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增长为何资本充足率“亮红灯” 重庆银行回A是“提速”还是“补血”

业绩增长为何资本充足率“亮红灯” 重庆银行回A是“提速”还是“补血”
2020年06月03日 07:35 投资者网

《投资者网》 丁琬璎

在港上市的重庆银行近期的两份业绩报告亮点不少:2019年度和2020年一季报营收、净利润、总资产等指标均有不小的增长,不良贷款也在向好。然而,其资本充足率却未见明显改善。一边是来自业务主力(利息收入)对资本金的迫切需求,另一边是已经亮起红灯的资本充足率,补充资本已迫在眉睫。实际上,自成立以来,重庆银行已两次股权融资合计募资63.37亿元,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

2020年一季度,重庆银行(01963.HK)交出一份不错的成绩单,实现营业收入33.1亿元,同比增长21.2%,实现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13.8亿元,同比增长13.7%;总资产达5112.6亿元,较年初增长2%,其中,贷款总额较年初增至2578.1亿元,增幅4.2%;存款总额2948亿元,较年初增长4.9%。

根据公开资料,重庆银行成立于1996年,是西部和长江上游地区成立最早的地方性股份制商业银行,由重庆37家城市信用合作社及市联社、10家地方财政局和39家企事业单位联合发起设立了重庆城市合作银行,1998年3月,更名为重庆市商业银行,2007年8月,更名为重庆银行。

2019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17.91亿元,同比增长10.92%;实现归母净利润42.07亿元,同比增长11.61%,增幅均创近四年来新高。贷款余额为2473亿元,同比增长16.40%,存款余额2810亿元,同比增长9.60%。

不良贷款率相较2018年年末下降0.09个百分点至1.27%,从银监会官网统计的城商行总体表现来看,重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维持在较低水平,优于行业均值(见下图左)。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低 IPO“势在必行”

在年报数据方面,通过整理26家上市城商行(15家H股上市,13家A股上市,其中郑州银行青岛银行为A+H同时上市)2019年年报,《投资者网》发现,重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三项指标的排名均较靠后(如表1所示)。

如果说资本充足率相对于行业整体表现来说还算及格(如下图所示,均线以上),那么,在上市城商行中,重庆银行几乎垫底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着实不太乐观。

这意味着,一边是来自业务主力(利息收入)对资本金的迫切需求,另一边是已经亮起红灯的资本充足率,补充资本已是迫在眉睫,而自从成立以来,重庆银行已经两次通过外部融资补充资本金。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11月,重庆银行港股IPO,共募集约34.81亿元,全部用于充实资本金。2015年12月,H股配售,募集金额折合人民币约28.56亿元,用于补充资本金。2017年12月,发行非累积永续境外优先股,募集资金折合人民币约为49.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补充该行一级资本,提高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优化资本结构。

通过重庆银行历年的三项资本充足率指标(见下图)不难发现,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的阶段性高点与重庆银行3次通过外部融资的方式补充资本金的时间点基本重合。

如上图所示,2017年的募资并没有改善重庆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3年以来位于9%以下;2018年重庆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47%,勉强超监管要求1个百分点;2019年重庆银行的这一指标在上市城商行中排名倒数第五。

根据监管要求,到2018年年底,按照《巴塞尔协议III》,非系统性重要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资本充足率要要分别达到7.5%、8.5%和10.5%。资本充足率反映商业银行在存款人和债权人的资产遭到损失之前,该银行能以自有资本承担损失的程度。

“回A”之路充满挑战

近两年,在港上市的内地银行股回归A股热情高涨。公开资料显示,郑州银行、青岛银行已先一步回归A股,2019年浙商银行和重庆农商行也完成了A+H上市。若获得A+H融资渠道,后续融资可以不受制于单一市场规则和行情状况限制,资金层面更加稳健。

2019年5月,重庆银行更新IPO招股说明书。此前2018年6月15日,证监会官网披露了重庆银行A股IPO招股说明书,发行不超7.81亿股A股,占本次发行完成后总股数的19.98%。此次通过A股 IPO 募资补充自身核心资本,增强资本充足率以符合监管要求和满足经营需求,或可解燃眉之急。不言而喻,回归A股对重庆银行来说意义重大,但能否顺利回A,对重庆银行来说,还存在着诸多不确定性和挑战。

从近年来多家城商行的H股IPO表现来看, 由于宏观经济环境、净息差缩窄等因素,投资者对于内地银行股的热情并不高,银行H股上市破发现象也屡见不鲜。

作为第一家在港上市的内地城商行,重庆银行H股上市首日跌破发行价6.00港元/股。除此之外,天津银行、青岛银行和浙商银行H股上市当天一度跌破招股价,然而2019下半年渝农商行和浙商银行成功在A股上市,但很快就破发,这些“前车之鉴”一定程度上影响了A股投资者对银行股IPO的信心。

截至2020年6月1日收盘,重庆银行H股股价为3.9港元/股。目前H股较低的估值水平很可能会让投资者难以接受未来A股IPO的定价。如果不能有效提振市场信心,A股和H股之间过大的差价,可能会是重庆银行A股IPO的障碍。

未来城商行竞争将加剧

在我国城商行竞争力方面,总体来看依然充满挑战,尤其是金融机构间的竞争日趋激烈。大型商业银行在国内银行业中占据着优势地位,拥有较大的资产规模和客户基础;股份制商业银行通过深化战略调整和经营转型,加强产品和服务创新,形成了差异化和特色化的市场竞争力。此外,近年来监管机构逐步放宽外资银行进入门槛,其业务范围逐渐扩大;而民营银行业也逐步放开,这些都进一步加剧了国内银行业的竞争。

来自银保监会官网统计数据,2020年第一季度城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不良贷款率,资产利润率等各项指标在商业银行中垫底。

那么,面对未来和竞争激烈的市场,城商行的发展契机究竟在哪?

市场分析认为,“服务地方经济、服务小微企业、服务城乡居民”的定位,决定了在商业银行整体板块中,城商行需立足地方经济、与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以及外资银行错位竞争,走差异化路线。在大型城商行无论是业务拓展,科技助跑还是跨区域经营、金融牌照、业务资格市场准入,亦或是上市核准都处于竞争领先地位的竞争格局下,未来城商行群体内的分化将进一步加剧。

一部分城商行可通过上市、综合化经营、新型化布局等,继续提升实力,增强市场竞争力。另外一部分城商行因风险暴露、不良资产拖累,以及资产支撑不足等制约,将会面临越来越大的生存发展压力。去年包商银行因信用危机被银保监会会同人民银行依法接管,锦州银行因暂时流动性风险被银保监会进行风险处置和改革重组。

总体而言,重庆银行近年来整体业绩向好,标准普尔已经连续四年维持对重庆银行的“BBB-”投资级评级,然而历经三次共计100亿募资后资本充足率依然较低,回A股上市风险和阻碍重重,上市成功是根除,还是暂时缓解资本充足率困境,都是投资者极为关注的问题。

未来,对于重庆银行,如何立足于城商行的战略布局,通过回A上市进一步夯实企业的竞争力,实现差异化的定位,《投资者网》将持续关注。(思维财经出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