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睒睒隐退万泰生物台前 押注新冠疫苗急需"生死时速"

钟睒睒隐退万泰生物台前 押注新冠疫苗急需"生死时速"
2021年01月25日 07:31 投资者网

​《投资者网》蔡俊

亚洲新晋首富、万泰生物(603392.SH)的前董事长钟睒睒,深藏功与名。今年1月14日,万泰生物公告,董事长钟睒睒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一切职务,现任总经理邱子欣接任董事长职位。

2020年12月,福布斯实时富豪排行榜显示,手握农夫山泉、万泰生物等两家上市公司的钟睒睒以795亿美元(约5189.32亿元)身价,超越马云成为亚洲新晋首富。

不过,隐退的钟睒睒仍为万泰生物的实际控制人。钟睒睒的职业经历颇为传奇,没有生物医药经验,但带领万泰生物成功押注诊断试剂、HPV疫苗,创下千亿市值。

东吴证券在一份研报中,认为万泰生物的合理市值为1349亿元。截至今年1月21日,万泰生物总市值1338.48亿元。如今,万泰生物正押注第三次机会,即鼻喷新冠疫苗,与厦门大学的研发合作也在今年面临续签挑战。

市值千亿的逻辑

荣登新首富,钟睒睒的过往也被放到聚光灯下。他曾是记者,也做过娃哈哈的代理,之后创立了闻名遐迩的农夫山泉,并悄无声息地入局医药生物

2001年,钟睒睒受让香港新维国际持有的万泰生物股权。到目前为止,钟睒睒持股万泰生物75%;接任者邱子欣,仅持有万泰生物4.38%股权。

2020年4月,万泰生物登陆上交所,之后市值迅速突破1000亿元。东吴证券在一份研报中指出,诊断试剂和HPV疫苗是万泰生物千亿市值的基础。

根据2020年半年报,万泰生物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8.44亿元、2.44亿元,同比增幅高达61.13%、186.73%。其中,诊断试剂、HPV疫苗分别贡献收入5.47亿元、0.81亿元。

不到10亿元的收入,撑起1000多亿元的市值。机构看涨的预期,除了因疫情催生的试剂需求爆发,更关键的,还在于万泰生物的疫苗管线。

2020年5月,由万泰生物开发的二价HPV疫苗正式上市。作为唯一的国产HPV疫苗,万泰生物定名"馨可宁"。东吴证券在研报中透露,2019年葛兰素史克的同款疫苗,国内批签发量200万支,对应市场规模11.6亿元。

11.6亿元蛋糕,让机构集体看涨万泰生物。同时,万泰生物还在觊觎一块更大的蛋糕,即九价HPV疫苗。

二价与九价的区别,在于覆盖的病毒种类。数字越大,覆盖的种类越多。东吴证券在研报中透露,2019年默沙东在国内上市的九价HPV疫苗,批签发量356万支,对应市场规模46.2亿元。

根据2020年半年报,万泰生物的九价HPV疫苗已完成1、2期临床试验,3期正在筹备中。不过,智飞生物代理了默沙东上市的同款疫苗。2020年上半年,该款疫苗的批签发量366万支,超过2019年总量。

等到万泰生物进入这个市场,必然要付出更高的销售成本。2020年上半年,万泰生物因推广馨可宁导致销售费用大增,达到2.1亿元,同比增长45.09%;对应的销售费用率达到24.88%,远超同期智飞生物的6.12%。

对此,《投资者网》就九价HPV疫苗上市后是否会大大加重销售费用等问题向万泰生物求证,对方未予置评。

豪赌鼻喷新冠疫苗

毫无医药生物的经验,钟睒睒却带领万泰生物成功押注HPV疫苗、诊断试剂。钟睒睒的下一个目标,锚定了鼻喷新冠疫苗。

今年1月14日,万泰生物公告称,以5400万元购买位于北京的工业用地及其厂房,用于鼻喷新冠疫苗生产线建设。经初步测算,该项目总投资4.69亿元,建设周期计划1年。

万泰生物的测算,仅包含建设费用和铺底流动资金,研发费用暂未计入。虽然万泰生物一直与厦门大学有研发合作,但也要支出研发成本。再计入生产成本,上市前的鼻喷新冠疫苗支出,或超过5亿元。

2020年上半年,万泰生物的货币资金6.61亿元。对比之下,鼻喷新冠疫苗成了万泰生物的一场"豪赌"。赢了,不仅业绩增长,市值也会再创新高;输了,不仅资金压力陡增,管线布局也会重构。

赢和输的节点,在于该款疫苗能抢占到多少市场份额。

兴业证券在研报中预测,今年底我国新冠疫苗产能将突破20亿支。按照每人2支/年测算,国内每年市场容量在25亿支左右。因此,到今年底,新冠疫苗的竞争就可能进入红海。谁的进度更快,谁就抢占先机。

到目前为止,万泰生物的鼻喷新冠疫苗处于临床2期试验阶段。国药中生所、北京科兴的新冠疫苗已经上市,并分别预计今年底实现产能10亿支。换言之,谁的新冠疫苗不能在今年上市,谁就错失国内市场机遇。

除了上市的两款疫苗,国内进度快于万泰生物的,还有康希诺、智飞生物,对应产能1亿-2亿支、3亿支。

对此,《投资者网》就鼻喷新冠疫苗进展能否追上同行的问题向万泰生物求证,对方未予置评。

续约厦门大学或成生命线

研发是生物医药企业的生命线,万泰生物的生命线,系在了体外的厦门大学研究所。

根据招股书,万泰生物与厦门大学在2011年签署了合作研究协议。厦门大学负责研究开发诊断试剂、疫苗,包括九价HPV疫苗、鼻喷新冠疫苗,万泰生物负责研究成果产业化。

上市公司与顶尖院校,在产学研的链条上,既成了利益合伙人,又成了商业好拍档。根据合作协议,万泰生物每年需向厦门大学的联合实验室提供至少500万元的基础研究经费;若相关产品投产,5年内厦门大学可从万泰生物拿到1%的销售提成。

2017年至2019年,万泰生物向厦门大学分别支付研发费用2700万元、1300万元、1200万元,对应的销售提成为484.79万元、386.02万元、402.05万元。

不过,双方合作的期限截止至今年。能否续约,不仅关系到十年来的友谊,更是万泰生物的"生命线"。

2020年上半年,万泰生物的研发费用中,委托开发支出为1944.44万元,较上期896.4万元大幅增加。

一边是加大开发支出,大有续约厦门大学的架势;另一边,万泰生物也扩大招聘,充实人员规模。2020年上半年,万泰生物的研发人员数量为453人,较2019年度382人大为增加。该规模也超过了同期的沃森生物、智飞生物、康泰生物

对此,《投资者网》就今年是否续约厦门大学,以及研发人员扩充背景下为何大幅增加委托开发费用等问题向万泰生物求证,对方未予置评。(思维财经出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