,但孙飘扬赌对了。当时,市面上的抗癌药物很少,谁能生产出来,谁就能赚钱。

1993年,国家开始对药物研究的专利进行保护,有20年的保护期。

孙飘扬根据自身的条件,选择了先走生产仿制药,再研发创新药的发展路线。

仿制药就是仿制那些专利保护已经到期的药品,投入少、见效快;而研发创新药,则需要耗费大量的研发经费,还要花上十几、二十年的时间。

以战养战,毫无疑问,孙飘扬又选择了一条正确的发展道路。

营业额做的再高,那也是连云港制药厂的。连云港制药厂是国企,孙飘扬虽然贵为厂长,那也只是职业经理人,是打工仔。

当时,正是国退民进的时候,很多国有企业进行改制,变成民营企业。

孙飘扬也想将连云港制药厂进行改制,想个人控股制药厂,但这一计划迟迟得不到落实。

为了不竹篮打水一场空,1995年,孙飘扬和香港投资人岑均达,成立了豪森药业。

相当于孙飘扬搞了一个备胎,万一连云港制药厂改制不成,自己还不至于一无所有。

但孙飘扬分身乏术,不能一人兼任两职。

1996年,孙飘扬的妻子钟慧娟,辞去干了14年的化学老师的工作,来到了豪森药业,执掌这家新成立的备胎公司。

刚开始,这家公司并不大,只有十几名员工。成立头两年,一直默默无闻。

直到1997年,钟慧娟从孙飘扬那里找到灵感,专门开发专利到期的仿制药品。

1997年4月,豪森药业的第一款药品——抗生素“美丰”面市,这是国内独家生产的产品,当年就给豪森药业带来了3000万元的销售额。

“美丰”成了豪森药业的拳头产品,很快就销售过亿,钟慧娟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此时,孙飘扬领导下的连云港制药厂,在1996年销售额就破亿了。

孙飘扬加快了连云港制药厂改制的步伐,1997年,连云港制药厂正式更名为“恒瑞医药”,正式改制。

孙飘扬轻装上阵,投资2亿元,建立了连云港研发中心,开始重视创新药研发。

而豪森医药,则成为了孙飘扬在恒瑞医药之外,另外下的一个蛋。两家公司走上正轨,开始在抗癌药品仿制路上,并驾齐驱。

2000年10月18日,恒瑞医药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募集资金4.6亿元。

当年,孙飘扬又投入所募集来的2亿元,在上海建立了世界级的研发中心。

诡异的是,作为恒瑞医药的灵魂人物,孙飘扬并没有出现在大股东名单之中。

2003年,管理层收购(MBO)在国企股权改革风靡一时之后,由于涉及到国有资产流失问题,已步入寒冬。

但善于掌握自我命运的孙飘扬,仍在这一年,开始了资本和股权的大挪移。

2003年3月22日,恒瑞集团与连云港天宇医药、中泰信托、连云港恒创医药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孙飘扬开始了股权增持。

3年之后,孙飘扬增持了恒瑞集团75%以上的股权,成为了恒瑞医药的控股股东,完成了MBO。

终于,孙飘扬掌握自己的命运,实实在在的控制了恒瑞医药。孙飘扬的身价因此大涨,成为富豪榜上的常客。

恒瑞医药的销售额不断暴涨,钟慧娟领导的豪森药业,也不甘落后。

两家公司的掌门人,是一对夫妻,外部属于同业竞争。但两个公司内部,经常有相同的人在不同时间,分别在两家公司任职。

由于两家药企,在药品批文、产品研发、销售渠道上,多次出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情况,豪森药业被称为恒瑞医药的影子公司。

两家公司产品同质化非常严重,有时候恒瑞研发一段时间,终止掉的药物,最后又出现在豪森药业的批文当中,被质疑存在利益输送。

但这些质疑,均被两家公司否认。

由于两家公司的关系太过亲近,孙飘扬曾在公开场合,表示会收购豪森药业。

但随着豪森药业的营业额越做越大,收购之事不了了之。一是可能收购成本会非常之高,二是孙飘扬和钟慧娟有更大的野心。

由于孙飘扬和钟慧娟的夫妻关系,而恒瑞医药和豪森药业又存在同业竞争,注定豪森药业无法在A股上市。

但这并不能阻止豪森药业在港上市,2019年6月14日,豪森药业以“翰森制药”为主体,在香港联交所正式上市。

上市首日大涨36%,市值突破1000亿港元,成为香港市值最大的医药股。

钟慧娟一夜暴富,成为了丈夫齐名的超级富豪。

钟慧娟并不直接持有翰森制药的股份,而是通过家族信托Sunrise,持有翰森制药75.66%的股份。

而这个家族信托,最终的受益人是孙远。

孙远是孙飘扬和钟慧娟的女儿,也是他们唯一的孩子。

孙远早年在国外读书,是英国剑桥大学生物学学士,2011年就已经加入了翰森制药,现在已经是公司董事。

作为“医二代”,孙远将会是钟慧娟的接班人,也将是孙飘扬的财富继承人。

也就是说,不出意外的话,不久的将来,孙远将继承这对最牛“夫妻店”的2500亿元财富,届时极有可能诞生新的一位超级女富豪。

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孙飘扬。

他只身一人,一手做起了连云港制药厂,又搞了个备胎豪森药业让妻子代管。

他财技惊人,通过MBO,将国有企业牢牢控制在手中,成为了最大股东。

与此同时,备胎居然成功转正,算是无心插柳柳成阴,在香港上市。

借此,孙飘扬和钟慧娟,打造了两家医药帝国,掌控了2500亿的个人财富。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